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将军百战身名裂——“林彪死党”李作鹏沉浮录(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9日 转载)
    
    来源:环球时报
     “九一三”事件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能很顺当地按姓氏点出林彪手下“五员大将”----黄、吴、叶、李、邱,其中的李,指李作鹏。但人们对李作鹏的历史,了解得不多,只知道他是林彪的死党。那么,他怎么成了林彪的死党呢?李作鹏又有怎样的浮沉经历呢?
    将军百战身名裂——“林彪死党”李作鹏沉浮录(组图)
    
    林彪集团成员:左起李作鹏、吴法宪、林彪、黄永胜、邱会作。
    
    在中央军委机关,成长为得力参谋;长征后,任抗大教官
    
    1914年4月24日,李作鹏出生于江西省吉安县(今吉安市)的山区农村一个农户家庭。
    
    曾在当地本家办的乡塾里读过一些书。1930年,中国工农红军在江西吉安扩充队伍,年仅16岁的李作鹏报名参加了红军。李参加红军后,工作积极,作战勇敢,热爱学习,勤于思考,对于红军的作战经验认真总结、思索,对文化知识也掌握较快较多。李作鹏性格沉稳,平时话不多,但却肯动脑筋思考问题,常常能够在关键的时候或者重大问题上,向首长提出自己的见解。学习、训练、打仗,都表现很好,1931年,红军中的共青团组织吸收李作鹏加入共青团。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正式党员。此时,他刚刚18岁。不久,李作鹏被调到中央苏区的中央军委去工作,先是在军委二局任参谋,后又担任二科的科长。
    将军百战身名裂——“林彪死党”李作鹏沉浮录(组图)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李作鹏参加了长征。
    
    抗日军政大学成立后,中央把许多军队中有军事经验,又有一定的文化水平的年轻干部,调到抗大任教官。这其中,就有李作鹏。李作鹏被调到抗大后,任抗大参训队长。参训队,是参谋训练队的简称,主要任务是培训军队中的参谋人员。参训队的队长,实际上就是抗大的教官。“队”是抗大的建制,是最基层的教学组织。“队长”,既担任教学任务,又承担学员的管理、组织任务,相当于“班主任”。
    
    李作鹏调到抗大任队长一职时,林彪出任抗大校长。由于李作鹏工作干得很好,表现好,林彪很快就发现了他,很注意对他的培养。此外,林彪所以看中李作鹏,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李作鹏的性格、为人处世方面,与林彪相近。林彪沉默寡言,性格内向;李作鹏的话也不多,平时很少张扬。林彪热爱学习,喜欢读书,工作之余,手里总是拿着一本书;李作鹏也爱学习,平时闲下来,很少去娱乐,而喜欢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读书。林彪爱思考,李作鹏也爱思考。林彪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和自己性格、爱好相近的年轻军官,也喜欢上了这个年轻军官。后来,林彪出任八路军一一五师师长,开赴抗日前线,便把李作鹏带到自己身边,先后让李作鹏担任侦察科科长、作战科科长。
    
    林彪负伤出国治疗后,李作鹏仍然在一一五师工作。后来,一一五师部队经过改编,一部分部队被派往山东。李作鹏是被派往山东去的人之一。他到山东后,任山东纵队参谋处处长。
    
    回到林彪麾下,当上统兵大员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为了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派在山东前线工作的罗荣桓到东北去工作。李作鹏作为军事干部之一,与罗荣桓一起赴东北。
    
    到东北后,李作鹏留在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任参谋处处长,协助参谋长刘亚楼工作。后来,李作鹏出任第一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当年,东北民主联军的纵队,是军一级的建制,一个纵队下辖二到三个师。东北民主联军改编为东北野战军后,李作鹏出任新组建的第六纵队副司令员兼第十六师师长。随着队伍的扩大,李作鹏又出任第六纵司令员。
    
    东北民主联军第六纵队是新建的,大部分是新兵。经过李作鹏加紧训练,加强整顿,严明纪律,第六纵队很快就成为一支劲旅。
    
    1947年5月,第六纵队与东北我军独立第三师、第四师一起,向拉法、吉林之线出击,横扫江密峰、乌拉街、老爷岭等敌据点,接着又西渡松花江,向盘石、海龙方向发展、进攻。6月3日,将海龙逃敌第六十军暂编第二十一师歼灭于双阳镇以东地区,乘胜占领了双阳、伊通、桦甸、辉南,肃清了吉林、长春以南,四平街以东广大地区的全部敌人。这是李作鹏指挥打的一次比较漂亮的仗。此役,部队缴获甚多,李作鹏所带的第六纵队的装备也大为改善。在缴获物品中,李作鹏只挑了一副敌人高级军官使用过的墨镜。此后,他经常戴着这副墨镜,说是对于保护他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军毒气弹伤害的眼睛有利。建国后,李作鹏也经常带着墨镜。这成了他的习惯。
    
