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被麦克阿瑟封杀的长崎核爆炸惨象报道
(博讯2005年6月28日)
    1945年8月9日,美军将原子弹投向长崎。

      60年前,美军轰炸机向日本长崎投下原子弹,给了日本法西斯最后的致命一击。乔治·威勒,一个美国著名的战地记者在事发后一个月乔装打扮,孤身潜入被封锁的长崎,成为第一位目睹这座战争废墟城市的西方记者。然而,他撰写的近3万字的现场报道却遭到了当时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的封杀。60年后,威勒的儿子在整理父亲遗物时无意中发现了原稿复印件。日本《每日新闻》及其网站最近同时推出威勒的《长崎报告》日、英文版长篇连载。被埋藏了60年的惊人报道终于得见天日。

       报道被埋没了60年 (博讯 boxun.com)

      1945年8月9日,美军向长崎投下原子弹后,开始大规模向日本进发。麦克阿瑟随即下令:所有记者均不得前往日本。9月,当时是《芝加哥每日新闻报》记者的乔治·威勒凭借其敏锐的新闻嗅觉决心冲破禁令,踏访长崎。他雇了一条日本浪人的小船,抢在美军大部队之前到了日本。在那里,他把自己打扮成一名美国军官,征募了两辆军车,终于到了长崎。他转遍了这座废墟城市,走访了幸存的居民、医生和放射专家,写出了近3万字的战地报道《长崎报告》。

      幸存者的状况惨不忍睹。威勒在报告中写道,一位妇女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呻吟,“牙关紧闭,嘴唇僵硬发黑,不能清晰地说话。胳膊和腿上布满红斑”。还有很多人发高烧、咽喉肿痛、呕吐、腹泻、内出血、大把大把地掉头发。他将所有幸存者的症状称为“X病”,并就此采访了多位放射学专家。得到的答案是:“X病” 可能是因为原子弹爆炸产生的辐射所致。然而,“这种病无法诊断,无法治疗,它正在接二连三地吞噬人们的生命”。

      报告完成后,威勒没敢擅自发表,而是交给驻日美军审查。麦克阿瑟得知后大为震怒,没收了报告原稿,并喝令不得发表。威勒的心血就这样被无情地处理掉了,令他留下了一生的遗憾。

      “名记”的传奇生涯

      事实上,在写出《长崎报告》之前,威勒就已经是一个善于抓新闻的“名记”了。在任何大事发生之前,他总会比同行提早一步。威勒出生在美国波士顿,毕业于哈佛大学,还曾在维也纳学过表演。二战前夕,他成为《纽约时报》驻“火药桶”巴尔干半岛的记者。“二战”爆发后,他转投《芝加哥每日新闻报》,成为该报驻欧洲的战地记者。

      威勒的传奇生涯从此开始。

      1941年4月6日,德军入侵希腊前半个小时,威勒逃离了希腊北部最危险的塞萨罗尼基港,乘一条小渔船到了雅典。后来,威勒辗转去了维也纳。不幸的是,在那里他被盖世太保抓去关了两个月。获释后威勒前往非洲,还意外地采访到了在那里与法西斯德国作战的戴高乐。

      从非洲到新加坡,再到爪哇、澳大利亚,威勒追着战火跑遍了半个地球。在转往澳大利亚途中,他还险些在日军轰炸中丢掉性命。在澳大利亚停留的日子里,威勒大量采访从前线回来的士兵,“挖”出了这样一个故事:在日军炮火下,盟军的随军医生在一艘潜艇上为一名患病水兵做了一个不同寻常的阑尾手术。于是,一篇动人的写实报道在他笔下诞生了,这篇报道让他获得了1943年度的普利策奖。好莱坞还把它改编成了电影《直捣东京》。

      战后,威勒的经历依然很传奇。他曾在1957年被东德政府关押了30个小时;还曾游泳横渡博斯普鲁斯海峡。最令他得意的是,1967年,他在中东战争爆发前6天准确地预测了这场只持续了6天的战争。

      与妻子在中国结识

      威勒在中国也曾有过一段冒险经历,更有意思的是,他在中国结识了他现在的妻子。

      威勒的妻子夏洛蒂也是一名美国记者。1946年,他们作为美军新闻报道组成员到了中国东北,并在那里待了3个星期。威勒与夏洛蒂就在那儿相识了。威勒还曾被中国人民解放军俘虏,在解放军的优待俘虏政策下,威勒的日子过得还不错。这一段经历鲜为人知,只在个别有关威勒的个人简介中粗略提到。

      1948年,两人结婚了。婚后,威勒成为《芝加哥每日新闻报》驻罗马记者站站长,他们的“夫妻店”就从那里不断发回有关巴尔干、中东、非洲情况的报道。据当年的同行回忆,威勒有好多个文件夹,里面按国别放着基本资料和各种联系方式。即使半夜接到电话,他只需要问清楚去哪里,就可以抓一个文件夹上路。威勒最终就定居在意大利,写过数本有关战争的回忆录。就是在他罗马的公寓里,儿子安东尼发现了《长崎报告》,但安东尼拒绝接受任何采访,只表示将把父亲的有关文稿集结出版。

      威勒与夏洛蒂的婚姻长达42年,直到夏洛蒂1990年去世。此后,威勒孤独地生活了12年。2002年,95岁的威勒离开了人间。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