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饶漱石掀黄花塘风波 陈毅背上十大罪状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0日 转载)
     在新四军的历史上,客观上一直存在着军政主官不和的现实。先是叶挺与政治委员项英间的分歧与争议,尔后是代理华中局书记饶漱石与代理军长陈毅不和。叶挺与项英分歧的直接恶果是皖南事变,而饶漱石与陈毅则导致了“黄花塘事件”。1941年1月初,“皖南事变”爆发,新四军军部九千余人,除一千多人突出重围外,其余牺牲或被俘。其中新四军军长叶挺被扣押,副军长兼政治委员项英被叛徒杀害。1月20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3月27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中共中央华中局,统一指挥华中地区的党政军工作,由刘少奇担任书记。1942年3月,刘少奇调中央工作,并推荐华中局副书记、新四军政治部主任饶漱石为华中局代理书记。但是上任之后,饶漱石曾掀起“黄花塘风波”,还在整风会议上列举陈毅十大罪状,从而造成新四军与后来的华东野战军历史上为时十余年之久的陈、饶不和。
    
     初到黄花塘 陈毅旧疾复发 (博讯 boxun.com)

    
    1943年1月,日伪军加紧对盐阜区“扫荡”。新四军军部决定以第三师抗击敌军的多路进攻,军部由苏北根据地阜宁停翅港转移到淮南路东根据地的盱眙黄花塘。1月10日,陈毅、饶漱石随军部到达黄花塘。黄花塘是安徽、江苏交界地区的一个小村庄,只有一些稀稀落落的简陋草房,因有一口常年干涸难得蓄水的池塘而得名。转移到黄花塘之后,陈毅的痔疾犯了,代理政委饶漱石和参谋长赖传珠知道后,决定尽快送饶漱石到就近的二师医院检查治疗。陈毅住进二师医院以后,经过全面检查和精心治疗,病情逐渐有所控制。在二师医院,陈毅还接见了一些神秘人物,潘汉年就是其中之一。长期在日伪统治下的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潘汉年,在中共的职务是华中局情报部长。陈毅虽然身在大刘郢医院,却依然料理军中事务。重要的中央指示、各部的报告请示,他都要求军部及时派人送他过目,重大事情都亲自参与决策。
    
    是否释放韩德勤 陈毅饶漱石意见不统一
    
    据罗英才所著的《共和国元帅:陈毅的非常之路》记载,这年2月中旬,日伪军万余人从苏北宝应、兴化等地向淮安以东国民党军韩德勤部控制地区“扫荡”,韩部不堪一击,大部被歼,一部逃往涟水以东新四军控制区域。新四军为配合韩部作战,向日伪军出击,先后将日军独立第十二旅团五十一大队击溃,击毙其大队长石井中佐,歼灭伪军一个营,并击退来援之日军,又夜袭洋河镇,毙日军三十名,俘伪军四十余人,烧死七十余人,乘机攻进淮阴城内和袭击淮安以南地区,日伪军损失惨重。国民党军却乘新四军与日伪军交战之际,韩德勤亲率新编成的第八十九军、独立第六旅、保安第三纵队等部侵入淮北抗日根据地。陈毅命令新四军四师主力、二师五旅、三师七旅和淮海分区部队,统归四师师长彭雪枫、政委邓子恢指挥,对侵入淮北中心区的国民党顽固派军队发起攻击,并明令如发现韩德勤本人则预留空隙任其逃逸,不加阻拦。此役在收复山子头战斗中击毙保安第三纵队司令王光夏、独立第六旅旅长李仲寰等人,生俘韩德勤本人及韩部官兵一千余人。为了处理韩德勤问题,陈毅夜渡洪泽湖到四师师部,同四师军政主官彭雪枫、邓子恢商谈,一致主张尽快释放韩德勤。陈毅向华中局和中共中央报告:
    
