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李德,张国焘,使末特莱笔下的党史
(博讯2005年10月02日)
    李德,张国焘,使末特莱笔下的党史(1)
    
     (博讯 boxun.com)

    李德,张国焘,使末特莱笔下的党史
    
    俺年轻的时候,看过几个经常被提到的中国现代历史的回忆录,现在还有一些印象.
    第一个是李德,有文章说他在中国后来特不顺心,北方(因为俺记不得那时共产国际解散了没有,就用这个词吧)来接他的时候,飞机落地他就窜上去了,死死抓住不下来,一直等到飞机起飞.此后这为在中共党史上赫赫有名的人就从视野中消失了.后来中苏交恶时,他在东德突然出山,披挂上阵,写出德文回忆.俺看的是英文译本.很难想象照片上那个银发满头的,一派慈祥学者风度的教授就是当年痴称苏区的高佬瘦瘪统帅.然而作者身份的真实性是无可置疑的,虽然是英文,但是开篇就能感到浓厚的时代气息.白色恐怖的上海,进入苏区的艰难经历等大量细节,还有那些用呆板僵硬的共产国际理论经验观察解释中国现实的学究书生气,都不是任何人能模仿的.
    不愧是教授,书写得给人感觉严谨,真实,诚恳.开宗明义,而且后来又多次声明,作者不想隐瞒写书[似乎最早不是书,而是东德的历史理论研究一类杂志上的(连载)文章]的目的,就是要揭露毛泽东,揭露他的邪恶本质:毛从内心世界,根本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而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毛的忠诚的对象,是他的民族利益,而不是世界无产阶级的共同祖国--苏联.这也符合当时中苏论战的环境.
    说句心理话,俺觉得他书里的很多东西,比较合情合理.听起来象真的.比如他说他的身份从来就是顾问,不是太上皇,连政治局委员都不是,没有夺什么权.暗示是中国人自己愿意对他言听计从.这似乎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当时中共是共产国际中国支部,政治局之类的体制程序没有什么权威性,根本不能和北方派来的影响比.比如王明本来一个普通党员,不是中央委员,就是因为是北方的人,就可以入六大政治局负责中央,并且在自己走时还可以指派资历更浅的博古接替.他认为在在中国的在野党中共当头,还不如在北方吃面包遥控, 后来干脆转去负责拉丁美洲的革命斗争事业了,直到抗战.李德说很多栽在他头上的事,他都是反对的.比如苏区建机场,他就认为是胡扯,因为北方不可能派飞机来,结果后来倒被国民党飞机用了.还有他是支持和蔡的福建政府合作的.等等. 尤其是他对领导层各种矛盾的的总结:那时候没有什么政治路线,方针,纲领,对谁忠诚之类的斗争.北方根本也没有什么具体指示.所有的人都是一个目的,就是中央苏区和红军在军事上的生存.要玩蛋大家一块完蛋.一切争论和分歧都是细节上的,根本没有必要上纲上线.
    当然从中国方面中国.他的共产国际顾问身份,在欧洲的丰富战斗经验,身高一米九十以上,腰杆笔直的日耳曼人.土包子对他从敬畏到不满,指责也很容易理解.这个不懂汉语(可能翻译俄语也不怎么样)的"华夫"对中国现实的隔漠,在书中非常明显.
    另外一点,就是作者写书的一个批判对象,就是末特莱笔下的党史,这点按后来还要提及比较.
    李德没有提到经常被引用的说他震慑李特,保卫中央北上的英勇事例.但是提到后来被排挤赋闲教书时,党中央机关(主要领导人不在)在新保安一度受到土匪围攻,在危急之中,他组织大家战斗(日耳曼战神的身驱发挥作用震慑土匪),保住机关,受到毛主席表扬.
    
