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关于延安整风的神话和抢救运动的罪魁祸
(博讯2005年8月31日)
     武宜三:关于延安整风的神话和抢救运动的罪魁祸
    ——读何方《党史笔记》之笔记(二)
     (博讯 boxun.com)

    
    导语:《党史笔记》是照妖镜,照出了那些 “伟大的马列主义者”、 “无产阶级革命家”、 “杰出的共产党员”原来是一批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是卖国求荣的窃国大盗、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是最无耻的阴谋家、是最恐怖的野心家和最下流的说谎者!
    
    颠三倒四、自打嘴巴
    
    一, 延安整风是马克思主义教育运动吗?
    
    延安整风据说是一次深刻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运动,是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那为什么六十年过去了,许多文件还不肯??密,而且还设置了许多禁区呢?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副总干事、张闻天秘书何方先生便以为,这 “其中必有问题,总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p211,利文出版社,2005年,香港。以下凡引本书,只注页教 ),真是一针见血,一语道破了中共几十年来篡改历史、伪造历史的卑劣行径。
    
    毛泽东亲自选定的《整风文献》,不管是最初的18篇,后来的22 篇,还是最后的27篇中,没有一篇是马克思、恩格斯的东西,列宁的只有几段语录,斯大林的却有六篇,其余除了刘少奇等人外,大部份都是毛泽东自己的私货。这些东西算得上马克思主义吗?邓小平在四十年后的1984年,这样告诉大家, “什么叫社会主义,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我们过去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是完全清醒的。”(《邓小平文选》第三卷,p63) 可就是这个 “什么叫马克思主义”也搞不清楚的邓小平,却在1981年主持泡制了所谓《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里面却肯定的说,延安整风“这场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教育运动收到了巨大的成效。”真是颠三倒四,自打嘴巴。倒是胡乔木有时还讲点真话,他承认延安整风以后, “党的理论水平越来越低,对马克思主义的知识越来越低。”(p235)
    
    二, 整风是批苏联和斯大林?
    
    几十年来的神话之一,延安整风反对把国际指示教条化和把苏联经验神圣化。毛泽东本人就一再说 “整风实际上是整苏联的风,是批判斯大林和第三国际的错误。”(p289)这是天大的谎言。因为当时整风的目的就是要学习苏联,宣布的整风宗旨就是要建设一个 “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布尔什维克化的中国共产党”。把斯大林的《联共(布)党史》当作 “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是学习的中心材料,这有《整风文献》为证。毛泽东在秘密举行的西北局高干会上连续两天讲??斯大林《论党的布尔什维克化》十二条。
    
    当时延安主流和非主流各方,都把自已说成是忠于斯大林和拥护共产国际的,例如周恩来在检查中就把莫斯科的一些错误推到米夫之流 “假国际”身上,为的就是保住自已拥护国际的立场。同样,主流派也是用斯大林的教导和共产国际的指示来批判所谓教条主义宗派,1943年12月1日中央总学委发出的学习《反对统一战线中的机会主义》的通知,就完全是摘录共产国际领导人的论述和语录。说 “现在共产国际虽己解散,但共产国际领导者们的指示原则依然适用,这些原则,完全与王、博路??的机会主义相反,而对于我党中央的布尔什维克路??则是完全符合的。”(《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4卷,p143) 总之,别人都是假的共产国际和苏联的拥护者,只有毛泽东刘少奇们才是真的。经过整风,对斯大林的崇拜更加狂热,“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的信念更深入人心。(p274)
    
    毛泽东为斯大林的死痛哭流涕
    
    毛泽东本人是斯大林的狂热追随者,自称是斯大林的学生。承认联共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统帅部,而中共则只是一个方面军的司令部 (1949年7月4日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写给斯大林的报告 )。从1947年起,毛多次要求赴苏朝圣,登基大典后便迫不及待地去认祖归宗。从外交到内政、从军事到民生、从机构设置到等级制度,无不以斯大林马首是瞻,甚至连出版自己的选集,也要请斯大林派专家来指导,建政后更实行 “一边倒”政策。毛对斯具有极深厚的感情,以至对斯死之时,表示极度悲哀。
    
