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西安事件真相》第五章 西安事变的策划过程(3)火线入党——“双十二革命”/陈守中
(博讯2006年10月10日)
    五、火线入党——“双十二革命”

     张学良早在他们拟定 《不小的计划》 时,就把他们起事之日,选在十一月。 他们在介绍他们 《不小计划>》的短短半页纸中,就五次提到十一月。[注1]即俄历十月,他们要发动"中国十月革命",(中共宣布成立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以及伊黎爆动都选在十一月。)早在西安事变前半年,张学良就在东北军中成立了以他本人为会长,孙铭九任行动部长,应德田任书记的神密组织---"抗日同志会",掌握东北军人事调补、升迁材料等大权。该 "抗日同志会"连入会仪式都是在列宁像前宣誓。[注5])他们尊列宁为宗,视俄历十月为他们最有标志意义的日子。他们居然称该神密组织为"抗日同志会"。居讽刺性的是该 "抗日同志会" 的会长是 "一枪不放,空国而逃千里",甚至敌人枪声未响,就已吓得称病躲入後方医院的不抵抗将军;行动部长、书记、核心成员、劫蒋悍将等,均为投日叛国的大汉奸。显然他们只是借抗日之名,行反中央、反国家统一之实。 在抗日的口号掩护下,实现他们 "大且伟"的目标,建立他们自己的 "小家庭",以能在他自己的 "小家庭" 内称王称霸。因而,应读为反国家统一同志会。

     他们的 "西北大联合""国防政府",是以外蒙古为师,("三月间订立的蒙苏条约,就是告诉我们,你们可以如此做,我们可以同你联盟。") 将中国的大西北像外蒙古那样,从中国的版图中割裂出去,像外蒙古那样附佣於苏联,以能像外蒙那样在苏联支持下,据西北称雄,不惜出卖祖国主权,换取个人权位。如此为了个人权位,不惜投靠外国、分裂国家,制造第二个外蒙古,与第二个盛世才的新疆的人,怎能爱国呢? (博讯 boxun.com)

     他们的真实计划不但不是抗日,而是挑动大规模内战:"首先要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主要是在川西的红二、四方面军北上,与陕宁的红一方面军合力廓清陕、甘、宁、青四省的反共部队……。" [注4]二、四方面军宜先夺岷州,据此出陇西,攻击毛炳文,以便吸引毛炳文部注意力集中对付红军,)(让)东北军于学忠部乘虚控制兰州;另一部(红军)出夏河攻击马步芳老家河州,威胁青海,吸引西路甘、凉、肃三州马步芳部东援,争取使东北军(乘虚)接防河西走廊。

     甚至既使中央军撤出西北後,他们还要在西北挑动大规模内战,正如一九三六年八月 二十五日,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联名给共产国际的密电:

     "我们所希望的地区为青海、甘西、宁夏至绥远一带,我们除加紧与蒋介石进行谈判,求得在一般基础上要求他们承认划出红军所希望的防地外,还需须解决一个具体作战问题,因为即使蒋承认红军占领这个地带(这个可能是极大的)。 也不见得能使这一地带的土著统治者自动让出其防地(这个可能是很小的)。这一地带布满着为目前红军技术条件所不能克服的许多坚固的城池,堡垒及围寨,需苏联确实替我们解决飞机、大炮两项主要技术问题……。"[注1]

     "以一方面军攻宁夏,先占领一部分主要的城寨,多数城寨待接取飞机大炮後再夺取之。以四方面军从兰州以南渡河,首先占领青海,……逐步向甘、凉、肃前进。沿途坚城不攻,待从外蒙取来之技术兵种配合攻取之,……。"[注1]

     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异口同声的告诉世人:("即使蒋承认红军占领这个地带 [这个可能是极大的]。"[注1]) 即既使是中央军撤离西北後,他们仍要侵占西北地区当地地方政府管辖的地区,他们不仅从苏联得到的轻武器是用来更残酷的屠杀自己同胞的,甚至从苏联取得飞机、大炮也是用来轰炸西北地区地方政府所管辖的坚固城寨。

