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从“二、二事变”看“西安事变”
(博讯2006年3月28日)
    尊敬的历史爱好者们:
    
     笔者也与您们一样是历史爱好者,希望能在西安事变70周年前夕,与您们 一道解开西安事变此一著的历史之谜,在此抛砖引玉,献上拙稿 (博讯 boxun.com)

    书名:<西安事变真相>
    目 录
    前 言
    自 序
    第一章、西安事变的诱因
    第二章、西安事变的远因
    第三章、西安事变的近因
    第四章、西安事变的策划过程
    第五章、张学良在西安事变过程中的心理历程
    第六章、中共在西安事变中所扮演的角色
    第七章、求证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目的与动机?
    第八章、张学良是哪一种文化的民族英雄?
    第九章、"对外宣传八项主张,对内宣布蒋的罪行"
     蒋介石的罪证:"不准抵抗密电" 何在?
    第十章、西安事变使中国"全国统一,一致对外"了吗?
    第十一章、蒋公在西安事变中的对策
    第十二章、张学良骊山捉蒋与彭德怀庐山上书比较研究
    第十三章、二种完全不同的"不抵抗"
    第十四章、甚么事比"杀父之深仇,夺家之大恨,且负不抵抗之奇耻。" 揪动张学良的心呢?
    第十五章、从"二、二事变"看"西安事变"
    後 记
     拙稿的特点是,尝试借用其它学科中已成功运用的方法,如:
     自然科学中的数理逻辑推理;
     语言学中 "历史语言比较法"……。
     笔者还尝试更深层的利用我们现在已掌握的挡案资料,如笔在今天献上的第十五章、<从"二、二事变"看"西安事变">一文中,尝试发掘一密电中,所隐藏的更有价值 的内容:日本曾准备用三百卡车军火,策动中共与张学良挑动中国内乱,阻挠中 国统一强大,为日本蚕食中国铺平道路。
     很多人认为西安事变仍今乃是一个谜,是因为有人隐瞒了事实真相,笔者 认为是没有很好利用资料。恕我直言,现在的西安事变研究中的资料利用水平,还是停留在"中药"的"龙骨"水平,其实很多资料不是"龙骨",而是包含能解开 历史之谜重要信息的"甲骨文"。
     敬请广大历爱好者毫不客气的批评指正,衷心希望能各位热情帮助下,充 实、完善,共同解开西安事变此一著名的历史之谜。
     (最近中国大陆 "张学良相关网页" 迅速增加,以Tom 历史频道为例,
    2006年2月20日:"Tom为您找到328907个张学良相关网页";
     21日 "346743个";
     22日"354062个"。平均每天以五位数迅速增长,後虽删除言论大胆的网页,但随後又在新数字基础上迅猛增加, "从中共中央统战部了解到,正在审读的有关张学良及西安事 变的稿子不少。有专有专家断言,2006年海内外纪念西安事变70 周年和张学良去世5周年,必然会带新一轮张学良热。"
     在新一轮"张学良热"即将来临之际,呈上拙稿,供参考。)
     敬 颂
    
    时祺!
    
     陈守中敬上
     2006年3月27日
    
    电话:(718)901-5951
    E-mail: [email protected]
    
    第十五章、从"二、二事变"看"西安事变"
    
    
    一、引 言
    
     西安事变发生在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又称"双十二革命","十二、十二革命义举" 等;孙铭九等於稍後发动了另一次类似事件,地点也在西安,所以有人称"第二次西安事变",时间在一九三七年二月二日,又称"二、二事件","二、二事变"等。这二次西安事变有着 惊人的共同之处,在西安事变"机要文件被焚烧"[注1,2],以及"二、二事件的当事人应德 田、孙铭久不是否认,就说记不清楚。"[注3]致使西安事变成了一个无法解破的历史之谜的 情况下,认真的将这二次西安事变做一比较,"由此及彼",且这二次西安事变主要执行者是 同一批人,他们的行事规律(捉案手法)贯穿於此二次西安事变中,相互参照,为侦破此著名 历史疑案提供新的疑点、线索、思路……。这二次西安事变有着惊人的共同之处,他们都气 壮如牛,宣称他们行动正义,如(第一次)西安事变的主要策划者张学良,"在这个绥远前防 已开始作战的时期!把关系全国安危的领袖和重要将领官吏拘留了。"而且他 们成功的发动 西安事变後,向中共中央表忠,宣称:"他之决心与蒋破裂,纯粹是因为蒋 '反革命面目已 毕现',已没有办法与其理论,因而他从一开始就要求红军准备与 他 '共同行动',同中央 军作战。" [4] "并命令已在华北抗日前线的万福麟军,枪口转内,南下夺取中央控制的郑州[注5],命黄永安攻取中央控制的洛阳[注5],命令于学忠军攻占中央控制的兰州[注6]。张 学良自知如此豪情的 "革命" 不得人心,不得不巧加包装,竟把劫持国家元首,攻占中央政 府控制的城市,并枪杀国家军官(宪团长)、军人、无辜平民,且抢窃银行商店的典型叛乱,说成是"反内战",竟有人相信,真是不可思议。
       孙铭九等於一九三七年二月二日发动的事件,甚至他们同党高崇民都称为 "惨杀事件" [注],但是他们自己能气壮如牛,宣称他们行动正义的,并"提出三项革命主张"[注7]:
     "一、不放弃革命策源地之西安;
     二、不放弃革命的八项主张;
     三、革命组织三位一体不得分割。"[注7]
    
