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 勿忘南京大屠杀/曾慧燕
(博讯2005年8月20日)
    60 年前 (1945 年 )的 8 月 15 日,是日本天皇宣布戰敗投降的日子;60 年前的 9 月 3 日,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紀念日。

    1937 年 7 月 7 日,侵華日軍在北京發動「盧溝橋事變」,拉開中國八年抗戰的序幕,點燃全國軍民浴血奮戰的漫天烽火。1937 年 12月 13 日,日軍攻佔中國歷史名城南京,在短短的 6 個星期中,大肆燒殺淫掠,殘害無辜平民和有組織有計畫地屠殺放下武器的中國士兵至少 35 萬人,其中不少是兒童,並強姦婦女 8 萬餘人,全城三分之一的建築化為灰燼。這便是震驚中外的「南京大屠殺」,這是日軍在侵華戰爭中製造的無數慘無人道的暴行中最具代表性的案例之一,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特大慘案之一。

     二戰期間,六百萬猶太人在德國納粹集中營被屠殺。日本法西斯在侵華期間,屠殺了三千餘萬中國人,是猶太人死亡人數的五倍。侵華日軍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猶太民族數十年來嘔心瀝血,詳盡宣傳報導納粹罪行,出版無數書籍、紀念畫冊及教科書,製作無數紀錄片和故事片。可是,一個多甲子以來,有關中國南京大屠殺的書籍寥寥無幾,走進任何一家西方的圖書館查找目錄索引,二次大戰的「猶太大屠殺」與「南京大屠殺」的書籍比例相差懸殊,令中國人汗顏。 (博讯 boxun.com)

    前事不忘 後事之師

    今年是抗戰勝利 60 周年,同時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 60 周年,戰爭的硝煙還未遠去,日本軍國主義正在復活,用什麼來紀念抗戰勝利 60 年?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對每一個中國人來說,重要的是重新解讀這場災難留給後人的歷史遺產,以史為鑑,銘記歷史,還原歷史。時間可以流逝,而日本法西斯欠下中國人民的血債永遠無法抹掉,「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

    60 年一個甲子,一個輪迴。歲月如流,南京大屠殺的倖存者和見證人日漸故去。近年日本軍國主義抬頭,蓄意否認南京大屠殺,但墨寫的謊言掩蓋不了血淋淋的事實,真實的歷史不會塵封。踏入 7 月以來,世界各地華人都在所在地自發舉行抗戰勝利 60 周年紀念活動,以圖片展、音樂會和電影回顧展等多種形式,一同碰觸一甲子前的歷史傷痕,希望藉此讓外界了解日本軍國主義在二次大戰的暴行,不讓日本政府竄改二戰侵略史實。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在美國約有 30 個研究日本侵華歷史的民間組織,成員以華人為主,其中較活躍的有美國紀念南京大屠殺受難同胞聯合會,這是一個成員遍布全美的華人民間組織。

    由美國紀念南京大屠殺受難同胞聯合會、亞太事務研究中心及紐約皇后社區學院浩劫資料中心聯合舉辦的「南京大屠殺文獻資料展」,由7 月 11 日至 9 月底在皇后社區學院的「浩劫資料中心」(TheHolocaust Resource Center and Archives)舉行,展出一批珍貴的歷史照片,包括當時日軍血洗南京城、燒殺姦掠的照片、及時報導了這一重大歷史事件的《紐約時報》、《匹茲堡郵報》等歷史文獻,以及數名屠殺倖存者的證詞等。

    展場的陳列櫃還展示了年輕早逝的美籍華裔作家張純如(Iris Chang)的遺著《被遺忘的大屠殺── 1937 南京浩劫》(The Rape ofNanking),這是在英語世界中第一本比較完整地揭露 1937 年底到1938 年初日軍在南京所犯罪行的歷史讀物。

