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西安事变的起因绝非抗日(2)/陈守中
(博讯2006年6月20日)

四,不管根据哪一种学说,张学良均不可能成为爱国抗日者
    
     不仅铁的事实早就证明,张学良 "是国人皆曰可杀的可耻逃跑将军";且不管是根 据哪一种学说,张学良都不可能成为爱国抗日者。如共产主义学说,列宁的名言:"每 一个人身上,都打上深深的阶级烙印",即共产主义理论中,著名的 "出身论"。毛泽东 进一步解释说:"一个人或一个政党,看看他们的过去,就知道他们的现在;看看他们 的过去和现在,就知道他们的将来。" 让我们根据这二位共产主义著名导师的论述,来探讨一下张学良有无可能成为爱国者。张学良的父、祖辈,是好逸恶劳的市井无赖。 张学良的父亲张作霖,早年游离於兵、匪之间;俄、日之间;後又游离於保皇与革命之间。[注1]蛇鼠两端,投机取巧,无任何社会责任感、正义感,完全以个人利益取舍的机会主 义家庭,张学良继承此一张家传统,并以此一张家传统,指导他的行动,即正如毛泽东 所说:"一枪不放,空国而逃千里,关山惨然变色。亡国罪魁,败兵祸首张学良等肉其 足食乎?自古亡国之君,败军之将,有更可耻如此者乎? 从此卖国贼之徽号,有口皆碑,逃跑将军之头衔,无人不知。丑声洋溢,秽德彰闻。"[注1] 这样一个 "自古亡国之君,败军之将,有更可耻如此者呼?" 且 "丑声洋溢,秽德彰闻" 的张学良,根据共产主义 学说中,列宁的 "出身论",以及毛泽东的 "看看过去,就知现在" 说,是不能一蹴而就,突然变成爱国者的。 (博讯 boxun.com)

    
     根据逻辑规律,杀父之深仇,尚且未能触动张学良任何一个神经细胞,张竟把杀父之 深仇置於脑後,在他父丧期间,玩女人去了,以致因玩女人、注射毒品、生活糜烂而失战机,并痛失大好东北。如此奇耻大辱,孟明毁家苦炼劲旅,项羽无脸见江东父老,谢绝要载他渡 江渔夫的好意後,自刎於乌江旁。可张学良在 "东北三千万同胞尽变为日寇俎上肉" 之时,仍有脸皮豪游欧州,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展示他那 "亡国罪魁,败兵祸首" 的尊容。 张学 良豪游欧州八个月中,每月耗费四十万元,而当时中央军每个师一月的经费仅十万元;张 氏父子二代,以保境安民为由,在东北抽税收捐,私人财产积至天文数字,且挥金如土,享 尽人间荣华富贵,却在东北有事之秋,身为边防军司令的张学良,竟可耻的称病躲进医院,这说明了张学良无起码的社会责任感;平时张学良将东北四省,以及华此四省、市的 "财政 收入悉数截留,不以一纹解国库。"且不准中 央军进入东北,但当东北有事时,却 "空国 而逃",并"慷慨大方" 到,"东北不是东北人的东北,是全中国人的东北。" 把一切问题悉 数推给中央,要中央军为他抗日守卫东北;特别是张学良对待祖国主权与民族尊严的态度,张学良不以丢失东北为耻,仍私派他的亲信苗剑秋,密秘赴日,不惜出卖祖国主权,换取 日本支持他割据华北。张进入西北後,仍要以外蒙古为师,"三月间订立的蒙苏条约,就是 告诉我们,你们可以如此做,我们可以同你联盟。" 将中国的大西北像外蒙古那样,从中国 的版图中割裂出去,像外蒙古那样附佣於苏联,就会像外蒙那样在苏联支持下,据西北称雄,不惜出卖祖国主权,换取个人权位。如此一错再错,亳无悔意,又毫无羞耻之心,毫无社会 责感,把个人的利益看得远远高於国家的主权与民族的尊严的极端个人主义者,正如俗话 所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怎么可能为了他们毫不在乎,甚至正在准备出卖中的祖国主 权与民族尊严(以外蒙古为师,步盛世才的後尘,将中国的大西北像外蒙古、盛世才的新疆 那样附佣於苏联,以换取苏联每月三百万元的资助[注1]) 而爱国抗日呢?
    
