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长征揭秘:遵义会议上最瞧不起毛泽东的中央委员(图)
(博讯2006年11月04日)
    
长征揭秘:遵义会议上最瞧不起毛泽东的中央委员

    长征途中的毛泽东
    
     红军开始长征后,中共中央于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肯定了毛泽东等关于红军作战的基本原则,并对中央和军委领导成员进行改组,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张闻天代替博古负总责,毛泽东周恩来负责军事。遵义会议确立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新的中央的领导。
    
     参加会议的有政治局委员博古、毛泽东周恩来、朱德 、陈云、洛甫,政治局候补委员王稼祥、刘少奇、邓发、凯丰。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也参加了会议。出席会议的还有中共中央秘书长邓小平、军事顾问李德和翻译伍修权。
    
     会议室里,气氛十分紧张。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凯丰,忽然站起来面带蔑视一板一眼地说道:“你,毛泽东懂得什么是马列主义?你顶多是看了些《孙子兵法》。你的军事战略都是从那里学来的,现在用不上了。你还会什么,不就是凭着《孙子兵法》指挥打仗吗?”然后,又朝李德和王明那边瞧了瞧,继续说道:“我坚决反对毛泽东来指挥红军!”
    
     这时的毛泽东确实窝了一肚子火,他猛吸了一口烟,看着这位同住湘赣边界的“小老乡”,不紧不慢地问道:“我说凯丰同志,你读过《孙子兵法》吗?你知道《孙子兵法》有几章几节吗?第一句是怎么说的?既然你没有读过,又怎么知道我是靠《孙子兵法》打仗的呢?”
    
     凯丰一下子被毛泽东问住了,茫然不知所措,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整个会场,好不尴尬,气氛更加不融洽。
    
     其实,毛泽东到底看了多少遍《孙子兵法》,谁人也不太清楚,也没人去考证。
    
     据史料记载:毛泽东在被凯丰抢白了几句这之前,只是看过《孙子兵法》,确实没有很好地研读过它。1936年,毛泽东致函当时西安作统战工作的叶剑英和刘鼎,嘱其购买一批书籍,特别是“要买一部《孙子兵法》来。”从这时起,毛泽东为了总结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为了写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开始认真地研读了《孙子兵法》和其他一些军事著作。
    
     毛泽东1938年8月曾对他身边的“高参”郭化若说:“为了发扬中华民族的历史遗产要去读孙子的书,要精滤《孙子兵法》中卓越的战略思想,批判地接受其战争指导的法则与原理,并以新的内容去充实它。应该研究孙子所处时代的社会、政治、经济情况,哲学思想,以及孙子以前的兵学思想,然后对《孙子兵法》本身做研究,才能深刻理解《孙子兵法》。”
    
     在这件事上,还有另外值得注意的一面,那就是凯丰的转变:开始他是坚决反对毛泽东领导中共中央红军的,但之后则坚决地站在了毛泽东那边。
    
     凯丰曾在后来的中共党内重要会议上又一次站起来说:“现在,我宣布收回我在遵义会议上的观点,坚决拥护毛泽东来领导我们的红军。因为,实践已经证明,只有毛泽东才能领导得了我们的党,才能领导得了我们的红军。谁反对毛泽东我就反对谁!”
    
     凯丰原名叫何克全,生于1906年,卒于1955年。他是萍乡市湘东区老关乡三角池人。1934年10月任红九军党中央代表,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在遵义会议上不支持毛泽东,不久“改正错误”并恢复职务。1937年调任中央宣传部长,在长征途中毛泽东与张国焘斗争时支持毛泽东。中共建政后,先后任东北局委员、东北人民政府委员兼沈阳市委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兼中央马列学院院长。1955年3月在北京逝世。
    
     他在“支持”和“反对”的问题上,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为什么会如此呢?有分析称:在长征路上血与火的战争实践中,凯丰亲眼看到了在中国、在中国工农革命的道路上,只有毛泽东领导,红军才能打胜仗,才能领导得了中国的革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