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安替:为什么蒋介石要放长征红军走?
(博讯2005年7月03日)
     为什么蒋介石要放长征红军走?(张戎毛传摘译)
    
     (博讯 boxun.com)

    
    注:正在看张戎的英文新书《Mao: The Unknown History》。看了几章,觉得这23英镑花的不值得。此书基本上是一本文学作品而不是学术作品,纯粹是想证明毛泽东从生到死,时时刻刻都是恶魔。我特别看了注,张戎的确看了很多资料,但她对资料的引用基本上没有多少交叉论证,只是主题先行,选取各方最不利毛的资料。网上和外电已经有一些评论出来了,特别是BBC也采访了张戎(http: //newsvote.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4630000/newsid_4638100/4638107.stm)。我没有资格给这本书写什么评论,毕竟毛泽东传这么大的事情,还是要专家来评论才对。希望国内的党史专家和历史知情者,如高华和李锐等人,能有机会和有时间阅读此书,给出一个专业的评论。
    
    以下章节是我摘译自英文版137-142页,如有翻译错误,以英文原版和今后张戎自己的中文版为准。此段也是张戎希望读者们知道的不为人知的历史之一,大家可以从本章看出全书的风格:小说家的幻想。最后我想说,如果不真实,控诉也是没有力量的。
    
    ————————————————————————————————
    张戎《毛泽东:不为人知的历史》
    第12章《长征(一)蒋介石放红军走》
    
    安替 摘译
    
    ……毫无疑问是蒋介石要放中共领导人和红军主力部队逃走。
    
    为什么蒋介石要这么做?部分原因在红军过湘江后浮现:蒋介石部队把长征红军往更西的贵州和四川驱赶。蒋介石的计划是利用红军为己所用。这两个省和云南一起。组成了一个包含100多万平方公里、1亿多人口的大西南;它们事实上独立于中央政府,拥有自己的军队,也很少向南京缴税。其中,四川最大最富,人口也最多(5000万),尤为重要。四川周围崎岖群山形成天然屏障,用李白的诗就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蒋介石视之为“国家复兴基地”(意思在抗日战争中作为安全大后方)。
    
    只有自己的部队进驻各省,蒋介石才能有效控制这些地方,但是遭到了拒绝,如果他强行进入,就是开战。蒋介石不愿意公开向军阀宣战。他的建国计划更加的马基其雅维利,也更加精明。他想把红军赶入这些顽固省份,各地军阀担心红军成祸水,就会允许蒋介石的军队进入驱赶红军。蒋介石盘算着这样,他的军队就可以长驱直入,可以顺利实施中央政府的控制。他希望能保存红军的主力以对军阀造成足够威胁。
    
    蒋介石对他最近的秘书说出了他的计划:“现在当共军进入贵州的时候,我们可以跟进。这总比我们自己开战征服贵州强。四川和云南会不得不迎接我们以保存他们自己……从现在起,如果我们出对牌……我们能建立一个统一国家,”11月27日,正当红军开始过湘江、入贵州的时候,蒋介石发布了自己的建国纲要,一个“中央政府和各省之间分权宣言”。
    
    此事是蒋介石一生的秘密,也仍然被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官方历史学隐瞒。两党都把中共成功逃脱归结于地方军阀,蒋介石谴责他们,而中共赞扬他们。两党都在乎一个事情:不要泄露其实是委员长本人放红军走的。对于国民党来说,蒋介石利用红军来搞定这些摇摆不定的省份的方法过于曲折,而且这种失算的利用——导致了红军的最后胜利——令人羞辱。对于中共来说,要承认著名的长征其实在被蒋介石远程操控,也令人尴尬。
    
    放红军走,也是蒋介石对苏联的善意姿态。因为当时中国正面临日本的威胁,他需要和克里姆林宫搞好关系。中共是莫斯科的婴儿。
    
    但是还有一个更加秘密、也完全私人的原因。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在苏联当人质已经9年了。蒋经国是蒋介石的唯一亲生骨肉,不过不是和著名的宋美龄生的,而是和他的第一任妻子。当经国出生之后,蒋介石因为感染了几次性病而不育,因此还收养了另一个儿子:纬国。但是经国作为骨肉,依然是他最在乎的。蒋介石受中国传统影响较深,认为头大大事就是留后。不能延续香火是耻辱,是对父母和祖先的最大伤害,会让这些死灵魂们无法安息。在中国最毒的诅咒可以是:“你断子绝孙!”而尊重父母和祖先(孝顺)是自古背诵的最基本道德律令。
    
