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真实内幕:毛岸英之死与警卫枪击彭德怀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3日 转载)
    
    来源:中华网
     张羽/董安澜老人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警卫团五连文化教员。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当时是司令部参谋,所以董安澜和彭德怀司令员及毛岸英很熟。在朝鲜战场上,他亲眼目睹了毛岸英之死和警卫“枪击”彭德怀的惊险一幕。  老人的回忆录中比较望正详细的讲诉的真实始末:1950年11月下旬,我在志愿军司令部警卫团五连担任文化教员。那天下午2时许,我正在“营房”----—一个废弃的矿洞里教一排战士们唱歌。突然,“叭叭叭”,洞外传来三声枪响,这是空袭警报的信号。接着,司令部大洞口哨位打来电话:“敌机三架,袭击我大田部(志愿军司令部的代号)机关驻地!”  (博讯 boxun.com)

    
    此时,指导员邵发亮从洞外冲进来,急匆匆地说:“司令部作战处办公的地方被炸起火!一排长,立即派一个班上去,把文件抢出来!”一排刘排长紧跟着命令:
    
    “一班!跟我上!” 这时,我在一旁向指导员要求:“请让我代替刘排长上去吧!刘排长患有严重的胃病,他留下来掌握全排,便于处理再出现的新情况。” 
    
    指导员采纳了我的意见。我随即带郭班长和11名战士冲出洞口。天空,寒风凛冽。三架敌机在空中发出震耳欲聋的怪叫,穿梭般地俯冲、轰炸、扫射。离司令部不远的一座房子被炸塌起火了。那是作战处在洞外临时办公的地方,只见房顶上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火势异常炽烈。我和战士们奋不顾身地冲向起火方向,一次次冲进房去,抢出一堆堆文件、地图。哨所小小的掩体部很快被文件堆满了。我正琢磨着文件堆不下怎么办时,指导员跑来说:“董教员,情况有变!不要再抢文件了,房子里还有两位同志呢,得迅速把他们找到救出来!” 
    
    听到情况有变,我正要冲入火海,指导员又补充一句:“告诉同志们,救人!救人第一!这是101首长(101是当时彭德怀司令员的代号)的指示。” 
    
    我当时脑子里一闪:没撤出来的同志是谁,竟引起彭司令员的关注?这事非同一般啊! 
    
    不管是谁,抢救战友,义不容辞!我转身扑向火海时,迎面跑来郭班长。我又向郭班长大声喊:“房子里有人没撤出来,指导员让咱们先救人!这是101首长的指示,快!” 
    
    郭班长听罢,当即把手中的一沓文件塞到我怀里,转身冲进火海。我抱着文件,把视线转向远处司令部的大洞口。彭司令员站在最前面,看上去他神情有些沉重而焦急,看来,情况一定很严重。 
    
    “抢救,设法抢救!” 
    
    人人心急如焚,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寻找着。该死的敌机,依然在头顶怪叫,依然在轮番轰炸。 
    
    骤然之间,“轰隆隆”一声巨响,这栋房子的一面墙被掀倒了,火、烟、灰尘弥漫了整座房子。 
    
    “同志们,快,到火堆里去扒!”指导员又出现在大家身边,指挥着:“动作要快,死活也得把人找到!必须找到!” 
    
    没有时间找工具,大家就赤手空拳顶着火舌扑了上去。眉毛燃着了,睫毛烧光了,身上的衣服也起火了!  
    
    “这里有人!”火海中有人喊了一声。 
    
    我和郭班长循声扑过去,只见一位同志倒在墙角下,全身是火。大家一边扑打他身上的火,一边往外拖。 
    
    “这里还有一位!”又是一声呼喊。一位战友正在火堆中边拉边扒。我透过烟雾已经看清楚了,这位伤员被一根带火的房木死死地压在下面。他的身上已经烧焦了,脸烧煳了,完全看不清楚模样。但大伙儿终于还是把他拖了出来。郭班长立即背起带火的伤员,我和其他战士在一旁搀扶着冲出火海,向大洞口跑去。 
    
    卫生队的同志赶来了。大家把伤员平放在地上。彭司令员跨上前来,俯下身察看着伤员。大家发现,彭司令员紧锁双眉,强忍着悲痛。他急忙催促军医:“怎么样?伤势?” 
    
    军医忍住眼泪,对彭司令员摇摇头。 
    
    “101,都已经……”“抢救!设法抢救!”彭总命令着。 
    
    军医再次俯下身进行检查,然后无可奈何地对彭司令员说:“呼吸、呼吸早已停止了,救不过来了!” 
    
    彭司令员凝视着地上两位烈士的遗体,特别是他注视着那一位身体较长的烈士遗体显得神情异常严峻。 
    
    接着,彭司令员向大家说:“警卫团的同志们辛苦了,大家回去吧!”说罢,挥挥手,转向大洞口,脚步沉沉地走去。彭德怀指示烈士的遗体就地掩埋,回到洞里,躺在地铺上,大家一个个都心事重重。我望着矿石灯幽蓝的亮光,久久沉思着。我正想问郭班长,郭班长却先开口了:“董教员,我有点想法……”郭班长凑到我耳边轻声问:“你说,牺牲的同志会是谁呢?”
    
