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38线和17度线:朝战与越战期间的中美信息沟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2日 转载)
    
    来源:中华网
     作者李丹慧简介: (博讯 boxun.com)

    
    李丹慧, 福建师范大学1978级历史系本科生。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为该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中苏关系史、当代中国外交史、文化大革命史。已经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参加主编和撰写了《中国文化大革命事典》(日本福冈中国书店1996年版),参加编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实录》第三卷(吉林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事典》(中国青年出版社1994年版)等。
    
    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期间中美信息沟通的历史表明,在现代社会,有效的信息沟通有可能削弱冲突,消除危机;而信息沟通的阻断,则会导致危机的升级,乃至陷入战争的泥淖。特别是在敌对或冲突的国家之间,寻求和保持较高层次的、有效的接触,是完全必要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两场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战争--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都发生在亚洲,发生在中国的周边国家,而且从本质上讲,都是中国与美国之间直接或间接的对抗。但是,对抗的表现形式及其结果却有很大差别。在朝鲜战争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北进,导致中国出兵朝鲜,与美国进行了面对面的军事较量;而在越南战争时期,美国一直将战争升级的界限控制在十七度线以南,中国也即只是以派出支援部队的形式援越抗美,中美双方始终未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这两种不同的结果,事实上同处于敌对状态的中美两国之间对战争底线,即三八线和十七度线的把握,及其信息沟通的状况,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现代社会的冲突反应和危机处理过程中,信息的沟通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考察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爆发、升级的历史进程即可发现,中美双方在信息沟通渠道、信息传递方式,以及对信息的解读和判断等方面,都存在着很大差异。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种差异决定了中美之间爆发危机和冲突升级的形式和程度的不同。本文试由此角度入手,对比中美两国在这两次战争中信息沟通的状况,并对其影响做一点粗浅的分析。
    
    一、朝战初期中美之间的信息沟通
    
    朝鲜半岛统一国家的建立,本来是朝鲜民族内部的事务。然而,由于战后分别以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的对抗和世界冷战格局的出现,朝鲜民族的独立和统一便具有了浓厚的国际背景。特别是由于南北朝鲜分属两个不同且对立的营垒,使三八线这条美、苏两军分别占领朝鲜半岛和接受日军投降的临时军事分界线,最终变成了划分两大阵营在东亚势力范围的长期政治分界线。1948年夏秋在朝鲜半岛分别建立起来的两个对立的政府都认为只有自己能够代表朝鲜民族,此后,双方都主张以武力完成朝鲜民族的统一大业。不过,在冷战的背景下,朝鲜南北任何一方都不可能独自实现其政治目的。当时美苏两国对抗的焦点在欧洲,华盛顿和莫斯科都无意于远东地区引发一场可能导致双方直接冲突的战争,因此对南北朝鲜的军事统一计划分别采取了不予支持的政策。进入1950年后,苏联的远东政策首先发生变化,莫斯科对金日成军事统一南朝鲜的行动开放绿灯,朝鲜战争爆发了。
    
    1950年2月14日,毛泽东和斯大林出席《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字仪式,美国由此改变对远东政策。
    
    中苏同盟的建立使华盛顿感觉到美苏在亚洲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而继苏联之后,美国也改变了其远东政策。更由于错误地把朝鲜人民军越过三八线的行动视为共产党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展开总体进攻的序幕,甚至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美国做出了全面干预朝鲜战争和遏制中国的决策。然而,正是白宫采取的派遣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的军事行动,率先将中国摆到了美国的对立面,从而迫使中国开始考虑介入这场对美国的战争。
    