    在毛泽东的一再敲打面前,林彪还是不表态。毛泽东对林彪有些失望了。他认为林彪问题的性质已经非同一般,而且林彪也是很难改正的。他决心把问题进一步提出来。1971年7月1日,在毛泽东亲自审阅批准发表在《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上的纪念党的生日的文章中,有这样一句告诫的话:要警惕“现在正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那时,刘少奇早已经被打倒,陈伯达也已经倒了,这里所说的“现在正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显然是指林彪。7月底,毛泽东向中央政治局推荐了一本清朝小说《何典》,毛泽东还特别指出了书中的四句话,要政治局成员去体会。这四句话是:“说嘴郎中无好药,死病无药医,药医不死病,一双空手见阎王。”毛泽东所透出的这些意思很明白,就是说林彪是“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已经不肯改悔。
    
    毛泽东决定去南方巡视,了解情况,同时做南方一些党政军高级干部的工作。1971年8月15日,毛泽东乘专列离开北京,先后到武汉、长沙、南昌、杭州、上海等地视察,一路上会见各地党政军负责人,公开点名批评林彪,并且做分化林彪集团的工作。告诫他们要防止突发事变。毛泽东已经向林彪公开摊牌了。
    
    毛泽东在同各地党政军负责人的谈话中,除了重复他7月在北京同一些领导干部的谈话内容外,又讲了不少新话。这些新话,把林彪的问题提到了相当的高度。毛泽东说:“你们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去年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搞地下活动,为什么不敢公开呢?可能是心里有鬼。”“这次在庐山搞突然袭击,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就是反对九大路线,推翻九届二中全会的三项议程。有人看到我年纪老了,快要上天了,他们急于想当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权。”“这次庐山会议,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他们“搞突然袭击的一些情况,至今也还不清楚”。“ 犯了大的原则的错误,犯了路线方向错误,改也难。”“现在我要抓军队的事。”“我不相信我们的军队会造反。军下边还有师、团,还有司、政、后机关,他们调不动军队干坏事。”毛泽东还通过与一些党政军领导干部的谈话提醒林彪:“你不讲,人家也记得。早晚要讲,捂是捂不住的,这是害人害己。”毛泽东还谈到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四个人的检讨书要经过叶群这件事,他说:“为什么四个人都要经过她呢?为什么讲话稿不请示我呢?检讨为什么要请示?这个问题要解决。”毛泽东还说:“他们名为反张春桥,实际是反我。”“对路线问题、原则问题,我是抓住不放的。”“我看他们的地下活动、突然袭击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的。纲领就是‘天才’和要当主席,就是推翻二中全会的议程和九大路线。有组织就是瞒着人,搞得中央常委三个人都不知道,也瞒着政治局。”毛泽东还针对林彪捧林立果说:把他说成是超天才,捧得太高了,“对二十几岁的人就这么捧,这没有好处,其实是害了他”。在谈话中,毛泽东向一些高级干部们讲了这样一个意思:林彪的问题,是路线问题,实际上是第十次路线斗争,现在只是不讲破罢了。他说:前九次路线斗争都作了结论,这一次没有作个人结论。对这件事,他坚持抓住不放,他说:“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不彻底,还没有总结。”
    
    毛泽东的南巡谈话,对外是严格保密的。毛泽东当时确定,只让他指定范围的人知道他谈话的内容。这个范围,就是周恩来及中央几个高级领导人,还有与毛泽东直接谈话的各省、市、自治区党政军负责人。但是,林彪、叶群、林立果却千方百计打听毛泽东谈话的内容。1971年9月5日、6日,在北戴河的林彪从黄永胜那里得到了毛泽东南巡谈话的一些内容。
    
    但林彪还是不放心,他让李作鹏专门到武汉去一趟,了解情况。李作鹏于9月6日到达武汉,进一步了解到了毛泽东的谈话内容。他向武汉部队原政委刘丰了解毛泽东谈话的内容,刘丰告诉了他。李作鹏听到毛泽东谈话内容后,于当天返回北京,分别告诉了黄永胜、邱会作,黄永胜连夜打电话告诉了在北戴河的叶群。林彪自然得知了这些新情况。李作鹏告诉黄永胜、邱会作时,还对毛泽东谈话内容作了概括,说:毛的谈话有三个重要之处:一、九届二中全会问题没有完,还有穷追猛打抓后台之势;二、上纲比以前更高了;三、矛头对准了林彪。
    
