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张朴:毛泽东是怎样做了斯大林的“老师”
(博讯2006年9月10日)
    毛澤東一貫稱斯大林為“老師”,有时为了表现虔誠與愛戴,毛也会搔首弄姿一番。比如四十年代初,當斯大林最喜歡的導演卡門來延安拍電影,毛坐在窯洞外,手捧斯大林的書,作凝神閲讀狀,讓卡門盡情地拍攝。臨別時,毛還特意問卡門莫斯科所在的方向,然後在黑暗中朝那個方向默默佇立,深深地嘆息。幾令卡門感動涕零。
    
     蘇聯紅軍即將進入東北時,毛對參加“七大”的代表激動地宣佈:“我們中國共産黨的每一個人,都是斯大林的學生。”就在奪取全國政權前夕,毛還在蘇共領導人米高揚面前,反復強調他是斯大林的信徒。 (博讯 boxun.com)

    
     那麽,毛澤東是否也做過斯大林的“老師”呢?據我看,曾有過一次,或許是唯一的一次:毛澤東使斯大林學到了怎樣在共產黨内進行大清洗,怎樣把所有那些他不喜歡的、不信任的人,從肉體上徹底消滅。
    
    [一]
     這件事發生在1930年。當時的毛澤東已經完全控制了兩支紅軍:朱毛紅軍和彭德懷軍,以及閩西紅區。但他眼睛一直盯著井岡山東邊的江西紅軍和他們的根據地。
    
     紅色江西領袖是個頗有魅力而相對溫和的人,叫李文林,指揮著一支幾千人的隊伍。二月六日毛在一個叫陂頭的地方,開所謂‘聯席會議’,把紅色江西的權奪到手。毛的連襟劉士奇(賀子珍的妹妹賀怡的丈夫)當上紅色江西地方黨組織首腦(贛西南特委書記)。李文林只得到一個低級地方職務:贛西南特委下屬的贛西蘇維埃政府秘書長。
    
     沒過多久,毛又奪了江西紅軍的權
    
     中央沒有授權毛澤東管轄江西紅軍,把江西紅軍編為十三個軍之一,與朱毛紅軍平行,連軍長都物色好了:蔡申熙。据江西的報告,蔡到江西后,毛“用手段打擊蔡申熙同志”,不准蔡就職,而是派一個聼他話的人任軍長,連襟劉士奇當政委。
    
     江西跟在上海的中央沒有電訊聯係,全靠巡視員、彙報人在數百公里的長途上,凴兩條腿傳書帶信。毛竭力封鎖與上海的聯係,很可能還跟劉士奇合謀殺了反對他們抓權的巡視員江漢波,後來又用江的名字寫了一份支持抓權的報告給上海。
    
     八月初,毛澤東帶著部隊北上長沙。江西共產黨人抓住這個機會,在老領導李文林的主持下召開代表大會,把劉士奇選掉了。
    
     開會時群情激憤,人們不斷站起來斥責劉,矛頭直指毛。據劉士奇後來給中央的報告,人們針對他和毛說:“我們黨内危險,負責人好當官,會變成軍閥。”還說他們倆“不許別人發言,任意加入機會主義的名詞”,槍斃了太多人,“逼成了黨内濃厚的赤色恐怖”。大會作出決議,要求中央開除劉士奇。但這些紅色江西人不像毛、劉那麽心狠手辣,他們沒有殺劉,讓劉去了上海。中央把劉派到另一塊紅色根據地鄂豫皖,在那裏他成了張國燾的刀下鬼。
    
    [二]
     劉士奇既被解職,毛澤東失去了掌握紅色江西的手。二打長沙後,他打馬回頭,要重新控制江西。他也是回來報仇的。十月十四日,他在歸途中給上海寫信說,江西共產黨“呈一非常嚴重的危機,全黨完全是富農路綫領導”,“為AB團(AB是英文Anti-Bolshevik的縮寫,江西曾有過這麽一個反共組織,早已停止活動)富農所充塞”,“非來一番徹底改進,決不能挽救這一危機。”
    
