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西安事件真相》第五章 西安事变的策划过程(2)张学良武装起义计划/陈守中
(博讯2006年10月08日)
    四、张学良武装起义计划(不小的计划)

    张学良有俄援壮胆後,"鸿鹄之志"激荡,在西北建立张氏王国的信心倍增,并制定了"另立局面"的<不小计划>,拉开了西安事变序幕。

     张学良也有一个像林彪儿子林立果的<五七一工程>,那样的武装起义计划,在中共的档案中,称为<不小的计划>。只不过林立果的<五七一工程>,事後立即被详细整理出来,而张学良的武装起义计划---<不小的计划>,几十年後,才被发掘出来,因而残缺不全。但是对科学研究工作者来说,无异发现了西安事变的"脊椎骨",可据此复原西安事变的原貌。张学良的武装起义计划---<不小的计划>,是研究西安事变极重要的参考资料,值得认真分析研究,"他(张学良)那个<不小的计划>,又是什么呢?(刘鼎给中共中央的)报告称:你看他的计划,大则要把他家这幢大房屋的一角(靠他住的这一边)完全拿过来,东邻一条一路他全圈,(东头一条大路他也企图着);小则把他的几个佣人,都练成为强干的打手。最近他预备出去大活动,目下还要装得老实些,赶这功夫,要向他邻近各房本家,以及住在他大门口的爱好老兰布袍子的几个小伙子,和严姥姥等相好去。他已经开始用了'爱国抗日话',向内向外活动,将使大老板无法公然反对,同时预备著硬干,预备著与大老板打一架也可。"[注1]"牵延到十一月就起变化,只要半年功夫,大事可济。我(张学良)要干就彻底干!"[注1]并且还要在"捧大老板登峰造极"[注1]的掩饰下,与"大老板打一架。"[注1]"期待小家庭","结果大且伟矣!"[注1]这里所说的"大老板"指蒋公,"他家这幢大房屋"指东北军。 (博讯 boxun.com)

    虽然张学良的武装就起义计划---<不小的计划>,仅仅发掘出这些残缺不全的文字,但是这些极其珍贵的"脊椎骨"碎片,足以复原西安事变这只怪兽的原貌,不难看出:

    <一>、东北军即"他家这庄大房屋",已分化为"一角(靠他住的这一边);另一角(不靠他住的那一边);以及"(东头一条大路"等部分。

    这些方位名词,极易使人们认为是按地理位置来划分的。因而有人认为"东头一条大路"是指仍留在潼关以东的那部分东北军,如黄永安的炮兵旅、万福麟的五十三军等。若按此思路,"一角(靠他住的这一边),则应指张带入潼关以西的东北军。显然这是误解,因为若按此理解,张学良带入潼关以西的东北军,已被张"完全拿过来"了,剩下的问题是想方设法,把仍驻潼关以东的那部分东北军,尽快调入西北,以能就近指挥,防止鞭长不及,而大权旁落。根本就不存在要把(靠他住的这一边)的"一角",即张已带入潼关以西,就近指挥的这部分东北军,"完全拿过来"的问题。但是张学良<不小的计划>的核心(即"大则"),是要把他家这庄大房屋的"一角(靠他住的这一边),完全拿过来。"[注1]明显与张的<不小的计划>文意不合。此外,若按此理解,也不存在"涉及最终走哪条路的重大问题上,他家这庄大房屋的一角(靠他住的这一边)还并不很多"[注1]等问题。再联系张学良在其它场合所吐露的有关东北军分化的言论,如:

    "病是很重的,已经到(超?)过原来情况的极点了。性质和范围显然没大变动,而数量上已经到了极点。如果再下去,就会超过第三期以上,人就会受不了。并且据来人说,已经产生支节,陷入不浅。"[注8]

    以及"其旧有技术干部,他(指张学良)无一信任。"[注1]"最大的问题是东北军自身统帅与改造问题,依目前条件必须尽快物色和训练一批可靠军官。"[注1]"关於张学良所最担心的东北军改造问题。目前唯一的方法只能是坚决肃清东北军内的反革命分子(指坚决地走军队国家化道路的职业军人)。"[注1]"(指张学良)手下没有可以运用的组织系统"[注1]等等,加以归纳,笔者认为"一角(靠他住的这一边)",是指张仍能表面上控制的那部分东北军,但已很不稳,因而张学良要想方设法完全拿过来。这部分东北军中,当然包括张一手提拔的王以哲,并视王为亲信,王又最先联共,既使这样,王仍对张诸多有不满,甚至牢骚满腹,如"副座豢养的这群宦官,就是为了对付像我这样地位的人,我若去说,不是招副座怀疑吗?"[注4]"张当初拥蒋,今又反蒋,是无信义,他(指王以哲)绝不赞成。"[注4]甚至将张的部分通共事实,密告驻洛阳的齐世英,更不说与南京关系较好的何柱国。"甚至,在东北军的上层,这时仍不乏愿意贯彻南京旨意的人。"[注1]所以张学良才如此紧张,不惜与蒋决裂,也要牢固的控制住王以哲、何柱国……。即把"一角(靠他住的这一边)完全拿过来。"