    据军部通报,汤恩伯已将韩德勤被俘消息告蒋介石,重庆反共集团正酝酿两种江苏地盘之争:一是与我党之争,一个是抢主席之争。据此建议,应在蒋介石对韩德勤决心未下之前,自动送韩出境,其好处可以进一步利用反共派内部冲突,使蒋感到棘手,或可改善何应钦、顾祝同、韩德勤等对我之关系,对华中反共实力最大之汤恩伯以打击,维持着汤恩伯、韩德勤、李品仙三派的冲突,在华中对我亦有利,同时更可能使国民党军人及士绅阶层对我有好感。假如再不释韩,将来释韩,徒增恶感……因此,日内即送韩到王仲廉部中去似为上策,只着重对蒋、韩等采取分化争取,则不必附带释韩条件,更可表示我态度。如何,请示,以速为妙。饶漱石的态度同陈毅却迥然不同。他表示:“我们主张暂不释韩。”中共中央书记处3月29日电示:
    
    同意陈毅所提办法处理韩问题,如陈估计韩留苏北比较有利,韩去路西反而不利时,即可使韩留苏北。但不论如何,均必须与韩订立一个秘约方不上当,对王仲廉须先礼后兵,不需急打。有了中共中央的明示,韩德勤的问题,终告解决。
    
    整风运动 饶漱石列举陈毅“十大罪状”
    
    1943年10月26日,华中局组织的整风会议在黄花塘的新四军军部举行。参加会议的成员是华中局委员,新四军各师的负责人。陈毅进来后,坐在了饶漱石指定的位置上。饶漱石以会议主持人身份要陈毅自我批评。陈毅拿出发言提纲,开始作自我检查。不同的是,饶漱石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还不时地在本子上记着。他最后宣布,晚饭后继续开会,对陈毅的自我批评进行评议和开展批评帮助。何立波在《陈毅与饶漱石的恩恩怨怨》里说,吃完晚饭,会议仍由饶漱石主持。他说:“陈毅居然作了一天的报告,这哪里是自我批评?分明是在评功摆好嘛!明明为自己歌功颂德嘛!往脸上贴了一天的金。虽然也说了一些批评自己的话,但是全是些鸡毛蒜皮的错误,那也是轻描淡写,避重就轻地略微带过去了。”“据我所知,陈毅从参加革命那时算起,就怀着升官发财的个人目的,虽然革命生涯20余年,风风雨雨有所建树,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犯过不少严重错误,概括起来,有十大错误吧!”接着,饶漱石列举了陈毅的“十大错误”:第一,在历史上,陈毅一贯反对毛主席;第二,陈毅一贯地对抗中央;第三,陈毅一贯地反对政治委员制度,不尊重政治委员;第四,工作不负责,办事拖拖拉拉;第五,轻视工农干部,偏袒知识分子干部;第六,对新四军七个师亲一部,疏一部;第七,陈毅封建主义思想严重,嗜好下棋、写诗这类封建士大夫恶习;第八,主观主义严重,说话办事,不调查研究,凭印象瞎表态;第九,官僚作风严重,不愿意深入到炮火连天的部队去指导工作,只愿作水中浮萍,在离军部较近的部队走马观花;第十,个人主义严重,好大喜功,夸夸其谈。
    
    第二天,整风会议继续进行。陈毅开始逐条反驳饶漱石列举的其他“罪状”,但是饶漱石重新作自我批评。
    
    饶漱石电报“告状”
    
