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南京大屠杀:中国政府沈默数十年
(博讯2006年3月18日)
    无论是过去中国政府的长期沈默还是如今日本右翼的否认,都无法使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消失,因为有几百名幸存者作历史见证,有像《拉贝日记》这样的外国目击者记录,有日本当事人的追悔言行,还有许许多多越来越成熟地面对历史的社会良知。
    
     也有越来越多的西方媒体不时的客观报道此事。3月15日的《纽约时报》就是一例。 (博讯 boxun.com)

    
    拉贝-“好的纳粹份子”
    
    《纽约时报》刊登该报上海分社社长Howard.W.French的报道说,这是一个毛毛细雨的冬天,背景是一座两面安置着台架的2层砖楼,楼房的后院里堆满建筑材料,两名建筑工人在里面随意走动着。从外表看,这幅景象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69年前,就在这个后院里,站满了数百名躲避日本军队屠杀的中国老百姓。当时,在作为中国首都的南京,发生了长达6周的烧杀洗劫,大批放下武器投降的中国军人和无数平民被屠杀、强奸。
    
    当时,这座房子就是纳粹党成员和德国西门子电器公司在中国的代表西门子公司的代表约翰·拉贝(John Rabe)的住所。当时拉贝先生除了让人们到他的住宅内避难外,还带领其他数百名居住在南京的外国人成立了一个国际安全区,从日本人的屠刀下保护了20多万中国人的生命。
    
    南京大屠杀之后,拉贝于1938年回到德国,亲自给希特勒写信,控诉日本人在南京的暴行,他天真地希望希特勒能以日本盟友的地位劝说日本不要采取象南京大屠杀那样的暴行。
    
    拉贝在1937年12月12日的日记中写到:“中国人大量涌进我们建立的难民区,我自己花园里的两个散兵坑全部挤满了难民,有人不断地敲我们的门,我把他们全部放进来避难,我有48个小时没有换衣服了,大约有30个中国人躲在我的办公室里,3个人在地下室煤框里,有8个妇女在仆人的房间里,剩下的约一百人分散在我房子的各个角落。”
    
    拉贝勇敢地在难民区的各条街巡逻,冒着生命危险把正在强奸中国妇女的日本兵赶走,在各条街还察看受难者的尸体。
    
    南京大屠杀之后,拉贝于1938年回到德国,亲自给希特勒写信,控诉日本人在南京的暴行,他天真地希望希特勒能以日本盟友的地位劝说日本不要采取象南京大屠杀那样的暴行。但是,希特勒本身也是一个杀人成性的刽子手。拉贝给希特勒的信成了他自己的罪证,纳粹秘密警察盖世太保为此逮捕了拉贝,把他审讯了三天,使他丢掉了饭碗,被迫为日本人的罪行保持沈默。
    
    数十年来,拉贝的英雄事迹早已被人淡忘。就连他的住所也被人遗忘,成为了南京大学的一部分,。
    
    但是,如今在中国与日本因过去历史而起的政治和知识版权的冷战中,中国人开始关注起这名被称为“好纳粹”的人,他甚至被人称为“中国的辛德勒”。
    
    中国出28卷史料集
    
    自从拉贝日记于1997年发行以来,他的故事已经成为了南京大屠杀的一个中心主题,就如大屠杀的故事成为中国进行新的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一样。除了拉贝博物馆外,中国历史学者还出版一套28卷、1000万多字的大屠杀历史记录资料《南京大屠杀史料集》,教育界也开始重新考虑把大屠杀的历史教授给学生们的方式。
    
    为什么中国人突然关心起这件近70年前发生的事情呢?一些历史学家点出了个中两条理由:一是反驳日本人否认曾进行南京大屠杀的说法,二是激励中国年轻人的爱国热情。
    
    南京大学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中心的主管,最近出版的这套《南京大屠杀史料集》主编、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长张宪文教授编辑说:“日本右翼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他们否认曾在亚洲掀起战乱。我们决定反击,强迫日本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
    
    根据东京国际审判法庭的统计和其他资料,从1937年到1945年,日本侵略军在中国一共杀害了1500万中国人,而其中只有380万是军人,其余全部是无辜的平民。
    
    他还就《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的编辑说道:“在收集资料过程中,我反覆跟专家们强调的一点,就是不掺杂任何观点,为此,我们连资料中的错别字都原文登载,只是在后面打个括弧,注明一下这个是错别字,所以更不用说像以往一样专门去修正一些政治专有名词的用法了。”
    
    根据东京国际审判法庭的统计和其他资料,从1937年到1945年,日本侵略军在中国一共杀害了1500万中国人,而其中只有380万是军人,其余全部是无辜的平民。在这场巨大的浩劫中,最惨无人道的事件是发生在1937年底和38年初日军残酷杀害南京市民的这场大屠杀。
    
    大规模屠杀事实无可置疑
    
    然而,70年过去了,人们仍对南京大屠杀事件有许多学术争论,就连最基本的死亡总数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认知。估计的死亡人数可以从几万人到30多万人。
    
    这场争论并不是只是发生在中国。在日本,随着右翼势力渐渐主导政局,原先只有极端右派势力坚持的否认大屠杀的观念也进入社会主流。如今,面对许多确凿的证据,许多日本教科书仍旧以一笔带过、大事化小的方式,回避讲述当年日本军队凶残的历史事实。
    
    专家们说,大规模屠杀的事实是无可置疑的。拉贝于1937年12月13日,也就是日本控制城市后的第一天,在日记中写到:“直到我们环游了城市一周,才了解到事情严重的状况。地上布满平民的尸体,背上有枪伤。这些人多半是在逃命时从背后被射杀的。”
    
