[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惊天揭密:1934年毛泽东曾被捕,从"狗洞"里爬出去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3日 转载)
    
    作者 : 吴越
     (博讯 boxun.com)

    1949年5月浙江解放,军管会不承认律师这一职业,我父亲只好从杭州回到金华,租了两间民房暂时闲住。
    当时我父亲已经五十四岁,但由于他早年就参加过旧民主主义革命,思想还算开通,是个接受新事物极快的人。他本来最佩服孙中山,一部《三民主义》背得滚瓜烂熟;解放后买了许多单本的毛泽东著作认真地看,很快就对毛泽东佩服得五体投地,对新民主主义革命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当时二野军大三分校正在金华招生,他一方面鼓励我和二姐夫一起去投考军大,进军大西南,一方面他自己通过当年与谭震的老关系,进了由谭震当校长的浙江省干部学校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温州筹建温州市法院,仅仅因为是供给制,无法带我母亲同行而没去报到。不久就到上海定居,经同乡人樊崧甫的介绍,参加了上海市政协政法研究小组活动。政法研究小组一共九个人,任务是讨论研究国家将要发布的法律和条例。
    在这里,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樊崧甫这个人,并介绍一桩至今鲜为人知的有关毛泽东被捕的公案。
    樊崧甫是国民党高级将领之一,也是我父亲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号称“长胜将军”,因他指挥作战时总是骑着一匹白马,因此也称“白马将军”。1933年蒋介石发动对闽赣苏区的第五次“围剿”,他是主力部队的军长。1934年苏区反“围剿”失败,全军撤退,开始了“两万五千里长征”,他又奉命追剿堵截。就在这一时期,毛泽东不慎被捕,被押解到樊崧甫的面前。毛泽东当然否认自己的身份,但他是苏维埃政府主席,樊崧甫手上有他的资料和照片,形象鲜明,仅凭他一句话,是无论如何也否认不了的。不过樊崧甫这个人第一比宋希濂聪明,宋希濂抓到瞿秋白以后,立刻喜孜孜地打电报通知了蒋介石,以致后来宋希濂和瞿秋白的关系相处得很好了,想给瞿秋白开脱些许都不可能,蒋介石下令处决,他不得不遵命执行,只能在行刑之前给一些感情上的“优待”。樊崧甫抓到毛泽东以后,甚至在明确了毛泽东的真正身份以后,根本就没跟蒋介石提起过一个字,因此得到了处理毛泽东的“绝对自由”。第二,樊崧甫虽然是“国军”的军长,但他是“洪帮”中人,对“党争”的认识和兴趣都不是很强,而对传统的“义气”和“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却十分相信。因此,毛泽东能够运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投其所好,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及“彼此各留一条后路”打动他,让樊崧甫悄悄儿地把他放了。
    这件事情,当然是绝对秘密的,除了樊崧甫和毛泽东本人之外,不可能有第三个人知道。
    正因为樊崧甫与毛泽东之间有过这样一笔默契的“交易”,1949年5月上海战役之前,蒋介石电令樊崧甫去台湾,樊崧甫居然借故没有遵令,为此蒋介石下令逮捕樊崧甫,关进了提篮桥监狱,直到上海解放,才被放了出来;而上海解放之后,对他这个当年围剿过苏区的战犯,陈毅市长不但没有把他抓起来,而是派专人先去保护他的住宅,后来专门把他请到市政府去谈话,接着请他出任上海市政协委员、虹口区政协主委,还给他分配了许许多多社会工作,诸如抗美援朝委员会委员、爱国卫生委员会委员等等,在1951年的镇反大逮捕中,他也得到了特殊的保护。所有这些,同乡人都无法理解,为什么共产党偏偏对他这个“血债累累”的战犯网开一面。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心里明白:毛泽东是个讲信义的人,当年那桩“彼此各留一条后路”的交易,如今得利了。
    1956年元旦,我回上海去探亲。当时我已经离开部队,在国务院直属的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工作,还没有结婚。我一到家,发现本来相当胖大的父亲,竟然瘦了许多,满脸胡茬儿,额头上出现了皱纹,而且天天晚上总要到十点钟之后才回来,几乎没工夫跟我这个难得回家的儿子多说几句话。当时父亲已经被上海市司法局吸收为刚建立不久的上海市第一法律顾问处民事组的组长,是新中国第一批律师,工作忙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总还不至于忙成这样吧?1953年我曾经参与上海市法院的建院工作,并担任处理积案办公室秘书,当时的积案真是堆积如山,连星期假日也经常要下里弄发动群众调解案件,但也还没有忙到天天夜里加班的程度。
    直到我的半个月假期即将到期,母亲方才隐隐约约地透露:我父亲天天晚上很晚回家,不是在法律顾问处加班,而是在樊崧甫家里帮他写一份十分重要的材料。具体什么内容,我母亲不知道,但是听我父亲说起过,如果材料写得不对头,不但樊崧甫的脑袋保不住,只怕我爸爸的性命也要搭进去。难怪他们俩这一个多月来,体重全都降了十几斤!