    从毛泽东一贯的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军事思想出发,如果中国与美国的对抗必须在台湾海战和朝鲜陆战这两个战场之间进行选择的话,显然,对中国有利的选择只能是在朝鲜半岛进行一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战争。到1950年9月初,毛泽东已经做好了军事部署,在中国东北地区集中了五个军的兵力,随时准备出国作战。不过,就建国初期的经济和社会状况而言,新中国与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作战,的确是一种万不得已的选择。因此,毛泽东心中是有一条底线的,这就是美国军队是否越过三八线,是否真正构成了对中国安全利益的威胁。这个问题最早是周恩来7月2日会见苏联驻华大使罗申时提到的。毛泽东后来回忆当时的情况时也说:帝国主义如果不干涉,没有妨碍。如果干涉,不过三八线,我们不管,如果过三八线,我们一定过去打。在毛泽东看来,三八线到鸭绿江只有400公里。如果美国人就在鸭绿江那边,鞍山、旅大、沈阳、抚顺、哈尔滨就都在美国军队的威胁之下了。我们真的是睡不着觉啊!当战争在洛东江一线进入僵局时,毛泽东又在8月4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指出,"如果美帝得胜,就会得意,就会威胁我。对朝不能不帮,必须帮,用志愿军形式,时机当然还要选择,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这个"时机",指的还是上述的战争底线问题。
    
    
    
    
    
    
    二、越战升级时中美之间的信息沟通
    
    在两极对峙的冷战年代,对于美国而言,东南亚地区是其遏制共产主义发展的桥头堡。为了实现遏制中国的目的,多年来美国一直在中国的周边国家寻找楔入的契机。这样,越南作为东南亚的地区性大国,也即被美国纳入重点对象之列。当50年代初,越南的抗法战争在中苏两国的支持,特别是中国的军事援助下,政治和军事态势发生有利于越南方面的根本性转变时,美国一直于暗中进行着支持法国、干涉越南的活动。尤其在1953年7月朝鲜实现停战以后,美国开始更多地关注印支战争。这样,越南的主要对手,从表面上、近期看是法国,但从实质上、远期观之则是隐身在法国背后、跃跃欲试的美国。拖延和扩大战争,使印度支那问题国际化,进而以联合国的名义实施介入,乘势将东南亚国家完全纳入自己的军事条约体系,已成为美国的一个既定目标。如此,朝鲜停战后,中国与苏联,尤其是中国,事实上面临着再次与美国进行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
    
    由于在两大阵营的尖锐对立中,就力量对比而言,苏联、中国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依然居于弱势,因此,在1954年日内瓦会议讨论印支和平问题时,苏联和中国为了寻求一个可以发展国力的和平国际环境,说服刚刚取得奠边府战役重大胜利,军事上处于进攻势头的越南党做出让步。划分集结区问题上的僵局被打破,会议确定以北纬17度线为越南南北两方的临时军事分界线,越南人民军集结于分界线以北,法国联军集结于分界线以南。规定军事分界线只是暂时性的,不能视为政治或领土的分界线。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协议最终签订。
    
    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结束后,中国和越南的政治、军事目标就同美国在印支寻求的目标产生了抵触。中越努力实现印支停战的根本目的在于保住整个越南北部,将之作为基地,完成下一步统一国家的大业。而美国的既定方针则是要越南南北分裂的局面长期维持下去,以此直接遏制中国,间接打击苏联。为此,美国扶植吴庭艳成立越南共和国,并为避免胡志明在日内瓦协议规定举行的越南全国自由普选中获胜,唆使南越政权单方面进行选举,单独成立国会,颁布宪法,拒绝恢复南北之间的正常关系。与此同时,美国以防止共产党侵略的名义建立了带有军事同盟性质的东南亚条约组织,将南越直接置于美国的控制之下,甚至公开宣称这个条约就是为了对付中国的。中越美之间这种矛盾的不可调和性,不仅打击了以妥协实现印支和平的中国和越南,而且实际上也预示了美国同中越迟早要在印支地区发生军事碰撞的前景。
    