     以及专门拟定行动计划书,提交张学良以"坚定其信心,并促其实现"。"目前因两广的发动,华北宋哲元与四川刘湘等的酝酿,西北发动有加快的必要。""以红军与东北军两个西北主力起而举事,西北局面已能控制,以解决西北蒋介石力量为原则。西北国防政府应以兰州为中心,此政府主席、联军总司令推张学良,我们则任其副。"

     更令人心惊的是,他们的"西北大联合""鸿愿" 实现後,他们会干些甚么呢?他们之间如何相处呢?(他们连 "土著统治者" 都不能容忍,以致要从外国取得飞机、大炮夺取之。"一山岂能容二虎?张学良说:"希望中共出河南",(言下之意是把西北让给他张学良,)且从刘鼎给中共中央的密信可知,张 "不愿意远在外面的子孙们抓的疲水的回来省亲。"(即张不希望中共东征山西的红军回陕北,也是希望将西北让给他张学良意示。)

     中共则说 "助张回平、津。" 而北平、天津这时在宋哲元第二十九路军手中,宋哲元又岂是盏省油的灯,能将他的"领地" 拱手让给张学良,这样张学良 "反攻" 东北之前,就要先从宋哲元手中夺取平、津,以及"中共出河南" 岂不是要诱发一场更惨烈的内战?只怕东北未夺回,中国人自己已经先打了个稀巴烂。(也难怪深知内幕的苏联,是那么深恶痛绝"西北大联合",唯恐中国被中共与张学良引入更惨烈的内战战火中,而无法与日军作战,也就是说无法把日军牵制在中国战场,这样苏联就不能隔岸观火,坐收渔利了,苏联怎能不恼怒呢?)

     幸亏关麟征等中央军,不像张学良所带的军队那么无能,(每月消耗十来万军费的关麟征一个师的战力,超过每月消耗几百万军费的张学良全部军队的战力。)挫败了他们的"西北大联合"阴谋,不使在抗日前,中国人就自己打自己打个稀巴烂,而有日後的八年血战,写下中华五千年历史上光辉的一章。

     张学良如何从他原来的《不小的计划》。[注1] 演变成劫蒋的呢?按张学良的说法,是杨虎城首先提出的:"杨遂言待蒋公来西安,余等可行 '挟天子以令诸侯' 之故事。良闻之愕然,沉默未语,彼露有惧色,良即抚慰之曰:余非卖友求荣之辈,请勿担心!不过汝之策,在余有不能之。"[注50]

     张学良的这种说法,有许多疑点,在西安事变前,杨虎城被中共认为是"落後分子"[注1],并没有像张学良那样"爱国(根据他们那二套同语言系统的对规律,应读为反中央)到了狂热程度",中共为了做杨虎城这个 "落後分子" 的工作,"决定G同志(高崇民)推动杨。……G(高崇民)以语激杨,杨谓西北局面张负领导地位,如张干,彼一定受他领导。"似乎杨虎城并不热心,更没有成为西北王的野心,没有成王成霸野心,仅仅只愿 "受他(人)领导" 的杨虎城,当然不会为了他人成为西北王,而主动提出此绝招。更何况连 "如张干,彼一定受他领导",这样平常的话,都要高崇民 "以语激杨",杨才肯吐出,比此危险得多,甚圣要招杀头之祸的劫蒋,怎么可能轻易出自杨的口呢?

     至少也不是张学良所说的那种情景下,以那样的语气提出的,这是因为杨虎城鉴於人多枪多的张学良在西北的事实,清楚的知道他不可能"令诸侯",当然也就不须要 "挟天子" 了,因而"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故事",根本不可能是杨虎城当时处境下所考虑的问题。

     但不管怎么说,杨虎城同意了,杨虎城为甚么会同意玩此杀头的游戏呢?