    二、 这二次"革命"的历史背景
    
     要认清此类用"正义"、"革命"、"爱国抗日"等漂亮名词包装下的罪恶行径,是多么 不易,必须在方法论上下一翻功夫,不知有没有人认真的考查一下像张学良那样,一九三 一年九月初,这位手握二十六万正规军,十八万非正规军的边军司令长官,本拟於九月十日 回沈阳,张作相与张景惠先後来北平请张学速回东北应付一切。[注7]可张学良仅仅听说土
    肥原着手组织暗杀团,日军枪声未响,就已吓得张学良称病躲进北平协和医院。[注7]在我 国历史上,除了卫懿公饲养的 "鹤将军" 外,还没有敌军未动,就已吓得称病 躲起来的将 军,张学良创下了我国历史之最,是我国历史上最贪生怕死的将军;边防军副司令长官张 作相请不到张学良回沈阳,也效仿张学良的作风,躲进老家锦州不再北归,参谋长、旅长、团长层层效仿。在九月十八日夜, 进攻北大营的日军 还不足三百人,而驻守北大营的东 北军第七旅有七千人(倘若东北军能有关麟征等中央军在长城抗战时,所表现出的御外的决 心与战斗力,决不可能让三百倭寇在沈阳如此胡作非为。) 开始进攻时,日军还12只用不 能爆炸的炸弹试探12,见东北军不敢反抗後,才敢於进攻的,七千东北 大军,竟被不足 三百倭寇,困於窄狭的营房内,且指挥官均不在营房。[注5] 失去指挥 的营房内的士兵,面对敌人的大炮,借用前苏联总理赫鲁晓夫的话, "只不过是一团肉。" 此时,即使中 央 下达二十四道抵抗令,甚至中央执法官、督战大员自天而降,也丝毫改 变不了颓势。 张学 良不仅不敢抵抗,更不能抵抗。"自古亡国之君,败军之将,有更可耻如此者乎?" [注2] 又如张学良外出游猎,仅仅看看到几个野兽蹄印,就吓得缩头回府。[注8]凡此种种,清禁 的表明,张学良不具备把军人的荣誉,看得高於生命的军人气质,说得 俗气一些,张并不 具备 "玩命" 的气质,因而即使 "杀父之深仇,夺家之大恨,且负不 抵抗之奇耻",也不 能激发张学良"玩命",而愤起抗日。
     但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张学良竟突然,玩起"革命"这 "玩命" 的 "游戏" 来
    了。显然,张学良要玩"革命",这玩命的"游戏",一定有比 "杀父之深仇,夺家之大恨,且负不抵抗之奇耻",更深沉的原因。
     究竟甚么事,比 "杀父之深仇,夺家之大恨,且负不抵抗之奇耻",更揪动张学良的心 呢?
     在中国近代史研究中,人们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二十世纪二、三年代中国的 军阀,与今天非洲落後地区的军阀一样,严重的阻碍社会进步,日益为广大人民不满。"打 倒军阀" 成了全中国人民共同呼声,统一成了时代趋势。特别是九一八国难,神州大地,沦 为日寇的俎上肉,四万万五千万同胞悬於暴日的屠刀下,倭寇的刺刀对着咽喉的危机感,使 全国亿万同胞强烈的憎恶军阀割据,"社会分裂",而导至外族入侵。且日寇并不以强占东北 为满足,仍在蚕食华北,甚至污蔑中国不是统一的国家,没有资格加入国联,此事曾是当时 中国报界的热点。形成了要求军队国家化,统一御侮的强大舆论。
     但张学良不愿放弃其 "鸿鹄之志",融入统一祖国大家庭中,安心的做一位部属。拿张 学良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不受操纵的" 他忍受不了统一祖国大家庭的约束,他要从统一的 祖国大家庭中出走,建立他自己的 "小家庭" 在属於他自的 "小家庭" 内,即在他所割据 的地区内,做一个为所欲为的 "土皇帝",治与乱,国家统一与军阀割据,水火不容,不能 同时存在於一个国家内,他们视国家统一的时代潮流,为洪水猛兽,深恶痛绝,顽固的阻挠 国家统一的前进步伐,并视南京中央政府,在谋求国家统一,军队国家化,现代化过程中,每一项措施,为削夺他们的权力之举,而恨之入骨。如中央调训军政干部,使军政逐步现化,正如杨虎城与他的亲信孔从周所说:"三天一改编,二天一归并,很快就会被肢解消灭,现 在我们正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关头,你务必要掌握好部队,以防万一。东北军的命运,有和我 们相同之点,我已与和张汉卿密切联系,我们总要想个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办法。"[注9] 杨 虎城的这一段谈话清楚的表明,他 "与张汉卿密切联系",是为了 "想个共同对付蒋介石
