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林彪卫士长著文透露林彪事件内幕(2)
(博讯2005年6月05日)
1966年冬天陪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给他穿了棉大衣,有时在天安门,有时乘敞蓬车到西郊机场沿途检阅一次活动好几个小时,他也没有犯病。他有时患便秘,拉不出屎,几乎到了我们要用手给他抠出来的程度。有时大便略软细一点,他就认为是拉稀,找药吃。为了查清他肠胃的毛病,医生建议做钡餐照影,可是他不去医院,也不听叶群的意见,叶群要我去做工作。林彪听了我的话,同意体检。我和301总医院和北京医院专家一起,把机器搬进林彪卧室,趁林彪起床后,我把钡餐粉调好,一勺一勺喂到他的口里,使肠胃达到体检照像的要求。那次检查效果很好,搞清楚他的胃没有病。肠有一点功能紊乱。

  张宁在《自己写自己》一书第15页中说林彪“实际上是个生命烛火摇曳暗淡的老人。”说“毛泽东数次上天安门接见红卫兵,要林彪陪同接见,叶群为应付局面下令医生给林彪服食‘兴奋剂’,骗林彪说是‘进口药’,服后可以‘提精神’。林彪食后药性发作,厉害时竟然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等到药性稍缓,立即发车上天安门,人们所见他的红光满面是他‘药潮’未退。人们可能还记得他每次上天安门讲话的腔调拖得又长又亢奋,却没底气,因为那根本不是他自己的力气,每次下了天安门回到毛家湾便大病一场,数次连番用药,险折林彪性命,叶群曾为此嚎啕大哭过,自责道:‘首长这么受罪不如死了的好,我真作孽啊!’”

  我认为张宁这番话缺少佐证。在我印象中,张宁见林彪没有几次。在我的记忆中,她到“林办”有个十来次,但真正见林彪也就三四次,而且几次是陪同性质的。第一次她到毛家湾让她打乒乓球,林彪从帘子缝里看了看,没听他说什么话。第二次叶群带她来看了看,也没多说什么话。第三次是林家确定她,我们也都看了,林彪算是表了个态。再一次就是她到北戴河,还有陪同301总医院的领导见林彪。张宁每次见林彪最多只几句话。因为这一点我清楚,主要是林彪有过交代,除见毛主席或周总理,一般到了20分钟就让我提醒会客时间到了。另外,据我所知,张宁作为林立果的未婚妻,虽然是林彪点了头的,但并非唯一同林立果交往的女青年,他在外面选的“妃子”很多,到山海关逃跑前还带着两个。林立果并非把她看得那么重,她也更没有照管过林彪的生活,完全是胡编乱造,显然是别人有意叫她这样写的。  

 关于外界传的林彪吸毒问题,言过其实。  

 在我到林办工作之前,听说他在广州偶尔打过杜冷丁的针药,那是为吃狗肉拉肚止泻才使用的。从1964年我回到他身边,7年多从没有见他吸食毒品或打过杜冷丁、兴奋剂之类的药针。有时打针是注射丙种球蛋白。他睡眠不好,常吃安眠药片,有时一夜连吃三次。那次在天安门出席欢迎西哈努克大会上讲了错话,是因为夜里服了三次安眠药,头脑还未完全清醒所致,属于少有的差错。  

 他在生活上对我们并无苛求,容易伺侯。吃的饭菜很简单,专门有一个厨师给他做饭。他确实有点偏食,吃的肉菜如感觉肚子不舒服拉稀,以后他就不吃。平时主要就是吃点肉饼、青菜、馒头。他身体瘦弱,脸色发白,因为身体不好,不愿陪同毛泽东接见红卫兵,不陪又不行,有时也到了难以支撑的程度。有一次在天安门陪毛泽东走到下面金水桥与红卫兵见面,几乎走不回来。  

 尽管林彪肠胃不好,休息不行,但绝没有像张宁等一些人所描绘的那样,“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到了“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可怕程度。

  我们在他身边只是觉得在九届二中全会之后他情绪不好,身体比以前更差些,但天天见面,也未感到有多大异常。他的身体状况有病历可查,服药都由保健医生记录。301医院、北京医院专家、医生给林彪看过病、检查过身体的人很多,几届保健医生现仍住在北京。9•13事件发生前,北京医院的蒋保生医生也在北戴河做林彪的保健工作。9月初,也就是林立衡、张宁到达北戴河的前几天蒋保生又请北京医院、解放军301总医院的专家医生到北戴河来,也对林彪的身体状况作了详细检查,认为同过去一样正常,没有发现新的问题。  

