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杀人逃犯扮“地下党员”躲藏12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7日 转载)
    
    来源:现代快报
     长篇小说《红岩》和电影《烈火中永生》曾红极一时,里面有个披头散发、装疯卖傻的地下党员华子良,与敌特周旋,传送情报、营救战友,最终逃离虎穴和血腥大屠杀。然而,一段时间以来,在重庆市长寿区出现了一个自称是华子良的人。此人年近40岁,同样披头散发、胡言乱语,他到底是谁? (博讯 boxun.com)

    
    
    
    乞讨者举止怪异
    
    
    
    
    
    自称“我是华子良”
    
    
    
    在中国重庆市长寿区大街小巷、校园门口、居民区,人们不时见到一个近40岁的男子脚穿破胶鞋,在大街小巷游荡着。他衣衫褴褛、长发披肩、满面污秽。天气晴朗时,便到学校门口向进出的学生伸手要饮料、面包吃,下雨天,他就到餐馆、酒楼去吃残汤剩饭;吃饱喝足后,他打着赤脚在雨中乱跑。当地居民对此已经习惯了,至于此人是何方人士、姓甚名谁,没有人关注。人们习惯地称他为“叫花子”、“流浪汉”。
    
    2008年7月中旬的一天中午,这个流浪者来到重庆市长寿区望江路一居民家门前讨饭。心地善良的老大娘盛了碗大米饭并在饭上夹了几块回锅肉递给他吃,关切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怎么不回家呢?”流浪者感激地望了望大娘道:“我叫华子良,家住歌乐山,我不想回家。”
    
    “华子良?歌乐山?”老大娘一听,这名字好熟悉,终于想起来了:小说《红岩》、电影《烈火中永生》中歌乐山“中美技术合作所”渣滓洞监狱里不是有位机智勇敢与国民党特务作斗争的地下党员、华莹山游击队双枪老太婆的丈夫华子良吗?此后,市民们就不再称他为“叫花子”、“流浪汉”、“要饭的”,而是都叫他“华子良”。
    
    “华子良”白天游荡大街小巷居民区乞讨,晚上露宿于车站、码头、公园、建筑工地,或者长江之滨的礁石下、岩洞里,有时“华子良”也住宿于不要居民身份证的郊外偏僻的旅馆。时间一长,人们似乎已经对这个“华子良”麻木了,任由他东游西荡、要饭过日子。但也有细心的市民发现,这个“华子良”与其他流浪者不同,有些举止十分奇怪。“华子良”虽然衣衫褴褛、满面污秽,有时却挺顾脸面的:他决不会到建筑装饰堂皇的党政机关、公安司法部门去游荡;每逢“五一”、国庆、元旦、春节等重大节日公安机关搞大清查时,人们也见不到“华子良”的踪影。
    
    
    
    见到警察拔腿跑
    
    
    
    
    
    网上查询无其人
    
    
    
    2008年8月13日深夜,当地警方开展夏季治安整治行动,在全区范围内大清查。凌晨1时许,当长寿公安分局桃花派出所所长王正羽、教导员余洪平率领民警和协勤队员来到某重点中学门前时,发现路边树下一个黑影一见警察就跑,余洪平立即率领民警和协勤队员围追堵截,将这个黑影抓获。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为何一见我们就跑?”余洪平当场询问道。
    
    “我……我……叫华子良,家住歌乐山!”男子答道。
    
    “你叫华子良?”民警厉声问道:“你究竟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为何深更半夜流浪到学校?为什么一见到我们就逃跑?你必须如实回答!”
    
    对警察这样的质问,“华子良”再也不作声了。民警只得连夜将“华子良”带回派出所继续审查。当男子一进派出所,便“扑通”昏倒在地。民警立即采取掐人中穴的人工抢救措施,一会儿,“华子良”醒来了。民警带他到派出所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全所民警捐献了衣服、裤子,给衣衫褴褛的“华子良”换上,使其面目焕然一新。民警去街上早餐店买了一大碗面条、几个馒头,待他吃饱后,再继续询问。但无论民警如何耐心地开导、启发,男子仍坚持说:“我叫华子良,家住重庆歌乐山。”
    
    派出所只好通过公安《全国人口信息库》查询,但没有查到“歌乐山华子良”其人。一直忙碌到天亮,派出所民警也没有查询出什么结果来,民警便将“华子良”送到重庆市长寿区救助站,请他们协助审查处理。
    
    “华子良”在长寿区救助站第二天,他突然呕吐不止,高烧不退,救助站立即将他送往医院治疗。医生经仔细检查发现,该男子身体极度虚弱,右脚大脚趾折断,全身有多处伤痕。“华子良”住院治疗,救助站决定委派李相益监护。在住院治疗期间,负责监护“华子良”的救助站工作人员李相益问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男子表现出病情更加严重:常常支支吾吾,自言自语道:“我是谁?家住哪里呀?”他经常反问自己,仿佛失去了记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