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完美的句号—中美合作所军统抗战胜利大肃奸[五]
(博讯2007年4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五、计捕周海佛、陈壁君
    陈壁君和周海佛是抗日时期臭名昭著的头号大汉奸之一,陈系头号卖国贼汪精卫的妻子,周系汪伪政权第三号人物,都是恶迹累累,罪大滔天。中美所军统局在抓捕陈、周时,戴笠颇动了些脑筋。
     抗战期间的1944年,戴笠布局刺陈,但未等到机会。日本投降后,广州市作为华南地区的中心城市,策反接收工作是重点区域,也是中美所军统肃奸的主要城市之一。军统局光粤站站长何崇梭早在45年上半年就拟定了具体应变方案,并经戴及蒋委员长批准后实施。1945年8月20日中美所别动军蔡春元支队奉戴的命令正式进入广州,开展接管和肃奸工作。广东的肃奸工作,戴笠最关心的就是如何抓捕陈壁君和诸民谊。广州临近香港和东南亚诸国,日本一投降,陈壁君的侄子和一些亲信部下一看大势所趋,汪伪政权已经土崩瓦解,就纷纷逃往香港及南洋。陈壁君和诸民谊却存有侥幸心理,没有滑脚。待国民政府一接管广东,陈、诸的退路即断。他们向蒋委员长发了一份电报表示等待国民政府接收,实则是试探蒋对他们的态度。戴笠认为广东不同于其他地区。汪伪旧部和陈、诸还有残存势力,应设计对陈、诸逮捕,防止此二人漏网。为此戴笠在8月20日给军统广东站站长郑鹤影发出电令,他设计用诱捕的方法对陈、诸拘押听审。郑鹤影接电后,立即付诸实施。他以“诚恐人民激于义愤,横加杀害”为理由,与陈、诸两人商议,是否转移一下地方,由军统局保护转到一个安全地方暂住,陈、诸两人见郑态度诚恳,并清楚已为军统所控制,也同意郑的建议。接着郑又伪造蒋委员长的电令,称重庆已有专机到穗,专门接陈、诸二人到渝面叙大事。陈壁君、诸民谊不知是计,于8月26日随军统局广东站站长郑鹤影、中美所第一纵队第一支队司令蔡春元到广州市郊市桥,随后就被软禁在已被军统接收的汪伪军长李辅群的一所两层楼房里。同时郑、蔡对外封锁消息,对内加强警卫戒备,终使陈、诸落入罗网。9月12日郑鹤影又将陈、诸秘密押回广州市区和番禺,囚禁在广州市法政路附近一栋原日本军官的寓所。一个月后,10月14日戴笠派专机把陈、诸押解到南京,囚禁在南京宁海路21号军统招待所。1946年陈壁君被押往苏州狮子桥监狱。陈和诸是战后最早逮捕的两个汪伪高级汉奸,也由此拉开了大肃奸的序幕。 (博讯 boxun.com)

    抗战全面胜利后,肃奸问题最大的热门话题就是汉奸三巨头——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汪精卫已病死日本,陈公博也出逃日本,故且不论,剩下周佛海的问题,戴笠颇费了脑筋。在抗战后期,特别是汪精卫病死日本后,周佛海成为戴笠争取策反的对象,周也看到日军寿命不长,准备自己的退路,愿意与军统建立联系。汪死后,陈公博出任汪伪政府代理主席,周佛海则主持行政院、全国经济委员会,成为汪伪政府实际上的“主脑“。周还兼任上海市市长、上海市警察局局长和保安司令,还把自己的亲信罗君强从安徽省长调任上海市秘书长兼财政局长。戴笠要首先在沪开展接收和肃奸工作,就要养得住周佛海这条大鱼,也要控制得住这个大汉奸,发挥周对国民政府有用的地方。45年8月10日后戴笠以军事委员会名义签发了任命起用汉奸的第一批委任状,包括派任周佛海为上海市行动总队总队长,给周的任务是维护上海秩序,听候中央接收。8月12日,戴笠接到程克祥从上海发来的复电,称周佛海表示接受指令,但考虑到以“上海市行动总队”的名义不好指挥各伪军部队,建议扩名为“上海市行动总指挥部”。8月13日戴笠又复电周,同意“一、上海市行动总指挥部以报请军委会备案。二、上海市水陆军警统属于上海市行动总指挥部指挥”。8月14日周佛海正式就任总指挥。虽然职位不高,但周还是很兴奋,因为这是国民政府给汪伪政府官员委任的第一个正统官职,另外又为自己重新获得蒋委员长的信任而感激。