     更主要的是像张学良这样品德的人的建军宗旨、选将、练兵,均不是以爱国抗日为目 标;而是效忠张学良个人。因而,尽管东北军成军,早於蒋公领导的以黄埔为代表的中央 军,即有充裕的时间练成劲旅,武器装备也不差,正如张氏父子自己所说:"我東北军人 強马壯,兵多,飞机多,大炮多,大豆多,每年出超三亿多美元,有十几個騎兵師。 我们兵工厂库房有二三十萬条好槍,有一千多門迫击炮,还有山炮、重炮、加农炮,北伐军天上沒有飞机下蛋,地下沒有四條腿的騎兵。" 再加上人们常说的,东北大汉 优异的体质,倘若张学良所带领的几十万东北军,能有长城抗战时,关麟征等三个师中央 军在御外时所表现的战斗力,日本人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夺取东北。
    
     且张学良是武大郎开店,容不得高於他的人,惨杀了像扬宇霆、常荫槐、董道泉…… 这些东北军中少有的人材。而选用与张学良可互为表里的人物如杨毓询以及孙铭九等,这 些人物如孙铭九等悍然劫蒋,并惨杀蒋公的侄孙蒋孝先,以及王以哲……。但是,因为他 们只是权利狂,当他们认为有绝对把握攫取权力,自认必胜时,可爆发出惊人的疯狂性,但当他们感到胜利无望,必败无疑时,他们即刻变成胆小如鼠的懦夫,这是因为他们并无 崇高的思想支持他们成仁取义。因而面对强敌日军,以当中国们军力,与训炼有素、装备 精良的,当时世界上第一流军队日军作战,必败无疑,他们自己甚么好处也捞不到,他们 又无维护国家民族尊严的大义,因而在抵御强敌入侵时,他们均为苟安偷生的懦夫,甚至投 敌叛国如应德田、孙铭九、白凤翔等。[注2]且张学良惟恐其的部下,知道是中央政府养活 他们,而抵制张要他们反中央的行为,张私款不离口,以至 "外国人以为他要用他的私款 养活他的军队。"[注7] 张学良甚至堕落到了连我国数千年以来,用来激励官兵忠於职守,勇敢杀敌的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的口号也叫不出口了。这样的军队怎么能打仗呢?既 是在西安事变前夕,张仍是当时中国最腐朽的军阀,"(西安的) 张学良公馆的外围由手枪 营站岗,里边是卫士站岗,公馆共有六十名卫士,都是尉级军官,有八名副官,都是校级 军官,副官之上是副官长谭海少将。"[注9]与以胡宗南为代表的黄埔精英,"以军营为家,与士兵同吃、同住、同娱乐,并鸣鸡起舞,苦练御侮本领" 成鲜明对照。同时东北军也是 当时中国各军队中战斗力最弱,纪律最差的军队,当时重要将军徐永昌日记中就有: "东北 军作战力薄弱,而军纪太坏,若久戍而敌不至,失尽民心,是用之则得不偿。"
    [注10]如此带兵,正如当时重要将领徐永昌所说:"不配谈抗日。"[注10]
    可张学良竟侈谈抗日,居然有人相信,真是不可思议。
    
