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陈世高:制造土飞机-大跃进运动奇闻
请看博讯热点:假冒伪劣

(博讯2007年5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在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的指引下,又提倡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的事,开展大竞赛大比武。应城县1958年的大跃进立即 走火入魔,步入邪道, 做出许多违反客观规律的事,初遭到一些干部和群众强烈的抵抗,由于开展反右倾保守,反对观潮派,秋后算帐派,在干部群众中树红旗拔白旗的运动。不少干部群众遭到批斗,再也没 (博讯 boxun.com)

    人敢反对了,从此,会上会下都是一片拥护声。这样,轰轰烈烈的大跃进运动,在湖北省应城县里开展起来了。
    
    有的干部争先进树红旗,当大跃进的闯将,在大胆革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口号指导下,大搞发明创造,顿时,各区、乡、社干部群众大搞工具改革。袁集乡党委陈书记首先制造了木制独轮车,他向县委报喜说:“他推着车子在全乡转了一圈,全乡就车子化了。”
    
    县委号召向他学习,大搞车子化,要求干部群众一人一车,于是,一轰而起,在全县范围里出现了一个“人人当木匠,家家户户是工厂”轰轰烈烈的车子化运动。造车子要木料,见群众家里的木料就拿,再就是大肆砍伐山林村林,那真正是乱砍滥伐,对于林业来说是一场大浩劫,山林湾林几乎砍伐一光,山成为荒山秃岭,湾村成为和尚湾村。
    
    全县制造的车子根本不能用,堆积如山,报废为柴而被烧掉。
    
    车子化热未退,姜店乡造出了土铁路,撤群 众房子木料当铁轨,木制车箱,县委组织区乡社干部去参观,撤了十几个湾子农民的房子,根本不能运行。
    
    更有甚者意想天开造起飞机来.盛滩乡是县委第一书记的点,是众多“新生事物”的发祥地,该乡副书记兼所属七星营的党总支书记木易,本来是一个忠厚的老实人,大跃进开始以来,没有什么惊人之举的创造发明,在一次县委召开的会上,县委一书记点了他的名,严厉批评他右倾保守,工作循规蹈距,老牛拖破车,走路像小脚女人一样,离右派只有一步之遥,
    根本不够资格在我的重点乡里工作。这样严厉的批评,木易吓得一身汗,在会上作了检讨,承认了错误,保证今后坚决改正。
    
    会议散后,他在回七星营(那时实行军事体制,乡以下管理区为营)的路上就想,我们营搞一点什么发明创造呢?什么东西人家都创造出来了,我们再创造什么呢?,再重复不行,他想破了脑袋,终于想到发明制造土飞机的事。他立即召开营党总支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总支委员,工作人员,乡党委书记和大小队干部。他首先承认自犯了右倾保守的错误,提出制造飞机的计划,会上一片热烈的拥护声,唯有六十多岁的老队长说:造飞机那么容易,现在省里,地区,县里,区里和乡里都造不出飞机,我们七星营能够造出飞机出来?我看就造不出。
    
    会上立即对他进行大批判,说他是大跃进的反对派,绊脚石,说他不敢想,不敢说,不敢干。现在是大跃进的时代,一天等于二十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只要我们想得出,一定会造出飞机出来,要用铁的事实来回击右倾保守派。会上当场宣布撤消老队长的队长职务,并说他跳出来是好事,为制造飞机扫清了道路。
    
    这样,为制造飞机的方案作出了决定。组织人绘出飞机图,抽调全营各大队的能工巧匠两百余人,帮工的有几百人,制造飞机的原材料全用木料,就命令各大队小队干部大量撤农民的住房,一共撤了几十个湾子的房子,社员们将木料送到营部所在地,堆了几稻场,像几座山,匠人照图施工,木工们锯的锯,铁匠们乘热打铁,能工巧匠们加班加点,日以继夜地干,
    经过两个多月的紧张制造,飞机的模样终于出来了,飞机的机身、机翼、机舱内所有设备全部用木料做成,接头是用钉子钉,铁卡子卡和绊。用两台6-8匹马力的柴油机,作为飞机的发动机,制成的飞机摆在稻场上,是一个庞然大物,形体比现在美国制造的747和777两种大型客机都要大。
    
    盛滩乡和七星营的领导立即率领文艺宣传队,载歌载舞,热闹非凡,向县委报了喜。
    
    制造飞机,在《应城报》和应城广播站成了重大新闻,县委认为这又是新生事物,是一个伟大的创举,组织县直机关干部和区`乡`营`大小队各级干部到现场参观。县委一书记发表重要讲话说;盛滩乡七星营的木易书记的右倾思想是很严重的,经过上次会议批评以后,他立即改正,改了就好,看来犯右倾保守错误的人,需要在他的后面猛击一掌,才能前进。
    
    为了与飞机配套,在群跃大队,一马平川棉花田里修了飞机场,有停机坪,有跑道等设施,占地上一百几十亩。
    
    华中农学院院长党委书记许子威同志是应城县人,他带领学生在应城县实习,当时不兴领导陪同,我当时是共青团县委书记,县委二书记邓必桢跟我讲:许老要到各地参观,你为他带个路。参观了造飞机和修飞机场 ,他叫我找来公社书记和社长,当场严肃批评公社书记和社长:“你们造飞机、修飞机场,经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没有?有没有立项的批文,飞机和飞机场有无正试设计图纸。书记社长根本答复不出来,连批文`立项和图纸都不懂得,我省都造不出飞机,你们造的木制飞机能飞?停机坪能停飞机?土 跑道能载飞机起飞和降落?
    
    你们把这好的棉花田用去造飞机场,真是极大的浪费,你们这不是大跃进,而是大跃退,真是瞎胡闹。” 后来,他回到县里又跟县委领导讲了,要停止下来,县委书记当面什么话都未说,待许老一离开,他却说:许子威是一个老右倾。
    
    天天一群小伙子用手摇那两台6一8匹马力的柴油机,一直摇了两个多月,,即使柴油机发动了,但是,飞机始终飞不起来。那位被撤职的老队长去看了看,说:我说肯定造不出能飞的飞机。这事又被传到领导的耳中,又开他批斗会,说他是秋后算帐派。
    
    农民的房子被撤掉了,无家可归,无屋可居,就在稻场田间地头搭起棚子暂栖身,美其名曰为“战棚”。这里是很多“新生事物”的发祥地,秋天传来办起尿素厂的大好消息,我亦前往参观,到处找也未见到尿素厂,后来,他们给我介绍说:他们用土法上马,大搞小土群,搜集群众的大锅几百口,将全乡干部群众和牲畜的尿搜集起来,在宋应公路的路两边、挖了
    几百口灶,安上锅架起柴烧,“工厂”点火生产时,几百口灶同时开火,浓烟四起,尿本身又臭又臊,煮沸后蒸腾挥发更大,臭臊之气薰天,融入空气中,经风吹拂,离十几里路远的应城城关,群众都闻得到又臭又臊的气味,于是有的人就问,怎么这几天闻到臭臊味?有人说:“你不知道,盛滩乡办起了尿素厂。”啊!难怪这么臭这么臊的。
    
    由于原料——尿,供不应求,尿素厂只办了几天就停产倒闭了。自然,制造飞机的”梦想“也破灭了。所有这些,都是真正的劳民伤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