    現場展出的《紐約時報》文章,發表於 1937 年 12 月 18 日。該報在頭版頭條刊登記者德丁(Tillman Durdin)撰寫的報導,標題為《戰俘格殺勿論,平民慘遭殺戮,日軍駭人罪行》,文章詳盡報導了中國軍民慘遭日軍戕害的見聞。報導說:「日本軍隊占領後的三天中事態的發展出人意料。大規模的劫擄、對婦女的強暴和濫殺無辜,集體處決俘虜,把居民逐出自己的住宅……,使南京變成一座恐怖的城市。」

    血腥照片會說話

    美國南京大屠殺受難同胞聯合會創辦人之一陳憲中表示,該會從八○年代就開始蒐集文獻資料,並獲得「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協助,這次展出的資料在美國是首展,目的是讓世人以史為鑑,不要忘記人類歷史上的悲劇,汲取血的教訓,防止軍國主義復甦。

    據瞭解,本來該會蒐集到的圖片資料遠遠不止此數,但一來受展出場地限制;二來由於有些圖片過於血腥恐怖,簡直是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慘不忍睹。這些「會說話」的血腥照片,真實呈現了日兵禽獸不如的嘴臉和滅絕人性的行徑。

    例如,婦女遭日軍輪姦後,又被開膛破腹,或用木塊插入下體或割掉乳房虐殺;有的日兵把活人當作練習射擊或刺殺的活靶子;有的舉起武士刀殺人比賽取樂,手起刀落,人頭滾落地上;有的日兵得意洋洋提著砍下來的人頭留影;有人將兒童剜眼挖肝來佐酒;也有的日兵把人的脖子當作刀鋒試驗品;更多的人被集體屠殺、活埋,屍體還被澆上汽油縱火焚燒,燒成焦炭。……日軍的種種暴行神人共憤,但也令一些人看了照片後覺得噁心吃不下飯。

    因此,主辦單位考慮到觀眾的視覺觀感和心理接受程度,放棄了一些慘無人道的照片。如果觀眾有興趣及承受能力強,可以翻閱現場提供的數本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書籍,包括中英文的《南京大屠殺》(TheRape of Nanjing)、《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圖集》及《南京大屠殺與國際大救援圖集》(The Picture Collection of Nanjing &Massacre and Interna-tional Rescue)等。這些書籍以豐富的圖片資料,為歷史存真,呈現一幕幕人間煉獄的慘象。

    浩劫資料中心主任舒曼 (William L. Shulman) 指出,二次大戰德國納粹政府對猶太人進行的屠殺和日本軍隊在南京進行的大屠殺,可說是人類有史以來少見的種族滅絕,而與納粹對猶太人的屠殺所不同的是,日本軍隊在南京和中國其他地方進行的大屠殺,長期以來鮮被人提及,舉辦這次展覽的目的就是提醒世人,永遠不要忘記血腥的歷史。

    熱心促成這次展覽的皇后社區學院教育協調人弗拉格(Arthur Flug)本身是猶太裔,對南京大屠殺感同身受。他指出,皇后社區學院的學生涵蓋全世界 137 個國籍,近半數在外國出生,他們大多不知道60 年前發生在中國的「南京大屠殺」,弗拉格希望通過這個展覽,讓他們了解歷史悲劇。事實上許多學生參觀了展覽後,心靈相當受震撼。

    這項展覽從 7 月 11 日起將展至 9 月底。展覽結束後,弗拉格希望通過有心人的幫助,使這項展覽有機會繼續在美國各地巡迴展出,讓更多人知道南京大屠殺。他特別指出,近年日本右翼不斷否認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行,任意竄改教科書,在這樣的情況下,更應該讓世人知道真相,記取歷史教訓。

    現代史上最黑暗一頁

    南京大屠殺在全世界範圍內引起巨大憤怒和譴責,除了因為日軍慘絕人寰的殺人行徑外,也因為日軍對中國婦女的獸行。這也是為什麼西方一致稱南京大屠殺為「 The Rape of Nanjing 」的原因。英國記者田伯烈稱它為「現代史上最黑暗的一頁」。