    办法" 以阻止南京中央政府谋求国家统一,军队国家化过程中的 "三天一改编,二天一归 并,(会很快的使他的队队)肢解消灭",根本就不是他们口中所叫的抗日。
     在蒋公的旗帜下,汇集了以黄埔、中央军校学员为代表的民族精英,他们顺应历史,成 了国家统一的核心。"胡宗南作为中央军第一支部队进驻西北,使西北民众耳目一新,西北 在杨虎城等军阀蹂躏下,兵匪横行,西北民众谈兵色变。胡军一律在外露营,不许踏入民 房一步,并打扫街道,修桥铺路,防疫治病,公平买卖,且劝禁西北地区泛滥多年的鸦片。 胡宗南还常常亲荷锸畚土,修筑公路,发展西北交通,兴修水利,筑堤护城,修复古迹,改 良社会风气,协助地 方行政改革,惩治贪官,收容流浪儿童。胡宗南年过三十五岁,"国难 如此,何以为家",仍未成家,以军营为家,与士兵穿一样的衣服,一同吃饭,一同娱乐,
    呜鸡起舞,以身作则,把满腔爱国热血,凝聚在练兵场上,苦练劲旅,以能御外;"且尊重 人材,如他为了请一位参谋长於达,亲自带一卫士到於达家中 "接架",从火车站乘坐一架 铁路上的摇车前往师部,胡请於达坐在车当 中,自己与卫士摇车,若火车开来,又与卫士
    抬摇车下铁轨,於达想参加抬和摇,胡都不答应。"
     胡宗南既使在左倾记者范长江笔下:"住破庙,睡门板,放几块砖头就是坐位,他的手、脸、额、耳都已冻成无数的疮伤……。问他,人生究竟为甚么? 他笑着避开,却滔滔不绝的 谈他的部下,某个排长如何,某个下士又如何……。"[注10] "行军时,到营地巡视部队情 况,必至深夜才睡,第二天继续行军,胡留在宿营地巡视,厕所有否填平? 废物处理妥当? 借用物 品有否归还?如有损坏,有否照价赔偿?巡视完後,胡则跃马而前,必於第一次小 休息时,赶到师部位置。此後行进与士兵步行,绝不骑马。在作战时,不避矢石,常临险 境……。" 在他们艰苦卓绝的努力下,"外国人认为不可能的中国统一,今天是一件无疑的 事实。" "到 了一九三五年,中央开始经营云、贵、川,国家统一几近完成,工业、农业、交通运输、文 化教育及国防建设取得惊人的成就。特别是财政改革,废两改元,以法币代 替银元在市场上 流通,金融权集中後,将使地方永无抗拒中央之可能,中国统一大业,从 此迈入一个崭新的阶段。割据者们对此一形势,惊恐万分,胡宗南为代表的民族精英们的模 范行动,与感人事迹,使热血青年纷纷投效,也使杨虎城等相形见绌,如芒刺在背。用另一 种语言来描述:"那 时杨虎城的部下,对杨的前途失去信心,都想自寻出路飞上高枝作凤 凰。" 本来"鸟栖良 木,人择贤主",是极正常的事,但是在杨虎城这类军阀心目中,却 是大逆不道的叛逆行为,杨等视此等 "西瓜偎大边","趋炎附势","飞上高枝作凤凰" 的 "跳糟" 行为,为 "被收买",而惊恐万分,"一方面找黑社会关系设法阻止,一方面向中共
    求助。" 广大人民 强烈要求以优淘劣,贵州军阀王家烈的去职,使大大小小的军阀感同身 受,他们感到已途穷路末,不再群起一搏,将永无翻身之日,他们不谋而合,秘密串联,纠 合发难,演成一九三 六年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等一系列反中央叛乱。也使张学良误认 为:"揭旗反蒋,此其 时矣","大家都反蒋","只要我张学良振臂一呼,定会四方响应。" "南京政府必将难以招 架" 而 "分崩离析。"[注2]
     只有权力梦才能使张学良这位在九一八前夕,日军枪声未响,就已吓 得躲进 北平协和 医院,一直称病不出[注7]的"不抵抗将军",爆发出如此惊人敢气,发动震 惊世界,改变中 国l历史走向的 "双十二革命"。