    五十年代在苏联驻北京大使馆担任过秘书和参赞的奥ܫ鲍ܭ拉赫马宁说:首先来到使??见大使A•¤C•潘友新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首脑周恩来,两个人痛哭流涕,只是在恢复常态后才开始交谈,互通情报。稍后毛泽东在全体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陪同下也来到苏使馆。他竭力克制自己,不使激动情绪表现出来,但是他未能克制自已。从其一切表现可以看出,毛泽东对斯大林的逝世真诚地受到震撼。他热泪盈眶,而他的几位战友则公开地哭了起来。¤(《毛泽东与斯大林、赫鲁雪夫交往录》P141)到赫鲁雪夫清算斯大林时,毛更??起维护斯大林,不惜和苏联撕破脸皮。试想这样的铁杆斯大林分子会在四十年代批判什么斯大林的错误吗?
    
    三, 延安整风反对宗派主义(山头主义)了吗?
    
    延安整风是毛泽东为篡党夺权扫清??碍。故延安整风制造了更严重的宗派主义(山头主义),打掉了别的宗派剩下了毛泽东派、铲掉了别的山头剩下了毛泽东山头。
    
    毛泽东在遵义会议进入政治局常委后,靠权术、靠阴谋诡计逐渐掌握了军权;随后靠军权来排挤张闻天、夺取党权。本来1938年扩大的六中全会已作出召开七大的决议,确定了议事日程和代表选举办法,要求加紧准备工作,以便 “在较短时期内召集之”,但毛泽东却置书记处和政治局的历次决议以至中央全会之决议于不顾,要求先统一思想再开会,要求开成无争论的 “团结的大会”,安排各地选派的代表参加整风学习和抢救运动。在旷日持久的学习、反省、批判、整风、肃反、斗争、清洗、镇压之后,到1945年才举行的中共七大,就成了个典型的宗派主义、山头主义的大会。七大选出的中央委员会就是毛家班:清一色的老干部,绝大多数还是职业军人,唯一的知识界的代表陈伯达也只是候补委员,他还是靠搞个毛泽东的人崇拜才发迹的。政治局十三人中的十人和书记处全部来自中央苏区。从此,毛泽东成了中共至高无上的领袖,终身的独裁者。
    
    八大仍照此办理,不顾党章规定、缺乏充分理由地拖了十一年之久才召开,已处在全面建设时期的八大,可选出的领导机构还和七大基本相同,全面排斥抗战时参加革命的所谓 “三八式”干部,不要知识分子和懂经济建设的人才参加领导班子。(p260--266)毛大搞宗派山头的例子实在不胜枚举,如十大元帅,八个出身一方面军,二方面军 “照顾了”个贺龙、四方面军 “照顾了”个徐向前。毛满口 “五湖四海”,实际上任人唯亲。毛一生是党天下、军天下、湖南天下、井冈山天下,文革中重用江青、毛远新、李敏,更是走进了家天下的死胡同。
    
    毛泽东是抢救运动的罪魁祸首
    
    四, 谁要对延安整风运动的罪恶负责?
    
    延安整风运动制造了无数令人发指的罪恶,曾志《一个革命的幸存者》(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年)、韦君宜《思痛录》(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年,北京),特别是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0年) 已对此有大量揭露。从毛泽东的辩护士邓力群的辩护辞 “甄别工作一直到七大前后才结束,没有一个同志受到冤屈”(《党的文献》1992年第二期)中,亦可看出端倪,既然没有 “冤屈”又何来 “甄别”?1991年北京公安部发出《关于对王实味同志托派问题的复查决定》,宣布为王实味 “平反昭雪”,就是对邓力群一类的响亮耳光。胡绳主编的《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北京)却也承认 “在延安整风期间,曾一度出现 ‘抢救失足者运动’的错误。1943年4月3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继续开展整风运动的决定》,要求在整顿党的作风的同时,对全党干部进行一次认真的组织审查。《决定》对敌情作了过分的估计。7月15日,总学习委员会副主任、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在延安干部会上作了《抢救失足者》的动员报告,掀起了所谓 ‘抢救运动’,大搞 ‘逼、供、信’的过火斗争,在十余天中造成大批冤假错案。”只是轻描淡写,一把抢救运动时间大大缩短,二是把责任推给了康生。到庇谁要对这些罪恶负责呢?
    