    日軍在南京大屠殺期間,對手無寸鐵、毫無抵抗能力的婦女的蹂躪令人髮指,先姦後殺幾乎是日軍的一條鐵律。因此,成千上萬的女性在遭到強姦、輪姦後被用殘忍手段殺害,很多未成年幼女也不能倖免於難。

    在南京城淪陷的最初幾個星期,大約十萬名完全失去人性的日本官兵,在南京城四出亂竄搜尋「花姑娘」,有個婦女被輪姦高達 37 次,許多年輕女性被固定綁在床上、椅子上任日兵強姦,有的被殺害後還遭肢解,或用木條竹籤插入下體凌辱。

    在許多有關記載南京大屠殺的文獻資料中,都出現過一個年輕少婦神情木然呆滯的臉孔,那是一名 18 歲的女子被日軍搶去 38 天,每天被強姦 7 至 10 次,後因傳染上三種嚴重性病才被放回,在金陵大學醫院接受治療時拍下這幅歷史照片。她當警察的丈夫,在她被日兵搶走的當天即遭殺害。

    一名叫李克痕的目擊者,在他的《淪京五月記》中寫道:「街頭上有許多輪姦致死的女同胞的屍身,通身剝得精光,赤條條的,乳房被割下了,凹下的部分呈黑褐色,難看極了,有的小腹刺破了好些洞,腸子湧了出來,堆在身旁地上,陰戶裡塞一卷紙,有的塞一塊木頭……。」

    死人堆裡爬出的孩子

    南京大屠殺倖存者是那段慘痛歷史的見證人。儘管往事不堪回首,為了給後人留下歷史見證,他們被迫從記憶墳墓的深處,挖出深埋多年的血海深仇,向世人講述親歷的浩劫。

    在紀念抗戰勝利 60 周年之際,透過皇后社區學院舉行的「南京大屠殺文獻資料展」,可以看到南京大屠殺倖存者的血淚控訴。隨著歲月的流逝,一些當年的倖存者逐漸離世,如這次展出的四名倖存者證言,其中潘開明、李秀英近年已先後辭世。

    李秀英的經歷是最具代表性的案例之一。1937 年 12 月 19 日,她還未滿 20 歲,已懷有 7 個月身孕。正當她與六、七名婦女同避於南京上海路小學防空壕內時,忽來日軍七人,欲對她們施暴。李秀英與日兵展開殊死搏鬥,勇奪日兵佩刀,並以頭猛撞日兵胸部,其他日兵遂合力圍擊她。

    李秀英始終緊握一日兵不放,使日兵無法達到強姦目的,遂以刺刀連扎她 33 刀,其中一刀戳中肚子,她昏死過去。當她父親把她抬去埋葬時,由於冷風刺激,她甦醒過來,被送進美國教會醫院(今為南京鼓樓醫院),經美國醫生羅伯特·威爾遜搶救,得以保住性命,胎兒在第二天流產,她經過七個月治療才痊癒。

    這起日軍強姦未遂、連刺李秀英 33 刀的案件,使她成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暴行的歷史證人之一。南京法庭在戰後調查此案,人證物證俱全,除了她本人的血淚控訴、身上、臉上仍隱約可見刀疤痕,還有當日醫院醫師、護士的旁證,以及美國馬吉牧師在她治療時拍攝的影片,成為南京大屠殺的有力鐵證。

    另一名倖存者夏淑琴,被稱為「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孩子」。馬吉牧師在南京大屠殺期間冒險拍攝的紀錄影片《南京暴行紀實》,真實記錄了南京城南門東新路口 5 號兩家平民慘遭殺害的情景,其中倖存的那個小女孩,就是當時年僅 7 歲的夏淑琴。《拉貝的日記》,也記錄了她的遭遇。當時夏淑琴老少三代九口人,被日本兵殺害七人。

