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胡锦涛智库还原历史真相:统一战线由康生提出
(博讯2005年9月30日)
    自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明确正面评价国民党抗日角色后,中共高层一直有杂音。近日中国官方媒体持别举办了网上座谈会,由几位胡锦涛的智库还原抗日历史真相,尝试实事求是地以事实统一认识。值得注意的是,历史真相往往并不完美,当年提出统一战线的,原来就包括跟四人帮关系非常密切的极左派代表人物康生。
    
     近期北京的抗战展览中,罕有地提及国民党也曾“浴血奋战”。胡锦涛特别着一众政治局常委于8月26日进行政治学习,强调要“大力巩固和加强全体中华儿女的大团结”,又跟老军人举行座谈,重申自己的做法“无愧于祖国”,并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强调要“把伟大抗战精神化为振兴中华的实际行动”。胡锦涛在9 月3日又一锤定音,正式承认国民党当年“担负着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 (博讯 boxun.com)

    
    可是,近日有迹象显示,抗战历史已引发中南海高层的一场辩论。中国官方《人民日报》在8月15日中国抗战胜利六十周年刊登了一篇题为《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族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的特约评论员文章。《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族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一文中论述的抗战,跟胡锦涛的论述明显有所不同。《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族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一文强调:当年国民政府当局“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严令东北军全部撤入关内,并要求民众‘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断’”。
    
    《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族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文章又指责,六十多年前国民政府的“错误政策,极大地压制了抗日救亡的民族热情,助长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同时也使一些人难以看清日本侵略者的野心,抱有退让求安的幻想”。该文声称,“中国共产党在江西革命根据地反‘围剿’斗争极端艰苦的条件下,挺身而出,代表全民族发出了武装抗日的第一声怒吼”。
    
    另外,李长春9月2日也发表了一次立场不同的讲话。李长春指出,要坚持“把抗日战争放到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历史长河中来认识”。李长春所谓的“官僚资本主义”,其实就是指国民政府时代的四大家族:蒋(介石)宋(子文)陈(立夫)孔(祥熙)。李长春又意有所指地指出, “任何历史判断,都要从深入细致的史实分析中得出,防止主观臆断”。
    
    中国共产党的官方历史材料指出,“国民政府期间,由于以四大家族为首的官僚资本主义垄断社会经济,日本的侵华战争和战后美国的经济侵略,使民族资本主义工业日益萎缩”。所以,李长春此说法,实质上是暗中批评胡锦涛。分析认为,李长春9月2日所指的“增强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似乎就是冲着胡锦涛而来。
    
    针对这情况,人民网、新华网、央视国际网、光明网、中青网最近共同合办了一次网上座谈,请来包括在2005年8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24次集体学习时负责讲解的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军史所研究员江英等专家还原历史真相。
    
    据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教授刘晶芳指出,1933年10月,王明、康生联名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写信,说明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和步骤,强烈要求建立统一战线,把物件扩展到愿意抗日的除了国民党以外的所有党派团体,发出了中国人民抗日的具体纲领,建立中华民族推进反日运动和组织中国人民解放战争,这个纲领后来经过宋庆龄等1779人联合签名公开发表,对抗日民主运动的发展作用也是非常大的。
    
    王明和康生当年一起提出建立统一战线,但他们日后的际遇却大不相同。毛泽东曾在1935年遵义会议指责王明的“左倾机会主义”使不少同志遇难,又称王明的左倾指挥使中央丢掉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在统一战线形成后,毛泽东曾策略性地避开了一些重要抗日战场,避免损耗共产党实力。王明救国心切,主张“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结果,毛泽东又在1937年指王明“由过去的左倾冒险主义转为右倾投降主义”,原因是王明的主张“放弃共产党的领导权”。
    
    被称为“特务头子”的康生以心狠手辣见称,他也一直官运亨通。康生在1975年去世时是中共副主席,排名仅次于周恩来和王洪文,中共官方对他评价甚高,但后来邓小平执政时甚至把康生的尸体搬离八宝山烈士公墓来平息民愤。中国近年的官方媒体,也甚少提及康生这人。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步平指出,在毛泽东的主导下,“中共中央曾在1937年8月的洛川会议上提出了实行全国人民总动员,改革政治机构,废除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政治主张”。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