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抗美援朝战争中十大“王牌军长”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3日 转载)
    
    来源:新浪网
    
    抗美援朝战争中十大“王牌军长”
    
    梁兴初
    
    
    
    一. 38军军长梁兴初
    
    
    
    38军是原东北野战军1纵,是东野的主力部队。在国内战争中,相对于其他野战军的兄弟部队来说,38军虽然战绩赫赫,但要说全军排头,那肯定会有许多部队不服气。如果没有朝鲜战争,38军就绝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地位。
    
    38军初入朝鲜第一仗就是打熙川,本来是要包了韩8师,结果却夹生了。原因仅仅是得到了误报,说熙川有一个美国黑人团。梁兴初一含糊,韩8师就跑了。为此,老彭发了雷霆震怒,连“斩马谡”的话都出来了。
    
    二次战役可以说是38军的奥斯特里茨。战役之初,梁兴初就打了包票,要独个打下德川,结果一仗就端了韩7师。接着38军插向军隅里、价川方向,准备大迂回兜住美第9军。在戛日岭,38军和土耳其旅练开了刺刀对长刀,把这帮突厥人的后裔打了个落花流水。突破之后,38军迅猛穿插,其113师14小时跑了145里,终于抢占了三所里和龙源里,卡住了美第9军的南逃之路。接着,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38军独自一个军顶住了南逃的美第9军美2师、美25师、韩1师的进攻,又击退了北援的美骑1师和土耳其旅。南北之敌最近处只相距1公里,可就是冲不过去。后续中国军队源源赶到,整个价川地区成了一个巨大的肉搏战场。万般无奈之下,美第9军只好抛弃全部重装备,向西翻山越岭逃至肃川沿海公路,会合美第1军南逃。整个二次战役中,38军独自毙伤俘敌110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239门,汽车1500余辆,歼敌总数占全军歼敌总数的33%。彭德怀大喜,当即去电嘉奖,高呼“38军万岁!”梁兴初和他的部队终于一战成名,奠定了中国陆军部队中的老大地位。
    
    在四次战役中,38军担负西线战场的阻敌任务,为保障东线横城反击战役的胜利,拚死阻击美军的进攻。这一路都是美精锐部队,包括美骑1师、美24师、英27旅、韩6师、希腊营等。在火力兵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38军官兵以血肉之躯苦苦拒敌。当时的台湾报纸就幸灾乐祸的称这一仗为“火海洗人海”。在左右友邻部队都撤过汉江后,38军仍独守南岸,终于完成了保障东线进攻的任务。在接令后撤不久,汉江就解冻了,好险全军覆没。这一仗几乎将38军的精锐打光了一半,是其军史上最惨烈的一仗。
    
    38军参加了朝鲜战争一至四次战役,然后奉调回国休整。1952年,38军再次入朝,前往中部战线担任守备任务。在当年的秋季攻势中,38军负责攻取白马山。因战前一个参谋叛变投敌,导致军情泄露。结果这一仗打成了艰苦的攻坚战。当面之敌韩9师极为顽强,双方反复拉锯,白马山打成了红血山。经9天苦战,38军伤亡6700余人,仍然没能攻占全部高地,不得不撤出战斗。韩9师也伤亡9000余人,几乎打光。这一仗成全了韩9师,战后被韩国国防部授予“白马部队”称号。后来的韩国总统朴正熙时任韩9师参谋长。其后不久,38军撤回西海岸守备,再就奉调回国,结束了其“万岁军”的朝鲜征程。
    抗美援朝战争中十大“王牌军长”


    
    张翼翔
    
    
    
    二.20军军长张翼翔
    
    
    
    20军原属第三野战军第9兵团,其前身可以追溯到南昌起义余部。抗日战争时为新四军第1纵队,后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在任何一支军队中,能有第一的称号,如果不是有显赫的战功,则必有辉煌的历史。20军亦不例外。
    