    我一听这话,心里不禁犯疑起来。樊崧甫的历史和身份是公开的,人人都知道他当过国军军长,多数人都知道他前后参加过三次“围剿”。既然大张旗鼓的镇反运动都保护他过关了,是什么案件,竟使他陷入了新的困境,连累得我父亲也因此吃挂落?
    尽管母亲再三嘱咐我千万不要向父亲提起这件事情,但我还是忍不住,终于在一天夜里,父亲稍早回家,我看他情绪也不是十分沮丧的时候,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
    我父亲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他也为是不是应该告诉我这件天大的绝密案件而苦恼过,经与樊崧甫再三商讨,最后认为他们俩年纪都大了,是不是能够平安地闯过这一关,还两说着,因此觉得有必要让一个局外人知道这件事情,即便一旦他们两人因为这件案子而死于非命,也好有个知情人能把这件事情的真相流传下去。尽管他也知道这样做很可能会把我也牵连在里面,甚至因此而一辈子不得安生,但是也顾不得了。
    事情的起因是:1955年年底的某一天,突然有两个扛着少将肩章的军官,开着车子来拜访樊崧甫,递过来的介绍信,是中央军委的。见面稍微客气几句,立刻切入主题:“据说二十年前你曾经逮捕过毛主席,现在请你把这件事情的经过回忆一下,详细地写成材料,两个月以后我们来取。这件事情是绝密的,对任何人都不要说起。如果走漏了消息,一切后果由你自己担待。”说着,把介绍信收了回去,就走了,也没有留下联系电话和地址。樊崧甫急得灵魂出窍,尽管人家再三交代这是绝密的事情,但事情太大,他自己一个人难于决断,不得不把我父亲请去商量对策。
    按照樊崧甫的看法,他与毛泽东之间的这桩买卖,是两人的默契,毛泽东不可能告诉任何人,包括执行优待政策的陈毅在内,都可能不知道之所以要特别优待樊崧甫的真正原因。这两个少将的出现,说明毛泽东要向他樊崧甫下手了。因此,这是一件凶多吉少的事情,不管他把毛泽东写得怎么好,终究难免一死。我父亲听说是这样一件事情,当时也大吃一惊。他反复思考以后,觉得事情也许不像樊崧甫所想象的那么严重。因为这件事情简直就是中国近代史的一个转折点:如果樊崧甫当年也与宋希濂一样,把抓到毛泽东的消息上报蒋介石,中国的历史可就真的要改写了。尽管樊崧甫参加过三次“围剿”,的确杀人如麻,但若从中国的革命史上分析,却又是个立有大功的人,不是罪人。如果毛泽东要想从历史上抹掉这件事情,上海一解放,就可以授意陈毅把樊崧甫抓起来,或公开枪毙,或秘密处决,都是很容易的事情。既然解放初期没那样做,说明毛泽东还是“以义气为重”的,是要给樊崧甫以报答,而不是恩将仇报。樊崧甫则说:彼一时也,此一时也。解放初期,共产党要团结各民主党派和各方面人士,不得不做个样子给大家看看,如今国家的政权已经巩固,就可能会翻脸不认人了。他拿当时正在进行的反胡风集团为例,解放初期也是拿胡风当朋友的,曾几何时,不是就拿胡风当反革命办理了吗?
    两人经过反复磋商,最后樊崧甫还是接受了我父亲的建议:不管他毛泽东是不是会出尔反尔,也不管这件事情给樊崧甫带来的是祸是福,既然是中央军委出面来了解,说明毛泽东已经在党内或某些人之间公开了这个秘密。因此对樊崧甫来说,对策只有一条,那就是一切都如实写出,绝不编造一个字。因为只有如实,才能与毛泽东所说的对得上号,不然就会牛蹄子两掰着,永远无法核实了。退一步说,即便毛泽东没有如实说出,那么我们交给中央军委的,也是一份真实的史料,至少我们不会愧对历史。
    材料的难写之处,在于事隔二十多年,樊崧甫又是个有名的“酒糊涂”,当天的事情,一喝酒就会忘得精光,何况是二十年前的往事?当时下手抓捕毛泽东的人,早已经不知去向;他们俩当时的谈话,大概意思虽然还记得,具体的来言去语,现在也想不起来了。因此这一个多月来,他们天天晚上碰头,写出初稿以后,那真是字斟句酌,反复回忆,反复修改,烦恼、恐惧加上辛苦,使得两人都掉了十几斤肉,头发也白了许多,一向嗜酒如命的樊崧甫,一个多月来居然点酒不进,都快愁死了。
    我的看法,和我父亲差不多。作为一个党员,特别是像毛泽东这样的人,绝不会因为自己曾经被捕就把这段历史隐瞒起来。既然他作为历史问题向组织上说出来了,作为组织,就必须进行核实。这是例行手续,没什么可奇怪的。至于对外不公开,那是因为考虑到毛泽东的声誉,特殊人物特殊处理嘛。
    果不其然,我回到北京以后,过了两个多月,爸爸来信说:材料交上去两个月以后,那两个少将第三次来找樊崧甫,说是所写材料经毛主席本人看过,认为基本如实,而且引起了毛主席的联想,又补充了一些具体的细节,如今这一段历史更加翔实了。为了感谢樊崧甫的证明,他们拿出两千元人民币,作为稿酬。一场虚惊,就这样画了个完满的句号。那两人临走的时候,说他们是南京军事学院战史研究室的,并再三叮嘱:至少在三十年之内,这件事情不许扩散。——在他们想来,三十年之后,樊崧甫早已经故去,却没有想到我父亲为了多一个见证人,会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我。如今又三十年过去,保密的期限已满,这桩“天大的秘密”,也该可以“解密”了吧!