     西安事变绝对不是反内战,而是豪情的 "革命",这是因为张学良在他向中共中央表忠 电中,清楚的说明:"他之决心与蒋破裂,纯粹是因为蒋 '反革命面目已毕现'。"[注2] 再看 看一九三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联名给共产国际的密电:[注2]
     "我们所希望的地区为青海、甘西、宁夏至绥远一带,我们除加紧与蒋介石进行谈判,
     求得在一般基础上要求他们承认划出红军所希望的防地外,还需须解决一个具体作战
     问题,因为即使蒋承认红军占领这个地带(这个可能是极大的)。也不见得能使这一 地带的土著统治者自动 让出其防地(这个可能是 很小的)。这一地带布满着为 目前 红军技术条件所不能克服的许多坚 固的城池,堡垒及围寨,需苏联确实替我们解决 飞机、大炮两项主要技术问题……。"[注2]
     "以一方面军攻宁夏,先占领一部分主要的城寨,多数 城寨待接取飞机大炮後再夺 取之。以四方面 军从兰州以南渡河,首先占领青海,……逐 步向甘、凉、肃前进。 沿途坚城不攻,待从外蒙取来之技术 兵种配合攻取之,……。"[注2]
     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异口同声的告诉世人:("即使蒋承认红军占领这个地带 [这个可能 是极大的]。"[注2]) 即既使是中央军撤离西北後,他们仍要侵占西北地区当地地方 政府管辖的地区,仍 要在西北地区挑动内战,他们不仅从苏联得到的轻武器是用来更残酷的 屠杀自己同胞的,甚至从苏联取得飞机、大炮也是用来轰炸西北地区地方政府所管辖的坚固城寨,用来打内战,而不是用来抗日,还有甚么比枪口对准谁?大炮射向谁?飞机轰炸谁?更能撕破他们"反内战"的谎言呢?
     且他们这次叛乱,有日本背景,让我们认真分析研究,一九三六年十月十八日,共产国际给中共的密电:
     "你们对你 们实际上所能得到绐予你们的帮助,了解得不十分正确,我们巳找到一家外国公司,他同意卖给需要的货物,并把货物送到外蒙边境,但不能超过外蒙古边境一百公里以外……。同时,这家公司负责供给一百五十辆汽车,并保证堤供司机和所需的汽油,以便来回二次将货物送到 你们指定的地点……。外蒙古人民共和国既不能负责担负护送货物到你们部队中去的责任。 也不能加入反敌统一战线。否则将等於对某国战争的开始。因此,你们自己应当设法派出先遣部队制 服德王及其他军阀的骚挠,并保证汽车队不受空军的袭击。为此,你们必须派遣足够数量的武装部
    队到外蒙边境来接收货物和担负沿途保护的责任。"[注2]
     此一密电包含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它告诉世人,除了苏联曾策动我国西北地区叛乱外;还有一家 "外国公司",曾准备提供给叛乱分子300卡车的军火,并保证提供 司机和汽油,将此批军火,来回二次送 到叛乱分子"指定的地点。" 以方便这批叛乱分子,迅速用上他们的军火, 制造更大的叛乱。这家外国公 司究竟是谁呢? 他们为甚么对中国人民如此不友好呢? 又怎么会有如此大的神奇本能,能出现在如此敏感 的地区呢? 这一系列的疑问提示世人:这是一份极重要,值得认真研究分析挡案资料。 明眼人一看, 就 知道 "这家外国公司"是谁?
     这是因为,外蒙古是一个地理位置非常特殊的地区。众所周知,外蒙夹在苏 联与中国之间。 要进入外蒙必须经过苏联或中国,苏联领土非常辽阔,从苏联境外,驾使汽车穿过几乎苏联全境进入外蒙,从技木上说是不可能的,再加上自斯太林大规模 "肃反" 後,已与外世隔绝,西方称之为 "铁幕",他们的边界又是"铁幕"中的"铁幕",苏联绝不会 让一家外国公司的司机,驾驶他们自己的汽车,来回二次穿过 他们的边界,让这些外国人窥视他们的内募,更不会让外国公司在他们国内设立基地、仓库。 不难看出 此一庞大车队,不是从远在西欧的外国出发,横跨几乎苏联全境,从远在西欧的外国出发,跨过苏联西 边界进入苏联西部,再远涉东欧、中亚、西北利亚,进入外蒙。也没有任何外国公司的职工,敢冒险进 入 "肃反" 逃亡者口中,阴森可怕的人间地狱,流放人犯的西北利亚,从中国进入外蒙也 非易事。伪满州 国早在一九三三年四月十日就宣布: "对所有不承认他的国家闭关。" 