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邀请王光美游泳,拉拢刘少奇打败彭德怀(图)
(博讯2006年3月31日)
    
<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mao><font color=#000000>毛泽东</font></a>邀请王光美游泳,拉拢<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liushaoqi><font color=#000000>刘少奇</font></a>打败<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pengdehuai><font color=#000000>彭德怀</font></a>

      就现在公开的资料来看,1959年7月2日至8月1日在庐山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原定目的是在不触动“大跃进”的根本的前提下总结一点儿“经验教训”,纠正一点儿太过火的“左”风,但7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彭德怀毛泽东写了一封批评“大跃进”的信,7月21日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张闻天又作了支持彭的发言,7月23日毛泽东就在大会上讲话批驳彭、张,此后会议就“转向”为“反右倾”。对这个过程,李锐的《庐山会议实录》一书有比较详细的记录。然而,由于李锐其人当时在中共党内的职位所限,他的书中所提供的主要还是表面的资料,许多更深层的反映庐山风云变幻内在动因和过程的东西他无法提供给后人。
    
      其实,读李锐的书和其它有关庐山会议的史料,我们不能不产生许多疑问,其中之一就是:从14日彭德怀把信送给毛泽东,到23日毛泽东讲话,这八天时间里毛有什么举动?难道他就是整天窝在庐山河西路180号那幢宋美龄的“美庐”别墅里冥思苦想?庐山会议难道就是“毛主席挥手指方向”、大家跟着一起走那么简单?对上述疑问,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的由黄峥执笔的《王光美访谈录》一书也许能从侧面给予些许解惑。
    
      据王光美对庐山会议的回忆,“大概是7月二十几号,毛主席的卫士给刘振德秘书打来电话,说毛主席邀请我到芦林水库游泳。……芦林水库离毛主席住的‘美庐’很近,毛主席经常来这里游泳,有时就邀请一些别的同志和他一起游,随便聊一聊,听说上一天王任重同志就应邀来这里同主席一起游泳。我到芦林水库的时候,毛主席和一些同志正在游泳,我和主席打了个招呼,就下去游了。后来休息的时候,主席关切地问我:‘少奇同志身体怎么样?’我告诉他:‘少奇同志犯了肩周炎,还没有好。最近因为工作繁忙,他感到很疲劳,所以到了这里也没有参加什么活动。’毛主席认真地说:‘请你转告少奇同志,不要搞得那么紧张嘛!开完会后让他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因为王光美紧接着这段文字又说“少奇同志这一段确实很紧张,毛主席批了彭总的信以后,少奇显得心情沉重,整天关在办公室里不出来,不是看材料就是想问题,什么娱乐活动也不参加,每天要吃很多安眠药才能入睡”,所以可以肯定这次游泳是发生在7月23日之后。
    
      上面的文字透露出三点重要的信息:
    
      其一,毛泽东在庐山会议期间“经常”到芦林水库游泳,但并不是“独乐乐”,而是“邀请一些别的同志和他一起游,随便聊一聊”,可见锻炼身体是与“工作”紧密联系起来的。
    
      其二,毛泽东7月23日大动“天子之怒”后的某一天,“王任重同志就应邀来这里同主席一起游泳”。王任重是当时的湖北省委第一书记、“大跃进”的“标兵”之一,湖北省也是“大跃进”中遭难最重的省份之一。据李锐的《庐山会议实录》记载,王在7月4日庐山会议小组会上发言时也坚持“1958年有丰富经验”,但还是“谈了湖北许多实际情况,心情是沉重的”,说了“教训确实沉痛”、“要作充份估计,不要怕错误说多了影响积极性”、“讲清楚,出点冷空气,说右倾,我也不怕”之类有“泄气”之嫌的话。对王的这种言论,毛自然从会议简报中看到了,此时召他来“一起游泳”,显然颇有深意:是要他“站稳立场”?还是给他“打气”?亦或是点拨他弄清“斗争方向”?……不论如何,王任重在此后的“批判彭、黄、张、周反党集团”的“斗争”中是积极参加并支持毛泽东的。
    
      其三,也许是最重要的,毛泽东在“激烈的斗争”开始的时候邀请党内第二号人物的夫人“一起游泳”,并让她“转告”自己对“少奇同志”身体的关心,显然并不仅仅是“加深同志感情”那么简单。1956年中共八大后刘少奇成为党内“第一线”的主要负责人,1959年4月又在二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国家主席,地位崇高,势力雄厚,在党内国内的影响力应该说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毛泽东要打败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这样在中共党内颇有声望的老资格,没有刘少奇的全力支持是不可能的,而且还有“分裂党”的危险。因此,毛泽东不顾江青的“醋意”几次邀请王光美“一起游泳”、共进午餐的举动也就可以理解了。
    
      总之,王光美的回忆展现了毛泽东在庐山会议的“斗争”中运筹帷幄的一个侧面,游泳就是“运筹”的组成部份之一。毛泽东“胜似闲庭信步”般的“斗争”手法真是超迈古今,令人叹为观止。
    
      王光美只是庐山会议这幕大戏中一位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她的回忆只能是侧面的,但如果有更多这样侧面的史料出现,也许能使庐山会议的全貌更清晰一点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