    9兵团原是作为解放台湾的主攻部队,一直在江浙沿海进行渡海登陆作战训练。因朝鲜战争局势急转直下,转而作为第一批入朝部队急趋东北。
    
    1950年11月11日,20军在辑安渡过鸭绿江,秘密进入朝鲜。志愿军司令部给9兵团的任务是:赶往东线长津湖地区,接替42军的防务,力争在运动中痛击长驱北犯的美第10军。其时朝鲜东部盖马高原已是天寒地冻,最低气温达零下40度。9兵团官兵因入朝紧急,未能装备寒带冬装,大部分人穿着薄薄的温带冬装,还有很多人穿着夏装。这使9兵团在接下来的作战中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也成为了兵团高级指挥员们心中永远的痛。
    
    其时阿尔蒙德指挥的美第10军进展很快,陆战1师和美7师冲在前面,几乎与9兵团同时对进。宋时轮因敌而动,部署9兵团20军和27军部队沿下碣隅里至柳潭里地段设下埋伏,静待美军入伏。9兵团的隐蔽伪装做得非常出色,美军竟毫无察觉。
    
    11月27日,战斗打响。9兵团两个军迅猛出击,一举将美军前锋部队切成五段。张翼翔率领20军集中围攻下碣隅里的陆战1师主力,并以2个师部队分别攻占了柳潭里与下碣隅里之间的死鹰岭、下碣隅里和古土里之间的富盛里,掐死了陆战1师北进南逃的通路。
    
    
    
    
     在27军攻击新兴里之时,柳潭里的陆战1师2个团则出动突围,突破了27军和20军的重重阻击,伤亡1500人后终于回到了下碣隅里。随后陆战1师全军开始向南突围。此际27军已伤亡冻饿减员过半,但仍组织能战斗的人员进行了顽强追击。
    
    休整了五个月后,27军随9兵团参加了五次战役。彭德清率全军从正面攻破了美24师的防线,其后向南猛插,与兄弟部队一起击溃了韩国第3军团,取得了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东线的大胜。在战役后期转移阶段,因志愿军战术组织不严密,遭到了美军机械化兵力的穿插分割。27军因向南突进过远,结果全军被阻于敌后。当时27军不但面临美军空降187团和坦克部队的前堵后追,而且全军已断粮,处境极为险恶。彭德清临危不惧,指挥27军各部队交替掩护,在美军包围圈的空隙中穿来插去。遇到敌大部队就绕路而行,遇到小股部队则坚决击溃。最后在没有遭到什么损失的情况下安然回归北方,沿路还抓了数百俘虏。
    
    五次战役后,27军在金城地区担负守备任务,后又担任东海岸守备。1952年10月,彭德清率27军回国。
    
     
    抗美援朝战争中十大“王牌军长”


    
    秦基伟
    
    
    
    四.15军军长秦基伟
    
    
    
    15军隶属第二野战军,前身是中原野战军第9纵队,1947年8月由几支地方部队组建起来的。军长秦基伟出身红四方面军,曾是警卫徐向前的手枪营连长,参加过西路军远征,被马家军俘获又寻机逃出,可谓大难不死。
    
    9纵最初在中野是敲边鼓的角色,大仗轮不上,只能捡捡瓜落。到了郑州战役,终于时来运转。在中野四个纵队参与的围歼战中,9纵腿最快,迎头堵住国军一顿好揍,结果独立歼敌1万余人,缴获无数,装备和士气一下就上来了。在跃进大别山的战略行动中,9纵实力保存得最好,是中野各部队中最先恢复元气的。在淮海战役中,9纵大挖地道,第一个攻入了黄维的兵团部。1949年全军整编后,9纵成为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15军,跟着陈赓渡过长江,直下云南。
    
    15军入朝就赶上了第五次战役。在第一阶段的进攻战中,15军先重创了菲律宾营,然后又歼灭了美3师二个连。在大水洞和沙五郎峙,又和美2师38团大战了一场,俘获美军300余人。
    