    之后,饶漱石整理一份电报,拉了一些相当有影响的人在电报上签名,这份长达1500字的电报,是直接发给毛泽东、刘少奇的。《共和国元帅:陈毅的非常之路》中称,电报说:自少奇同志赴延安及中央委托我代书记与政治委员后,陈毅同志对刘对我(甚至有时误会毛对他不谅解),发生种种离奇猜测。在处理干部与各师不团结问题时,常要我唱红脸而自己唱白脸。但当我顺利说服解决后,他又暗中以极不应有的态度造成干部对我个人不满(如他对曾某某、张某某同志等)。今年初军部到路东,陈脱离军部到四十里以外地方玩三个月。待我俘韩请他回来讨论,才回军部。不久他又赴四师。当陈在医院时,即曾和潘汉年密谈,对潘方面广播反我的行为,不加制止,反秘密支持。当政治首长来讨论工作时,潘则多方广播我好个人独裁,好打击人,军长无事可做终日下棋等,而陈更以不严正之态度来证实潘的言论。我虽苦极,但仍力持严正与忍耐的态度,并决心下乡调查,将一切工作交给陈负责。我下乡不久,陈、潘活动即表面化,一方面设法疏远华中局、军分委各同志对我的关系,一方面示意政治部各部长正式批评华中局对军政治部的领导,最后以检讨军直工作为名,召集二十余名各部、科长会议,来公开批评军政治部、华中局及我个人。在会议中潘做全面系统发言,陈做总结,指出潘完全是正确。陈、潘活动造成我军直极大混乱。当我回部后,即有很多同志向我声明上当,并质问军长的企图究竟如何?我则力求镇静严肃,说我们与军长关系极好,待查明后再说。我即找陈恳谈,陈仍以整风的……(作者注:此处有漏字或错字)间接劝我采取民主态度,我始后召集华中局常委、军分委由我本人具体反省报告后,要同志们对我批评,但同时发言指出军直会议对我攻击的不对,要求潘立即修正小广播行为。潘在会上痛哭数次,但陈仍无认错的表示,仅在反省会上批评,我仍忍耐接受。经军直会后,我加紧整风工作,军政治部、军司令部与华中局各负责干部看见我态度始终镇静,不对外做任何解释,均能自觉,并先后向我坦白暴露陈、潘秘密,且多表示义愤,最后我始将全部材料与陈做两天两晚通宵恳谈,陈谈事实俱在,干部义愤形成,而我又始终对他抱爱护真正诚恳态度,在华中局常委会及军政师长以上会议上承认错误。我现在正设法助陈把一切不好影响与误会消除下去,把问题缩小到潘一人身上,以挽回陈的声誉,对各师首长不致影响,亦在将来扩大会我适当的解决之。在此处党员中曾山同志处境甚苦,但始终站在真正党的立场,对陈对我帮助极大。赖、张、军政治部各负责同志能精诚团结在正确原则下,我们是帮助陈、潘改正错误的,请勿念。电报末尾说:但望中央速决定物色才德兼全的军事政治负责干部来帮助我们。我在德的方面虽可保证无愧,但在才资双方均不宜。我现在劝陈来电中央简要报告此事经过,他已同意,后我仍勉励他这样做。此时的毛泽东,手中除了饶漱石的电报之外,还有陈毅的电报和潘汉年代众人转交的报告,对这次被称之为黄花塘事件的是非曲直大致有个了解。毛泽东很快去电对陈、饶二人作出了明确回答:
    
    陈毅同志,并告饶:(一)来电已悉。此次事件是不好的,但是可以讲通,可以改正的。(二)我们希望陈来延安参加七大。前次你们来电要求以一人来延,那时我们不知你们间不和情形,现既有此种情形,而其基本原因,因为许多党内问题没有讲通。如陈来延安参加七大,并在此留住半年左右,明了党的新作风及应作重新估计的许多党内历史上重大问题,例如四中全会是错误的,四中全会至遵义会议期间王明宗派的新立三主义,1938年武汉长江中央局时期王明宗派的新陈独秀主义以及其他问题等,如对此问题充分明了,则一切不和均将冰释,并对党有极大利益……陈来延期间内职务由云逸暂行代理,七大后仍回华中,并传达七大方针。以上提议请考虑见复。毛泽东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八日1943年11月25日,陈毅告别了妻子张茜,离开淮北,奔赴延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