     毛澤東的大清洗就此開端。毛不光要殺光紅色江西中反對過他的人,還要滅掉他的紅軍隊伍中不忠實於他的人。
    
     十一月下旬,毛先從紅軍開刀。他把部隊集中到紅色江西的中心,以便沒人能逃。他宣佈在彭德懷軍裏發現了AB團,首領叫甘隸臣,罪名是“煽動官兵脫離前委領導”。也就是說,企圖擺脫毛的控制。逮捕和處決就此開端。
    
     朱毛紅軍裏,毛也有不少的帳要算。一年多以前,這支紅軍曾把他選下了台。毛知道人們厭惡他,自己在1930年十二月二十日給上海的“答辯”信中,承認人們說他是“陰謀家”,“喜歡用政治手段‘拉一個打一個’”,“陷害同志”。
    
     毛主要使用李韶九來搞大清洗。不少人認爲李韶九 “素來卑鄙齷齪”。一個巡視員寫道:“李在一縱,大部分人不滿意他,因李只于未出發前的訓話非常的勇敢,作戰則畏懼怕死”。
    
     在李韶九主持下,“首先是縂政治部,接著就在各軍、各師開始了。軍政治部告訴我們,你們那裏有AB團,並具體指出幾個人,就凴這一句話,根本沒有別的材料,就把他們抓起來了。提審他們時都不承認,一打,一審,他們承認了,還供出十幾個人的名字,又把那十幾個人抓起,再打,再審,又供出幾十個。”朱毛紅軍“共打了一千三四百人”。
    
     毛在給上海的信中說:一個月工夫,他管轄下的整個“紅軍中破獲AB團四千四百以上”。所有的都受到嚴刑拷打,大多數被殺。一旦把紅軍中曾經反對他的人殺得差不多了,毛就著手對付江西共產黨人。
    
    [三]
     十二月三日,他派李韶九去江西領導人所在地富田,給了李一張單子,單子上都是那些夏天開會把劉士奇選下臺的人。毛把這個會稱作“反對毛澤東”的“AB團取消派的會議”。他下令“來一個大的破獲,給以全部撲滅”。“各縣各區須大捉富農流氓動搖分子,並大批把他們殺戮。凡那些不捉不殺的區域,那個區域的黨和政府必是AB團,就可以把那地方的負責人捉了訊辦。”
    
     李韶九在十二月七號到了富田,當晚就開始抓人用刑。一種刑法叫“打地雷公”,把竹簽從手指頭與指甲蓋之間的縫裏打下去,一錘錘鑽心的痛。另一種刑法,用香火燒,也是慢慢地折磨你,叫你長久地痛。李韶九還為江西領導人的妻子備有專門的刑法。据受害者事後的控訴,他“將女子衣服褲子脫下無片紗,用地雷公打手,綫香燒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
    
     暴行激發了一場兵變——第一場直接地、公開地反對毛澤東的兵變。領導人是劉敵,是毛的老鄉。毛曾派他去江西紅軍中做官,想用他協助控制江西紅軍。李韶九一到富田就把他找來,先對他說有人咬他是AB團,嚇唬他,然後說只要他肯合作就沒事,還能升官。
    
     在兵變後給中央的報告中,劉敵寫出是什麽促使他揮戈而起。他看見李韶九的屋裏“酒肉火腿擺著桌上,大喝大吃”,而腳邊是受刑的同志。他聽見李韶九“非常起勁高興”地講他怎樣刑訊,周圍的人又怎樣恭維他。“尤其是李韶九說不是AB團問題,全是政治問題,更使我懷疑而肯定這裏面一定有鬼”,“一定是毛澤東弄鬼派走狗李韶九來屠殺江西黨的幹部。”
    