    对于这种“打”特殊“报告”问题,后来在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调查李作鹏的罪行时,李作鹏认为:1.这些情况是刘丰主动告诉他的;2.黄永胜是总参谋长,自己是副总参谋长,黄永胜是他的上级,他向上级汇报情况,不算告密;3.他回北京后,在告诉黄永胜等人毛泽东谈话内容的同时,还告诉他们说:不要告诉叶群,不要告诉吴法宪。因此,不算告密。他还在法庭上对黄永胜的证言表示不满,说:黄永胜的证言中只承认我说过不让他告诉吴法宪,不承认我说过不要告诉叶群,“是不真实的,是一种赖账行为”。
    
    在林彪出逃这件事情上,李作鹏也有责任。是他把周恩来关于“供林彪使用的256号专机,必须有周恩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四个人一起下命令才能起飞”作了篡改。他在给山海关机场下达命令时说:“四个首长中一个首长指示放飞才放飞”。林彪的飞机起飞后,机场领导人打电话请示李作鹏:飞机强行起飞怎么办?李作鹏不采取任何阻止起飞的措施,推脱说:可直接请示总理。李作鹏的这一系列行为,为林彪出逃提供了方便条件。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党国名将白崇禧:林彪被他打得很惨 (图)
  • 电话中的林彪:我们总不能束手被擒呀——黄永胜访谈录
  • 揭密王洪文保卫毛泽东 清除林彪死党真相
  • 揭开林彪拒绝赴朝作战真正原因 (图)
  • 林彪出逃 叶群下令冲出8341部队人墙 (图)
  • 前苏联克格勃特工披露林彪元帅死亡的惊人内幕 (图)
  • 林彪被摘除“反革命“帽子背后
  • 林彪元帅的五个女人(图)
  • 林彪预判希特勒如何攻陷马其诺防线
  • 官方对林彪提法有变:“林彪集团”不再“反革命”
  • 林彪粟裕两大虎将战绩对比
  • 林彪家人在“9.13”事件后鲜为人知的新闻轶事(图)
  • 林彪卫士长李文普:林彪吸毒事件的真相
  • 解密:林彪的部分秘密档案及其个人心理分析(图)
  • “571工程”之谜 林彪身边有毛泽东耳目?(图)
  • 林彪笔记中的毛泽东:自我崇拜 自我迷信
  • 林彪一生之憾:揭秘林彪打过的两次败仗
  • 是谁干掉了林彪“256”专机?
  • 管见:"要林彪还是要党、要毛主席"?(图)
  • 官方介绍华国锋生平:林彪不再是“反革命”/柳扶風
  • 林彪故乡湖北英山沙湾河村污染受害农户呼吁书
  • 林彪之子“选妃”选出的张宁近况(图)
  • 高官后代纪念中共前副统帅林彪百年诞辰
  • 中央对湖北纪念林彪活动作批示 但为时已晚
  • 纪念林彪“林氏三杰”武汉禁止 北京办
  • 高岗“反党集团”已平反:林彪翻案卡在对毛泽东的评价
  • 禁林彪百年祭,反映当局不能直面历史
  • 当局禁纪念林彪:黄永胜儿子“不会借这个机会闹什么事情”
  • 俞正声离开后,湖北突叫停林彪百年纪念活动
  • 四平开放林彪蜡像:林晓霖感谢客观反映历史
  • 山西给林彪竖铜像 林彪女儿等后人出席仪式(图)
  • 十七大前林彪重列十大元帅
  • 陈破空: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 林彪照片高调亮相国防成就展 中共七常委亲临现场
  • 林彪之女谈军博展示父亲照片:身上包袱终卸下
  • 林彪元帅画像高挂解放军建军80年特展(图)
  • 张宁作证:毛泽东设计陷害林彪
  • 罗瑞卿要与林彪当面对质 周恩来:太天真
  • 刘自立:林彪富歇异同论
  • 再谈林彪研究——是给政治结论下注脚还是研究历史?/寒竹
  • 寒竹:为林彪翻案是一种变态的“文革病”
  • 林彪是中共内最无耻的趋炎附势之徒/亦文
  • 胡平:"惜乎不中秦皇帝"——重审林彪罪案
  • 白色恐怖的感觉:林彪诞辰百年,夜访林家大湾/林复
  • 林彪家乡“戒严”目击记/秋石客(图)
  • 林彪死亡之谜:折戟沉沙话战神/张成觉
  • 令狐冲:林彪“九一三”的问题,当前首先是“彻底搞清事实真相”!
  • 管见:“要林彪还是要党、要毛主席”?
  • 胡星斗:为林彪平反
  • 解滨:假如林彪的九一三事件成功
  • 李国涛:林彪父子——夭折的中国赫鲁晓夫与中国
  • 历史上的今天--林彪折戟沉沙36年了
  • 就林彪评价的商榷/张鹤慈
  • 林彪的七零四工程揭密(图)
  • 林彪的悲剧/孙上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