从共产国际的电文可知:"该一百 五十辆卡车的车队,经过德王的 "地盘" 西行,再经过 "其他军阀地盘。 "[注32] 如绥远的傅作义,宁夏的 马鸿宾、 马鸿逵等。而不是由北即从外蒙直 接南下宁夏,这样就不需经过东边的德王的地盘了。不难看 出此车队由东出发,沿外蒙边界西行,这家外国公司的总部及仓库均在德王的地盘之东," 来回两次将货 物送到你们指定的地点。"[注2] 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下,除日本(或披着伪满州 国外衣的日本)外,没有任 何其他国家的一百五十辆卡车的庞大车队,能出现在该地区;
     其次,这不是一般的军火交易,而是 "等於对某国的战争开始。"[注2] 即使像外蒙这样的 "同志" 加 "兄弟",也 "既不能负责担负护送货 物到你们部队中去的责任,也不能加入反敌统一战线。 否则将等於 对某国战争的开始," 不愿过多介入,更不要说其它国家,如此明目张胆的侵入他国国境,干涉他国内 政,支援他国叛乱分子军火,而且还是共产党叛乱,像美、英、德等当时与南京中央政府维持较好关系 的国家均不愿为之;
     第三,一百五十辆卡车的大车队,"来回两次将 货物送到你们指定地点。"[注2]已无保密可言,即使 "这家外国公司" 是披着伪满州国外衣的日本,正如苏共密 电所说: "也会遭到德王及其它他军阀的骚 扰。"[注32] 以及南京中央政府空军的袭击;若不是日本,更会遭到日本强大空军的狂轰滥炸,人员伤亡 一定很大,没有一家普通的军火商人愿冒如此巨大的风险,承受如此大的损失。特别是美、英、法等选 举产生政府的国家,人员伤亡对政府的冲击、杀伤力极大,他们绝不会干此等既不利己,又危害他国的 事;
     第四,苏联是军火工业大国,贮存的普通军火很多,根本不需要从国外买进普通军火, 且运输方 便,苏从外蒙南下宁夏,险途只有深入宁夏的那一段,且苏有庞大 的军车队,可一个晚上运输完毕,根 本不需 "要来回二次运输";
     第五,苏是封闭的国家对贸易额很小,且当时苏联很穷,刚渡过由於大办集体 农庄而引起的全国大 饿荒,外汇贮备有限,且要用於输出革命,如驻上海情报机构每月预算十三万美元,其中给中共一点五 万美文元。没有多余馀的外汇,收买甘 愿冒飞机袭击为他卖命运送军火的司机等,苏联若有外汇 可支付的话,根本就不需花如此大的周折,可直接通过他驻上海的机构,甚至宋庆龄。[注2]像中共多 次请求的那样:"提供饯的帮助",在 "国内购买弹药"[注2];
     第六,若此外国公司不是日本,且苏此举未征得日本同意,有引发与日本严 重冲突的可能,正如苏 联将美国轰炸日本後,降落在西伯利亚的美国飞行员,交给日本处死, 以及在我国抗日最困难的时候,中国和美国一再恳求苏联同意将美国军火运至西伯利亚, 再转运至中国的请求,均为苏所拒绝那样,苏 联绝对不会做任何可能引起与日本冲突的事;
     此外,上世纪三十年代,汽车工业远没有像今天这样发达,当时中国尚不能生产汽车, 一百五十辆 卡车,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在外蒙古周围,没有一家私人外国公司, 甚至国际大财团的分公 司有如此庞大的车队。
     不难看出 "这家外国公司"[注2]即日本,或披着伪满州国外衣的日本,日本军国 主义与苏俄军国主 义都妄图侵占我国国土,他们有时你死我活的争夺; 有时配合默契共同瓜分,正如苏俄与希特勒德国共 同瓜分波兰那样,根本就没有连贯的逻辑规律可循,苏俄是世界上首批与伪满州国开展正式外交活动的 国家,且把中东铁路交给伪满,日本对苏的投李,报之以桃,将在九一八时, 缴获张学良沈阳兵工厂的 军火,作为回报不是没有可能的,更主要的原因是日本看到中国的进步,在惊叹"帝国屈伏乎"之馀,不惜以三百辆卡车军火, 策动中共和张学良发动"西北大联合",分裂我国国土,阻挠中国统一,以能实现他 们多年蚕食中国的美梦。此家 "外国公司" 的出现,告诉世人,西安事变是在极其 复杂的历史背景发生的,人民不能仅仅根据他们漂亮的抗日口号,就给他们做出抗日情切的结论。
    