     由於毛泽东在一九三六年六月下旬,以 "满纸联合抗日,实际拒绝我们的条件,希望红军出察绥外蒙边境导火日苏战争。"[注1]拒绝南京中央政府为他们供给食品与军械,让他们和平接通 "国际路线" 的建议後,积极调兵遣将,悍然发动了西北地区近代史中,规模最大的内战---宁夏战役,打通 "国际路线",受他们侵犯的宁夏地方当局,不得不向中央求救,中央军千里赴戎机,不得不奔赴西北,维护西北地区的和平与安定。中央军入陕,使视陕为自己领地的杨虎城深感不安,请看看杨虎城与他的亲信孔从周的一段谈话:"大批中央军开入陕西後,一纸命,甚至几句话,就会把我们 (指十七路军)和东北军调到河南、安徽那些地方,三天一改编,二天一归并,很快就会被肢解消灭。现在,我们正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关头,你务必要掌握好部队,以防万一。东北军的命运,有和我们相同之点,张汉卿是可以合作共事的。我和张先生已有密切联系,我们总要想个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办法。"[注11] 显然劫蒋是杨虎城与张学良 "密切联系" 後,想出的 "共同对付蒋介石的辨法。"[注11]该辨法的目的当然不是杨虎城甚至 "从没有听说过的'逼蒋抗日。'"[注12]而是防止"三天一改编,二天一归并,很快就会被肢解消灭。" [注11]

     又是甚么原因,使张学良这位在九一八前夕,日军枪声未响,就已吓得躲进北平协和医院,一直称病不出[注13]的"不抵抗将军",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勇气,发动震惊世界,改变中 国命运的西安事变呢?

     自从盛世才在苏联扶持下,一跃而成为"新疆王"後,张学良就把 "另立局面" 的希望,寄托在苏联援助上。苏联为什么会如此大力支持盛世才呢? 是张学良日夜思考的问题,张仅在国民党五届二中全会期间,就曾先後在南京、上海,多次密会苏联外交官员,想亲自从苏联官员处,试探到苏联为什么会如此大力支持盛世才?焦绩华曾著文<张学良与苏使秘密会晤>,焦一再强调,张只是礼节性的访问。但仍透露张学良在上海急不可待的,一连两天密晤苏联官员,且晤谈中,唯一实质性的内容是: "新疆盛世才曾是我(指张本人) 的部下,请苏大力支援。"[注14] 後来由於政治需要,竟被改写成 "张争取苏联支援他抗日",或 "苏方向张表示,只有中国团结後,苏方才会支援中国抗日,使张明白到必须停止内战,才能得到苏联的援助。" 坊间汗牛充楝的非学术性著作竞相转抄,以证明张是 "民族功臣"。

     但若致细分析、研究焦绩华的原文,张学良如此急不可待的,一天紧接一天,冒着 "里通外国" 的风险,秘密私晤外国官员,(外交权在中央,方面大员,背着中央,私自与国外势力勾结,怎么说也说不过去。)总不会是为曾弃他而去,背叛他的旧部下盛世才说项,为盛争取苏援吧! 唯一合乎逻辑的解释是:张学良侧敲旁击,试图从苏联官员口中,探知苏联为甚么会如此大力支持盛世才。

     张学良为了能使苏联像支持盛世才那样支持他,不惜沿着盛世才成功的足迹前进。标榜 "进步" 与 "革命",以能得到苏联的信任,并得到苏联援助,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国 枭雄们的时尚。如盛世才为了标榜进步,在书架上摆着<共产党宣言> 等"进步"书籍,供共方人员及苏联官员参观。[注15]张学良在中共人员如周建屏[注4]等人面前,装模做样的研究马列主义著作;盛世才千百方百计的讨好共方人员,对共方的言话 "百依百顺。"[注54] 张学良也千方百计的讨好中共,肉麻的吹拍共方人员,如吹捧周恩来等[注4];盛世才千方百计的讨好毛泽东,重用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为厅长,张学良不惜重金,将何键追捕中的毛泽东的二个儿子,秘密送往苏联,以讨取毛的欢心;盛世才要求加入中共,张学良亦然。张要求加入中共,虽因共产国际的反对,使中共实际上放弃吸收张入党。[注1] 请注意 "实际" 二字,即中共表面上,仍接受张入党的要求。没有任何资料证明,中共将斯太林斩钉截铁的反对吸收张学良入党的内幕婉转告诉张。"如若不然,张学良未必在交刘鼎带转给周恩来的信中,自作多情地再三称周、刘等人为同志。张不会不知道,在那个年代,中共使用同志的称乎是极严格的,通常只限於党内中共人士。 此後,一直到西安事变,在中共与张学良之间的往来电函中,同志是他们间最长用的称呼。" [注8]这说明中共不但没有将斯太林斩钉截铁反对吸收张学良的内幕告婉转告诉张。相反,中共为了诱使张更积极反蒋,故意给张错误的信息,使张学良误以为只要自己表现更激进一些,就会取得斯大林的信任。一个要求加入共产党的人,在共产党的 "教育" 下,为了显示自己的进步,并站在 (共产)党的立场上,以像劫蒋这类的激烈革命行动,来显示自己的进步,似乎是要加入中共的人的共同现象,据中共官方出版的《广西文革大事年表》第一 百三十二页记载:"据後来不完全统计,在文革中 (仅在广西省内) 突击入党的党员中,就有二万人入党後杀人,有九千人是杀人後入党的,还有与杀人有牵连的党员一万九千多人。" 要求加入(共产)党的人,为了显示自己进步而亲手杀阶级敌人、反革命分子,是一种普遍现象,张学良为了入党,以劫蒋来显示他与 "反革命面目已毕现" 的蒋介石划清界线,并站在革命这一方面,是张学良入党的捷径,最佳的选择。此时在张身边的中共宣传鼓动家们,(他们是看不到苏共给中共中央反对吸收张入党密电的,且此类重大机密,毛泽东也不会告诉他们。直到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中共中央还要专门派秦邦宪劝说他们放弃极左主张,说明他们对莫斯科的指示一无所知,当然也包括苏共反对吸收 张入党的密电。他们只会根据他们所知的共产党发展党员的常规方法。要张接受党的考验,在最能表现出对党忠诚的时刻,创造条件,争取入党。火线是最能表现对党忠诚的地方,因而火线入党,是中共颇为时髦的名词。