     劉敵決心拯救他的同志。他先對李韶九說:“我是你老人家的老部下,我的政治水平非常低,你老人家是完全知道的,現在幸喜你老人家來了,我只有盡量的接受政治教育,承認錯誤,我相信毛澤東同志縂不是AB團,你老人家縂不是AB團,軍長縂不是AB團,我縂為你們三位是追是隨”。這樣一來,李“便安慰我不要恐慌,因爲他們又要審人了,要我到小屋子裏去坐,門口有人守著,聼到李韶九審政治部政務科長尚子龍同志,被地雷公打得聼天喊地,我便在屋子裏鋪上睡着打主意。”
    
     第二天一早,劉敵繼續裝作討好李韶九:“用足踢李一下子,眼睛睬他一下子,李又隨我出另到一間房子,那時我又橫竪是不要臉,同他大排談一番,專門講小話,這樣一來他相信了我。” 李韶九要他“用快刀斬亂麻的手法將你這團的AB團馬上肅清”,還告訴他AB團就是那些毛“調不動,靠不住”的部隊。
    
     劉敵回到自己的部隊,同志們“都非常希奇,同時喜歡,那時黨内一般幹部都感覺得同志之生命毫無保障,非常恐怖”。他說了他的所見所聞,部隊都願意跟他一起行動。十二日,劉敵集合起部隊,直奔富田,“救出一大批被陷同志”。他沒有想要加害毛的走卒,李韶九跟其他人都安然逃走。
    
     當晚富田出現“打倒毛澤東”的大標語。第二天上午在富田廣場召開了反毛的士兵大會。下午,江西黨組織離城退到六十公里外的贛江以東。他們散發通告,這樣描述毛:“毛澤東爲人誰都曉得,是極其奸猾,個人意識非常濃厚,英雄思想充滿了腦筋,對同志素來是命令主義恐嚇手段,懲辦制度,對黨一切問題素來是少有會議討論解決,無論在某一問題只要他發表意見,便誰都要贊成,否則他即藉組織來對付及擬造新的謬誤理論來爲難。毛還經常慣用政治手段來打擊同志,對幹部的培養他素來是做他個人工具利用。總之毛澤東他平日的一切言論行動工作的表現,已經不僅不是一個革命領袖,而且不是一個無產階級戰鬥者——布爾什維克黨員。”通告稱毛想做“黨皇帝”。
    
    [四]
     在場的中央巡視員不准公開抨擊毛,說毛“與國際革命都有影響”。江西共產黨人服從了命令,把自己的命運交給中央。從蘇聯回國後主事的周恩來遵循斯大林的指示,完全給毛澤東撐腰。斯大林要的就是像毛澤東這樣最狠、最下得了手的人,非這種人不能成事。江西共產黨人雖然忠於黨,但可以被犧牲掉。周恩來要他們“毫無抵抗的執行”毛的命令,否則就要受到“無情的武裝鬥爭”,也就是說被殲滅。
    
     毛“審訊”、處決了參與富田事變的劉敵和其他仗義救人的官兵。行刑前,他們被押著在紅區巡迴示衆。行刑時,基層幹部一律組織觀看。
    
     大清洗越演越烈。据一九三二年五月的一份秘密報告,當時“一切工作停頓起來,用全力去打AB團。弄得人人自危,噤若寒蟬,在打AB團最激烈的時候,兩人談話,都可被疑為AB團……凡打AB團不毒辣的,都認爲與AB團有關係。”
    
     審訊時“有用洋釘將手釘在桌上,用篾片插入手指甲内,在各縣的刑法種類,無奇不有……坐轎子,坐飛機(各縣皆然)坐快活椅子,蝦蟆喝水,猴子牽繮,用槍通條燒紅捅肛門(勝利縣)。就勝利說,刑法計有一百二十种之多。”有一種想象豐富的刑法叫“仙人彈琴”,用鐵絲從睾丸穿過,吊在受刑人的耳朵上,然後用手撥拉,像彈琴一樣。殺人的辦法也多種多樣,“剖腹剜心”是常見的。
    