    三,"由此及彼"
    
     如前所说,在西安事变真实的"机要文件被焚烧"[注1,2],以及"二、二事件的当事人 应德田、孙铭久不是否认,就说记不清楚。"[注2]致使西安事变成了一个无法解破的历 史之谜,在这的情况下,认真的将这二次西安事变做一比较,相互参照得到许多宝贵的资料、线索、启示……。
     在此引用一段<二二兵变内幕>: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底,在内地举办的一个西安事变研讨会上,有一批年青的历史学家严 正指出:数不清的论文、小说、报告文学、电影、戏剧、电视长期赞颂张杨为民族英雄,而 忽略了西安事变中殉难的四百名无辜官兵(包括蒋介石卫队官兵、中央驻西安军警宪单位官 兵)沈冤不白,以及他们的子孙后代(有些已传到第五代了)在过去三分之二个世纪中所度过的 凄风苦雨、以泪洗面的日子。
     蒋斌将军就是在西安事变余波的'二、二' 兵变中被孙铭九残杀的。在摌'二、二'敇兵 变前两日,孙铭九即以骑兵军军长何柱国的名义通知蒋斌开会,就 此一去不复返。 二月二 日清晨,孙铭九派人找蒋斌夫人,勒索十万大洋,扬言交款才能放 人。当时兵荒马乱,西北又系贫瘠地区,蒋斌夫人是随军眷属,何来此巨款?……。孙铭九 疯狂地向蒋斌连开数枪,打碎了他满口牙齿,又向他胸膛近距离开枪。当蒋斌尚在弥留 之际,孙就灭绝人性地下令将他活埋在离小屋仅十几米远的城墙脚下。孙铭九为何要杀 蒋斌?原任张学良的机要秘书、解放后历任解放军铁道兵司令员、国务院铁道部部长的郭 维城将军曾撰文说:'东北军内部少数野心家妄图篡夺领导权,组织新东北军,蒋斌拒不与 他们合作。另一位西北军交通处长黄念堂被害也出于同样原因。'
     军阀汉奸的后代仍在伪造历史,汉奸应德田在大陆推出《张学良与西安事变》一书,称蒋斌 '勾结南京,迟发了八大主张电报';还有一个东北军的兵痞岳崇写了一篇短文《蒋斌扣发西安事变通电前后》,对冤死的蒋斌横加诬蔑;杀害黄念堂上校的杨虎城部 西北军军法处长米暂沈,一九八六年还藉出版《杨虎城传》之机,诬陷蒋斌与黄念堂 '积压对外通电、走漏消息,更丧心病狂地诬蔑蒋斌、黄念堂是一九三八年才成立的 '军统特务'、'军统潜伏特务'在遗属们刚愈合的感情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花。
      为了告慰摌'二、二'敇兵变中遇难者在天之灵、洗雪强加于他们的诬蔑陷害不实之词,蒋斌后代、张学良甥女王秦、王以哲长女王育罄以及黄念堂女儿黄公芬等,联名向北京西 城区法院控告米暂沉与有关出版社。在绵延数年的诉讼中,郭维城将军挺身而出仗义执言: '西安事变前我担任张学良的机要秘书,事变后我担任宣传委员会代主任,曾与蒋斌一齐办 公,所有这些电报都是密码的,都是先经机要部门的秘书起草,经张学良签字,再由机要部 门译电员译成密码后,由收发送电台拍发,蒋斌和电台根本不知道电报内容,也无从扣起。来的密码电报也是由电台收到后送机要译电员译出,由机要秘书送呈,蒋斌和电台也不知内 容。或谓蒋斌扣押双十二时向外发的电报,纯系无中生有。蒋斌被杀害是野心分子对一个正
    直的爱国者的迫害,是一件冤案,应予以平反,恢复名誉。'
      东北耆老、西安事变亲历者高崇民之子、解放军炮兵副司令员高存信说:'勾结南京' 纯 属为陷害蒋斌而制造的杀人借口。现在有不少人重复这个问题,其实来源只有一个,就是应 德田、孙铭九等人当时制造的谎言。高存信将军的夫人白竟凡说:为慎重起见,我亲自向公 安部提出查证蒋斌是不是军统、中统或十人团、复兴社等反动组织的成员。公安部查阅了 一九三七年前的特务名单,答复'无此人材料'。敇
      一九八八年四月,蒋斌后人亲赴米暂沉家中,当面质问他:军统成立于一九三八年四月,蒋斌却早已于一九三七年二月被害死,为什么你出书还诬指他是军统特务?米暂沉当面赔礼
    道歉,表示内疚,并说要在民革印行的《团结报》上公开致歉。但他把蒋斌后人哄走后,至 死也没兑现他的诺言。蒋斌后人还去上海市政府参事室找孙铭九问罪,可他一直躲避,不敢 见。"
     这些当年气壮山河发动的"革命",原来是如此见不得人。且孙铭九等於一九三七年二月 二日,发动的被称第二次西安事变的"二、二革命",不管从那方面来说,都比 (第一次)西 安事变更"纯正",首先第二次西安事变的组织者、参於者是张学良核心组织 "抗日同志会" 的主要成员,特别是其中的"三剑客",大名鼎鼎的孙铭九,应德田,苗剑秋,是一群著名的 "已急不可待" 的"激进的抗日分子","狂热的爱国者" 他们是张标榜抗日的"活样板",张集 团抗日的指标,他们的抗日程度,即是张集团抗日的程度。让我们看看这群著名的 "激进的 抗日分子","狂热的爱国者" 是怎样抗日的:
     张手下的 "抗日的激进分子" 之首孙铭九,这位 "三剑客" 之中的武星,就投日叛国,官至日伪山东省保安司令[注3]。
     张学良所依赖的劫蒋急先锋白风翔也投日叛国,充任日伪 "东亚同盟军" 司令,统率 八个师的伪军,为日军侵略中国开路。
     张身边的 "狂热的爱国者" 之首苗剑秋,"三剑客" 之中的宣传家、鼓动家,疯 狂的 号召东北军官兵像日本"二、二六" 事件那样杀蒋,与中央为敌,并仇视自己的同胞,厌恶 自己的家园,却对溅踏自己祖国领土,残杀自己同胞的日本,有着特殊的感情,视日 本为 其故乡,在日本这个人口稠密,物价昂贵,寸土寸金的国家内,有他个人的豪居,过着优厚 的生活,其经济来源,也没有人能说清楚。 其实苗剑秋早在西安事变前,就与日人关系密 切,并被张学良派赴日本,进行卖国活动,以出卖祖国主权,换取日本支持张学良割据华北,苗失望而归,张抱头痛哭一场。[注7]从此例可看出苗剑秋与日人的关系,远非寻常。