    1925年,蒋介石把15岁的经国送到北京念书。当时他在莫斯科支持的国民党中逐步得势。很快苏联人发现了经国,邀请他去俄罗斯留学。这个年轻人很兴奋。到京几个月之后,他被邵力子——一位鲜为人知但颇为关键的人——带到莫斯科,而这个人是国民党内的一个重要共产间谍。
    
    安插间谍无疑是莫斯科馈赠给中共最无价的礼物之一。大部分间谍在1920年代的前五年参加了国民党,当时孙中山向苏联人献殷勤,把党的大门向共产党员敞开。渗透在几个层次上进行。一部分人如毛泽东以共产党员公开身份在国民党内活动,另外一部分人身份保密,还有第三种人是假装背叛中共。当蒋介石1927年清党和中共分开的时候,大量的这类间谍依然保持“休眠”状态,只有在未来适当的时候才被启用。在之后的20多年,这些人不但给红军以关键情报,而且还能对国民党政策以实质影响,甚至有些人不断在国民党系统内高升。最后,这些间谍为毛泽东接盘中国做出了巨大贡献——甚至在高层政治上的作用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的例子。很多事情到现在还没公布。
    
    邵力子就是这样的人。他实际上是中共创始人之一,但莫斯科命令他远离党的活动,甚至大部分中共领袖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当蒋介石1927年4月在上海反共的时候,邵给俄国人发了封电报以寻求指示,后来提交给了斯大林:“上海非常困扰我。我不能成为反革命武器,我请求指示如何战斗。”
    
    以后的22年,邵力子继续留在了国民党内,占据了许多重要职务——一直到共产党在1949年胜利,他才投向毛。他1967年逝世于北京。甚至在共产党政权下,他的真实面目都没有公开,他至今被认为是一个忠诚的革命同情者,而不是一个长期间谍。
    
    毫无疑问是莫斯科指示邵力子在1925年11月把蒋介石儿子带到苏联。当1927年经国完成学业的时候,没被允许离开,反而被迫公开批判他的父亲。斯大林把他当成人质,一方面告诉世人是他自己自愿留下。Peggy Dennis,美共领导人Eugene Dennis的妻子,如此描述了1935年共产国际主席团书记处书记曼努伊斯基的来访,当时在她和她丈夫正准备离开苏联返回美国:“炸弹静静投下,甚至在不经意间。曼努伊斯基通知我们不能带提姆回家:‘……我们会在某个时间、某种情况下放他回家。’”但是苏联人再也没有释放。
    
    经国是苏联人质的事实是在1931年才由另外一个苏联间谍、妻妹宋庆龄告诉蒋介石的。她替莫斯科传话,提出用经国换在上海刚刚逮捕的两名高级苏联间谍。蒋介石拒绝了。两名间谍被捕是一个公开事件,他们被公开审判和入狱。但是莫斯科的提议让蒋经国极为痛苦,认为自己儿子可能已经“残忍地被苏俄人处死”。1931年12月3 日,委员长写下日记:“在过去几天,我一直在呼唤我儿子。我死时该如何面对我父母啊!”14日的日记:“我承认犯下了不孝之大罪……”
    
    蒋介石继续忍受儿子不知所终的焦虑,他的痛苦甚至可以解释数千公里之外发生的事件。就在这个事情,1931年12月,邵力子的儿子在罗马被枪杀。这个儿子是邵力子1925年带到苏联的经国游伴。但是和经国不同,邵的儿子被允许回国。意大利的报纸把这次死亡描述为爱情悲剧,一张报纸标题为“一位打伤爱人的中国人的悲剧终结”,他的女人据说是捷克人。虽然国民党和中共都掩盖真相,但是邵力子和家人确信他儿子是被谋杀,是国民党特务干的,这只能是得到了蒋介石的授权:一场个人复仇,以子换子。
    
    当长征开始的时候,蒋介石想出了精心设计的交换计划:用中共的生存换经国。这不是一个能说出来的提议。他小心地执行他的计划。他的想法是把红军暂时限制住,然后利用日本人干掉他们。蒋介石知道和日本的战争无可避免,也知道苏联人希望这场战争发生。斯大林最担心的场面是日本可能会占领中国,然后利用中国的资源和7000公里漫长的中苏边境线攻击苏联。蒋介石估算一旦中日战争爆发,莫斯科一定会要求他的中国伙计积极抗战。到那天,蒋介石让红军生存的这个礼物,足够交换儿子回来。
    