     是不是真存在所谓东北军只能抗日,收复故乡,仅仅不愿打内战呢?看看张学良所带领 的军队,在御外时的表现吧,一九三一年九月初,张学良这位手握二十六万正规军,十八万 非正规军的边防军司令长官,本拟於九月十日回沈阳,张作相与张景惠先後来北平请张学良 速回东北应付一切。[注6]可张学良仅仅听说土肥原着手组织暗杀团,日军枪声未响,就已 吓得张学良称病躲进北平协和医院。[注6]在我国历史上,除了卫懿公饲养的 "鹤将军" 外,还没有敌军未动,就已吓得称病躲起来的将军,张学良创下了我国历史之最,是我国历史上 最贪生怕死的将军;最窝囊的耻国丧地的边防大员,典型的苟安偷生者。边防军副司令长官 张作相请不到张学良回沈阳,也效仿张学良的作风,躲进老家锦州不再北归,参谋长、旅长、团长层层效仿。在九月十八日夜, 进攻北大营的日军还不足三百人,而驻守北大营的东北军 第七旅有七千人(倘若东北军能有关麟征等中央军在长城抗战时,所表现出的御外的决心与 战斗力,决不可能让三百倭寇在沈阳如此胡作非为。) 开始进攻时,日军还12只用不能爆炸 的炸弹试探12,见东北军不敢反抗後,才敢於进攻的,人们常常用12 "兵临城下",被困於 城内,来形容军事上的窘态,可张学良这位统率几十万边防大军的 "边防军司令长官",在 抵御外族入侵时,连困於城内都做不到。七千东北大军,竟被不足三百倭寇,困於窄狭的营 房内,且指挥官均不在营房。[注5] 失去指挥的营房内的士兵,面对敌人的大炮,借用前苏 联总理赫鲁晓夫的话,"只不过是一团肉。"此时,即使中央下达二十四道抵抗令,甚至中央 执法官、督战大员自天而降,也丝毫改变不了颓势。张学良不仅不敢抵抗,更不能抵抗。
    "自古亡国之君,败军之将,有更可耻如此者乎?"
     张学良不仅不敢抵抗,更不能抵抗。日寇为甚么能如此轻易的夺取东北?张学良为甚么 只是张学良,而不是岳飞,绝对不是 "不抵抗" 几个字所能概括的,而张学良本质所决定 的。"撼山易,撼岳军家军难" 背後,包含多少年心血、泪、汗所浇铸的岳家军钢铁般的战 斗意志、勇气与决心,多少个寒冬酷暑练成的过硬杀敌本能。日寇在武士道精神毒化下,不 仅凶悍异常,且武器装备远优於我军,是武装到牙齿的钢老虎,与日军作战,绝对不是 "抵 抗" 与 "不抵抗" 几个字的文字游戏,而是 "血肉磨坊","火的炼狱"。长城抗战後,北平学生代表,参观中央军坚守的阵地,仅仅见到血与火的痕迹,都感动得流泪。像张学良那 样,平时连汗都舍不得流的人,甚至敌人枪声末响,就已吓得称病躲进後方医院,如此贪生怕
    死的人,怎能期待他奔赴炮火连天,血肉横飞的抗日疆场呢?
    
     张学良不抵抗是他苟安偷生的必然结果,在敌我力量相差悬殊,必败无疑的情况下,与 强敌做战,对於他个人来说,甚么好处也捞不到,所能得到仅仅是他毫不在乎的身後名,正 如他晚年所说:"我不在乎别人说我是功臣或罪人。" 因而他可以可以毫无顾及的在父丧期 间纵声色;可以不顾人与人之间的基本诚信规则,伪造不抵抗令,嫁祸於他人;可以谎报军 机,把不抵抗失锦州谎报为:"在日军的飞机、坦克及大炮分路猛攻下, 我军奋勇应敌,激 战十昼夜之久,前仆後继,死伤蔽野。"[注5]如此张学良怎么会仅仅为了国家民族尊严,拼 光他的全部家挡,甚至个人生命,去与日寇血战呢?
    
     特别 "一二八事变" 时,全国上至中央,下至老百姓,均急切的希望张学良率领几十万东北大军挺进东北,牵制日军,"使其不能有在上海扩大侵略之余裕。"[注21]上海民 众捐集巨款,并派代表携巨款劝说张出兵东北,以能减轻日军对上海的压力。没想到张不 仅自己不愿出兵东北,牵制日军。相反,张学良仅仅听说 "由于马占山与张海鹏打仗,使 日本驻齐齐哈尔领事清水八百一遇害。"[注22]而惊恐万分,当着上海民众代表的面,把 马占山数落了一顿,讥马为 "滥出锋头。"[注21]坐失乘日军调往上海,东北空虚之际,收复东北的良机。如此张学良理为当然的受到全国人民怒斥。
    