     这样的时刻终於来到了,蒋镇坐西安,亲自调集具压倒优势的兵力,准备於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上午,颁布全面剿共令,而一举歼灭中共[*注]张学良於十二月十日知此情後,决定挺身而出,捍卫党,表现出自己对党的忠诚,以能取得斯太林的信任,并火线入党,"释苏前嫌",从而得到苏联的大力支援。

     张学良即与杨虎城商定:"抢在前头",抢在蒋公十二日上午颁布第六剿共计划之前,於该日清晨行动,彻底打乱蒋公的计划,为中共解围。张学良劫蒋是为了向莫斯科显示忠诚之举,事前与中共商量,反而有损张的诚意,出其不意地送上一个大礼,更显忠诚,因而张学良劫蒋,事先未与中共商量。

     他们商定,"由杨虎城负责解除西安城内的中央军、警、宪、特武装,逮捕中央军政大员,控制飞机场,扣留飞机等,张学良负责劫蒋。"注4]蒋公住在华清池中国旅行社内,随身只带了一个警备区队(一个排)的武装。张学良 调动三位师长,和六千人的兵力,来对付蒋公身边的一个排兵力,外线包围由周福成师长指挥;内线由师长刘多荃指挥;由土匪出身的师长白凤翔、团长刘桂五这样 "善於掏老窝。" 注4] 贯於绑架勒索的山林大盗,负责直接劫蒋。张学良以压倒性的优势兵力,且对方在明处,张伏在暗处,如此布署,必胜无疑。张学良及其手下的 "激进分子",和中共派往西安的干部还认为:"蒋介石与共产党十年血海深仇",是苏共心目中的沙皇,斯太林心目中 "最可憎的人",代斯太林除掉他最痛恨的仇敌蒋介石,肯定会被斯大林视为推翻中国沙皇的中国十月革命,而取得斯太林的信任。苏联红军将会像新疆著名的 "红八团" 帮助盛世才,击败盛的所有政敌那样,帮助他张学良打败胡宗南,各地方势力将会纷纷来附。"南京政府必将难以招架" 而 "分崩离析。" [注1] 张学良自认必胜,毛泽东的迷魂汤 "一举手便旋转乾坤。" [注16] 使张学良自以为他缔造了一个"大且伟" 的 "崭新时代。"[注1]他将是这个 "崭新时代" 的开国元勋,从而取蒋代之,达到 "由我张学良来干" [注16]的目的。只有权力梦,才能使张学良这个日本人枪声未响,就已吓得 "称病躲入医院"[注13]的不抵抗将军,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勇气,发动震惊世界,改变中国命运的西安事变。