    在后撤转移阶段,志愿军遭到美军机械化兵力的穿插分割,一时陷于混乱之中。15军此时已全军断粮,但在秦基伟的指挥下灵活机动地迅速撤出了险境。为了稳住整个战线,奉彭老总的命令,15军在角圪峰、朴达峰一线迎头堵住美25师、美3师和加拿大旅,整整苦战了10天,终于完成了战略任务。此役15军伤亡1200余人,伤敌数千,打掉4架敌机,还打出了一个一级英雄柴云振。
    
    五次战役后,15军休整了9个多月,又被放到了朝鲜中部的平康谷地担任守备任务。
    
    1952年10月14日,范佛里特指挥的联合国军向上甘岭地区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发起了突然进攻,这就是著名的上甘岭战役。
    
    
    
    
     在第四次战役中,39军参加东线的横城反击战,其117师迅猛穿插,一举堵住了韩8师和美2师一个团的南逃道路。美韩军在优势炮火的掩护下拼死突围,而据守横城的美军也出动坦克和步兵向北接应。117师南敌北拒,打得十分出色。经过浴血苦战,不但顶住了敌军的攻势,还主动出击,利用夜暗将美韩军分割成数段,打起了歼灭战。在整个战役中,39军117师共毙伤俘敌3300余人,其中俘虏美军800余人,创造了一次俘虏美军最多的记录。
    
    打完横城后,39军115师的2个团和116师一部又参加了围攻砥平里的战斗。这是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志愿军6个团苦战3天不下,伤亡惨重。最后只好在漫天大雪中撤出战场,留下了遍地的英雄血。
    
    五次战役时,39军转归9兵团指挥,作为预备队没有参战。
    
    运动战阶段结束后,39军在中部战线担任了一段守备任务,后又回撤成为西海岸守备部队。1952年末,39军班师回国。
    
    在整个朝鲜战争中,39军共牺牲7298人,负伤10254人,付出了巨大代价。
    抗美援朝战争中十大“王牌军长”


    
    温玉成
    
    
    
    六.40军军长温玉成
    
    
    
    40军的前身是东北野战军3纵。3纵则是由鲁中军区和冀热辽军区的老八路组成,司令员是赫赫有名的韩先楚上将。3纵在东野中以神速奔袭闻名,被称为“旋风纵队”。著名的四保临江战役,主要依靠的就是3纵。在辽沈战役中,3纵攻势凶猛,攻锦州,克义县,战辽西,歼敌3.9万余人,生俘国民党军第9兵团中将司令官廖耀湘。全军大整编后,3纵改编为第四野战军40军。在进军中南的战役中,40军连战湘赣、衡宝、广西,登陆海南岛,建功赫赫。
    
    40军是第一批入朝的部队,1950年10月19日由辽宁安东跨过鸭绿江。其时的军长是生的威风凛凛的温玉成。彭德怀先于志愿军大部队入朝勘察军情。他原定要在清川江以北的德川、宁远一带建立一条防御线,先阻挡住联合国军,再寻机破敌。不料联合国军大胆冒进,速度极快,已越过了原定防御线。于是,一场遭遇战发生了。
    
    40军118师和120师最先赶至前线,迎头遇上联合国军先头?挡住了韩军第1师的北进,双方发生激战。初次与韩军交手的中国军队打得勇猛顽强,将优势敌人阻挡了3天2夜,歼敌280余人,击毁击伤坦克3辆。在120师打响两小时后,118师也与敌军接了火。在云山以东的温井地区,韩6师的一个营加炮兵分队大摇大摆地北进,一直深入了118师354团的设伏阵地。一声令下,354团凶猛出击,一顿手榴弹迫击炮,然后就是漫山遍野的白刃追杀。这仗打得干净漂亮,20多分钟就结束了战斗,共毙伤韩军325名,俘虏161名,缴获汽车38辆,榴弹炮2门。
    
    40军首战告捷,打出了国威军威。后来,10月25日就定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的纪念日。
    
    旗开得胜后,118师和120师乘势进攻温井,经一夜激战,歼灭韩6师第2团大部。当时韩6师第7团已进入中国军队后方,前锋直抵鸭绿江边的楚山。118师回头去收拾韩7团,120师和119师则阻击前来增援的韩6师和韩8师部队。可怜的韩7团正在鸭绿江边洋洋得意,隔江向中国境内开枪放炮。突遭中国军队的猛烈打击,顿时溃败,被收拾了大半,其余散入深山逃命去了。118师光俘虏就抓了700多。
    
