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林彪卫士长著文透露林彪事件内幕(3下)
(博讯2005年6月07日)
    

      【转贴者言:文章作者应该是李文普,自称是“老大粗”、“文化不高”,我们也知道中共高层领导确实喜欢用农村出来的文化水平低的人作警卫,听到林彪问伊尔库茨克,李文普居然知道林彪是要逃往苏联?就算伊尔库茨克听着不象是汉人地名,假设林彪说的是个不常见到内蒙或新疆地名呢?】

      晚饭后在96楼走廊里放映香港电影《甜甜蜜蜜》。这时林立果正从北京乘飞机返回山海关机场。机场打电话问是谁来,秘书们都不知道。叶群告诉我:“豆豆今晚订婚,立果听说后很高兴,坐飞机赶回来祝贺。”她要刘吉纯坐车去接。林立果是坐机场的汽车在半路上换乘刘吉纯的车回到北戴河的。这时,已经到了晚上8点以后。过去,负责照顾林彪生活的内勤公务员是不能离开内勤值班室看电影的,叶群却把他们赶出来看电影。自己躲进林彪房间关上门长时间地密谈。林立衡听说林立果快要回来,便去林彪房门口偷听,里边谈话声音很低听不清。21点左右,林立果回到96号楼,马上和叶群钻进林彪卧室三人一起密谈。林立衡逼着内勤公务员张恒昌、陈占照去门外偷听。张恒昌来告她:“刚才,在卫生间里,隔着门隐约听到里边两句谈话,一句是叶群说的:“就是到香港也行嘛!”一句是林立果说的:“到这时候,你还不把黄、吴、李、邱都交给我。”   林立衡听后决定去8341警卫部队报告。   林彪是久经沙场统帅过百万大军的党中央副主席,不是呜咽哭泣求儿子老婆放过他的那种人。林彪对我说:“今晚反正睡不着了,你准备一下……”林彪问林立果:“到伊尔库茨克多远,要飞多长时间?”   我喊了一声停车!子弹从前胸穿到左臂。   “不一会儿,小陈端着茶盘从林彪那边走廊上的小侧门里冒出来,急步走向林立衡。我悄悄进去,刚走到沙发后面就被林立果发现了,凶巴巴地推我出来,差点把我推倒,吓坏我了。   立衡和众人急问:‘听到什么呀?’   小陈说:‘我刚进去的时候,听到首长哭(呜咽)着说,我至死是民族主义者。听到这句,就被立果发现我了,立果推我的时候,首长回头望了一眼,我看见首长正淌着眼泪。’”   这是张宁书中243页的一段话。   张宁书中还说:“小陈和小张在叶群母子走后,一起进去服侍林彪吃安眠药,替他脱衣服,扶他上床睡觉,时间约十一点左右。”   这一段编得荒唐。林彪是久经沙场统帅过百万大军的党中央副主席,不是呜咽哭泣求儿子老婆放过他的那种人。他从不喝茶,他不打铃,内勤公务员根本不敢进屋偷看偷听他和老婆儿子的谈话。   真实情况是:林立果谋害毛主席的计划落空后,准备和林彪、叶群带着林立衡、张清林、张宁及林办工作人员于13日晨6时去广州。叶群在10点多钟向张恒昌说“明天早上6点去大连”。林立衡把我拉到小厕所,还是要我阻止他们上飞机,我还是说没有什么理由,不好说。她要我注意林立果的动向,自己带着杨森去8341部队打电话向中央报告。张清林继续留在96楼看电影。林立衡的报告引起中央的注意,周恩来总理找吴法宪查问林立果私调飞机的情况,并派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杨德中随同吴法宪一起到西郊机场查问,原已做好去广州准备的周宇驰紧急打电话报告已回到北戴河的林立果,林彪、叶群这才决定马上就走。   大约11点多钟,叶群拉我到林彪卧室门外叫我等着,她先进去和林彪说了几句话然后叫我进去。这时,林彪早已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林彪对我说:“今晚反正睡不着了,你准备一下,现在就走。”我说:“等要了飞机再走。”叶群插话骗我说:“一会儿吴法宪坐飞机来,我们就用那架飞机。”   我当时怀疑为什么不让我调飞机,有些反常,心里越来越没有底。我从林彪那里出来,叶群也跟着出来,叫我快点调车,并说“快点吧,什么东西也别带啦!有人要来抓首长,再不走就走不了啦!”   究竟往哪里走?我越发怀疑。就到值班室给北京打电话,找到空军主管专机工作的副参谋长胡萍。我说:“首长要马上走,什么也不带,我觉得方向不明确,你知道去哪里吧?”   