     "杀父之深仇,夺家之巨恨,且负不抵抗之奇耻"。仍未能触动张学良任何一个神经细 胞。直到一年半後的热河抗战,依然毒瘾严重,"三十岁的老人,正事与娱乐不分。" "除 了注射毒品时以外,毫无思考能力的毒品之友。" 连接见客人,"也是坐谈不久,就要离 座去打吗啡针。"[注5] 以致到一九三三年一月二十四日,蒋伯诚电呈蒋公报告说:"宋明轩(哲元)、冯治安、张自忠、刘汝明暨启予(商震)、梗忱(庞炳勋)等均以为此次对日作战非 钧座(蒋)北来,前途不堪设想,言时声泪俱下,意极恳切。"[注5] 而张学良既不尽职尽责,如 "当热边告急, 情势危殆之际,他只到前方视察过一次,且是为了陪同代理行政院长宋 子文而不得不去,那次视察, 每走三十里,就要停下来用毒,稍为操劳一下,就疲累不堪,在平北平顺承王府里与各将领研商防务问题时,也是坐谈不久,就要离座去打吗啡针,的 精神这么委靡, 怎能担负国家大事? 更想像不到的,他把一个经议决要下达的军令公文,拿起来随便往大衣口袋一塞,意然忘了发出去[注5];又极端自私,如派宋哲元守最危险的 地段,派孙魁元的四十一军赴最远离後方的热北抗击日军,而将他的东北军留在後方河北,张如此私心的安排,引起前线非奉系将领不满,宋哲元当面顶撞……,统率几十万大军的 张学良,又被日寇一百二十八名骑兵,无血占领了热河省会承德。
    
     在後来的八年抗战中,张的军队的表现又如何呢?就以东北军中最精锐的一百零五师 为例,七七全面抗战後,上海战场紧张,中央军勇敢与日军奋战,死伤往往高达百分之八十,在战情非常紧张的情况下,不得不调久闲无事的东北军一百零五师,赴上海支援苦战中的其 他国军,该师归湘军将领王东原将军领导,王视察该师後,根本就不敢用。直到中央军校毕 业的王铁汉任师长後,正如王铁汉本人所说: "国民二十六年十一月间充陆军一零五师副师 长并代师长,二十七年九月真徐中将师长。本师官兵心理既不健全,精神亦不稳定,战斗技 术、战争纪律,亦有待加强与革新,经人事调整,刻苦训练,始入正轨。"[注11] 可见未经 王铁汉 "刻苦训练"前, 既使是东北军中最精锐的一百零五师,也是一支问题多多的部队。 张学良如此带兵,既不能安内,更不能御外,根本就不存在东北军只能抗日,只是不愿打"内战"的问题。
    
     是不是张学良身边真的有一群 "抗日的激进分子"呢?正如俗话所说:"道不同,不相谋也" ,又云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像张学良这样的不抵抗将军,能 容忍在他周围,有一群真正爱国之士,喋喋不休,鼓吹真正爱国吗?常荫槐是东北军中少有的民族意识较强 的人,"济南惨案" 後,常立刻致电张学良:"似此无理干涉,辱我熟甚!""速息内争,一致 对外",又电:"免为後世唾骂"[注12]等等,结果被张学良认为是讨厌的多口者,而遭张学 良惨杀。这样的张学良手下有无可能存在真正的爱国抗日者呢?请看看事实:
     张手下的 "抗日的激进分子" 之首孙铭九,这位 "三剑客" 之中的武星,就投日叛国,官至日伪山东省保安司令[注2]。
     张学良所依赖的劫蒋急先锋白风翔也投日叛国,充任日伪 "东亚同盟军" 司令,统率八个师的伪军,为日军侵略中国开路。
    