    "东头一条大路",在张学良的<不小的计划>中,所占的分量不大,即使理解得不甚切题,(如理解为仍留在潼关以东的那部分东北军,)也不大防碍掌握张学良<不小的计划>核心内容。但笔者倾向於它泛指与张学良无特殊关系的职业军人,他们以军为业,并不在意隶属於谁。且对张学良的人品并不敬重,他们并不留恋隶属东北军内,甚至认为胡宗南有多好,若能"跳糟",转入胡宗南等将领之下,可更好的发挥自己才能,更有作为。技术干部是此类东北军的突出代表,因而才有"其旧有技术干部,他(指张学良)无一信任。"[注1]但是技术干部培养不易,张仍需加以利用,即"东头一条大路他也企图着。"[注8]

    另一角(不靠他住的那一边),则是笔者根据"一角(靠他住的这一边)"推演出来的,用来代替张学良等口中不雅的名称,指张等以需要坚决肃清的"东北军内的反革命分子",[注1]以及"右派"、"屑小"、"别有用心的家伙"、"被收卖者"、"坏旦"等一系列不雅名称,称乎的那部分东北军。他们是一群国家认同感较强的忧国忧民之士,骑十六团团长董道泉,是这一类东北军的杰出代表,董"品学兼优"[注9],受到我国传统道德文化的陶冶,深感"我俸我禄,民脂民膏",保境安民仍军人的天职,每月耗费国家数百万元军费的十几万东北大军开入西北,竟未能维护西北地区人民的安定与和平的生活,是军人的奇耻大辱,多次主动请缨,驱赶入侵他防区的扰事者,张学良阻拦不住,只好勉强同意,但随後,即刻将骑兵的行动计划密告中共[注4],致使骑六师被装进中共根据张学良告密,而预先布署的口袋内,其中董道泉团长,不仅"品学兼优"[注9],且作战勇敢,指挥有方,竟能杀出中共根据张的告密,而预先布置的重重包围,突围而出。(中共档案中的正式记录为:"何柱国骑兵军骑六师,除十六团团长等少数人走脱外,全部被俘。"[注1]可不少中共学者在他们的"回忆录"、"亲历记"中,硬要无中生有的将董道泉一起"俘虏"了。)可见董道泉将军不仅"品学兼优",且智勇双全,指挥有方,与他的"全部被俘"[注1]的同僚们相比,宛如鹤立鸡群,是东北军中不可多得的将材。但董将军主动为国为民分忧,刚好与张学良以国家的军队谋私,成黑白对照,为张学良所忌,惨遭张学良杀害,(正如大陆敏锐的学者所说:"董道泉之所以被杀,防泄密而灭口的成分固然有,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其丧失了张学良所反复强调的东北军之'立场';故张之杀董,既是环境所使然,更是心态所使然。此案深刻暴露了张学良与南京及东北军内部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准确地把握这些关系,将是我们展开西安事变深层研究的重要一环。"[注10])以董将军为代表的这一群东北军官兵,与张学良离心离德,显然他们只能住在远离张学良地方,因而笔者用另一角(不靠张住的那一边),来代替张学良口中的"反革命分子"、"右派"、"屑小"、"别有用心的家伙"、"坏旦"、"被收卖者"等不雅称呼,来称呼他们,名符其实。如前所述,张学良是政坛上的障眼法高手,在抗日爱国声後,干他们的叛乱勾当,但若我们认真分析对比,完全可认清他们的真面目。如恰恰是被他们污蔑为"媚日"的中央军,他们要"首先打击的胡宗南",才是後来八年抗日的中坚。在东北军内部,也恰恰是被他们污蔑,并追杀的何柱国,是後来八年抗日中,东北军中表现最好的军人,假如董道泉将军能活到抗战的话,董将军肯定是东北军中,在抗日中表现最佳的军人。相反,被张学良以"抗日激进分子"、"年轻有为"者、"左派"、"狂热的爱国分子"等雅名称乎的一群,如"抗日激进分子"之首孙铭九就投敌叛国,出任山东省日伪军职,官至日伪山东省保安军司令。其实他们即是在西安事变时,也妄图出卖大西北给苏联,以换取苏联的支持,使他们能成为他们密谋中的"西北大联合"的开国元勋,他们才是真正的民族罪人。

    <二>、正如笔者在<西安事变的远因>一文中所述,张学良此时的燃眉之急,是如何牢固控制他的军队,张学良<不小的计划>,完全证实了此一分析,张学良真实计划中,不管是"大则",还是"小则",甚至每项具体的措施,均为牢固控制东北军而拟订的,无一项是为抗日服务的。张在他的<不小的计划>中自供,他只是"目下还要装得老实些。"[注1](请不要误认为他"尚无杂念",对蒋"都是感激涕零的",对中央"赤胆忠心",与蒋的关系"情同骨肉"。)他只是"用爱国抗日的话,向内向外活动。"[注1](请不要把爱国抗日硬强加在他身上。)

