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俄记者访中俄争议领土:半数人希望交还中国(图)
(博讯2005年5月24日)
    2005.5.22 共青团真理报俄记者访中俄争议领土:半数人希望交还中国

    

    

    

    

    

    

    

    

    根据原先的日程安排,俄罗斯国家杜马于5月20 日开始讨论批准《中俄边界东段划定的补充协定》问题。就在俄罗斯总统对中俄关系未来发展充满信心、外长拉夫罗夫强调条约的批准符合俄罗斯国家利益的同时,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却发表文章,提出了“我们为什么要把岛屿给中国”的问题。

      ★俄议会讨论签署俄中边界补充协议

      5月20日,俄罗斯国家杜马讨论批准《中俄边界东段划定的补充协定》问题。这种讨论把代表们赶入了一种非常“有意思”的境地,即使是他们聪明绝顶,要想摆脱出来也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条约的名称虽然圣洁无瑕,但是内容却极具爆炸危险——根据这项协议,俄罗斯将把338平方公里的土地交给中国,这其中包括额尔古纳河上的一些无名小岛、阿穆尔河下游的塔拉巴罗夫岛(我方称为银龙岛),以及地理位置极其重要的大乌苏里岛(我方称为黑瞎子岛)。几个世纪以来,大乌苏里岛就像一个天然屏障,忠实地护卫着哈巴罗夫斯克。

      曾几何时,俄罗斯几乎所有重要人物,从政治首脑普京到宗教领袖阿列克西二世,都坚决表示不会交出这些领土。然而去年10月普京总统访问北京期间,俄罗斯还是以《俄中边界东段划定补充协议》的方式,把这片土地划给中国。

      就在俄罗斯国家杜马讨论协定之际,《共青团真理报》的记者娜塔丽亚-奥斯特洛夫斯卡娅与弗拉基米尔-沃尔索宾来到这些距离中国只有几分钟的路程的土地上。

      ★《共青团真理报》记者争议岛屿实地采访

      《共青团真理报》选出了两名观点完全不同的记者。沃尔索宾是地道的莫斯科人,他为远东这些只有列支敦士登国土那么大小的土地,专程从莫斯科出发,在俄罗斯无边无际的上空飞行8000公里。当飞机在哈多罗夫斯克机场降落时,沃尔索宾已经确信:像这样的“列支敦士登”,在俄罗斯有很多很多!奥斯特洛夫斯卡亚则是远东人,她的看法与沃尔索宾相差十万八千里。俄记者访中俄争议领土:半数人希望交还中国

    

    

    

      一见搭档的面,她就说:“已经达成了协议!所有东西都已经运走了,剩下的就是要出卖土地的。”

      “恬不知耶”的莫斯科人耸了耸肩膀说:“让我们看看,到底出卖和得到了些什么。”

      “又是一批中国运动鞋!”奥斯特洛夫斯卡亚机警地回应着同行的话。

      应该说,奥斯特洛夫斯卡亚和沃尔索宾的“交锋”一定会让报社编辑深表满意,因为选择他们一起合作的初衷,就是要达到这种效果。

      ★俄罗斯专家称岛屿本来就是中国的

      说归说,做归做。尽管存在分歧,两位记者还是很快行动起来,买了地图,然后就去找地方志研究人员了解“历史”。

      不过,令两位记者意想不到的是,他们找到的第一位专家,在立场上居然是“亲中国”的!

      亚历山大-维什涅夫斯基是一位史学专家,他对《共青团真理报》记者说:“这些岛屿还真就不是俄罗斯的。”在这位历史学家看来,俄罗斯已经非常幸运了,因为“中国没有坚持把整个大乌苏里岛拿走”。

      维什涅夫斯基强调说:“中国方面做出很大让步。在岛屿的俄罗斯部分,有俄罗斯居民的别墅,还有整个丘姆卡村。这些我们都保留了下来。”

      尽管专家说得头头是道,但是记者们却大感震惊,并希望得专家能够做出进一步的解释。

      维什涅夫斯基吸了口气,开始给记者们上起了历史课。

      “根据1860年签署的北京条约,两国边界走向应该沿着阿穆尔河向下至与乌苏里江的交汇处。整个问题就在于,乌苏里江河口在哪里。我确信,乌苏里江就在哈巴罗夫斯克边儿上流入阿穆尔河。”俄记者访中俄争议领土:半数人希望交还中国

    

    

    

      俄罗斯专家的话立即引起一片抗议之声:

      “谎言!”