    1959至1960年,越南劳动党在经济恢复的任务完成以后,开始大力支持和领导南方的武装斗争,确定了解放南方的战略任务。此时,中国也开始热情关注在南越开展武装斗争的问题。美国担心中国和越南的共产主义威胁将会导致南越乃至整个东南亚地区出现"多米诺骨牌"现象,故而反复强调,如果北京和河内继续支持南越的武装斗争,战争就是不可避免的;并在1961年末,为阻止越南民族解放战争的发展,派出"特种部队"进入南越,启动了一场不宣而战的战争。1964年8月初东京湾事件爆发后,美国参众两院各自通过了对越南进行直接军事干涉的东京湾决议案,国务院并经加拿大驻印度支那国际监督委员会首席代表布莱尔・西博恩转告范文同,美国将仔细观察北越对此事的反应。但是,华盛顿方面观察到的是中国对北越的支持和中越协同作战的决心,这就使得经历了朝鲜战争前车之鉴的美国,不得不考虑如何避免中国实施军事介入的问题。在1961年至1964年美国进行的所谓"特种战争"期间,中国一方面积极支持北越在南越发动大规模的武装起义,与北越签署中越两军协同作战的有关文件和中国向越南提供军事援助的协议,一方面也在思考避免战争进一步升级、与美国发生直接军事冲突的底线。此时中国党和政府对战争形势的估计是,美国强化侵略越南的行动,第一步可能是扩大"特种战争"的范围;第二步可能是出兵南越,轰炸北越;第三步则是进攻北越,打朝鲜战争式的局部战争。1964年6月以后,毛泽东明确了中国方面的战争底线,即:"如果美国冒险打倒北越,中国军队就应该开过去。我们采用志愿军的形式好。"用不着怕美国干涉,无非就是再来一次朝鲜战争。"如果他们轰炸或登陆,我们就要打,我们的军队想打仗了"。"美国人能出兵,中国人就不会出吗"?中国人去越南,"跨一步就到了。"周恩来则在7月召开的中国、越南、老挝三国党的领导人会议上正式提出,当美国在南越和老挝直接出兵,轰炸或进攻北越时,中国的方针是:"美国走一步,中国走一步;美国出兵,中国也出兵。"这样,中国领导人以17度线为雷池,给美过划定了升级战争的范围。8月,中国政府针对东京湾事件发表声明指出:"美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犯,就是对中国的侵犯,中国人民决不会坐视不救。"从而公开亮出了中国方面控制危机升级的底线。对此,美国人的反应是,"重新想起了1950年朝鲜战争期间,中国反对美国军队靠近鸭绿江时所发出的警告"。
    
    由此,中美双方开始围绕17度线上的进退问题进行信息沟通,为实现双方之间的克制寻求某种默契。尤其是中国方面,当毛泽东已经决定要发动一场反修防修的政治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时,更要避免直接卷入越南战争的危机之中。所以,在发出信号、沟通信息方面,中国表现得也更为主动和积极。
    
    
    
    
    
    
    1965年7月,当五角大楼的领导人强烈要求约翰逊向南越增兵时,约翰逊担忧此项举措可能引致中国和苏联参战。军方文职首领对此持乐观态度,约翰逊却指出:麦克阿瑟当年也认为他们不会。尽管军界人士说这同朝鲜不一样,约翰逊还是表示:我必须考虑到他们会参战。但是,约翰逊最终还是做出了大规模增兵的决定。7月26日,约翰逊向南越增派5万美军,使那里的美军总数达到125000人;并提出将进一步增兵等等。这些决定是一个分水岭,它表明美国要再次在亚洲打一场地面战争。美国要扩大战争的新动向引起中国的密切关注,8月2日,周恩来就在与赞比亚政府代表团会谈时强调指出:如果美国要与中国打,中国这一关它过不去。同时重申了上述中国的四点立场。9月29日,陈毅在人大会堂举行大型记者招待会,将中国方面准备抵抗美国侵略的信息更加明确地向外界传递出去。他说:"今天美国是否要同中国进行大战,这要由美国总统和五角大楼来决定。对于美帝国主义我们不存在任何幻想。如果美帝国主义决心要把侵略战争强加于我们,那就欢迎他们早点来,欢迎他们明天就来,让那些反动派们跟他们一起来吧!最后我们还是会胜利的"。"我们等候美帝国主义打进来,已经等了16年,我的头发都等白了。如果美帝国主义打进中国大陆,我们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来打败它。那时战争就没有界限了。"事后,毛泽东对陈毅说,这篇讲话很重要,把问题摆到中国人民、世界人民、苏联人民和美国人民面前,使他们有所准备。在新的战争形势面前,中国的态度没有退缩,仍然是:中国人民早已做好准备,如果美国一定要在扩大战争的道路上走下去,同中国人民再较量一次,中国人民将坚决应战,奉陪到底。
    