    
     ——节录吴越著《我的爸爸是冤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泽东至死都崇拜鲁迅 鲁迅曾评毛诗词“山大王”气(图)
  • 揭秘:毛泽东唯一一次被捕究竟是如何逃脱的?(图)
  • 史海:揭密王明与毛泽东斗争失势真相 (图)
  • 私密照曝光 毛泽东的家原本温馨?(图)
  • 一九二七年毛泽东让族人铲平祖坟
  • 揭秘:周恩来临终前毛泽东为何一直不去探望?(图)
  • 韶山人:毛泽东睡衣73补丁代表73少女的贞操
  • 无耻,毛泽东50年审定游行口号亲笔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图)
  • 毛泽东是如何评说中国历史上14位帝王的?
  • 毛泽东荒淫糜烂生活实录
  • 毛泽东与张恨水在雾都的爱情对话 (图)
  • 中情局档案:毛泽东一句戏言被美国当重大情报 (图)
  • 毛泽东是蔡元培的好学生:新文化运动致命隐患就是不宽容
  • 英国人笔下的朝鲜战争:毛泽东犯了一个大错误 (图)
  • 毛泽东睡衣有73个补丁 (图)
  • 解读潘汉年谜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毛泽东为此耿耿于怀
  • 揭密:毛泽东手书唐诗赠傅斯年用意何在?
  • 解读谜案潘汉年:毛泽东对潘汉年案的定性出人意料 (图)
  • 潘汉年撞破毛泽东勾结日伪的黑幕?
  • 驻京办暴殴访民眼眶骨折,毛泽东诞辰日竟成悼民受难日(图)
  • 毛泽东纪念堂外的遭遇(图)
  • 大陆纪念毛泽东诞辰115周年活动遭警察干预(图)
  • 十万人齐聚给毛泽东过115岁生日 (图)
  • 毛泽东诞辰115周年,纪念堂外抓访民忙(图)
  • 毛泽东诞辰 韶山10万人聚庆齐唱红色经典 (图)
  • 网友纪念毛泽东诞辰因“安全隐患”受阻
  • 毛泽东最早手稿《满江红和郭沫若》被发现 (图)
  • 韶山毛泽东广场改扩建即将竣工(图)
  • 毛泽东语录在中国又不胫而走
  • 刘晓波:大竖毛泽东雕塑就是维护毛泽东神话(图)
  • 毛泽东的餐單菜譜/司徒華
  • 重庆医大把毛泽东像塑成邓小平(图)
  • 中国最高的毛泽东塑像竣工 (图)
  • 毛泽东专机珠海街头叫卖 (图)
  • 毛泽东辞世32周年 全国各地人民自觉开展活动缅怀[(图)
  • 祭祀毛泽东 官冷民间热
  • 毛泽东逝世32周年 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来到纪念堂 (图)
  • 德国之声:未来20年将还原毛泽东的屠夫本质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邵燕祥:走出毛泽东“不把人当人”的阴影
  • 党内法统及毛泽东主流地位的确定
  • 迈斯纳:毛泽东主义
  • 毛泽东思想实似王阳明“心学”/张天语
  • 毛泽东<咏雪>当年曾被痛批
  • 还历史还人民一个真实的毛泽东/高洪明
  • 谢选骏:毛泽东是蔡元培的好学生
  • 《南方周末》摸黑毛泽东
  • 胡宗翰:毛泽东是代表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历史巨人 
  • 胡宗翰:毛泽东是代表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历史巨人 
  • 苏联文学理论与毛泽东文艺思想/林朝霞,杨春时
  • 毛泽东的理念设计/赵汀阳
  • “苦难的中国”评《潘汉年撞破毛泽东勾结日伪的黑幕?》
  • 张宏志:《还清白于毛泽东》
  • 彻底戳穿毛泽东/李悔之
  • 大公无私,毛泽东的精神特质/温越岭
  • 毛泽东对身后的预言
  • 毛泽东苏联观变化原因剖析/杨奎松
  • 喝血殇世----秦始皇禧太后毛泽东邓小平胡锦涛们在一起跳贴面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