     若不采取行动,听任中共被消灭,中共被消灭後,剩下张学良与杨虎城的部队。正如当时重要将领徐永昌所说:"东北军作战力薄弱,而军纪太坏,若久戍而敌不至,失尽民心。" [注17]南京中央政府为了未来的抗日需要,肯定会整训,这正是张、杨深为担惊忧的,正杨虎城对他的亲信孔从周所说:"三天一改编,二天一归并,很快就会被肢解,现在我们正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关头。"[注52]军队是张学良与杨虎城这类军阀的命根子,他们为了保住他们的命根子,死里求生,以"百倍的仇恨,千倍的疯狂。"悍然劫蒋。这是张、杨决定劫蒋的原因,以及西安事变的决策过程。

     欧洲有一部电影<疯狂的贵族>,描述欧洲的贵族,为了个人权位,到疯狂程度,相比张学良为了攫取个人权位的疯狂程度,电影<疯狂的贵族>中的欧洲的疯狂贵族,应称绅士,现在拍了不少有关西安事变的电影,要拍一部有内函,能透视张学良灵魂深处,揭示西安事变内幕的电影,应取名《疯狂的军阀》。

     在西安研究中,有一个极易被人误会的问题,就是随着德、日对苏联的威胁日益增加,斯太林似乎意识到只有一个统一的中国,才能帮助苏联拖住日本,使苏联摆脱两面受敌的危境。开始考虑放弃多年敌视中国中央政府的政策,但是苏联的国家利益,与毛泽东急切的夺取最高权力的强

    烈愿望脱节,毛当然不会认真执行,其他中共干部,如此时在张学良边的潘汉年,"他前几天,一直在争取张学良下决心实行反蒋的西北大联合计划,突然改口,多有不便,更何况即使潘汉年本人,这时对新方针的具体内容也不甚了解。因此,潘汉年在八月三十日晚与张学良的谈话中,完全不曾谈到要张学良继续与蒋介石保持统一的问题。"[注1]张学良一直到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三十日,仍表示:"西北之联军可成矣。" [注1] 甚至直到劫蒋成功後,张学良自以为干了一件深得斯太林欢心的大事,而兴致勃勃的向苏共邀功。[注2、3]清楚的表明,张学良直到他邀功时,仍不知道斯太林已放弃敌视中国中央政府的政策,张学良仍满腔熟热忱的幻想用激进的革命行动,取得斯太林的信任和支持。没有任何资料证明,毛泽东在西安事变前,将斯太林要张学良继续与蒋介石保持统一的指示告诉了张学良。[注1]

     还可在杨虎城身上得到印证,"近一年来他(指枳杨虎城)所接触的中共党员如王世英、汪锋、王炳南等,他们所讲的都是'反蒋抗日'(即'一心要让蒋崩溃'[注12]),从没有讲过 '逼蒋抗日',或'联蒋抗日'。他并未注意到中共政治方针改变。"[注12] 直到一九三七年二月二日後,杨虎城 "宣称他已经了解到,这次西安事变之不成,完全在於当时日本与苏联都在拉南京,苏联已经比日本领先了一步,因此它力主中国应在蒋领导下实现和平统一,当然不会援助西安之举,这是事变事实上不能成功的关键。"[注48]也就是说杨虎城供认:力主中国统一的苏联,当然不会援助他与张学良发动的西安事变,这样破坏中国统一的内乱之举,间接的承认西安事变只不过是复僻据地称雄之举,彻底否定了他们的 "爱国抗日","逼蒋抗日" 之类虚假台词。 还说明在西安事变前,张学良和杨虎城根本就不知道,苏联反对他们破坏中国统一的种种阴谋活动,毛泽东惟恐影响张、杨的反蒋积极性,一直没有将苏共要他们改变,"一心要让蒋介石崩溃的 '抗日反蒋' 方针"[注1]告诉张、杨。

     张学良和杨虎城满以为他们干了深得莫斯科欢心的大事,而兴致勃勃的向莫斯科邀功。[注1]