      保护岛屿俄罗斯地位社会委员会主席尤里-叶菲缅科显得热血沸腾。“乌苏里江流入阿穆尔河的地点在别处,它早在100年前就已经被带有‘E’字标记的界桩标定出来了。但是在一场交战中,这根界桩神秘地消失了,而中国方面则宣布丢失了以前的条约地图。”

      经过一个小时针锋相对的争论之后,互不相让的俄罗斯专家们开始争抢从太空拍摄的照片。这个时候,记者沃尔索宾忍不住了,于是大叫一声:

      “住手!真是一塌糊涂!正因为这样,莫斯科和北京才决定一分为二。这也很公平!想像一下,我们能为了这条乌苏里江的尽头在哪儿、谁偷了那个界桩而声嘶力竭地吵上几百年?”

      奥斯特洛夫斯卡亚则坚决地回击:“那就把千岛群岛也给出去吧,它们也没有多大!”

      “逻辑非常严谨!”沃尔索宾说。“如果我们真的在划界时用岛屿作交换,那么现在要交出的就是千岛群岛、萨哈林……我认为,如果不是犯了热病的话,就应该承认:我们以最小的代价解开了领土问题上的症结。”

      “算了吧,沃尔索宾!给出去的土地有好几百平方公里,这不是划界!划界只是要要确定边界线!”

      “奥斯特洛夫斯卡亚,划界就是相互让步!”

      双方争执不下,谁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服对方。“比赛”只能宣布暂停!

      ★大乌苏里岛有用的东西只有草和鱼

      在与专家的讨论陷入僵局之后,记者们决定换换脑子,到相关的岛子上去看一看。然而开始时,这个要求遭到特工人员的坚决拒绝。

      与此同时,采访小组还得到了另外一个更令人郁闷的消息:在大乌苏里岛“中国部分”的接近地,大批的外国记者被“逮住”。

      不过,《共青团真理报》的记者们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到这块俄罗斯土地上走趟,和她做最后的道别。当然,特工部门不能禁止这样的请求。

      原则上,向当地居民租用交通工具的费用是一定的。如果乘坐吉普从丘姆卡村出发,到达禁区要花掉记者2000卢布;如果乘坐快艇从哈巴罗夫斯克出发,则要掏8000卢布!

      不过,记者们很幸运,没费一个子儿就到了争议地区。

      通过横跨在阿穆尔河上的浮桥,大乌苏里岛就在眼前了。现在,这里还是俄罗斯的领土。

      这是一块纯洁的土地,周围没有人烟,随处可见的是茫茫的针茅。由于天上下着小雨,原本崎岖不平的小路变得更加泥泞难行。而和天气一样阴郁的,还有当地集体农庄领导人列昂尼德-彼图霍夫的表情。毫无疑问,彼图霍夫是少数因交出岛屿而遭受伤害的人之一,而这种伤害不只是精神上的。

      “哎!”他长叹一声,“中国人就要到这里来了,他们会在这里再开个旧货摊。而我们现在正处在割草期,成百上千万卢布白扔了!”

      从彼图霍夫的口中得知,除了干草和鲜鱼之外,存在争议的领土上没有任何其它有用的东西,中国甚至连一处农家上院都没有得到。此外,俄罗斯方面也没有像传闻中所说的那样,把哈巴罗夫斯克机场“牺牲”掉。从那里,飞机将能够和过去一样,沿着习惯的路线从大乌苏里岛的俄罗斯部分上空飞过。

      在谈到是否想过和中国人进行合作时,彼图霍夫回答说:“自己人还没顾过来呢。而且,同中国人打交道要格外小心:应该由我们发号施令,而不是他们命令我们。”

      说着,他还指着正在江上忙碌着的中国运输船说:“你们猜猜,他们在运什么?”