胡萍在电话中很不耐烦地说:“你不要问了,不要问了,你不要再往北京打电话了!”不容我再说,他就把电话挂断了。   这时,林立果把我叫到叶群的办公室,给在北京的周宇驰打电话,叫我在门外看着。我听到林立果说:“首长马上就走,你们越快越好!”他放下电话出来,催我快去调车,我回到秘书值班室给58楼8341部队张宏副团长打电话,告诉他:“首长马上就走”。张副团长问我:“怎么回事。”林立果又走了进来,问是谁来的电话,我说:“是张副团长。”林立果立即伸手把电话压了。我拿了林彪常用的两个皮包走到外边。杨振刚把车开上来,刚到车库门口停下,林彪光着头出来和叶群、林立果、刘沛丰走到车旁。这是一辆三排座大红旗防弹车,林彪第一个走进汽车坐在后排,叶群第二个走进汽车,坐在林彪身边。他们坐定了,中间第二排座才能放好。第三个上车的是林立果,他坐在第二排在林彪前面。第四个上车的是刘沛丰,坐在叶群的前面,我最后上车,坐在前排司机旁边。身后就是林立果坐的位置。   当时已是深夜,天很黑,车开动了。叶群对林彪说:“李文普和老杨对首长的阶级感情很深。”我和杨振刚都没有说话。车到56楼时,我突然听林彪问林立果:“到伊尔库茨克多远,要飞多长时间?”林立果说:“不远,很快就到。”汽车开到58楼时,姜作寿大队长站在路边扬手示意停车。   叶群说:“8341部队对首长不忠,冲!”   杨振刚加快车速,过了58楼。   听林彪说要去伊尔库茨克,我才知道不是去大连,是要到苏联去。当时一听去苏联的地方,脑子里第一个反映就是叛逃,所以,在这一瞬间,我思想上产生了激烈的斗争。跟着跑,这不是当叛徒了吗?自己的老婆、孩子不成了叛徒的家属了吗?便决心下车。   我本能地大喊了一声“停车!”   杨振刚把车停下来,我立即开门下车。   叶群气冲冲地说:“李文普!你想干什么?”   我说:“你们究竟要到哪里去?当叛徒我不去!”   我转身朝58楼喊了一声:“来人哪!”与此同时,我听到了车门响声和枪栓声,林立果就向我开枪。   当时距离很近,只一米左右,我侧着身,手扬着,所以子弹从前胸擦向左臂。受伤后,我倒在路边,先后听到三辆车通过……后来,是8341部队二大队的卢医生给我包扎的。他们要送我去空军疗养院。我想女儿刚去那里,不好说话。我说去军区疗养院。到那里检查,子弹穿透手臂,造成粉碎性骨折。   医生问我怎么受的伤,我不好说林彪父子如何如何,因为这是重大机密,我们做这项工作不用谁教都知道的。所以,只好说是自己“枪走火”。   林立果要逃命,哪里有心思在56楼下车去看张宁?张清林有什么资格给我做“自伤”诊断?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三叉戟怎么能像小飞机那样在96号楼上空盘旋。   林彪怎样上的飞机,我没有看见。张宁那时还在56楼睡大觉,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她在书中248页却别有用心地,任意涂抹编造,如说:   “门外透进微弱月光映出林立果高大的身影,左手握门把,右手提枪,向黑暗的屋内张望。我静静地躺在黑暗中,鬼使神差地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我正琢磨他这副怪模样,他突然转身快步跑出屋子,发动车子,冲出院中。慌乱中,他绝想不到我独自一个睡在床上。”   实际情况是,由于周恩来查问三叉戟飞机,林彪南飞不成,仓促改为北逃。叶群、林立果心急如火,和林彪同乘一辆红旗防弹车,快速跑向机场。这时,叶群的车就停在边上,司机小慕已作了待命开车的准务,叶群不用。林立果逃命要紧,哪有心思在56楼下车去看望张宁?   张宁在书中第248页还编造说:林立衡和张青霖安置好我以后,跑回警卫部队值班室,周恩来仍然没有接电话,林立衡急得嚎啕大哭,对张耀祠说:“你们再不采取措施,叶主任就要把首长带走了啊!”张青霖抢过电话,擂着桌子大骂:“你们都是混蛋!早向你们报告了情况,为什么迟迟不采取行动,你们要负责……”“张青霖当机立断,命令战士排人墙拦车。”   第251页中写道:“96楼直通莲花峰山外的林间小路上,黑压压堵满武装士兵。……当时中央根本没有下达拦截车辆的明确指示,而是张青霖等人自做主张临时采取的措施。