     數万人就這樣死去。根據當時的報告記載,僅紅軍就有一万人死亡,是所有毛管轄下紅軍的四分之一。
    
     斯大林當時的結論是,毛的做法在“根本上是正確的”。毛策劃的這場狂殺共產黨人的運動,顯然啓發了斯大林,使他學到不少東西。再過幾年,斯大林的大清洗就將在蘇聯掀起血雨腥風。從毛的大清洗中,斯大林已經看到他未來消滅數百萬共產黨人的雛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旧文集锦:女人看重毛泽东 10篇
  • 毛泽东的“粗话”欣赏
  • 张朴:毛泽东为何要置新四军军长项英于死地?
  • 长征名单上最初没有毛泽东
  • 毛泽东与贺子珍庐山相会揭秘
  • 张朴:美国人是怎样在关键时刻救了毛泽东?
  • 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毛泽东到底在干甚么?/陈守中
  • 张朴:毛泽东为什么要毛泽民死?
  • 重新认识毛泽东
  • 毛泽东组织秋收起义被俘 差点被民团处死(图)
  • 毛泽东非中共始初栽培对象?中共三大秘书另有其人/方德豪
  • 12个人的文革记忆:毛泽东不怕林彪、怕林立果(图)
  • 毛泽东缘何要娶江青?(图)
  • 毛泽东军事领袖地位的确立
  • 误读毛泽东,高岗让自己永远失去了复出可能(图)
  • 毛泽东:“没有宪法的社会,是最好的社会”
  • “720事件”周恩来安排毛泽东坐飞机逃离武汉.
  • 周恩来后悔成全了毛泽东的终身领袖地位
  • 邓小平给毛泽东的信
  • 中国媒体以一般新闻手法报道毛泽东逝世30周年(图)
  • 刘少奇侄孙刘庄宪:我对毛泽东是比较恨
  • 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与网友聊天: 我更像奶奶杨开慧 (图)
  • 退休中共高干促为毛泽东加罪减功
  • 北京纪念毛泽东活动突拒境外传媒
  • 中国新版历史教科书“盖茨”在取代“毛泽东”(图)
  • 纽时:中国教科书改版,毛泽东在哪里?
  • 毛泽东秘书张玉凤耳顺仍优雅(图)
  • 毛泽东外孙女孔东梅经营文化公司 要推广系列红色经典
  • 毛泽东唯一外孙女孔东梅(图)
  • 任不寐:毛泽东与中国传统文化—读苏绍智先生《民主不能等待》一书
  • 胡平: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 毛泽东与江青独生女李讷据传贫病交迫
  • 毛泽东对达赖喇嘛讲「宗教都是骗人的」
  • 鲁德成、毛泽东相片出现在加拿大「环球邮报」头版(图)
  • 纽约时报 天安门前的毛泽东像 (图)
  • 毛泽东像母本倘若被外国买家拍走的话(图)
  • 中国天安门城楼毛泽东画像 母本将被拍卖(图)
  • 毛泽东遗产 超过一亿三千万人民币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纪念文革40周年,毛泽东死30周年:几句话, 真精彩!/惶惑楼
  • 比较毛泽东与邓小平时代
  • 旧文集锦:毛泽东的处男诗 6篇/凌锋
  • “咒毛泽东”
  • 刘晓波:混世魔王毛泽东
  • 金钟:毛泽东三十年祭
  • 9月9 日再议毛泽东/武振荣
  • 毛泽东人祸和他的理想破灭史 ?/昝爱宗
  • 祝贺“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发行/林保华
  • 张戎:让读者了解真实的毛泽东
  • 张鹤慈:毛泽东的狂妄和自卑
  • 张朴:写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上市之际
  • 红太阳的殒落--毛泽东逝世30周年/刘放
  • 解龙将军:毛泽东与蒋经国是表兄弟
  • 管住蒋介石、毛泽东领袖们……/巩胜利
  • 毛泽东提出的十个哲学问题/陆剑杰
  • 毛泽东曾坦言:我们现在实行的是专制主义愚民政策/雪洋
  • 王雍罡:五四反儒与毛泽东反儒的根本区别,以及之其他
  •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曾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