    1937 年 12 月 13 日上午,十多名日本兵闖入夏淑琴家。她的父親見到害怕,趕緊往屋內走,被日兵背後一槍打死在大院門口。接著,日兵衝到屋裡,把她的母親拖到屋外,從懷中搶過還在吃奶的小妹妹,當場用刺刀活活戳死,母親被先姦後殺。當幾個日本兵又要強姦夏淑琴兩個分別 13、15 歲的姐姐時,她的外公、外婆上前阻止,被日本兵活活打死,兩個姐姐被拖出去輪姦。

    夏淑琴和 3 歲的小妹妹被日兵用亂刀猛戳,她共挨三刀,脊背被戳一刀,胳膊挨了兩刀,留下永久性傷痕。當她抱著渾身是血的妹妹爬出屋子時,看到兩個姐姐都慘死在血泊中。轉瞬間,一家 9 口只剩下她與妹妹。

    當天,夏淑琴的哈姓房東一家四口也慘遭殺害。她說:「我是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孩子,也是歷史的見證人。」長江水都染紅了

    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劉永興的證詞,則揭露了 1937 年 12 月 14 日,日軍在下關中山碼頭集體屠殺五千多人的慘案。

    劉永興原為裁縫,南京淪陷時,住在大方巷難民區。12 月 14 日,他和弟弟一同被日軍抓押到下關中山碼頭,日軍要他們分成六至八個一排。劉永興兄弟走在隊伍的前頭,一路上,看到路旁有不少的男女屍體。到了中山碼頭江邊,發現日軍已抓了好幾千人。日軍要他們坐在江邊,周圍架起了機槍。

    劉永興感到情況不妙,意識到可能日軍要屠殺。果然不出所料,日軍開始用機槍掃射,許多人紛紛跳江,他和弟弟也跳到了江裡,日軍又往江中投手榴彈,炸死不少跳江的人,有的人被炸得遍體鱗傷,慘叫聲、呼號聲響成一片。劉永興被波浪沖回到岸邊,伏在屍體上不敢動彈。耳邊只聽聞猛烈的機槍聲,把他耳朵都震聾了,至今沒有痊癒。機槍掃射完後,日軍又向屍體澆上汽油縱火焚燒。當晚,日軍在江邊駐守,看見江邊漂浮的屍體就用刺刀亂戳。劉永興離岸較遠,刺刀夠不著,才倖免一死。他的弟弟卻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倖存者之一佘子清回憶當年南京大屠殺的難忘一幕說:「日本兵天天殺人,長江水都變紅了!」

    出生在南京夫子廟的佘子清憶述,日本兵打進城時,見人就殺,許多人逃到長江邊,日本兵慘無人道地用機槍掃射逃跑群眾,江水很快變紅了。當時,佘子清的父親逃到了江北,留在家中的母親卻被日本兵殘忍殺害。他們幾個小孩逃到了美國大使館,路上到處看到層層疊疊的屍體,男女老幼都有,慘不忍睹。

    佘子清說:「鬼子兵常到使館抓人。他們抓兩種人,一是頭上有帽痕、手掌虎口有繭子的人,他們認為這是扛槍打仗的;另一種人就是女人。我親眼見到鬼子兵把我的鄰居大姐輪姦了,然後用刺刀割掉了乳房。那位大姐疼得直打滾,殘暴的鬼子兵卻圍在旁邊又跳又笑,真是慘無人道啊!」

    慘絕人寰的一幕

    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常志強,更是不堪回首話當年。日本兵殺死了他的父母,戳死他四個弟弟,強姦了他才 11 歲的姐姐。最慘的是,他的母親臨死前,還掙扎著用最後一口氣給受傷的小弟弟餵奶,幾個月大的弟弟最後活活凍死在母親懷中!