    
    李德,张国焘,使末特莱笔下的党史(2)
    
    正象李德同志说的,张国焘同志不简单.他的资历和条件,处处都不在毛泽东之下.
    他是天之骄子的北大学生,毛北大小工;他直接领导北方工农运动,能和这些下层人民打成一片,学会笼络粗人的手段,不亚于毛;张以学生领秀面见国父的历史,在林伯渠等大老人那里排不上号,但是确是中共唯一见过列宁的人,并在早期得到思大林信任;毛也就是在湖南驱驱张.张受南陈北李委托,以主席身份主持中国一大,毛是代表.张几乎从来都是政治局委员,毛在博古去他的底盘之前最多就是候补委员.毛被讥笑为土包子.而张在被王明等打击后,能限于翻身,据理力争,受到四大林垂询,深受共产国际信任.不提资历,就说实绩,四方面军和川陕根据地,也不亚于毛.再说人物,毛的身材比当时的中国人高出一头.张呢,也不稍逊风骚.李德都说他一表人才(STATELY),指挥若定,四方面军上下对他敬弱神明.
    俺这里说另一方面,就是文章.众所周知,毛的诗词横绝千古,如大河奔流,豪迈雄放.他的文章类似诗词,兼受梁人工影响,气势逼人,雄辩滔滔,又生动活泼.论理夹抒情,有极强的说服感染力.
    张只是略输文采罢了.他的回忆录,是高度完美的叙事艺术.历史事件纷繁复杂,头绪极多,他都能许许到来,讲的条缕分明,而且其中的诸多历史人物,只三两句,无不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这么高的语言水平,俺却不能不说,他的回忆录是一个遗憾,没有应有的历史价值.为什么呢,就是那句话:艺无瑕,心有垢.俗点说,就是态度不端正,太不老实.
    作者对很多事件,比如大革命,对王明,对立立三,一些东西有看法,认为偏左或右了,但是通观全书,作者不厌其烦陈述的,有两个不容于党内主流的观点,:他张某反对苏为艾(就是反对激烈的土地改革,);抗战前期主张中共经营西北.
    这些东西放在一起,在考虑本书在五十年代的香港出版的背景,谁出钱,读者群是谁,就知道他以民族主义的面目打扮自己的用心.其实他自己的主要实践,没有太多民族主义的东西.所以很多东西都非常勉强.比如他说反对激烈的土地改革,那为何又枪闭旷集训这些苏区创立者(和张这种空降的流苏派比,这些人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务实主义者).
    张的失败,不是任何别人的过错.闹翻后,他的西北局和中央并立,都直接听命共产国际.是自己南下没有在川站住脚,后来又有西路军之败,所以王明也不把他放在眼力.实际上,在鄂吁腕,川闪的活动,这些地方复杂的的民情,经济,社会,民族,部队的成分,还有党内不同背景出身的人代表的利益,对情况的认知,对方针的解毒执行,都是非常重要的历史资料.可惜这些东西在张的回忆里都语淹不祥,只是模模糊糊,一会儿是这个太左,一会儿是那个太蠢,总之都是别人的错.给人的感觉就是他想掩盖自己的错误.杀害矿,增等人的理由也非常勉强.
    有一个问题在张的回忆录说的清清楚楚,就是西路军的问题.张对这支部队有控制权,他的西北局也不隶属中央,所以全军西征是他自己的决定.渡过两万一千人,国军就杀来渡口,他只能率未渡的走开. 当然西征也是为红军生存,北方,中央也都知道并同意(后来并参与遥控指导),并且其中也有一,二方面军的人.而且后来张后来也不在军中指挥.说是毛想让张的本钱完蛋应该没什么根据.那时候北方还很强,坐在大家上面,一句话就能让谁下台.
    