    随着全国人民惩治汉奸卖国贼的呼声越来越高,周佛海的利用价值也越来越小。戴笠开始谋划如何软禁拘押周佛海一事。一个完整的方案在戴笠脑海里酝酿成熟,戴决定把周佛海等一干人秘密送到重庆软禁起来,一是让他们离开舆论中心,与社会断开联系,二是收回原来任命的权力,三是在关押期间整理有关材料,听候法律审判。戴的方案给蒋委员长批准后,很快组织实施。戴笠这次秘密囚禁周佛海还圈定了罗君强、丁默邦、杨惺华三人,他们都是周佛海的心腹。接着,戴笠特地与周单独进行了一次密谈。戴故意用一种商榷的语调,听取周的意见,考虑到周等继续留任在上还海和南京都不好,为了周的安全,戴主张他们去重庆就任。同时周的夫人,幼海母子仍可住在上海。戴还诓骗周说,蒋委员长将在重庆召见他们,并指示戴亲自送周等去重庆。周、丁两人都明知戴虽是商量口气,其实就是不可改变的命令。周的神态几近失常,但内心深处,仍然存着一线希望,周对他人说,你们放心,“我想此去蒋先生不过叫我做个时期的修养罢了。“
    戴笠把周佛海这边的事安妥后,立即给重庆军统局的毛人凤、沈醉发出,交代他们:派人将中美合作所白公馆内的美军校级军官招待所整理打扫干净,检修增添家具,尽可能布置好一些,调一个排的特工武装和一个班的便衣警卫,派一名厨师和若干勤杂人员,并将总务处的科长侯祯祥调去接待。9月30日凌晨上海江湾军用机场森严,任何行人和车辆无戴笠签发的特别通行证不得进入。不久三辆军轿车和一辆地方轿车鱼贯而入。第一辆军车上坐的是戴笠,第二辆坐的是周佛海、罗君强,第三辆坐的是丁默邦和周佛海的妻弟、伪中央信托公司总经理杨惺华,伪中储行总务科长马骥农。一辆地方轿车上坐的是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执行长兼上还分署署长刘鸿然的两个公子刘念义、刘念智。上午11时半左右,戴笠的军用飞机在重庆九龙坡机场降落,为了封锁消息,9时前后,毛人凤就排出军统特务团的便衣特工在机场四周布岗,封锁交通,清理闲杂人员。飞机停稳后,戴招呼周等人坐上预先备好的轿车,在沿途特别戒备中急驰而去。不一会就到了重庆杨家山的白公馆,经毛人凤和沈醉的安排,周佛海一干人都住在楼上。周佛海看到房间内沙发、弹簧床、床具和家具都一应俱全,脸上毫无表情地点点头。
    戴笠和周佛海到达白公馆的当天中午,军统局毛人凤特别准备了丰盛的午宴为戴、周等人接风洗尘。酒席中,虽然戴笠、毛人凤等不断向周等人敬酒,说笑声不断,可是周佛海、丁默邦、罗君强等人都自知之命,从此被关如牢笼,再也插翅难逃,前途凶险,各个都心思沉重,强作欢笑。酒席吃了一半,一个秘书走进来,按照戴笠预先的吩咐故意大声对戴笠说:“侍从室来电话,委员长马上叫你去。”戴笠即刻站起来,对周等招呼说:“很抱歉,不能奉陪,要先走一步了。”周一听蒋委员长找戴,也马上站起来送戴,并用恳求的口吻说:“见到委座时,请为我们美言几句。”戴笠满面笑容,立即答应。从此,周、罗、丁、杨等人被囚禁在白公馆内,他们可以相互串门,读书,看报,打牌;也可以给家里通信,但须经特工检查。只是限制下楼到院子里散步,严禁到院外行走。天长日久,周等日坐愁城,心情烦躁,要求换地方。后来戴同意将他们搬到中美所梅乐斯、贝乐利原先住的寓所。这里是一排十多间的平房,有一个院子可供散步,四周松林翠柏,环境幽静,但为了确保安全,戴笠将外围警卫增加至两个排的武装特工,加强监视,防止不测情况发生。直到周等一干人被移送监狱,接受法院的审讯和判决。
    (待续) _(博讯记者:张重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完美的句号——中美合作所军统抗战胜利大肃奸(四)
  • 完美的句号——中美合作所军统抗战胜利大肃奸 (三)
  • 完美的句号——中美合作所军统抗战胜利大肃奸(二)
  • 完美的句号——中美合作所军统抗战胜利大肃奸(一)
  • “中美合作所”成立前的“破译女神”
  • 中美合作所真相揭秘有关更正
  • 中美合作所真相揭秘(二)/张重阳
  • 中美合作所真相揭秘 (一)
  • 何蜀: 文艺作品中与历史上的中美合作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