     张身边的另一位亲信、"三剑客" 之中的智多星、"少壮派"敇的政治领袖应德田,这位 "盛世才式野心家" [注3]也 "投日叛国,官至日伪河南省教育厅长。"[注3]
     他们是张标榜抗日的"活样板,张集团抗日的指标,他们的抗日程度,即是张集团抗日 的程度,这就是张集团的所谓抗日!其实像张学良那样品德的人的建军宗旨、选将、练兵也 均不是以爱国抗日为目标,而是效忠张学良个人,在西安事变前夕,张也是当时中国最腐朽
    的军阀,"(西安的) 张学良公馆的外围由手枪营站岗,里边是卫士站岗,公馆共有六十名 卫士,都是尉级军官,有八名副官,都是校级军官,副官之上是副官长谭海少将。"[注12]与以胡宗南为代表的黄埔精英, "以军营为家,与士兵同吃、同住、同娱乐,并鸣鸡起舞,苦练御侮本领" 成鲜明对照。同时东北军也是当时中国各军队中战斗力最弱,纪律最差的 军队,当时重要将 军徐永昌日记中就有: "东北军作战力薄弱,而军纪太坏,若久戍而敌 不至,失尽民心,是用之则得不偿失。"[注2]如此带兵,正如当时重要将领徐 永昌所说: "不配谈抗日。"[注13]可张学良竟侈谈抗日,居然有人相信,真是不可思议。
     是不是真存在所 谓东 北军只能抗日,收复故乡,仅仅不愿打内战呢?就以东北军中最精锐的一百零五师为例,七七全面抗战後,上海战场紧张,中央军勇敢与日军奋战,死伤往往高达百分之八十,在 战情非常紧张的情况下,不得不调久闲无事的东北军一百零五师,赴上海支援苦战中的其 他国军,该师归湘军将领王东原将军领导,王视察该师後,根本就不敢用。 直到中央军 校毕业的王铁汉任师长後,正如王铁汉本人所说: "国民二十六年十一月间充陆军 一零五 师副师 长并代师长,二十七年九月真徐中将师长。本师官兵心理既不健全,精神亦不稳定,
    战斗技术、战争纪律,亦有待加强与革新,经人事调整,刻苦训练,始入正轨。" [注14] 可见未经王铁汉 "刻苦训练"前, 既使是东北军中最精锐的一百零五师,也是一支问题多多 的部队。张学良如此带兵,既不能安内,更不能御外,根本就不存在东北军只能抗日,只是 不愿打"内战"的问题。
     其次,第二次西安事变的组织者、参於者是 "少壮派"、"年轻有为 者"、"响当当的左 派"、"张学良特别挑选的品德好"、"思想进步分子",他们的行动应比第一次西安事变更符 合人类道德标准。
     看看孙铭九惨杀他们自己人蒋斌的情景:"孙铭九疯狂地向蒋斌连开数枪,打碎了他满 口牙齿,又向他胸膛近距离开枪,当蒋斌尚在弥留之际,孙就灭绝人性地下令将他活埋在离
    小屋仅十几米远的城墙脚下。"
     可以想像被孙铭九等惨杀的蒋孝先、中央宪兵二团团长杨镇业、中央宪兵三团中将 杨国珍等一定死状。
     正如曾任张学良机要秘书,後任中共铁道部部长郭维城,以及中共炮兵副司令员高存信 等所说:"陷害蒋斌的借口,纯系无中生有,是孙铭九等人当时制造的谎言。" 其实孙铭九 等岂只在"二、二" 事件中制造谎言,像他们早已於一九三七年二月惨杀了蒋斌,却诬说蒋
    斌是次年(一九三八 年)四月才成立的军统特务之类的谎言,在西安事变中俯拾即是,如他 们为了丑化蒋公,竟编造出蒋公拒食,仅仅是因为蒋介石怕死,连假牙都没来得及戴,就狼狈出逃,因丢失假牙而无法食,找回假牙後,狠吞虎咽,事实上在西安事变时,蒋公根本就无需假牙,仅仅因西安事变从一高墙跌下,且伤及脊椎骨,脊椎骨受伤的痛,不是一般的痛,而是"放射性"的痛,当时的医疗条件,无好办法病愈此一痛疾,其时上海名医牛氐兄弟建议蒋公拔掉全部牙齿,或许可改善痛疾,蒋公於次年五十一岁,才拔掉全部牙齿,换上假牙,可那些西安事变亲历记中,竟编造出蒋公留下次年才有 的假牙,而狼狈出逃,连俘 虏的尊严也不放过,可见这一批人"无中生有"到何种程度!)
     "蒋斌被杀害是野心分子对一个正直爱国者的迫害,是一件冤案,应予以平反,恢复 名誉。"这一群 "野心分子" 岂止迫害蒋斌,他们要 "首先打击的胡宗南",不管从那 方面说,都比蒋斌更爱国,更被张学良视为眼中钉,一直欲除置而後快。[注1]真正的 抗日英雄,如被日军称为 "最难缠的对手" 胡宗南军,"关麟征一个军,要当十个支那军 看待",以及重创日军的第五军、十三军、十八军、七十四军……。这些为中国历史增光添 彩的先贤们,这些在南口、在淞沪、在昆仑关……浴血奋战的先烈们,竟要被以孙铭九这类汉
    奸为核心的集团,逼着去抗日,天理何在! 公道何在!
     再如某些人把西安事变的策划者们的口号,当成 "圣旨",试图从那些口号中找到他们目
    的与动机,看他们自己是如何对待他们自的"革命主张",孙铭九於一九三七年二月二日" 提 出三项革命主张"[注7]:
     "一、不放弃革命策源地之西安;
     二、不放弃革命的八项主张;
     三、革命组织三位一体不得分割。"[注7]
     可孙铭九很快从他们的革命根据地云阳逃出,投日叛国, 甚么"不放弃革命策源"; "不放弃革命的八项主张";"革命组织不得分割"……,全都是骗人的鬼话,居然不少人 煞有介事,试图从他们那些漂亮动听的口号、"革命主张"中,找寻他们伟大的奋斗目标,真是南辕北辙。
    