……”   “当战士看清迎头冲下来的竟是林彪的座驾,都吓傻了,不及细想,自动向两边分开,让出通道,行注目礼让它过去。”   这些说法完全是在虚构电影故事。林立衡只是林彪的女儿,凭什么非要周总理接她的电话?林彪是党中央副主席,未经毛主席批准,周恩来怎么能轻易采取措施?张耀祠是中央警卫局和8341部队的负责人,张清林是一个普通军医,还没有同林立衡结婚,他敢抢过电话骂张耀祠是“混蛋”吗?更不可能“命令战士排人墙拦车。”那时,我在林彪乘坐的车上,从96楼下来,经过56楼、57楼到58楼,根本没有看到“黑压压堵满武装士兵”的“人墙”。天那样黑,车速那样快,路边的人能看清紧闭车窗的车里面坐的是林彪“行注目礼让它过去”吗?   张宁在书中说:“李处长枪伤在胳膊上由张青霖和8341部队的医生共同急救包扎。张青霖是外科手术室医生,检查伤口时发现枪伤是自伤。外勤警卫处长老刘会同8341姜队长,以及其他保卫干部再次验伤,确定张青霖诊断。”   事实是:林立果开枪把我打伤之后,叫杨振刚加快速度驰向机场,刘吉纯和8341部队2大队的干部战士分乘几辆车在后面追赶。我提着枪流着血走回到58楼2大队队部,庐医生马上找了一个急救包给我包扎,十几分钟后就送我去军区疗养院作检查治疗。在大队部里的人有姜作寿大队长,林立衡、杨森和张清林。姜大队长、杨森处长都能证明不是张清林给我包扎的。林立衡关心的是林彪的行动,哪有什么人给我检查伤口,张清林有什么资格给我做“自伤”的诊断?   中央1971年下发的第57号文件,1972年下发的4号文件,都明确说明林彪是打伤了跟随他多年的警卫人员逃往机场强行起飞的。我在几年监护审查期,组织上从来没有人问过这一枪是不是自伤。只是在近几年林立衡才私下对人散布说“那一枪是他自己打的。”   张宁还无中生有地说:“8341部队两个排的战士才赶到机场不久,围住飞机形成一个包围圈。他们见林彪专车驶到,从车内走下被叶群和林立果挽扶着的林彪,战士们不知所措,抱着枪瞧着他们上飞机,没一人敢上前阻拦。”   实际情况是追车的8341部队干部战士途中被一列火车挡住耽误了时间,到达机场时,256号三叉戟飞机已经强行起飞升空了。   可笑的是,书中第256页说道:“飞机起飞后20多分钟,留在96楼‘林办’人员听到飞机返回的声音。”“96楼的人都聚在坡顶向机场方向遥望,只听得飞机在机场上空轰呜盘旋,大家都认为飞机回来了,一定是想降落。当时‘林办’的人已离开机场,谁都料想不到中央在飞机起飞之后下了封锁机场的命令,地面所有灯火熄灭,飞机无法降落。”“飞机向莲花峰山飞来,在96楼上空盘旋,久久不离去,大家仰望着它,最后见它在空中划出一个形似问号的线路,然后向北方飞去,再也没有回来。”   编造这一段假话的用意是说林彪在空中仍不想北去苏联,下令返回山海关机场,是周恩来下令关闭机场才无法降落,不得不向北方飞去。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三叉戟客机时速超过900公里,怎么可能像小飞机那样在96楼上空盘旋。“久久不离去”呢?机长潘景寅对山海关机场十分熟悉,飞机上有雷达,着陆灯等先进设备,机场无线电都处于开通状态。如果飞机真的返回山海关机场,阵落是不会有困难的。   这架飞机是违犯禁航措施起飞的,机组成员中,副驾驶员,领航员,空中通讯员,随机服务员,被林立果从北京带到山海关机场准备上飞机的“联合舰队”重要成员程洪珍,为林立果服务并发了手枪的两名女青年张,袁接到通知都在跑向飞机,因林立果怕后面的追兵,下令强行起飞才使他们没有来得及上飞机。这一切,山海关机场的许多工作人员都亲眼所见。林彪是跟在叶群身后从飞机舷门的软梯子自己爬上飞机的。如果他不想走,在登机前说一句话,机场上的工作人员、飞机驾驶员和随机工作人员都会上前保护林彪制止飞机起飞。   我多次随同林彪乘坐飞机,飞机驾驶员会听林彪的指示飞向哪里。这架飞机的航迹有地面雷达航图为证,根本没有返回欲降落的事。我还听说周恩来曾向机长潘景寅喊话,劝他们回来,“不管在哪个机场降落,我周恩来都将前去迎接。”   我跟随林彪多年,他信任我,我对他还是有一定感情的。张清林说他们要写材料上送彭真委员长,专程找来问我:“林彪是否有精神病?”   