    他的回忆与其他几名在他后院中的幸存者的记忆一致。穆西福(Mu Xifu音译)和李世真(Li Shizhen音译)当时都在他那里避难,几年后结婚。现年83岁的穆先生说:“日本人四处杀人和强奸妇女。在河里,在路上,你都可以见到死尸。”
    
    但是,有关大屠杀的官方记录很少,很多也不准确。在二战期间,日本军队对记录自己军队的死亡人数有严格的要求,但是,却不会关心中国人的死伤。战败后,日本军方在离开城市前,也把所有记录烧毁了。
    
    中国政府沈默数十年
    
    中国方面的记录经常因为政治因素受到影响。
    
    战争期间,南京是蒋介石国民党政府的首都,他们曾在日本于1945年投降后,才对南京大屠杀进行了短暂调查。而共产党自从于1949年控制中国后,直到 80年代初期,都一直没有对大屠杀进行过详细的研究。历史学者们是直到日本教科书的问题浮出水面后才开始对此事进行认真研究的。
    
    更令人好奇的是,直到毛泽东于1976年死亡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记录显示他曾对大屠杀发表过什么公共演说。而且,除了60年代间一家中学的教科书曾短暂的提过南京大屠杀外,大屠杀事件是直到80年代初期才正式进入历史教科书的。而且,直到90年代初期,一直禁止那些希望就南京大屠杀事件举行全国性历史研究讨论会的历史学家们组织此类会议。
    
    之所以有这长达数十年的沈默,部分原因是中国政府不愿意承认,国民党军队曾经对日本侵略者进行过奋起抵抗。虽然,北京政府已经渐渐更改对国民党军队抗战历史的观点,官方的历史记录仍然一直把击败日本的功劳全部归属于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军队。
    
    在中国,人们对中国军队在遭遇日本军队时放弃抵抗,让南京陷落抱有一种很深的耻辱感。纽约的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首席创会人邵子平说:”对谈论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被强暴和屠杀感到耻辱,这是中国人一种很自然的反应。”
    
    在最近几十年里,部分原因是为了回击日本,北京政府也将爱国主义作为团结民众,消除社会不稳定因素的工具。南京大学历史学家张连红说:“在过去20年里,由于日本人坚持否认历史事实的态度,才促使我们加强大屠杀事件的宣称力度,保证我们的人民不会忘却这件事。”
    
    成熟认识历史和利益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参与《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的编辑的何民胜认为:“简单纠缠历史旧账的方式在今天已然落伍,光是浸透在仇恨的历史价值是很低的,光是争议杀害多少人的数字也是极端的,今天的中国也不可能以同样的方法还击日本以泄心头之恨。”他说:“成熟地认识真实的历史,正确地认识共同的利益,对现在和将来都有很深远的意义。”
    
    “是的,毕竟60多年过去了,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日本,这段历史无法避免地开始淡化,尤其是那些在改革开放后出生的年轻人,他们没有经历,虽然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南京大屠杀,但事实上这个印象还很脆弱,所以,某种条件下这些年轻人就很容易被左右,做一些极端的事情,而有些老一辈人因为经历过,容易心怀偏见,也比较极端。”何民胜说。
    
    他说,出版这套《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的另一个立场,对日本来说,是对其行为的一种证明和确认,而对中国人来说,全面了解真实的历史,获得一个有力量的根基。
    
    但是这些努力恰好与日本新兴的右翼份子的想法相反,这些右翼份子说他们的目的是,结束所谓的“受虐性教育”,让年轻人以身为日本人感到自豪。
    
    日本立命馆(Ritsumeikan)大学的法学教授大卫·埃斯库(David Askew)说:“中国人和日本人都怀有一种受害人的感觉:中国人是因为战争时期他们所经历的遭遇,日本人则是因为战后所发生的事情。与他们对自己的国家在世界上的地位的关心相比,他们对南京事件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大屠杀最新照片(图)
  • 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 勿忘南京大屠杀/曾慧燕
  • 南京大屠杀事件元凶:松井石根
  • 首份中国人记载南京大屠杀的日记公开(图)
  • 彻底检证南京大屠杀 (第一章)
  • 南京大屠杀战犯庭审纪实
  • 谢罪日老兵东史郎病逝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电唁(图)
  • 中国官方限制民间纪念南京大屠杀68周年(图)
  • 南京今天上午10时拉响警报纪念南京大屠杀68周年 (图)
  • 勿忘国耻,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图)
  • 张纯如铜像伫立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图)
  • 南京大屠杀史实网站日访问量突破50万(图)
  • 南京大屠杀实录首次播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被诬做假证(图)
  • 新书再揭日军暴行:新书证明南京大屠杀中国遇难者达30万以上(图)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将申报世界遗产
  • 首份中国人记录南京大屠杀日记将公开(图)
  • 日本律师称重庆大轰炸同南京大屠杀性质一样 (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首批证书颁发 引起海内外关注
  • 南京大屠杀证人李秀英病逝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诉日本右翼作者案开庭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日本右翼侵权案今日开庭 (图)
  • 《南京大屠杀》女作者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组图) (图)
  • 《南京大屠杀》作者自杀追踪:生前曾患忧郁症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日本右翼侵权案明日听证
  • 任诠:谈南京大屠杀和北京大屠杀的本质联系
  • 现代社会的毒瘤——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社会学反思
  • 屠城的背后——换一个角度看南京大屠杀(图)
  • 黄叶:南京大屠杀不过是伟光正的一个幌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