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趁江青还没到接贺子珍上庐山 密谈一个半小时(图)
(博讯2006年12月03日)
    
毛泽东趁江青还没到接贺子珍上庐山 密谈一个半小时

    贺子珍
    
      毛泽东1959年在江青上庐山之前,派人将贺子珍接上庐山,他和贺子珍密谈了一个半小时,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谈了些什么。1960年夏,贺子珍再上庐山,然而这次她没有见到毛泽东
    
    贺子珍看上去有几许凄凉
    
      1959年中共中央召开庐山会议,陶铸携夫人曾志一起上了山。刚下榻,一个长途电话从南昌追了上来,中央候补委员海南岛的冯白驹心肌梗塞住进南昌医院,情况危急。陶铸和曾志赶紧飞到南昌。
    
      陶铸到人民医院去看冯白驹,曾志听说贺子珍在南昌三纬路住,便去探望她。曾志和贺子珍是井冈山时期的战友,也是一个被筒睡觉的“闺中密友”。1937年贺子珍从延安出走苏联后,曾志才从白区到达延安,和毛泽东住上下窑洞。她曾听毛泽东说:“我和贺子珍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是十年夫妻啊!”
    
      中共建政后,贺子珍名义上在华东局组织部门工作,实际上她主要是在上海延安路一座别墅疗养,没有具体工作。有时贺子珍也到哥哥贺敏学家去住一住,贺敏学当时在驻守上海部队,后转业到福建任副省长。
    
      曾志的到来,令贺子珍惊喜兴奋,但贺子珍的形象,在曾志看来却有几许凄凉。贺子珍刚刚五十岁的人,已生华发,身体瘦弱,上身穿件洗褪了色的短绸褂子,下面是条黑色的半节裤子,赤足拖双布鞋,手中拿一把蒲扇。地下洒满了水降温,客厅湿漉漉的,两脚像泡在水里。曾志感到贺子珍头脑很清醒,并不像流传的那样。这次见面给曾志震动很大。
    
    “趁江青还没上山将贺子珍接来”
    
      一回到山上,曾志就去180别墅看毛泽东。曾志向毛泽东讲了她和贺子珍的南昌见面,特别提到贺子珍记性很好,过去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曾志这句话触动了毛泽东。他沉思片刻,对曾志说想见见贺子珍。
    
      曾志在她的回忆录中说,当时毛泽东知道这是个难题,就对曾志说:“你跟汪东兴同志讲一下,趁江青还没上山之前,将贺子珍接来,晚上两点,小封(封耀松)值班时来。”曾志将毛泽东所嘱之言告诉了汪东兴。汪东兴一知道此事,找来庐山会议江西省接待委员会主任方志纯商量,因“趁江青还没有上山以前,将贺子珍接来”,时间比较紧,当即决定了“严格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的策略,初步决定曾志、朱旦华等人承担这个工作。可能主要是考虑朱旦华和毛泽东家族关系比较亲近,在南昌和贺子珍关系比较友善;曾志和贺子珍关系悠久,刚刚看过贺子珍,两人去请贺子珍上山比较合适。
    
      毛泽东下午请曾志、朱旦华在180别墅二楼客厅里吃了一餐便饭,只有四个菜,朱旦华记得有一盘青椒炒肉丝,毛泽东自己有一小碟炸辣椒,江西人嗜辣,毛泽东吃的还要辣。毛泽东看着朱旦华无从下筷子,笑着说:“你这个上海人也要学吃一点儿辣。”接着宽慰地说,“江青是怎么也不吃辣。”毛泽东大笑。
    
      那天毛泽东的心情很好,但好半天没有提到贺子珍,直至饭快吃完了,毛泽东才问:“很想和贺子珍见最后一面,怎么搞好?”曾志没有说话,她的目光望着朱旦华,朱旦华也没有讲话。
    
      这时毛泽东蓦地单刀直入:“旦华同志,你看呢?”朱旦华表态:“我听主席的。”
    
      毛泽东点点头。但事情又起波澜,由于陶铸的阻止,曾志没有继续介入此事。汪东兴向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作了汇报,最后商量由杨尚奎的夫人水静下山接贺子珍,朱旦华在山上陪同。
    
    一个半小时密谈
    
      水静7月7日下山,8日下午接贺子珍从南昌出发,那时庐山还没有山南公路,贺子珍是坐小车经九江上山来到牯岭,朱旦华记得是在晚上9点左右才到达,下榻在日照峰28号,今河西路99号,当时一个很偏僻的房子。
      
      出于多种考虑,毛泽东7月9日晚上9点多钟要水静陪同贺子珍乘坐杨尚奎的专车来到180别墅。当时毛泽东身边只有一个警卫员封耀松。贺子珍被封耀松引进二楼客厅,一个半小时左右贺子珍才被水静从二楼扶下来,坐车离开180别墅。
    
      在这一个半小时中,贺子珍到底和毛泽东谈了什么,或者没谈什么,真正的当事人只有毛泽东和贺子珍。他们两人都没有留下与此有关的文字资料。
    
      不过曾志在回忆录中说:“事后我问主席,久别重逢的感觉如何?毛泽东叹息着摇摇头说:‘大失所望,看来她的精神还是不正常,我吃安眠药,她一把抢过去,说是有人放了毒。’”
    
      7月10日上午,贺子珍被请上车下山。
    
    贺子珍美庐见林彪
    
      林彪偕叶群及两个孩子1960年夏来到庐山疗养,被庐山管理局交际处再次安排到180别墅。这一次林彪夫妇住在楼上,两个孩子,老虎和豆豆住在楼下。彭毓炎此时已担任了第一招待所所长,交际处安排他的堂妹彭毓云做林彪的服务员。
      
      这一次,林彪的身体比1958年好了一些,他能够出门散步,走得不远,两个孩子穿戴整齐,常常陪同林彪散步。那一年老虎读初中,豆豆读高中,姐弟俩自己在院子里看书、谈天,很少出外游玩。1958年和1960年林彪一家两次住美庐,都是孟昭藩司机开车。
    
      林彪当时肠胃不好,每天早晚用盆子蒸一种药,上午到院子里的时候不多。彭毓云清楚地记得一天晚上她当班,刚吃过晚饭不久,林彪静静地坐在窗前听收音机。有人来看林彪,门口警卫电话通报姓名后,叶群慌忙从二楼跑了下去,接两位女性上楼。原来是贺子珍和她的随身护士卢泮云来了。
    
      贺子珍在美庐待了近一个小时,和卢泮云双双离去。
    
      1960年贺子珍在庐山住在脂红路162别墅,也就是1959年庐山会议罗瑞卿大将住的地方。脂红路到美庐有一扇后门,可以直接进出,不用绕圈子到180别墅前门。1959年庐山会议时,为了保障毛泽东的安全,这扇门关了起来。会议结束后,这扇门一直是打开的,贺子珍和卢泮云回去走的就是后门,很近。
    
      那天晚上,贺子珍去看林彪前精神还是好好的,回来后的她静静地坐在床边,不洗不睡。
    
      那晚,贺子珍一连抽了好几根烟,喟然说了一句话:“毛主席爱庐山,他还会来的。”
    
    
     (文/马社香 摘自《中外书摘》2006年第十二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泽东与贺子珍庐山相会揭秘
  • 毛泽东贺子珍姘居考/凌锋
  • 毛泽东与贺子珍婚变 史沫特莱是罪魁
  • 夜闯窑洞:毛泽东与贺子珍婚变内情
  • 我目睹了贺子珍、金维映在苏联学习的不幸经历
  • 富农男毛泽东与地主女贺子珍的婚恋由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