     张身边的 "狂热的爱国者" 之首苗剑秋,"三剑客" 之中的宣传家、鼓动家,疯狂的 号召东北军官兵像日本"二、二六" 事件那样杀蒋,与中央为敌,并仇视自己的同胞,厌恶 自己的家园,却对溅踏自己祖国领土,残杀自己同胞的日本,有着特殊的感情,视日本为 其故乡,在日本这个人口稠密,物价昂贵,寸土寸金的国家内,有他个人的豪居,过着优厚 的生活,其经济来源,也没有人能说清楚。其实苗剑秋早在西安事变前,就与日人关系密切,并被张学良派赴日本,进行卖国活动,以出卖祖国主权,换取日本支持张学良割据华北,苗 失望而归,张抱头痛哭一场。[注6]从此例可看出苗剑秋与日人的关系,远非寻常。
     张身边的另一位亲信、"三剑客" 之中的智多星、"少壮派"敇的政治领袖应德田,这位 "盛世才式野心家" [注13]也 "投日叛国,官至日伪河南省教育厅长。"[注13]
     被认为是对张学良影响最大的人[注5],"西北大联合"的设计师[注5]杜远重的一生,从旁证明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目的与动机,是为了像盛世才那样得到斯太林的信任,以能 像盛世才那样得到苏联大力援助,达到像盛世才据新疆称雄那样,据西北称雄的目的。杜重 远被认为是 "对张学良影响最大的人。"[注5]张学良多次向杜求计,他们密谋与暗室,甚至 唯恐暗室不保密,而把"汽车开往上海郊外",在远离人群的"郊外汽车中密谈(谋)。"[注7] 如此神密的本身就证明他们密谋的内容,绝对不是抗日。这是因为正如张学良本人所说,有关抗日的事可以 "理直气壮" 的在大庭广众之中"慷慨陈词。"[注1]甚至直接向蒋公本人 "哭谏"、"屡谏。"[注5]何须如此鬼鬼祟祟,不为人知。杜重远还是公认的"西北大联合" 设计师。提出一整套有关"西北大联合"计划。[注5]该计划是不是像他们所表白的那样是为 了抗日呢?杜重远这位"西北大联合"设师後来的表演,足以向世人揭示他当年设计 "西北 大联合" 的内容。七七全面抗战後,既使普通老百姓也"母亲送子上战场,妻子送郎打东 洋"。可是杜重远却继续执行他们九一八不抵抗,而失东北的原奉军的"不抵抗主义",远远 逃离抗日前线,躲入新疆。他虽然无抵抗凶恶、强悍日军的勇气。但据地称雄的"鸿鹄之志" 丝毫未收敛,积极协助盛世才叛离中央。并著书<盛世才与新疆>,吹捧盛,以求高官。杜被 日寇赶出家园,国难家仇,竟未能唤醒杜的良知,在七七全面抗战後,与全国人民一道勇抗 暴日,报仇雪恨。相反,竟在全国人民与强敌做殊死战斗,国家民族处於生死存亡的紧急关 头。竟毫无心肝的协助盛进行分裂祖国的罪恶活动,拖抗日的後腿。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杜是民族罪人,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杜直到七七全面抗战後,仍醉迷於协助盛,叛离 中央的惊人事实,提示世人:当年牵动他的心弦,使他设计出 "西北大联合" 鸿图的 "灵 感",来自盛时的崛起,唤醒盛的东北老乡---原奉系豪杰们据地称雄的"鸿鹄之志",绝 对不是抗日,这是因为发生在杜身边的全民救亡,不能使杜共鸣,抗日的号角也激荡不了 杜。只有万里外盛世才据地称雄的"伟业"才能使杜共鸣,并使杜激荡不已,而不辞劳苦,万 里投奔,并以二十四万分热情投入盛世才的据地称雄的"伟业"中。杜重远还被盛查出,他是 日伪间谍,杜本人也二供认不讳,最後死於盛的牢中, 杜重远与日人的关系也有迹可循。
    
     被日本人认为是:"西安事变中的灵魂人物","张学良政治生涯中最信任的人" [注5]黎天才,这位 "坚决主张东北军开赴西北",因为西北地处边锤,易守难攻, 可以 "和蒋介 石翻脸"[注5],而"分治割据"[注4]的"爱国者",也被毛泽东查出他是日伪间谍,死於毛 的牢中。尽管黎天才为日军效劳,只是执行毛泽东千方百计的使蒋介石的中国失败得越惨 越好,以能让毛泽东早日从蒋介石手中夺取政权的战略方针,竟被毛泽东杀人灭口(王明 语),似乎有点冤枉,但是站在民族立场,黎是有罪的,他在中华民族抵御外族入侵,国家 民族处於生死存亡的关头,竟执行毛泽东的指示,与日伪勾结,丧心病狂的使与外族血战的 中央军 "失败得越惨越好"(毛泽东语),以能为毛日後夺取最高权力铺平道路,黎是货真价 实的民族罪人。
    
     就连与张学良完全一样,与日本有着:"杀父之深仇,夺家之大恨,且负不抵抗之奇耻" 的张家二公子,张学良的大弟张学铭,也投日叛国,出任日伪要职。[注2]
    