    “是谁?”我喃喃着。不一会儿,刘排长进来了,朝大家喊:“各班往这边凑凑,开个紧急会。”
    
    全排集中好以后,由团政治处主任钱正平讲话。他开门见山地说:“向大家讲一件不幸的事。
    
    今天下午,敌机轰炸了司令部作战处,我们失去了两名战友。我们为抢救战友,奋不顾身,不少同志都被烧伤了。大家是勇敢的,是尽了最大努力的。101首长指示团长,让他代表自己向同志们表示感谢。他还让团里向大家讲明白,你们抢救的两位同志,一位是作战处的高参谋;另一位是毛岸英参谋。毛参谋是咱们毛主席的儿子。” 
    
    
    
    
    
    
    小金高声呼喊:“站住!”“……”对方仍在默默靠近。 
    
    “听到没有?停止前进!开枪啦!” 
    
    对方依然没有回应。手电光闪烁着扫向哨位。 
    
    小金被激怒了,他大吼一声“站住”后忍不住扣动了扳机,向手电光的方向开了一枪。手电筒熄灭了。但只是一刹那工夫,突然三四道光柱向小金隐藏的位置射过来。这个虎头虎脑的新战士再也控制不住了,“叭叭!”他向对方连着射了两枪。手电光顿时熄灭。风雨声中,小金和老李听到愤怒的喊声:“打什么枪!向谁开枪?娘……”显然,对方要开口骂娘了。 
    
    我和一班郭班长,听到哨位报警的枪声,迅速赶到了哨位现场。 
    
     在雨幕中,我看到哨位上围着几个人。走近一看,中间站着的竟是101首长----—彭德怀司令员!他穿着雨衣,漠然站于雨中。小金和老李迎面站立,一言不发。 
    
    “怎么搞的?”郭班长见状,厉声责备老李。 
    
    “我们,我们是在报警!” 
    
    “你们这是报的啥警?向首长开枪,是什么警卫啊?”站在司令员前面的一名保卫队员,插嘴喊,“向首长连开三枪,这是什么性质?” 
    
    小金有些不服,嘟哝着:“你们为什么打手电?为什么不听哨兵的制止?” 
    
    我当时无语。但我感到问题确实严重,这是明摆着的警卫事故啊!101首长从“八中队”返回来时,竟发生了此等严重问题,我们的哨兵竟开枪打自己的首长!此责任说多大就有多大! 
    
    “秦干事,我们一定迅速把问题查清楚!快请101回司令部吧!”我带着内疚的心情说。 
    
    这时,彭司令员跨前一步,用湿淋淋的手掌拍一下我湿淋淋的肩膀,用缓和的语气说:“我看问题没那么严重。就是不该开手电嘛!在阵地、哨所,夜间不准随意开手电,这是防空条例所规定的。我看问题在于打手电。”彭司令员说着转向秦干事:“我看,问题不在警卫战士身上。”接着,彭司令员走上去伸手为小金抹去脸上、脖子上的雨水,风趣地说:“小老虎啊!我的警卫战士都应当是小老虎,不做小绵羊!对吧?”小金这才抬起头来,愧疚地说:“首长,请原谅。我太虎气了啊!” 
    
    彭司令员用拳头轻轻捶了一下小金的前胸:“虎气生威,好得很,好得很嘛!” 
    
    彭司令员风趣随意的语言,使大家紧张不安的心情缓和了许多。 
    
    彭司令员又说:“我没被打着,大家也好好的嘛。算啦,你们站你们的岗,我们回我们的洞子(指司令部,因为司令部设在矿洞里)。”他已走出几步,又回转身对秦干事说:“老秦同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要实事求是,责任不在他们俩身上,我的警卫员开手电是不对嘛,怨我制止不力啊!” 
    
    彭司令员说罢,消失在雨中,四名保卫队员紧紧跟上。 
    
    回到哨所,我迅速将此事向连长作了报告。 
    
    毕连长是一位老连长,沉默寡言,遇事稳重。他听完报告后说:“雨夜情况复杂,让战士们提高警惕,此事我会马上向团部报告的。“ 
    
    两小时后,岗哨换班了。郭班长带着从岗哨换下来的战士,并没有直接回洞子休息,而是聚集在哨所,相对无言。我向大家传达了毕连长的话,大家仍不散去。不一会儿,电话铃响了……话筒里传出毕连长的声音:“让大家略等一会儿,我和指导员马上就到。” 
    
    不到十分钟,毕连长、指导员冒着大雨,气喘吁吁地走进来。 
    
    指导员邵发亮讲道:“岗上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刚才袁团长打来了电话,传达了101首长的指示。101讲,这次事件是由于保卫队员打手电引起的,责任不在警卫战士。他怕咱们为这件事背包袱,睡不着觉,影响身体,所以要求干部连夜把他的话告诉战士,好让战士下岗后回洞子睡个安稳觉。至于咱们连要不要总结经验教训,以后开战评会再说。散会,回去睡大觉!” 
    
    我留神观察,郭班长、老李、小金以及其他几位同志看上去,神情明显轻松了许多。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德怀军事秘书揭秘毛岸英牺牲真相
  • 彭德怀军事秘书等人揭密毛岸英牺牲(图)
  • 毛岸英之死
  • 毛岸英吃蛋炒饭被击中,中国的命运因此改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