    
    李德,张国焘,使末特莱笔下的党史(3)
    
    使末特莱的部分,就是她的朱德传记-伟大道路.里面有很多朱德参加革命前早期的故事,很有传奇色彩,既有醇酒妇人,又有侠义英风,江湖险恶.却很少有人谈起,也不知道中文版里有没有处理.?
    这个书的风格,有点问题.怎么说好呢? 就是她往往一段用引号,让朱德自己说,跟一段作者叙述.然后再用引号.这种夹序夹引的手法很生动逼真,再加上她声明材料完全真实,朱德记性很好,连多年前每次打仗缴几只枪都记得一清二楚,所以似乎非常权威.但是实际上,她虽然有很多时间和朱在一起,然后二人的直接交流,只是都不流利的德语(尤其朱德外语不行),大量的是通过某小姐的翻译,而某小姐是投奔延安的知识小姐,又不是资深革命人士,估计很多术语都够呛,加上书写的跨度很长,涉及人物事件级多,所以一定有其他秘书协助.在成书的时候(四七年后一点?)估计是世界上第一个比较系统叙述中共主流革命斗争史的书.很有原始意义.
    李德说她的数字偏大,俺的印象确实如此,偏大而不太离谱,一般就是严肃史学给出范围的上限.
    举个例子,她说一四方面军会师,张有四五万,一方面军只是稍少.这和很多人说的中央红军只有一万疲惫之师相差不少.张自己的回忆录,说会师时朱德和他睡一条炕上谈一整夜,大倒苦水,说一方面军不行了.但是反过来想一想,就算张给了一方面军四个团新兵,也就五千人的样子,翻脸时又拉走了一方面军的一半,算来毛只剩有不到一万,又打了几仗,何以有一万以上的人马到达陕北,又有实力立即吃掉宁马骑兵一部和胡宗南的第一旅?而张坐蛹五万之众,粮弹充足,何以要被迫过草地?
    还有红军飞夺炉定桥的细节.使末特莱说安顺的渡船渡过了林彪的一师人马后才被国军飞机扎毁,红军不得不去打炉定桥.李德说他亲眼估计,只有一营多,不超过两营.当然这个区别不大,因为红军经常减员缩编,一师变为一团什么的,所以经常也没比两营多多少.按照使末特莱,对面的红军很快不见火把, 应该是遇敌了.所以这边大队实际也没有猛跑.二十一个小时后到达炉定桥,其中行军十七个小时.到后还等了很久,对面也没有开打,只好动员敢死队动手,全军观战,这样说来,李德也在.但是李的回忆录没说. 她说炉定桥三分之二的长度没有木版了.李德反对,认为只有一半长度.使末特莱说有十七人牺牲,李德认为只有六个.冲过去了,那边的一师队伍也赶到,从后面攻击守军,守军就撤了.
    李德这人很严肃.他后来说到平形关,也说日军有一旅被歼灭.但是后面写,敌人战场遗尸也就三百具.
    使末特莱特别用篇幅提到富田事件,唯独人名都和今天史料对不上号.她写彭的怀来在湖南立不住,来井岗山投奔朱毛(毛朱自己也都是先后在湖南站不住脚来到井岗),嘴多又被国民党封锁,不都吃,朱毛就自己下山打粮,留彭压寨.结果自己差点全军覆没,性亏东固的红军来救了他们.后来彭的怀不知怎么,(估计是杀害王猿后没有地方群众基础),糊里糊涂,被湖南追来的军阀从险要的地方意外摸了红军岗哨,搞了个智取井岗山,也来投奔.后来说东固的红军是AB团,朱德先也不信,后来有证据,而且闹翻了后就再没和白军开火,还挑拨朱毛,才信了.
    说老实话,那个证据是领导刘超(好象是这个名字)
    
    
    文章来源: cavebear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那段好多党史都曾经小心翼翼避开的历史(图)
  • 当代中国政治人物活辞典 司马璐还中共党史真面目
  • 俄共布党史的妇女「公有化」──以革命的名义共产共妻
  • “党史小说”《红岩》中的史实讹误
  • 中共党史中关于 “遵义会议”的神话
  • 风水大师入“党史”,夫复何言!
  • 对中共党史的“三结合”见证/凌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