     与张学良出 身、志向、兴趣、爱好酷似,可互为表里,亲密无间的挚友。[注14] "西 北大联合" 的先锋官,为 "西北大联合" 穿针引线,被喻为 "通融大使"的洪宪皇帝的驸马 爷---杨毓询。[注14] 这位 "抗日" 的 "西北大联合" 急先锋,在七七全面抗战後,他 们的抗日鸿愿实现後,他不但没有像他们口中所说那样: "一腔热血洒向抗日疆场"。相反,在日本全面侵华後,很快露出原形,日军论功行尝,奖以日伪山东省省长[注13]的高位,以 表彰他在帮助日本侵略中国时所做的贡献。张学良若能在八年抗战中,有更多的表演的机会 的话,会怎样呢?可与他互为表里的挚友,及抗日先锋官为他做了答案。张学良生前还亲自 选定日人的陵园,作为他自己的墓地。[注2]这与吃过日本人侵华之的苦老一辈中国人,宁愿 多花钱,也不买日本汽车成鲜明对比。
    
     张学良手下的 "激进分子" 只是张为了 "制造反中央力量",而 "召收 (的) 不良分 子",他们是一群把他们个人的权力、地位与享受,看得高於祖国主权与民族尊严的极端个人主义者、野心家,虽然抗日的号角激荡不了他们,但是权力欲望却能使应德田、孙铭九、苗剑秋……这一群猛士们血管膨胀,并使他们疯狂到要爆炸的程度,他号召东北军官兵仿 照日本 "二二六" 事件一样杀蒋[注1],与中央为敌,并亲自怖署惨杀王以哲等,他们 心中燃烧的,绝对不是抗日的烈火,而是权力的欲火;血管中沸腾的,也绝对不是抗日的 热血,而是乱国的污血。他们是一群寄生在张这个"团体" 上,依附张本人的 "强干打手。" [注1]倘若东北军国家化後,他们将失去赖以生存的 "母体",而无以为生,更失去攀升 的机会。因而,他们疯狂的煽动张学良叛离中央,对东北军军队国家化恨之入骨,正如曾任张学良机要秘书,後任中共铁道部部长郭维城的文章中所说:"东北军内部部少数野心家妄 图篡夺领导权,首先要夺电台之权,为此,他们抓了蒋斌。""孙铭九疯狂向蒋斌连开数枪,打碎了蒋斌的满口牙齿,更灭绝人性地下令将他活埋",(根据中共派赴西安,并负责 "西 北各界抗日救国会"简称"西救"工作的徐彬如回忆,他带领"西救"人员随杨虎城部队抓宪 兵二团团长杨镇业,并把杨镇业的一家都活埋了[注22])足见他们对自己同胞残忍以及为了个人权位的疯狂。孙铭九等为了掩饰其罪行,诬谄蒋斌 "积压对外通电"、"走漏消息", 更 丧心病狂地诬蔑蒋斌是一九三八年才能立的 "军统特务"、"军统潜伏特务"、"出卖副司 令"。蒋斌後代、张学良甥女王秦、王以哲长女王育罄,以及黄念堂女儿黄公芬等曾申诉此 冤屈,郭维城将军挺身而出,仗义执言:"西安事变前我担任张学良的机要秘书,事变後我 担任宣传委员会代主任,曾与蒋斌一齐办公,所有这些电报都是密码的,都是先经机要部 门的秘书起草。经张学良签字,再由机要门部译员译成密码後,由收发送电台拍发,蒋斌以 及电台根本不知电报内容,也无从扣起。来的密码电报也後,由收发送电台收到後送机要 译电员译出,由机要秘书送呈,蒋斌也不知内容。所谓蒋斌扣押双十二时向外发的电报,纯 系无中生有。蒋斌被杀害是野心分子对一个正直爱国者的迫害,是一件冤案,应予以平反,恢复名誉。" 中共炮兵副司令员高存信也说:"陷害蒋斌的借口,是孙铭九等人当时制造的 谎言。" 以上例子只不过是冰山一角,陷害忠良的借口,岂只此,他们要 "首先打击的胡宗 南",不管从那 方面说,都比蒋斌更爱国,更被张学良视为眼中钉,一直欲除置而後快。[注1]真正的抗日英雄,如被日军称为 "最难缠的对手" 胡宗南军,"一个军要当十个支那军 看待的"关麟征军,以及重创日军的第五军、十三军、十八军、七十四军……。这些为中国历史增光添彩的先贤们,这些在南口、在淞沪、在昆仑关……浴血奋战的先烈们,竟要被以孙 铭九这类汉奸为核心的集团,逼着去抗日,天理何在! 公道何在!
    