 在人说他“有精神病”、“行动失去控制能力”、“听任叶群摆布”是不真实的。夸大他的病情,一部分人是加油添醋,迎合读者好奇的趣味,人云亦云。少数人则是为了说明林彪是一个病体垂危的“重病号”,对叶群、林立果的反革命活动“不可能知道”,“没有责任能力”,他是被“劫持”去苏联的。

  林彪“还是一个爱学习的人”。庐山会议开会之前,林彪曾问叶群:  

 “这话今天讲还是不讲?”从林彪口中,我们倒听到他讲过连副主席也不愿当。九届二中全会后,林彪曾要见毛主席,长时间毛不作答复,林彪个性很强,从不服软。“林彪在叶群手上有时就像线牵的木偶”不是真实的。  

 林彪的脑子很好,思维能力很强,讲话不喜欢秘书代笔照念讲稿。  

 1961年中央召开七千人大会,毛泽东在会上讲话承认自己有错误,要承担主要责任。林彪要在会上讲话,军委办公厅肖向荣主任为他准备了一份很厚的讲话稿,叫我送给林彪,他对我说“不用”。林彪自己到会上即席讲话,谈三年困难是主席思想受干扰的结果,吹捧毛泽东如何“实事求是”,如何正确英明,使毛泽东大为高兴。  

 “批林批孔”中,说林彪一贯反对毛主席,不看书,不看报,许多说法不能令人信服。在林办工作的人员认为那是“四人帮”的“说法”,大多不信。在九届二中全会之前,林彪曾多次对身边工作人员说“要紧跟主席”。他还是一个爱学习爱看书的人。我随他到上海、大连、广州,他经常上街逛书市,看到喜欢的书就买,由我给他算账付钱。有时新华书店印行的单行本,一次就买三四本。回来以后他认为重要的片段或警句,就用笔划上道道,让内勤剪下来贴在大本上或制成卡片(叶群也注意积累资料卡片,为林彪讲话的需要服务)。  

 1966年7月林彪住大连,是汪东兴奉毛主席之命打电话到大连叫林彪马上回北京参加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的。由于天气热,汪东兴安排他住进有空调设施的人民大会堂浙江厅。他一到人民大会堂,毛主席就赶来看望,和他谈事。会后,林彪取代刘少奇,成为党中央唯一的副主席,他曾几次流露不想干这种角色。

  在庐山开会讲不讲那番话,他曾表现出犹豫不定的样子。上车前,我在旁边,曾听林彪问叶群:“这话今天讲还是不讲。”叶群鼓动说“要讲。”  

 林立果在庐山单独住了一座大房子,有专线电话,是程世清安排的。叶群、吴法宪、林立果各有什么打算,他们私下说过什么话,我们不清楚。如“不设国家主席,林彪往哪里摆?”我们没有听到叶群讲过。从林彪的口中,我们倒听到他讲过连副主席也不愿当。他不仅这样说,也还有让毛主席当主席,他不当国家副主席的交代,我记得是叫于运深秘书写的。我们认为他不愿当副主席从他身体状况、不愿接见外宾和他对当“接班人”的态度来看是有可能的。他特别不喜欢同外国人打交道,这话同我讲过。在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上,毛泽东不愿接受属于国家主席职责范围的礼仪往来活动,林彪更不愿意出头露面接见外宾。林彪曾说过,“跟外国人说话要特别注意,不管你说什么,他们都会给你登报发表的。”毛泽东曾让林彪接见斯诺,他拒不接见,主要是外国记者爱把事情捅到报纸上。九届二中全会之后,林立果在庐山打电话给留在毛家湾的秘书张云生骂叶群瞎指挥是真实的。林彪对毛泽东政治态度的变化,九届二中全会是一个转折点。

  九届二中全会以后,林彪曾写过检查,是让新调来的秘书王焕礼写的。王焕礼是老秘书关光烈帮忙选的,对会议情况不一定清楚,叶群让他写,送上去没有我不知道。林彪心情不好,曾要求面见主席谈话。当时,毛主席那边电话至少是叶群打,我们“林办”有传闻,林彪想与毛见一下,谈一谈。但是长时间毛主席不作答复。林彪个性很强,从不服软。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叶群和江青表面上仍经常通电话问候送点东西,实际上是虚与应付。林彪不愿住在北京,经常住在苏州,北戴河。