林立衡四处活动,说:今后一生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张宁随同他丈夫林赛圃来北京到我家,名义上说是多年不见探望探望。“四人帮”发动批林批孔运动把林彪说得一无是处,人心自然不服。   由于自己的文化不高,头脑简单,对高层斗争不大关心,整天为林彪的衣食住行服务,所以对林彪政治上的发展变化看不清。   叶群思想作风很坏,林彪常和她发生争吵。“林办”秘书张云生写的、由“春秋出版社”出版的《毛家湾纪实》如实写了叶群和林彪之间、叶群和林立果之间的关系。为选张宁的事,叶群不喜欢,林立果想要并得到林彪同意,叶群与林彪发生争吵,林彪生气,动手打了叶群耳光。并说“我要同你离婚。”叶群害怕,不敢再对林立果和张宁之间的关系随意干涉。   在“林办”工作的人都知道,林彪常常为小事训斥叶群,写条子警告叶群“说话莫罗嗦、做事莫越权,”叶群离不开林彪,虽然她在林彪面前出了不少坏主意,也经常说假话哄骗林彪,但是她也是害怕林彪,大事还得和林彪商议,由林彪拍板。九届二中全会以后,给他打电话报告联系的人多是黄吴李邱这几个人。林豆豆说林彪最喜欢她,也最愿意听她讲真话,实际上林彪最喜欢重视培养的还是他的儿子“老虎”林立果。林立果在庐山会议之后肯定也向林彪说假话,吹嘘自己,谎报情况,出了不少坏点子,但大的事还得由林彪说话。林立果在庐山骂叶群“瞎指挥”是真事,不是张云生编造。据我长期观察,林彪和叶群之间,叶群和林立果之间虽然有矛盾,但为了各自的利益和欲望,在政治上又是一致的。如果没有林彪的指使或点头,叶群是指挥不动林立果的。林立衡、张宁的所谓“自述”或“披露”,把一切坏事都归罪叶群,蓄意为林彪父子开脱翻案,是没有根据的欺人之谈。   1971年9•13事件发生之后,林立衡、张清林被中央接到北京玉泉山高级首长住处写回忆及揭发材料。我和张宁及“林办”部分工作人员到北京亚洲青年疗养院接受审查。我对知道的情况如实作了交代。?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彪卫士长著文透露林彪事件内幕(3)(图)
  • 林彪卫士长著文透露林彪事件内幕(2)(图)
  • 林彪卫士长著文透露林彪事件内幕(1)(图)
  • 史学:“913林彪事件”中的小人物--李松亭
  • 史学:洞悉“林彪事件”的历史真实
  • 史学:评林彪事件-“孤证”岂足为凭?!
  • 史学:评林彪事件-是“仁至义尽”,还是“一网打尽”?!
  • 史学:林彪事件中,几个值得特别关注的“小人物”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十八-林彪事件与对毛泽东的历史评价的关系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十七-解决林彪事件的政治时机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16-陈励耘为什么要作伪证?!
  • 评林彪事件之十五:所谓的“三国四方会议”与政变无关
  • 史学:评林彪事件:对陈励耘的两大不实之词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十三,质疑程洪珍日记本的出处
  • 史学:评林彪事件--逼死政敌是毛泽东的惯用手段!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十一,一个举世关注的历史课题!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七,查清李文普那一枪!
  • 史学:评林彪事件-关于“571工程纪要”的重大疑点
  • 评林彪事件之五:重提林案 是质疑 是挑战 不是翻案
  • 金秋高文谦谈林彪事件
  • 《重审林彪罪案》探索林彪事件禁区
  • 温相:【长篇原创】林彪事件始末--兼驳丁凯文等人
  • 丁凯文:林彪事件几点问题的再辨析
  • 云衡:“林彪事件”是林彪事件吗?
  • 丁凯文:林彪事件几点问题的再辨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