    与此同时,119师和120师在立石洞和龟头洞地区分路出击,击溃了韩6师和韩8师各两个营部队,俘敌近千人。其后,40军乘胜追击,直插宁边、博川地区。一路连破韩8师、美骑1师、美24师数道阻击线,一直将联合国军赶至清川江边。
    
    在整个第一次战役中,40军连续战斗12昼夜,共歼灭美韩军5600余人,缴获火炮235门、汽车477辆。在第二次战役中,40军紧靠38军和39军,从正面猛攻美2师。其118师攻占新兴洞,击退美2师第9团;120师抢攻清川江西岸的龙头站,击溃美25师24团一部;119师一路向西仓穿插,毙伤俘敌1400余人,缴获汽车303辆、坦克5辆,各种火炮67门,一直追到安州。40军部队配合39军解放了平壤,又一直向南追到三八线地区。
    
    第三次战役中,40军不顾伤亡,在冰天雪地中徒涉临津江,突破联合国军的防线,击溃韩6师,再强渡南汉江,进攻至水原附近地区。
    
    第三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减员严重,急待休整。此时,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李奇微却发起了北进攻势,第四次战役又开始了。为打破优势敌军的进攻,40军转到东线与39、42、66三个兄弟军一起发起横城战役,全歼韩8师和美2师一个营,共1.22万余人。其后,40军出动3个团围攻中部战线结合部砥平里。这场战斗打得极为惨烈,被围的美法军缩成一团,以过于猛烈的炮火顽强阻击。志愿军6个团反复冲击3天,遗尸遍野,却无法拿下这个钢铁堡垒。在美军增援部队的攻势下,志愿军只好洒泪撤退。其时被大雪掩盖在战场上的中国军队尸体就有2000多具。40军在此战中伤亡亦达2000余人。
    
    在四次战役后期的防御阶段中,40军在金化以南地区节节抗击,苦战42天,连战美陆战1师、骑1师、美24师、美25师、韩6师各路部队,杀伤敌军5000余人。
    
    
    
    
     不久后,五次战役发起。40军向南穿插加平地区,以割裂联合国军防线。40军一路猛进,经5天穿插,突进60公里,完成了预定任务。但全局并不乐观,美军且战且退,用火力消耗中国军队的进攻,直至攻势且尽。在中国军队全线后撤之际,联合国军发起了迅猛反击,一时打得中国军队措手不及。40军先于全军后撤,回至金化以北地区。整个战役中,40军歼敌2200余人,缴获坦克18辆、汽车223辆、大炮60余门。
    
    五次战役后,40军撤回后方休整。1952年4月,40军再次进至中部战线担任守备任务,参加了冷枪冷炮运动、坑道战、战术反击作战等。1952年12月,40军又后撤执行西海岸反登陆任务。
    
    40军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全程,在三年作战中,统计毙伤俘敌43300余名,40军自身伤亡2万余人。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后,40军胜利回国。
    
    温玉成后来做到了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在文革中成为了突然崛起的红人。
    抗美援朝战争中十大“王牌军长”


    
    吴瑞林
    
    
    
    七.42军军长吴瑞林
    
    
    
    42军是原东北野战军5纵。说起来挺有意思,解放军各大野战军除东野外都没有5纵。为何?盖因1936年西班牙内战,颠覆共和国为纳粹开路的就是内奸“第5纵队”,此后便成了共产党人的忌讳。林彪则不信这个邪,在全军来了个独一无二。5纵的首任司令也很有名,便是人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毅)”的万毅中将。
    
    5纵在东野各部队属于资历甚浅、排名靠后、战绩一般的部队。值得一提的亮点是辽沈战役中打廖兵团,5纵在黑山以东地区吃了个肚满肠肥,歼灭国民党军1.7万余人,生俘新编第1军中将军长文小山。 1949年全军整编,5纵改编为第四野战军第42军。在进军中南时,42军没有过长江,一直在河南剿匪。1950年2月,42军奉调东北从事生产,已有了全军转业的趋势。
    