    《党史笔记》用大量事实证明:毛泽东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毛自任总学委主任,直接抓整风审干。臭名昭着的抢救运动就是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发动的,1942年4月7 日毛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在整风学习和检查工作中要审查干部,发现反革命分子加以清除;6月19日在政治局 指示 “现在的学习运动,已在中央研究院发现王实味托派。我们要发现坏人,拯救好人。要有眼光去发现坏人,即托派、日特、国特等三种坏人”;还说过 “要查清革命和反革命两条心”、 “要注意反特”。毛泽东在1943年8月8日《在中央党校第二部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中说:一个2500人的党校己挖出250个特务,而且估计不止此数, “恐怕是250到350的数目,还举了行政学院的例子说, “除了一个人外,教员、职员全部是特务”, “学生中很多是特务,恐怕是过半数”(杨奎松:《延安整风的台前幕后》)。
    
    王实味案是毛直接抓的第一个案子,毛是第一个诬陷 “王实味是暗藏的国民党的探子”,毛还说 “王实味是托派,又是特务”。毛诬良为奸,是几十年一贯制而乐此不疲。他诬陈独秀是日特,诬胡风等人是反革命匪帮,诬彭德怀、张闻天里通外国,诬潘汉年是汉奸,诬刘少奇是 “叛徒、内奸、工贼”。胡乔木等人说 “运动由康生发动和执行”,欲替毛泽东掩盖和推??置罪责,可谓枉费心机。延安整风和抢救运动的罪魁祸首是毛泽东,真是铁证如山;毛泽东本人也供认不讳: “谁负责?我负责。因为发号施令的是我。”毛泽东是中外古今最凶恶的迫害狂,是最野蛮的暴君,是最凶残的刽子手。
    
    其次是刘少奇,他是 1943年4月28日成立的中央反奸斗争委员会的主任,在肃反上直接领导康生、彭真、高岗等人工作。是延安整风的第二号刽子手。彭真也是一个刽子手, 1943年1月4日作反奸肃反报告,结合中央党校破获 “吴奚如特务案”,介绍如何与反革命斗争的经验。他直接负责的中央党校就是重灾区之一,邹凤平(四川工委书记)、危拱之(叶剑英夫人)、曾淡如(四川省委妇女部长)等一大批人,或自杀或疯癫,都毁在他的手上,他居然称 “没有杀一个人,也没有毁灭一个人,这是一个很大的胜利。”(p361)
    
    任弼时也算一个,1943年4月9─12日延安分别召开中直、军直和边区系统各机关两万多人的干部大会,他代表中央书记处作《特务活动和中央对特务的方针》的报告,号召 “误入歧途者”坦白交待,同时警告说,宽大政策的反面就是无情的镇压,不愿坦白的人是在走一种自已毁灭的死路。(p343)虽今天读之,仍令人不寒而栗,无比恐怖,如堕鬼域。
    
    总之,毛泽东他的一伙,即政治局、书记处、总学委的所有成员,共同策划、指挥和领导了延安和各解放区的整风审干、抢救运动,犯下了滔天罪行,欠下了累累血债,任何人妄图为毛泽东们清洗手上的血迹,都一定徒劳无功。《党史笔记》是照妖镜,照出了那些 “伟大的马列主义者”、 “无产阶级革命家”、 “杰出的共产党员”原来是一批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是卖国求荣的窃国大盗、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是最无耻的阴谋家、是最恐怖的野心家和最下流的说谎者!
    --------------------------
    原载《议报》第21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红太阳靠邪恶升起----一本关于中共延安整风的好书/樸石 樸石
  • 何方:“延安整风”与个人崇拜
  • 凌锋:延安整风/毛表演痞子功夫——读《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