     这里再强调一下,西安事变只是张学良、杨虎城等极少数人秘密策划的 "军事阴谋",与 "失去家园","流落异乡", "怀念故土","魂萦梦系白山黑水" 的广大东北军官兵无关。这是因为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广大官兵,不但事先不知道他们的阴谋活动。相反,常常抵制张、杨不利於中央的言行,就以东北军和十七路军的高级将领为例,十七路军高级将领冯钦哉公开反对他们叛乱,宣布效忠中央[注16];十七路军另一高级将领孙蔚茹提出反政变:"把蒋放了,把张学良扣起来。"[注16]东北军的王以哲军长:"张当初拥蒋,今又反蒋,是无信义,我绝不赞成。"[注4] 军长何柱国:"坚决要求出兵(驱赶入侵他防区陇东的红军),联共的事张没敢与何说,推说红军不好打,不予同意,但何坚决要求出兵,张阻难不住,只好说 '丢一人一枪,惟你是问',随後立即把何的行军计划密告中共。"[注4]军长万福麟拒绝张要他进住郑州的命令。[注16]军长缪澄流就对蒋公的卫士说:"付司令身旁近来出现些屑小(教唆他做对不起委员长的事)。"[注14]军长于学忠:"下一步怎么辨?"[注16]……。张学良召开东北军高级将领宣布劫蒋的的会议上,就以军长缪澄流对蒋公卫士所讲的话开头,张学良厉声叱责缪澄流:"你在蒋卫士面前卖甚么乖……。" 摆出要拿缪澄流军长开刀的架势,吓得缪泪流满面,当场求铙。张当场宣布缪不能离开总部办公室半步。[注14]张就是如此裹胁东北军高级将领参予劫蒋的。甚至,连派去劫蒋的士兵,也是被蒙骗参与军事行动的。请看看孙铭九自夸,他是如何动员卫兵去劫蒋的:"我们的付司令被委员长扣押了,今天我们去救出我们的付司令。" [注14]

    注释:

    [*注]:为了叙述简单,用一举歼灭中共,实际上军事布署,不是一举歼灭中共,而是把红军赶往外蒙边境,毛泽东识破蒋公这一策略:"(蒋)让红军出绥蒙边境,诱发日苏战争。"中央军第三号人物,以及当时前线实际指挥陈诚:"把红军赶到绥蒙沙漠,看他们还要求甚么条件,让苏联收拾他们。"

    [1], <西安事变新探>,杨奎松, 东大图书公司出版,1995年,P.300,314, 315,84-87,179,188---193

    [2], 同注[1],P.322

    [3], 同注[1],P.326

    [4], <张学良传>,张魁堂,新潮出版社,1993年,P.322,206,76,238

    [5], <蒋氏秘档与蒋介石真相>,杨天石,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 P.329,330

    [6], <张学良-共产党-西安事变>,苏登基,远流出版社,1999年版,P.110---113,156,336,349

    [7], <百年家族----张学良>,李翠莲,立绪文化出版,2001年,第18, 222页

    [8], <英雄本色-张学良口述历史解密>,毕万闻,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

    [9], <西安事变史料>,朱文原,台北国史馆,1994年

    [10],<董道泉事件的多角透视--西安事变纵横考之七>,刘东社,

     陕西教育学院学报,2005,Vol.21 No.2 P.73-78

    [11],<孔从周回忆录>,孔从周,解放军出版社出版,1989年,P. 147

    [12],<西安事变>,赵棱熹,汉湘文化出版,1995年,P. 187

    [13],<张学良评传>,司马桑敦,Evergree Pubishing Co.,1985年,P.78

    [14],<张学良研究续集>,李敖,李敖出版社,1988年,P. 41

    [15],<国民党高级将领传>,王成斌主编,解放军出版社,1993年,第二集,P.445,456,465

    [16],<细说西安事变>,王禹廷,传记文学出版社,1989年,P.117

    [17],<徐永昌日记>,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编印, 1991年,

    [18] 《黎天才自传》,黎天才,1949年8月稿,未刊。

    [19], <张学良口述自传>,王书君,香江出版社,2004年,P.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双十国庆」国亲新泛蓝三党领导将同时赴武汉
  • 专家评北京对陈水扁双十讲话反应
  • 国台办回应扁双十谈话:顽固台独没有诚意 (图)
  • 重重阻挠泛蓝联盟纪念双十节,共产党意欲何如?
  • 任诠:双十节读<中国之命运>
  • 刘晓波:双十节想起孙中山和袁世凯(下)
  • 刘晓波:双十节想起孙中山和袁世凯(上)
  • 林保华:中共双十军演炮口向内?
  • 美学者:中国希望双十发射载人太空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