    1966年初,针对中国报刊和中国领导人关于美国把中国作为主要敌人,打算进攻中国大陆的宣传报道和言论,美国方面在3月16日华沙第129次中美会谈中,突出强调美国对中国没有敌意。声明说,最近中国报刊和领导人的说法是不正确的;约翰逊早已讲过,战争不会由美国引起,如果北京还有理智,战争也不会爆发。并要求王国权大使把美国"真诚的保证"转达给北京政府领导人,表示希望改善中美关系,增加双边接触等等。美大使还主动与王国权握手寒暄,邀请王吃饭。对于美国方面做出的姿态,中国方面的反应是,周恩来再次于4月10日对巴基斯坦《黎明报》记者伊查兹・侯赛因详细地复述有关中国对美国政策的四段话,而陈毅则向西方记者指出,"美国侵略者多次重复讲,它'无意进攻中国'和要避免造成进攻中国大陆的印象",是积极准备进攻中国的烟幕。不过,此时中国报刊杂志上关于美国施放烟幕一类的宣传,应该说已不仅是针对华盛顿,而更多的是对中国人发出的,以此维持支援越南抗美斗争的政治声势,同时渲染紧张气氛,调动全国人民的积极性,从事"文化大革命"运动。事实上,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对于美国方面的底线,已是心中有数。
    
    总之,在越南战争开始升级的几个阶段中,中美双方通过信息沟通,确定了避免相互之间发生战争的界限,并且理智地将各自的行动局限在这个范围之内。由此,在整个越战期间,美国的地面部队始终没有越过17度线,中国也没有像在朝鲜战争中那样派出志愿军直接赴越参战。
    
    三、几点思考
    
    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爆发的大背景是,二战后美苏两大集团、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大阵营进入到冷战形式的对抗状态。朝鲜战争发生在冷战格局形成之初,两大阵营的对峙和斗争十分尖锐,敌对的意识形态极大地影响着国与国之间关系的发展和变化。越南战争则发源与50年代末60年代初,此期世界局势动荡,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矛盾加深,社会主义阵营在中苏关系恶化后呈分裂、瓦解之势,民族解放运动发展,新的政治力量--不结盟运动形成,国际战略格局出现重大变动,国家和民族利益的作用逐步上升,意识形态的作用有所下降。与此同时,随美国核垄断的被打破,以及核武器的发展,使美苏双方开始谋求势力均衡,既争夺又妥协,争取将对抗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避免更多的国家卷入冲突和危机之中,避免将有限战争扩大成世界大战。两大集团对峙的冷战机制逐渐成熟。
    
    地互发信号,反映了两国都在谨慎克制地行事,竭力避免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
    
    就中美之间的关系而言,一方面,中美之间开始举行大使级会谈,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接触。尽管到60年代初,这个会谈没有在关键问题上取得任何进展,但毕竟使中美两国于互不承认和对立的情况下,保持了一条沟通的渠道。另一方面,中美之间在1958年和1962年的台海危机中,为避免发生直接军事冲突,也已进行过比较有效的沟通。
    
    由此,中美两国在这两场战争中进行信息沟通的过程,呈现出了不同的特点。但是,就更深层的意义考虑,即从冲突反应和危机处理的角度,从在消弭危机中占有重要位置的信息沟通的要素方面,比较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把握冲突、控制危机的变化过程,总结冷战中这方面的教训,还有一些问题是值得思考的。
    
    第一,公开宣言不是唯一的,更不是有效的信息沟通方式。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