  在此期间,林彪说话很少,我也从不打听。在他周围,只有叶群、林立果和黄、吴、李、邱几个人了……   他除了毛主席、周总理打电话亲自接谈之外,一般不接其他人的电话。其他人的电话都由叶群或秘书接收报告。有时中央开会他请假,是毛主席、周总理让叶群去代表林彪列席旁听。“文革”前期,叶群与江青勾结,经常到钓鱼台干坏事。林彪讨厌江青,不让叶群去钓鱼台。叶群就编造假话,让“林办”工作人员哄骗林彪。林彪对“四人帮”的印象一直不好。“在九届二中全会之前,张春桥到过苏州,到过毛家湾,趾高气扬,要他写讲话稿他不写,推给陈伯达,不把林彪放在眼里,我们是亲眼所见。林彪对张春桥很不满意是真的。

  张宁在《自己写自己》一书中谈了许多情况,许多失之推测,有些恐怕是随便捡来,更多是主观描述,也难免是有目的的。在书中第168页到172页中说林彪“声息全无,像一副衣架,”说“林彪在叶群手上有时就像线牵的木偶”是不真实的。  

 从9月6日到9月11日,北戴河林彪住处弥漫着特殊的空气。11日,叶群让我打电话给毛家湾把副军以上干部名册和全军部署情况登记表送来。非常时刻,我和刘吉纯的女儿想当兵,叶群突然关心起来。  

 9月6日,周宇驰带着毛泽东巡视南方接见湖南、广东、广西等地党政军领导干部批评林彪的讲话材料来到北戴河见了林彪、叶群、林立果,谈话内容,我不清楚。随后,叶群亲自打电话到北京要林立衡带着正谈恋爱的张清林和张宁马上到北戴河来,说“陪首长去大连住几天,国庆节回北京。”

  7日上午11点多钟,林立衡和张清林、张宁加上空政保卫部专做林立衡警卫工作的处长杨森到了北戴河,住进56号楼。到达不久,林立果就把林立衡接到57号楼他的住处密谈。这时林彪、叶群告诉我要见林立衡,我去57楼,周宇驰挡在门口,不让我进。我告诉他“是首长要见豆豆”,周宇驰才让我进去通报。

  当时,“林办”工作人员一部分留在北京毛家湾,在北戴河的有秘书宋德金、李春生,总参二部的参谋倪煜,总政保卫部调来在8341部队挂名为警卫科副科长的刘吉纯,林彪的保健医生蒋保生、内勤公务员陈占照、张恒昌,林彪的司机杨振刚,叶群的司机小慕,从北戴河空军疗养院调来的护士小王。

  林彪看到张宁、张清林,很高兴。叶群问他满意不满意时,他表示:“满意,很满意,一个老红军的女儿,一个劳动人民的儿子,很好!”  

 8日,林立果突然去了北京,说是去治牙,叶群叫我瞒住林彪。

  这一天,林彪一切如常,96号楼很平静,林彪也没有问我林立果到哪里去了。到了晚上,林立果从北京打来电话,说已安全到达北京,要我报告首长,我马上报告林彪、叶群,林彪点头说:“好!”当时我就感到林彪是知道林立果去北京的,叶群有意说假话骗我。

  在“林办”,叶群经常说些谎话骗人,但对林彪则看得不十分清楚。不过,林彪也有时反对说假话。在杭州,有一次毛家湾打来电话,说了一些林家丑事,叶群也让我不告诉林彪,林彪知道北京打来电话后问我,我按叶群的话回答了,林彪发了大火,说“我枪毙了你!”后来,他知道是叶群搞的鬼,又向我道了歉。林家的事,经常就这样真真假假弄得人云里雾里,所以后来9•13事件前夕发生的诸多事情,我们都没有很大的警惕,这也是其中原由之一。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张宁在对这一天的描述中,说到林立果动身去北京之前向她透露了高层斗争激烈,叶群“地位要下降”“北京被占领”等话语,并说“万一……出了事……我不连累你……你什么都不要说,听我的话。”这也许是真事。但说林立果是在叶群的逼迫之下去了北京,这不符合事实。林立果到北京看牙是假话,同周宇驰、江腾蛟、王飞和他的“联合舰队”连夜布置谋害毛泽东是真。张宁留在北戴河本不了解实情,却在书中第205页有意为林立果开脱打掩护,说“林立果当晚九点半以后就到了毛家湾”,“当晚睡得很早,第二天确实去看牙齿,检查,拍片,验血等检查报告出来还得要两天。”  

