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史东:抗美援朝时期的解放军和美军战俘
(博讯2005年8月10日)
    
    八一建军节期间,中共又开始大张旗鼓地鼓吹解放军是战无不胜的钢铁长城。凡是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都一定很熟悉中国政府对战争战斗的十分豪放浪漫的宣传,似乎中国政府和军队所从事的一切战斗都是战无不胜的,解放军一向摧枯拉朽,所向无敌,而敌人则全是草包笨蛋,不是被全歼,就是被致命打击。
     (博讯 boxun.com)

    其实,战争是十分残酷的事情,世界历史上完全战无不胜的军队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事实上,解放军打的败仗也不少,其中很能说明问题的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大量志愿军战俘。目前各方公布统计资料显示,在整个朝鲜战争中,志愿军战俘高达两万多人,是美国被俘人员的六倍,其中大部分是因为志愿军军官的瞎指挥而被俘的,只有一小部分是主动叛变投敌的志愿战俘。比如在第五次战役中,志愿军第60军由于指挥不当,一下子就被美军俘虏5,000多人,其中包括该军第180师政委吴德成。
    
    由于中共一直宣传革命的英雄主义,把被俘始终看成是贪生怕死的失节行为,大批的志愿军战俘在俘虏营中情绪低落,普遍陷入羞耻和绝望的巨大痛苦之中。1952年4月,联合国军开始在这两万名中共战俘中进行甄别审查,采用“自愿遣返”的原则,让俘虏们自行决定是否回国。结果,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志愿军战俘,也就是6,673人,表示愿意回国。剩下的绝大部分志愿军战俘,即14,235人,表示不愿回中国。这些人大部分后来去了台湾,另外有12人去了印度。
    
    但是,即使是这些6,673个回国的志愿军战俘中,没有一人受到中国政府公平的待遇,全部被审查,下放或劳改,其中的全部党员被开除党藉,作为专政对象。中共党中央直到30年后的1980年才为这些人平反,不过那时他们很大一部分已经早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整死。
    
    美国在朝鲜战争中被志愿军和北朝鲜军俘虏的大约有3,400人,在自愿的原则下,只有21名美军战俘去了中国。他们大多是20岁刚出头的年轻人,相信了中共的宣传,认为到中国后就等于到了天堂。他们最初被送到山西太原进行6个月的集中学习,清除资产阶级精神污染,背诵共产主义理论,每天搞批评与自我批评。之后,其中的11人又被送到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对马列主义进行深造。
    
    可是时令不好,风雪来得骤,这21个理想主义的美军战俘没有一个在中国成了什么气候。到50年代中期,其中的五位跑回美国,到文革前夕的1966年为止,15人回美国,3位去了欧洲。一个在中国死掉,只剩下两位还留在中国。
    
    这些美军战俘纷纷逃离中国的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在中国看到中共当初许诺的平等和自由。从美国明尼苏达州来的理查德?特能森,特别对中共对他的过份优待感到恼火,中共每天为他送牛奶,而他的同事刚刚生下小孩却到处找不到给婴儿的牛奶。这样不平等的优待使他只在中国呆了三年就溜走了。 1957、58年后,他们又不习惯中共整天的政治运动和政治学习。纽约州来的莫里斯?维尔斯一直呆到文革前夕,还在中国娶了一个老婆,并生了孩子。但他当时的单位,中国红十字会,曾经把她老婆拘留起来进行专政审查。最后维尔斯忍无可忍,跑回了美国。
    
    但是美国政府也并没有饶恕这21个叛国者。1957年美国国防部长查尔斯?威尔逊将他们全部开除军籍,并扬言要将这些人有朝一日送上军事法庭。但是几年后美国最高法院判定,凡是被开除军籍的人不可以因为在服役时所犯的罪行而受审,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史东)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二战美军战俘忆日军医残忍行为
  • 17万中朝战俘曾遭到美军残虐 (图)
  • 志愿军战俘是怎样争取回归祖国的(图)
  • 金门之战战俘不同命运 (图)
  • 朝鲜战场上被俘虏的志愿军战俘(图)
  • “我们是这样对待中国战俘的”系列之二:用降兵练刺杀
  • 中共是这样对待国民党战俘的——人肝下酒
  • “我们是这样对待中国战俘的”系列之---:人肝下酒/野夫文集
  • 金门之战战俘不同命运(峻宏投稿)
  • 中越交换“战俘”目击记

    文/罗学蓬

  • 全国首座文革博物馆在四川动工 设汉奸厅战俘厅
  • AlphaQ:推测一把我军战俘被交换归还时刻的理想表现 (科幻版)
  • 美国《新闻周刊》:美军虐待战俘是普遍现象
  • 可怜的中国媒体,你不配攻击美军虐待伊拉克战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