      当听到记者“应该是一些商品吧”的含混回答之后,彼图霍夫有些激动地说:

      “那是空的!它们当中的大部分都是专门到这里来航行,就是让我们习惯中国人的存在……这是他们的政策!因此,绝对不能把农庄、甚至任何东西卖给中国人。不过,由于人手不够,我明年还得雇佣他们的工人。”

      ★防御工事正在紧张拆除

      记者们在岛上走了一圈,看到四周有很多永久火力点,还有一些老式坦克深陷泥中——这些都是达曼斯基岛(珍宝岛)战役的遗迹。在远处,是几处了望塔,那是当地的防御工事的一部分。只要短短的45分钟,远东军区的整个战争机器就会开动起来,以抵御“中国侵略者”的进攻。在过去,俄罗斯军人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不战而退。

      俄罗斯采访小组走近军事区,可以看到很多诸如“精神有多高,力量就多大”的标语。而就在这种氛围中,部队等待着换防的命令。在岛屿的中国部分,部分技术装备的移交已经完成,永久火力点的拆除工作正在全力进行。

      ★“中国的地图有错误”

      看到这种情景,爱国的奥斯特洛夫斯卡亚忧郁地问:“当然,这应该不是在敌人面前解除武装,而是为了表达善意的一种举措吧?”

      “如果把中国看成可能的敌人的话,那么这就是缓和。”沃尔索宾不情愿地对同行的意见表示同意,“但是,首先,俄罗斯是个核强国,因此同中国打仗未必是一时一地的争夺;其次,没有坦克驻扎同样可以加强边界;第三,通过武力方式同中国人发展友好关系,没有显著的成果。此外,同中国人加强合作对俄罗斯有利,这涉及到上百亿美元!中国方面许诺的投资就有120亿美元呢!而且俄罗斯与中国就要确定最终边界,这一点我们不应该忽视。”

      然而,奥斯特洛夫斯卡亚再次对沃尔索宾的话提出疑问:

      “最终边界?你去哈尔滨,到地方志博物馆看一看。那里挂着一幅地图。你知道上面的中国领土是怎么标示的?整个远东的南部地区!从赤塔州到萨哈林、楚科奇,全部涂成了黄色。在中国地图上,我的故乡符拉迪沃斯托克被称为海参崴,我们可没把哈尔滨称为别的什么……此外,关于经济利益的说法也很可笑!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石油获利,而俄罗斯换来的却是中国的有毒玩具!我们也都同意,这不属于投资,在同中国邻居打交道时需要新经济政策,但是,到底是谁阻碍了这样做?”

      沃尔索宾则反驳说:“如果照此判断,任何国际条约都是大骗局中的一种。”按照他的看法,中国正致力于与俄罗斯发展友好关系,因为“中国人准备在转交的领土上建立一座城市,而不是军事基地,建城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与俄罗斯进行贸易。”

      在整个辩论过程中,彼图霍夫始终面色沉重,他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对谁的立场都既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反对。

      ★丘姆卡人期望故乡被划入中国

      在遥远的1912年,俄罗斯农民谢尔盖-马克希莫维奇-塔拉巴罗夫在一个小岛上定居下来,这个小岛后来就被命名为塔拉巴罗夫岛。但是,当局刚刚做出交出岛屿的决定,塔拉巴罗夫人就突然消失了:有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有的则去了外地……

      至于大乌苏里岛上有412口居民的丘姆卡村,俄罗斯当局虽然决定保留下来,但是当地居民中却存在完全不同的两种意见。更为可怕的是,一半的丘姆卡居民表示,他们赞同把整个大乌苏里岛交给中国!

      当地居民尼娜-季雅奇希娜有两个儿子——安德列和根纳季。安德列和妻子塔尼娅准备全力保卫故土,甚至不惜为此展开战斗;而根纳季则恰好相反,他和丘姆卡大多数青年一样,另有想法。在他们眼里,只要能够使人民摆脱沼泽、住进宽敞明亮的城市楼房,把整个大乌苏里岛交给中国也没什么。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当地人都幻想着离开岛屿的俄罗斯部分——面包房烧毁了,自来水管道、下水管道没有,屋顶漏水,酒鬼随处可见……

      在谈到爱国主义精神时,根纳季微笑着说:“你们把任何一个城里人带到丘姆卡来,保证过不了一个星期,他就会把村子交给中国!只要能够离开这里就行!”

      离开岛时,记者们都很平静。只是坚定的奥斯特洛夫斯卡亚有些忧郁地说:“在千岛群岛,我也曾听到过同样的说法,那里的居民期望着土地被交给日本。”

      “出卖土地的不只是国家,居民也一样……”沃尔索宾也皱着眉说。

      显然,大家对于这个问题都没有异议。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