 9日,北戴河96楼比较平静。海里有人游泳,山上警卫森严,“林办”的人却像平常一样各忙各的。  

 10日中午刘沛丰带着材料坐飞机来到北戴河。见了叶群,密谈了约20分钟,谈什么我不清楚;又带了什么东西走,我也不知道。我叫食堂给他准备午饭,不知什么原因,他没有吃饭,又急急忙忙坐飞机走了。当天下午,林立衡带了张清林、张宁、杨森去山海关游玩,买了一些送给林彪、叶群的小礼品,林彪见了礼物很高兴,叶群叫我给他们照了相。  

 11日上午11点左右,叶群叫我给毛家湾打电话要家里把副军以上干部名册和全军部队部署情况登记表拿来,说:“首长要准备研究一下战备问题。”这一天,叶群试探性地向我讲了一下想去广州。我当时回答说,“现在天气这样热,去广州干什么?”叶群没有深说。现在看来,她是为南逃广州分裂中央做准备。  

 那时,我和刘吉纯的女儿想当兵,叶群突然关心起来,她问我“你的女儿多大啦?”我告诉她“在上中学”。她又问了刘吉纯女儿情况。她说:“明天有飞机来,让你和刘吉纯女儿来北戴河,让她俩去空疗学护士吧!”

  我向刘吉纯说了叶群的想法,并向北京打电话,请于运深秘书帮忙安排小孩来北戴河。于秘书马上帮助办了此事,两个孩子很快坐飞机来到北戴河。

  作为一个中央重要领导人身边的工作人员,也许对这些事都不敏感,加上我这人从不给首长提什么要求,也没有什么建议,遇到事情也不爱多想,只注意完成首长叫办的事情,所以对这一切都看成平淡不过的事情。所以,这几天尽管按后来的说法叫“充满火药的气息”,但我们并不知道其中是谜……  

 林立衡对我说:“林立果尽干坏事,要害毛主席……”张清林什么情况都不了解,怎么会提出“四条措施”?林立衡明知林立果的阴谋要谋害毛主席,她为什么不向她父亲报告呢?  

 9•13事件发生的前一天——9月12日,是我一生中最紧张、思想斗争最激烈的一天。  

 这天,我两次去空军疗养院找院长、政委办孩子当兵的事。向他们说明叶群的意见,傍晚又送孩子入院。   

上午,林彪叫我收拾一下东西,准备去大连。大连是林彪常去的地方,中央首长一般都住棒槌岛宾馆。棒槌岛靠海边,林彪怕见水,不愿住,住过黑石礁铁路招待所。那里房间小,空气不好,后来看中一座原大连市副市长住过的二层小楼,经过改建成了林彪去大连居住的寓所。 (Modified on 2005/6/0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彪卫士长著文透露林彪事件内幕(1)(图)
  • 史学:“913林彪事件”中的小人物--李松亭
  • 史学:洞悉“林彪事件”的历史真实
  • 史学:评林彪事件-“孤证”岂足为凭?!
  • 史学:评林彪事件-是“仁至义尽”,还是“一网打尽”?!
  • 史学:林彪事件中,几个值得特别关注的“小人物”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十八-林彪事件与对毛泽东的历史评价的关系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十七-解决林彪事件的政治时机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16-陈励耘为什么要作伪证?!
  • 评林彪事件之十五:所谓的“三国四方会议”与政变无关
  • 史学:评林彪事件:对陈励耘的两大不实之词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十三,质疑程洪珍日记本的出处
  • 史学:评林彪事件--逼死政敌是毛泽东的惯用手段!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十一,一个举世关注的历史课题!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七,查清李文普那一枪!
  • 史学:评林彪事件-关于“571工程纪要”的重大疑点
  • 评林彪事件之五:重提林案 是质疑 是挑战 不是翻案
  • 评林彪事件之四:四人帮在林彪案中造假
  • 史学:评林彪事件之三
  • 金秋高文谦谈林彪事件
  • 《重审林彪罪案》探索林彪事件禁区
  • 温相:【长篇原创】林彪事件始末--兼驳丁凯文等人
  • 丁凯文:林彪事件几点问题的再辨析
  • 云衡:“林彪事件”是林彪事件吗?
  • 丁凯文:林彪事件几点问题的再辨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