    
    
    
    注释:
    
    [注1], <西安事变亲历记>, 李金洲, 传记文学出钣社出版, 1982年
    [注2],<西安事变新探>, 杨奎松, 1995年版, 东大图书公司出版, 第76页,第317页,第84页, P.15,84-87,92,95,102,143,365,89,207,208,305,98,38,286,324-326,348-350,89,29,94-96,101,109,110,142,143,201,273,271
    [注3], 高崇民遗稿选自《西安事变资料》第2辑P11---65,人民出版社 1981年4月版
    [注4] 《张学良文集》,第2辑,第1199页。
    [注5],<张学良传>,张魁堂,新潮出版社出版,1993年,第265--266页,P.136,161, 164,149,81,186,385,265,266,270P.136,161,164,149, 81,186,85
    [注6], <细说西安事变>, 王禹廷, 传记文学出版,1982年, 第348页,第 426页,第286页
    [注7], <张学良评传>,司马桑敦,Evergree Pubishing Co.,1985年,P.78,189, 183,167,156
    [注8],[18], <西安事变珍史>,姚立夫,跃升文化,一九八八年,P.212
    [注9] <孔从周回忆录>,孔从周,解放军出版社出版,1989年,P. 147
    [注10] <大公报>,范长江,一九三六年一月四日
    [注11], <抗战史论>, 蒋永敬, 东大图书, 1995年
    [注12],<张学良世纪传奇>,王书君,明镜出版社,2001年,P.1155,209,435, 1087,1124,437,543
    [注13], <抗战史论>, 蒋永敬, 东大图书, 1995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求证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目的与动机?
  • 朱长超:张学良将军该不该发动西安事变?
  • 宋子文西安事变日记独家揭秘
  • 宋子文西安事变日记揭秘 张学良原想枪毙杨虎城
  • 亲历西安事变 宋子文战时日记揭秘
  • 西安事变死里逃生 蒋介石欲提毛泽东为接班人(图)
  • “西安事变”中若干鲜为人知的细节
  • 西安事变迷雾:蒋介石与周恩来秘密会面之真相
  • 西安事变前张、共、蒋关系探密
  • 西安事变的起因是抗日吗?
  • 西安事变发动前之南京政府
  • “西安事变”没有披露的事实以及相关分析(图)
  • 西安事变的主角共产党党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