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没有陈毅哪来粟裕?
(博讯2005年8月28日)
    
    陈毅能坐上司令的位置, 必有其独到之处。没有陈,就没有粟
     (博讯 boxun.com)

    1.黄桥决战,没得陈毅坐在那里唱空城计稳住韩德勤的各路诸候,别说一个粟裕,十个粟裕,不,十个神仙来也没法打那个仗!用韩德勤的话来说,“他们就是天兵天将,我这么多豆腐渣也把他们撑死了!”换了粟裕作主帅,未必就有这个魄力决定由新四军独立在黄桥打这个仗!其实黄桥决战决胜的重要前提是分化和孤立对手分清主次,战役的具体部署相较而言要退而居其次。而这一点,陈毅的战略眼光、谋略和统战手段是应居主要位置,否则战役具体部署高明与否无从谈起。这种悬殊的力量对比和如此狭窄的战场空间,任何一个军事家都会很为难。可以这么说,没有陈毅,黄桥决战就不成其为黄桥决战,而没有粟裕,这类战役计划还有很多人能够作出来,至少在当时,经历过战役指挥检验的主官能排在粟前面的在新四军就有很多人。而粟独立担当一次战役的军事主官,这是第一次。
    
    2.华野解放战争中的好几个大仗是陈毅和作战处的参谋共同策划,尤其是南征北战,是陈最先提出的。打张灵埔是陈粟的共同心愿,粟得到敌情(张冒进)报告陈, 陈下的决心,然后和参谋部的人, 各纵队首长共同部署的。 这些可以见最新出的陈传以及王德(华野作战处副处长, 张震是处长)的阵中笔记和和一些老战士回忆录。
    
    3。陈是仓促到的山东,手中能够调动的是建制不全的八师, 当时陈的想法是集中新四军和山东的部队,集中指挥,但是粟裕的新四军不想到山东, 怕吃苦,怕吃面。山东的陈士榘,许世友等不想走。 一直到淮阴陷落,战局转化,陈毅才实现了自己的想法。这期间粟裕苏中七战,陈认为是战役胜利,战略不利。
    
    4。孟良崮战役陈毅当时身为华东军区司令员、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和党的前委书记,发动孟良崮战役的时候他是出差去了还是养病去了?看看正史上是怎么写的吧:“1947年3月,蒋介石调集45万兵力,组成三个机动兵团对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5月11日陈毅获悉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行动突出,遂决定以6个纵队主攻,4个纵队围歼74师。”陈毅还对各主攻纵队司令员说过这句话:“我们打74师是虎口拔牙,好似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孟良崮战役的主帅始终都是陈毅,首功也是算在陈毅头上的,这是官方一贯的说法,粟裕具体的工作是做得比较多,但也不能贪天功为己功(这仅是某些人的说法,粟裕将军可从来没这么看),说孟良崮战役跟陈毅没有关系吧?
    
    5。 打济南, 许不听指挥, 还要毛下命令给许。打74师, 粟在战役最紧张的时候, 竟然指挥不动部下! 需要压阵指挥的陈在后方下命令, 斥责不听话的战地司令, 最后在战争的紧要关头, 陈亲上前线。 按照叶, 王的回忆,这一仗的胜利和陈能够即使鼓舞士气,大气魄有很大的关系。 这说明粟是个好参谋, 但没有威信,不是统帅人才。
    
    6.粟裕打过一些胜仗,但也打过不少败仗,涟水之战胜了吗?南麻,临朐等大败仗是谁指挥的?月埔,金门之战胜了吗?
    
    
    7.陈出题目, 放手让粟作战役指挥, 叶飞回忆说, 陈放手并不是不管, 黄桥决战打了两次,陈本来计划一战见分晓, 因为粟叶不听陈的战役安排,错过良机, 战后陈大发雷霆。鲁南战役的地址选择是陈确定的,这样国民党的机械化部队在泥泞中没法发挥,陈是从地名推测当地历史上是湖泊;南征北战,陈作诗教南线阻击部队传唱以迷惑敌人。 .
    
    8。 战争年代面临生死考验, 并非处处按资排辈, 陈能坐上司令的位置, 必有其独到之处。没有陈,就没有粟。军事指挥员的成长有个过程,粟裕在解放战争有过具有眼光的建议,但也有过短视的时候. 比如华中与山东在战略重点问题的争议上,他在战略设计上就很明显地表现出不如陈毅。军事指挥才能并不是单指能够具体策划战役战术行动,否则就不需要司令部分工了。主官的作用就是能够将下属的设想与谋略化为自己的决心,或者指导下属将自己的设想化为具体的军事计划,这本身就是一种军事指挥才能。试问如果黄桥打败了,是陈毅担责任还是粟裕担责任?毫无疑问,胜败的最大责任就在主官陈毅那里!
    
    现在有人贬低陈毅,抬高粟裕是对历史的歪曲。实际上以粟裕的才能和资历排在大将首位已经是破格了!
    
    
    文章来源:陈毅元帅纪念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历史解密:陈毅与饶漱石的恩恩怨怨(图)
  • 陈毅并未痛饮美酒 林彪死因真相「不能说」
  • 陈毅在文革挨斗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