    朝鲜战争的爆发使42军有了英雄用武之地,作为最早入朝的志愿军先头部队,42军于1950年10月16日秘密入朝,比其他兄弟军早了3天。其时的军长是出身红四方面军的“瘸子”名将吴瑞林。
    
    之所以这样早入朝,是因为联合国军北进速度太快。为了不使东西两路敌军达成会师合围,彭德怀制订了“西攻东防”的第一次战役计划,集中三个军在西线打美第8集团军,由42军在东线阻击美第10军。
    
    东线战场在长津湖附近地区。当时朝鲜东海岸只有一条纵向公路通向鸭绿江边,位于长津湖以南的黄草岭和赴战岭成为了进行阻击的要点。美第10军由精锐的美陆1师、美7师、韩军首都师、韩3师等部队组成,在人数和火力上都远远超过42军。10月25日上午10点多,韩军首都师部队大摇大摆地向黄草岭攻来,结果迎头挨了42军一顿机关枪手榴弹,被打了下去。韩军还以为当面之敌是残兵败将的朝鲜人民军,颇为不服,又连续发动进攻,但都被击退。双方一直打到10月31日,首都师和韩3师伤亡甚重,终于退了下去。韩军阵地没打下来,收获却还是有:他们俘虏了一些42军的士兵,证实了中国军队已经参战。
    
    11月1日,美陆战1师参战,美军先以极为猛烈的炮火轰击中国军队的阵地,然后步兵再发起冲锋。42军部队顽强奋战,顶住了美军的攻势。到了夜里,吴瑞林派出部队,夜袭敌营,炸毁火炮和坦克二十余门(辆),搅得美军终夜不得安宁。就这样,42军白天守、晚上攻,死死拖住了美军。美军遇到这样顽强的敌人,十分恼火,只好发挥优势地空炮火的优势,强攻死打。42军部队主动防御,打得英勇灵活,将美军顶在原地13天。11月7日,西线战斗已达成胜利,42军奉命撤出黄草岭地区。
    
    黄草岭阻击战是42军战史上的辉煌。在13天作战中,42军完成了阻击任务,杀伤美韩军3000余人,同时也付出了1800余人的伤亡。
    
    在第二次战役中,42军在西线左翼担负了大迂回任务。吴瑞林先打宁远,三个师互相配合,一举打垮了韩8师。其后,42军向顺川、肃川地区进行穿插,准备一举兜住西线美军主力。非常遗憾的是,42军穿插部队在新仓里遭到了美骑1师的阻击,指挥员临阵犹豫,攻击决心不坚决,没有穿插到位,使西线美军抢先夺路而逃。二次战役中,38军因穿插成功而一举成名,奠定了中国陆军部队老大的地位;42军则错失了一次历史性的机遇。
    
    在第三次战役中,42军和66军担任左翼攻击部队,互相配合,突破了当面韩军防线,纵深穿插,将汉江以北的敌军全部肃清,攻进到加平地区。共歼灭韩军6个团大部,毙伤俘敌39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45门、汽车98辆、各种枪支2463支。
    
    第四次战役中,42军主力参加了东线的横城反击战,配合兄弟部队歼灭美韩军1万2千余人。其后,42军的3个步兵团和1个炮兵团参加了对砥平里的围攻战。天有不测风云,42军的炮兵团在开进途中因马受惊暴露了目标,被美军飞机炸了个一塌糊涂,无法进行火力支援。砥平里之战中国军队屡攻不克,伤亡惨重,只好在漫天大雪中撤出战斗。42军后来在东线进行了40余天的防御作战,顶住了联合国军的北进攻势,稳定了整个战线。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抗美援朝战争中著名的八大血战
  • 沈志华:关于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苏关系的俄国档案文献
  • 谁在掩盖抗美援朝战争的真相?——简评《真相》一文
  • 军博馆内的《抗美援朝战争馆》不见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