     孙铭九等制造"二二"事件的谎言,与张学良制造西安事变的谎言如出一辙;手段也完 全一样,与他们的一贯行事规律相符实。
     相反,爱国抗日,却与孙铭九等投日叛国的事际行动,南辕北辙,与这样一群人的一贯 行事规律不符。
     以如此群类为核心的群体,能爱国抗日吗?

五,最知内情的苏联态度,从旁否定了 "抗日情切说"
    
     众所周知,苏联当时的战略方针是千方百计的把日本这股战争祸水引向中国,倘若张学 良劫蒋的目的与动机,真的只是为了逼蒋早日抗日的话,正中苏联的下怀,帮苏联把日本这 股战争祸水引向中国,胜过苏联远东地区的三百万苏联边防大军,苏联只会热情的支持,至 少也会暗喜,绝对不可能像苏联在西安事变时,所表现出的那种由衷的厌恶,并猛烈评击、严厉遣责,莫斯科为甚么会如此盛怒呢?这是因为作做为共产国际支部的中共,事事需请示 莫斯科,中共中央大量向莫斯科请示的密电,如一九三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联名给共产国际的密电:"我们所希望的地区为青海、甘西、宁夏至绥远一 带,我们除加紧与蒋介石进行谈判,求得在一般基础上要求他们承认划出红军所希望的防地 外,还需须解决一个具体作战问题,因为即使蒋承认红军占领这个地带(这个可能是极大 的)。 也不见得能使这一地带的土著统治者自动让出其防地(这个可能是很小的)。
    
    这一地 带布满着为目前红军技术条件所不能克 服的许多坚固的城池,堡垒及围寨,需苏联确实替 我们解决飞机、大炮两项主要技术问题……。" "以 一方面军攻宁夏,先占领一部分主要 的城寨,多数城寨待接取飞机大炮後再夺取之。 以四方面军从兰州以南渡河,首先占领青 海,……逐步向甘、凉、肃前进。沿途坚城不攻,待从外蒙取来之技术兵种配合攻取之,……。"
    [注1]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异口同声的告诉世人:"即使蒋承认红军占领 这个地带[这个可能是极大的]。"[注1]
    
    即既使 是中央军撤离西北後,他们仍要侵占西北地 区当地地方政府管辖的地区,仍要在西北地区挑 动内战,他们不仅从苏联得到的轻武器是 用来更残酷的屠杀自己同胞的,甚至从苏联取得飞 机、大炮也是用来轰炸西北地区地方政 府所管辖的坚固城寨,而不是用於抗日。又如一九三六年六月十六日,中共中央给莫斯科的 密电: "东北军一旦脱离南京政府,则财政来源完全断绝,加上红军,每月至少应得到国际 三百万元的资助。同时,东北军脱离南京後,武器来源也完全断绝。因此,飞机、重炮、各 类步枪、机枪、架桥设备,以及各种弹药,都需要来自国际的援助。"
    [注3] 请注意该密电 中,二次提到 "东北军一旦脱离南京政府",清楚的告诉世人:张学良的真实意图是,"脱 离南京政府" 并 "另立向面",并不是人们所揣测的"魂萦梦系白山黑水","急切的希望 打回东北";张学良争取俄援的真实目的,也是为了应付 "脱离南京政府" 并 "另立向面" 後,所面临的生存问题,也并不是人们所揣测的 "用於收复东北"。中共给莫斯科的密电,使莫斯科最知内幕,清楚的知道:中共与张学良在西北策劫的一系列事件的目的与动机,根本就不是为了抗日。同时苏联远没有中共与张学良那么乐观,以为除蒋後,各地方势力将会 "纷纷来附"。苏联根据他们所掌握的情报清醒的估计,若让张学良野心得逞,中国必然陷 於四分五裂的混乱局面,而无力於日军作战,完全打乱苏联欲把日本战争祸水引向中国,且 有一个统一的中国以能与日军作战,把日军拖在中国,让苏联能离岸观火,而坐收渔利的战 略方针,所以苏联才如此脑怒。最知内幕的苏联态度,从旁彻底否定了抗日情切说。