    张学良此时的真实想法如何?他真的想干甚么?他的奋斗目标又是甚么呢?张<不小的计划>做了明确的回答:"期待""大且伟"的"小家庭。"[注1]张为甚么如此憎恨统一祖国大家庭,并视"小家庭""大且伟"呢?固然正如张本人所说,他受不了统一祖国大家庭的约束,他要做一个"不受操纵",为所欲为的"土皇帝";另一更迫切的现实是,统一祖国大家庭的凝聚力,使他的部下"西瓜偎大边",而"趋炎附势","趋附中央"即军队国家化的趋势,使他再无法牢固的控制其的部下,张希望在国外势力支持下,建立他自己的"小家庭"(割据),从而能躲避统一祖国大家庭的凝聚力,对他部队的影响,达到牢固的控制他部队的目的。

    张学良<不小的计划>中的"最近他预备出去大活动,目下还要装得老实些,赶这功夫要向他邻近各房本家……严姥姥等相好去。"证实笔者根椐其它资料,在第四章<西安事变的近因>一文中的分析:心怀"鸿鹄之志"的军阀们,视国家统一的时代潮流,为洪水猛兽,顽固的阻挠国家统一的前进步伐;并视南京中央政府,在谋求国家统一,军队国家化,现代化过程中的每一项措施,为削夺他们的权力之举,而恨之入骨。如中央调训军政干部,使军政逐步现代化,胡宗南等中央军的模范行动与感人事迹,使军阀们相形见绌,如芒刺在背,广大群众强烈要求以优淘劣,贵州王家烈等去职,使大大小小的军阀们,感同身受,似乎已途穷路末,不再群起一搏,将永无翻身之日,他们不谋而合,纠合发难。他们在抗日的口号下,'密切联系','想个共同对付蒋介石的方法',来阻挡汇集在蒋公旗帜下,以陈诚、胡宗南为代表的黄埔精英,推动国家统一,与军队国家化的努力。西安事变就张学良与杨虎城"密切联系"後,想出的"共同对付蒋介石(推动国家统一,与军队国家化)的方法。张学良<不小的计划>中的"赶这功夫要向他邻近各房本家……严姥姥等相好去。"即与大大小小的割据势力秘密串联,纠合发难。以达到:"揭旗反蒋,此其时矣","大家都反蒋","只要我张学良振臂一呼,定会四方响应。""南京政府必将难以招架"而"分崩离析"的目的。

    <三>、张学良真实计划中,不管是"大则",还是"小则",甚至每一项措施,均是为阻挠中国早日统一,维护他们的军阀地位服务的。与他口上大谈的抗日爱国完全相反,无一项是为抗日服务的。

    正如笔者在第一章<西安事变的起因绝非抗日>一文中所分析的那样:不仅铁的事实早就证明,张学良绝对不可能抗日爱国。且不管是根据那一种学说,张学良也绝对不可能成为抗日爱国者。张不以丢失东北为耻,仍私派他的亲信苗剑秋,密秘赴日,不惜出卖祖国主权,换取日本支持他割据华北。张进入西北後,仍要以外蒙古为师,像外蒙古那样与苏联结盟,像外蒙古那样附佣於苏联,不惜出卖祖国主权,换取苏联支持他割据西北。如此一错再错,亳无悔意,又毫无羞耻之心,毫无社会责感,把个人的利益看得远远高於国家的主权与民族的尊严,如此极端个人主义者,正如俗话所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绝对不可能为了他们毫不在乎的祖国主权与民族尊严,洒血抗日疆场。张学良的真实计划---<不小的计划>,完全证实了张学良绝对不可能爱国抗日,这一根椐逻辑规律推导出的科学结论。

    (第五章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际难民张学良/曾景忠
  • 《西安事件真相》(3.2) 张学良、杨虎城的“活路”/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六章 (2)张学良从劫蒋到释蒋的心理历程/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六章 张学良为甚么劫蒋,又为甚么释蒋(1)/陈守中
  • 张学良与西安事变:张学良是否是秘密共产党员?/陈守中
  • 张学良遗稿披露西安事件内幕 坦白自我批判
  • 宋子文日记揭秘:张学良原想枪毙杨虎城
  • 求证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目的与动机?
  • 蒋介石向张学良下过不抵抗命令吗?
  • 张学良——“不抵抗将军”真相
  • 蒋介石向张学良下过不抵抗命令吗?
  • 张学良放荡靡烂的生活
  • 朱长超:张学良将军该不该发动西安事变?
  • 吕正操密晤张学良
  • 宋子文西安事变日记揭秘 张学良原想枪毙杨虎城
  • 张学良确曾要求加入共产党
  • 京报刊登学者文章:张学良先生的党籍问题(图)
  • 蒋介石、张学良抗战战略的冲突
  • 胡适三劝张学良
  • 张学良确是中共党员
  • 张学良亲笔自述手稿尘封48载后出版
  • 张学良之子张闾琳时隔68年后重访西安
  • 张学良的民族败类问题/发华知
  • 王中陵:郑成功、张学良与台独
  • 9.18事变前后真实的张学良和蒋介石/LISA
  • 克强:张学良-民族败类抑或民族英雄
  • 纨绔少帅张学良是如何误国的
  • 自由是最好的:张学良是共产党的最大帮凶和民族的公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