    蒋介石不想红军留在中国富裕的心脏地带。他的目标是把他们驱赶到荒凉、人烟稀少的地区,好围住他们。在他的脑海中,这种“监狱”在中国西北的黄土高坡,主要在陕北。为了保证红军上套,蒋介石允许在那里存在一个共产主义根据地,甚至繁荣发展并向外扩张。
    
    能实施蒋介石这个计划的人只会是邵力子,就是带他儿子去俄罗斯的人。邵力子1933年被任命为陕西省省长。虽然蒋介石肯定知道邵的真实颜色,他却从不揭发,继续用他,好像他是一个忠诚的国民党党员。蒋和邵的关系,一如他和其他党内间谍的关系一样,几乎一个难以置信的阴谋、谎言、欺诈、甚至双重欺诈的混合体,这些最终使他对此种关系失控,走向垮台。
    
    蒋介石的算计是,只有间谍才会护住红军的盘子,而一个忠诚的国民党员却能让红军毁灭。实际上,正是在邵上任之后,陕西(和西部甘肃边界)才逐步出现小股红军游击队的行动。正当长征开始的时候(1934年10月中旬),蒋介石访问了陕西省。他一边公开要求匪军必须被歼灭,一边却允许红军根据地以空前的方式扩张;几个月内,根据地增长到了3万平方公里,人口90万人。
    
    蒋介石创造的是一个畜栏,他好把心脏地带分散的红军全部驱赶到里面去。他的计划是在路上显著地削弱他们,但不是完全消灭他们。后来蒋介石告诉一个美国使者:“我驱赶共党从江西……到陕北,他们的人数降到了几千,我们就不追了。”
    
    他操控他们的方法是通过电台和自己的部队联络,他知道红军肯定会破译。红军发现:“敌台不断被我破译,我军对敌人意图和行动了如指掌”。但是蒋介石拒绝更改密码。红军因此往没有敌军或者很少敌军的地方进发。
    
    为了保证红军按照他设计的路线走、并且排除他们的任何变化,蒋介石决定在红军出发之夜就打击情报网。6月,国民党不动声色地袭击了中共的上海电台——该台一直保持着瑞金和莫斯科的联系。几个月中,国民党让电台在自己的控制下运作,10月才把其完全关闭。中共试图通过派出一个高级发报员到上海以恢复联系,但是一到上海就失败了。刺客被派出刺杀他。他们错过了第一次机会,但在德国人开的医院病床上把他成功杀死。从此,上海就和中共没什么关系了,虽然这里依然是莫斯科的间谍活动基地。
    
    长征被蒋介石用来启动他的红军换儿子计划。在中共的瑞金根据地突围之前,他通过外交管道向苏联请求归还还儿子。 1934年9月2日,他日记上记着“一个接经国回国的正式代表团成立”。在10-11月中共突围最紧要关头,蒋介石找到了一个强烈告知苏联人他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红军走人的方法:他不但不出现在前线,而且反方向拉后1000公里在东北做40天的长时间访问。
    
    莫斯科理解了这个讯息。在蒋介石提出要儿子,和毛和红军过湘江及数次突破围剿之日的精确间隙中,莫斯科戏剧化地增强了对他们人质的监控。经国之前在农场和西伯利亚金矿工作,现在在乌拉尔一家机械厂。那时正如他后来记述的,“1934年从8月到11月,我突然受到了克格勃的近距离监视。每天我都有两个人跟着。”
    
    12月初,当中共红军最后一次反围剿突围的时候,蒋介石又向苏联人要儿子(克格勃通知了经国)。但是苏联人告诉他他儿子不愿意回来。“苏俄敌人的令人厌恶的欺骗没完没了,”蒋介石日记写道,虽然他说他能“平静地应付”。“我觉得我真的有了进步因为我居然可以忍受这场家庭灾难”。蒋介石知道如果他能为红军做更多的事情,他的儿子会安全的。(第12章结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红军长征真的是为了“北上抗日”吗?
  • 红军长征中的“毛张周”领导体制是怎样形成的?
  • 中国资源二号03星升空 长征火箭连续40次发射成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