    常志強第一次說出埋藏在心底深處的傷痛,是 1949 年中共建立政權時,那時因要向單位領導「匯報思想」,但說了一半,他已難過得說不出話。自此,那段悲慘的往事埋在心裡幾十年未敢對人言。

    1985 年南京大屠殺紀念館落成,他卻不敢踏足,怕勾起傷心往事。直到 20 世紀九○年代,有天他在電視上看到日本右翼否認南京大屠殺,非常氣憤,連夜寫出數千字的親身經歷,交給大屠殺紀念館,為歷史和子孫後代作見證。

    常志強說,1937 年 12 月中旬,日軍兵臨城下,留在南京的美、德、英三國志願者為保護平民,設立國際安全區。常志強姐弟六人隨父母逃往安全區途中,被迫退入一條死胡同內。不久一群日本兵端著刺刀衝進他們藏身的胡同,當時常志強不到 10 歲,姐姐 11 歲,還有四個弟弟,阿龍 8 歲,阿三 6 歲,小發 4 歲,最小的弟弟小來還在吃奶。

    日本兵不由分說就開槍屠殺當時在胡同內的幾十個扶老攜幼的平民,男人們把婦女兒童往後推,日本兵邊走邊開火,直到雙方貼近無法開槍。常志強看到前面一名青年抓住日本兵的刺刀,展開肉搏,後面的一個日本兵抽出軍刀,把那青年的腦袋從中間劈開,立時倒地,鮮血噴濺滿地。

    一刀一個全被捅死

    常志強父親擋在前排,母親抱著小來及姐弟六人在後面,日本兵殺到母親跟前,母親害怕得不敢動,日兵一刀戳中母親胸部,懷裡的小弟哭起來,母親不肯放下弟弟,接著又被刺了一刀,倒在血泊中。母親護犢心切,負傷站起抓住刺刀往外推。常志強撲過去抱住母親,日兵猛然拔刀,母親滿手是血,日兵又一刀刺中小來的臀部,挑起來往遠處扔。常志強連忙跑過去大喊:「別戳我媽媽。」其餘三個弟弟本來被打得四處亂逃,見媽媽被刺,全都圍攏過來,一齊抓住日兵衣服又撕又咬,結果全被日兵一刀一個捅死,其中一個被捅得渾身是血,臨死還在喊:「不要戳我媽媽。」姐姐身上挨了五刀,漸漸沒了聲音。

    常志強也昏了過去。醒來時,日兵走了,地上橫躺著幾十具屍體,母親已不能說話,棉襖上全是血,肩頭也在冒血,眼睛卻一直往一邊看,那邊傳來嬰兒哭聲。常志強趕過去一看,是小來趴在死人堆裡拼命哭喊,被刺傷的臀部全是血,當時正是滴水成冰的隆冬時節,血凍成了冰,手紅得像胡蘿蔔。

    常志強把小來抱到母親跟前,母親忽然來了力氣,拼命掙扎把衣服拽開給小來餵奶,身上的血還在流,衣服上全是血結成的冰塊。母親用手捂住還在冒血的傷口,眼淚直往下掉。常志強使勁替她捂著傷口,捂著捂著,母親頭一歪嚥下最後一口氣。常志強再在死屍堆裡找到父親,發現父親後背中彈一臉是血。

    這時街上又傳來喊叫聲,常志強把奄奄一息的姐姐拖進臨街的屋子躲在床下,看到日兵折回從死人身上捋下金戒指、金耳環等值錢物品。第二天常志強爬出屋子,見到一名婦女帶著孩子在丈夫屍體前痛哭,常志強哀求她救救他和姐姐,婦人把姐弟倆帶回自己家,正在做飯給他們吃,日兵又舉著刺刀來了,把婦人與常志強身受重傷的姐姐拖出去姦污。常志強聽到姐姐的哭喊聲,難過極了。

    後來常志強回到那個死胡同尋找小來弟弟,屍體都不見了,角落裡有一隻小來穿的老虎鞋,常志強放聲大哭,驚動左鄰右舍出來詢問。有人告訴他,收屍的人確實見到一個趴在媽媽身上吃奶的嬰孩,滿臉是凍成冰條的眼淚鼻涕,是活活凍死的。常志強的姐姐一年後死於日軍實施細菌戰製造的瘟疫。

    死難者亡靈是鐵證

    已經去世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潘開明,生前提起當年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目睹的慘象,悲憤萬分,他尤其氣憤「日本人修改教科書,不承認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真讓人氣炸了肺」!