六,此外,爱国抗日说无法解释张为甚么释蒋
    
     众所周知,爱国抗日说的重要依据,是张学良十二月十三日看了蒋公的日记和重要文 件,发现蒋公准备抗日而悔悟,因而决定释蒋。倘若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目的,真的是 爱国抗日,此种解释虽非常勉强,但总算有个解释。
     但是张学良後来"反口了",张说:"罗副官(罗启,原为蒋经国副官,二十世纪六十年 代,调派给张学良作副官,与张熟。)我其实没有看蒋的日记。"又说:"我是看了,但是 内容使我更生气,唉!里面不谈了。"[注19]即读蒋日记悔悟说是假的,这样对於认为张 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目的是爱国抗日的人来说,问题就大了,张学良为甚么释蒋呢?
     爱国抗日说的另一重要依据是所谓释蒋"六项条件",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又否定所谓"六项条件"。如:"二十五日下午三点钟,设计委员会开会研究应该提什么条件才能放蒋 走,正在讨论最热烈的时候,忽然听见天空响起一阵响声,接着接到张副司令公馆来电话,说蒋介石、宋美龄等巳坐飞机走了,张副司令也陪他们一齐去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好像 晴天霹雳,震得大家耳聋目眩;又好像一盆冰水,浇得大家浑身颤抖,会不开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杜斌丞说:'我们是不是在做梦,天地间竟有这种 事,'说完向床上一躺,双手抱头,不言不语。申伯纯含着眼泪激动地说:'既然已经走了,就算是吧!'"
    [注5,14,23]另一些委员们,或"捶胸顿足的流泪",或"呼天嚎地的痛哭。" 这些记录清楚的告诉世人:在此以前,即从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他们劫蒋後,直到二十五日下午三时,这些设计委员们所研究出的种种释蒋条件,均未被对方接受,因而他们此时 才重新开会,商讨出既对他们有利,又能被对方接受的条件。倘若在此之前,他们的条件巳 被对方接受的话,他们此时根本就没有商讨释蒋条件的必要,更不会 "捶胸顿足的流泪", "呼天嚎地的痛哭。" 而是在举杯庆祝他们的革命胜利,至少也会像于文俊那样,在戏院里 一边看戏,一边回味他们革命胜利的馀兴。
     以及 "这一幕出现得如此仑卒,以致少帅无条件释蒋,比西安事变带来的震撼更大,冲击更强……。闻讯皆惊愕惶恐,感觉受了张学良的欺骗愚弄,在两方还未达成一致意见 的情况下,就无端放走蒋介石,因而群情激愤,有的人蒙头大哭,有的人破口大骂……。
     原来张学良是私做主张释放蒋介石的,除却张学良,几乎所有的人都主张有条件释 蒋。"[注5,14,23]
    
     又如:"西安方面恐怕只有张学良一人主张无条件释蒋。 "[注5,14,23]
     再如:大陆中共官方西安事变史写作组组长张魁堂先生的著作中,"其实,西安方面 只有张学良主张无条件放蒋。"[注5]
     以及"张学良无条件释蒋决心已定,无可挽回。""如果说张学良无条件释蒋是为了顾 全大局还在情理之中,那么张学良亲自陪送蒋介石回南京就令人大惑不解了。"[注5,14,23]
     "问:看来,'三位一体'尚未'一体'商定放蒋的保证条件,张学良就独自一人决定 放蒋了?
     答:实际上,可以这么说。"[注19]
     "捉蒋是我们大家提着脑袋干的,不是张学良一人干的,不能由张一人作主,想放就放,不能让张学良无条的释蒋。"
     "除了张学良一人之外,几乎一致认为,没有保证,不能放蒋。"
     ……。
     以上事实,清楚的告诉世人:张学良不顾 "群情激愤","在两方还未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甚至 "设计委员会正开会,研究应该提什么条件才能放蒋走,正在讨论最热烈的时 候,忽然听见天空响起一阵响声",即张学良在无条件的情下,"一人作主", "无端放走蒋介石"(即释蒋的"六顶条件"不是真的)。
     张学良为甚么要"欺骗愚弄"[注14,23]他的部下,"无端放走蒋介石"[注14,23]呢?爱国抗日说,无法解释。张学良总不会童心大发,用劫持国家元首蒋介石,来"欺骗愚弄" [注14,23]他的部下一番,随後又"无端放走蒋介石"[注14,23],儿戏一场吧!
    
    (待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安事变的起因绝非抗日(1)/陈守中
  • 张学良与西安事变:张学良是否是秘密共产党员?/陈守中
  • 西安事变的诱因/陈守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