    1937 年 12 月 13 日,日軍攻占南京後瘋狂殺戮,當時 20 歲的潘開明被日本兵關了三天三夜後,與幾百名同胞一起拉到江邊的煤炭港集體屠殺。在連續的機槍掃射中,潘開明被一排排倒下的死難者壓在身下倖免於難。

    1995 年,抗戰勝利 50 周年時,潘開明作為倖存者代表去日本作證。2002 年他去世前留下遺言,要求自己的兒孫們在每年的 12 月 13日,一定要到南京大屠殺紀念館來溫故知新,「這是國難日,也是自己的遇難日,一定要到南京大屠殺紀念館來,你們兒輩不能忘啊!」

    潘開明臨終時還強調,「日本兵殺得南京城血流成河,屍骨如山,30萬死難者的亡靈,是南京大屠殺的鐵證!日本右翼分子死不認錯,就是妄想復活日本軍國主義。我們絕不能答應啊!」

    祖籍台灣新竹、畢業於台灣政治大學新聞系的陳憲中,七○年代初就參與海外華人保釣運動。1985 年抗戰勝利 40 周年,陳憲中等人發起成立對日索賠中華同胞會;1987 年在紐約蘇荷區舉辦紀念南京大屠殺展覽;1991 年成立紀念南京大屠殺受難同胞聯合會。屈指算來與日本人「打交道」已 30 多年,當年的熱血青年如今已「塵滿面鬢如霜」,他仍不改初衷,對自己的信念不離不棄。

    陳憲中表示,該會過去多年如一日,堅持在每年的 12 月 13 日南京大屠殺紀念日前後舉行紀念活動,但活動範圍大多限於華人社區,他「不希望來來去去似乎都是中國人自己的事」,所以近年力爭衝出中國人的圈子走向美國主流社會。

    他說,紐約皇后社區學院提供的展出場地雖小,但意義非凡,意味著以華人為主體的「南京大屠殺受難同胞聯合會」走出了可喜的一步。他希望藉此拋磚引玉,利用浩劫資料中心的影響力,爭取當地民意代表的支持和西方輿論關注,向美國其他族裔介紹南京大屠殺,讓更多人知道歷史真相。目前他正在爭取在擴建後的皇后社區學院浩劫中心,開闢一個專門介紹二戰日本侵略歷史的亞洲展廳。他還希望向全美國的學校推介「南京大屠殺文獻資料展」。

    (來源:世界周刊/ 日期:2005/08/14)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大屠杀事件元凶:松井石根
  • 首份中国人记载南京大屠杀的日记公开(图)
  • 彻底检证南京大屠杀 (第一章)
  • 南京大屠杀战犯庭审纪实
  • 南京大屠杀史实网站日访问量突破50万(图)
  • 南京大屠杀实录首次播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被诬做假证(图)
  • 新书再揭日军暴行:新书证明南京大屠杀中国遇难者达30万以上(图)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将申报世界遗产
  • 首份中国人记录南京大屠杀日记将公开(图)
  • 日本律师称重庆大轰炸同南京大屠杀性质一样 (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首批证书颁发 引起海内外关注
  • 南京大屠杀证人李秀英病逝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诉日本右翼作者案开庭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日本右翼侵权案今日开庭 (图)
  • 《南京大屠杀》女作者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组图) (图)
  • 《南京大屠杀》作者自杀追踪:生前曾患忧郁症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日本右翼侵权案明日听证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两名日本右翼分子
  • 胡锦涛5月4日视察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并发表对日强硬讲话
  • 现代社会的毒瘤——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社会学反思
  • 屠城的背后——换一个角度看南京大屠杀(图)
  • 黄叶:南京大屠杀不过是伟光正的一个幌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