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博讯2005年5月21日)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回应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冈察洛夫等人文章

    □ 严家祺

       本文删节本《对冈察洛夫文章的回应》刊于《二十一世纪》双月刊2005年2月号,总第87期。 (博讯 boxun.com)

      2001年7月16日,江泽民、普京在莫斯科签订《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条约第六条涉及中俄边界问题。在这一条约签订前半个多月,6月29日在洛杉矶出版的《新闻自由导报》刊出了我在6月19日写的〈中俄边界和不平等条约〉一文1。在条约签订前夕,香港《动向》杂志刊出了我写的〈中俄边界:退让三百年〉一文2。这两篇文章,我提出,中俄两国如果签订「新条约」,「有必要遵守『三不』:不承认中俄历史上一切不平等条约;不承认中俄历史上不平等条约强加在中国头上的『边界』,不能从这些不平等条约为基础划定中俄之间的正式边界;不与俄国缔结任何『军事同盟』或『准军事同盟』」。

      2002年11月,我在香港《动向》杂志上发表了〈中俄边界问题必须再议〉一文,重申了上述有关不承认不平等条约问题。

      2004年10月,香港《二十一世纪》双月刊发表了冈察洛夫(Sergey N. Goncharov)、李丹慧的〈俄中关系中的「领土要求」和「不平等条约」〉一文(以下简称「冈文」)。冈文引述了我在《动向》杂志上的文章中的内容后说:「遗憾的是,类似的见解立即见诸俄罗斯和中国的有关报刊上,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两国的社会舆论,并造成了相互间不信任和疏远的气氛。」3

      冈察洛夫在刊登这篇文章时,注明了「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的官方身份。冈察洛夫以俄罗斯官方身份在香港发表的文章,也许看不到中国官方反应,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作出回应,不仅为我遭受冈察洛夫片面引证的文章中的观点辩护,而且,以「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为基础,遵循国际法和正义的原则,为我的祖国──中国作说明和辩护。

    第一个事实:毛泽东认定中俄割土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冈文引用了毛泽东在1964年7月至10月会见日本、法国、朝鲜和阿尔巴尼亚人士的几次谈话。毛泽东表示,他并不要收回沙皇政府时俄国割走中国的150多万公里的领土,但毛泽东始终坚持,当时为割走这些土地而签订的中俄两国之间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1964年2月25日至8月22日,中苏两国在北京举行了第一轮边界谈判。由于苏联方面拒不承认俄国据以割去中国领土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反而要中国方面承认它侵占的和企图侵占的中国领土都是属于苏联的,因而谈判未获得结果。

      对俄国沙皇政府时代割去中国领土的条约,是否承认是「不平等条约」,这是毛泽东时期中苏边界谈判能否成功的关键。赫鲁晓夫(Nikita Kruschev)在1964年9月15日在与日本议员代表团会谈时说,在历史上,「中国各个时代的帝王,是并不逊于俄国沙皇的掠夺者」,中国统治者「侵占了蒙古、西藏和新疆」,而苏联的领土「是历史上就形成了的」4。赫鲁晓夫拒不承认沙皇政府时代割去中国领土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1969年3月,中苏在珍宝岛发生流血冲突。1969年10月7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说:「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要求收回沙皇俄国通过不平等条约割走的领土,相反,是苏联政府坚持要违背这些条约的规定,进一步侵占中国领土,并且还蛮横无理地要求中国政府承认这种侵占是合法的。」1969年10月20日,中苏在北京恢复边界谈判,由于苏联仍坚持不承认造成中苏边界现状的历史上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而中国坚持要求苏联承认这些条约是不平等条约,谈判未能取得任何进展。

    第二个事实:《尼布楚条约》在平等基础上划定了中俄边界

      俄国历史的曙光乍现于公元九世纪,国土仅限于基辅一带。当时,中国处于唐朝时代,库页岛已在唐朝黑水都督府管辖下。1406年,中国明朝永乐帝时在乌苏里江以东建立了双卫城,后称双城子,也就是俄国人所称的「乌苏里斯克」,当时作为俄罗斯人的中心的莫斯科公国,限于莫斯科一带,还没有台湾大。在俄罗斯摆脱蒙古统治后,到十七世纪中叶,扩张到西伯利亚,当时,中国领土包括外兴安岭一带地区,向东直至库页岛。十七世纪下半叶,俄国雇佣兵哥萨克一再抢掠侵犯中国北方领土,1650-1660年,中国军队将侵占的雅克萨和窜犯松花江口一带的俄国哥萨克击退。1665年,俄国再次侵占雅克萨,1685-1686年,中国清王朝的康熙帝下令清军分水陆两路进攻雅克萨,重创俄军,俄国要求和谈并缔结边界条约。

      1689年,中俄两国代表团在尼布楚举行谈判,签订了《尼布楚条约》。条约规定以格尔必齐河和外兴安岭为中俄两国国界,外兴安岭以南为中国领土。在外兴安岭与乌第河之间的土地未及划分,待两国查明后,再作决定。条约还规定,俄国在雅克萨所建城堡一律撤除,俄国人全部迁回。《尼布楚条约》从法律上肯定了额尔古纳河以东、外兴安岭直到鄂霍次克海以南的黑龙江流域及乌苏里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领土,都属中国疆域。

      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Leften S. Stavrianos)在他著的《全球通史》中说,《尼布楚条约》「是中国与欧洲一大国签订的第一份条约;由于中国代表团有耶稣会会士任译员,条约用拉丁语拟定。边界确立在沿阿穆尔河以北的外兴安岭一线上,所以,俄罗斯人不得不完全地从有争议的流域地区撤走」,「以后170年中,俄罗斯人一直遵守条约规定,停留在阿穆尔河流域以外的地区。」5

      《中俄尼布楚条约》是中俄两国之间的一项平等条约,条约未及中国西北部边界,因为当时俄国势力未及中亚,也未及黑海北岸。在中国清王朝雍正帝时期,中俄之间又签订了几个界约,划定中俄在蒙古一带的边界。这些条约把贝加尔湖一带和唐努乌梁海以北的叶尼塞河上游地区原中国领土,划入了俄国版图。

    第三个事实:十九世纪下半叶的中俄边界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中俄两国签订《尼布楚条约》后171年,俄国首次破坏条约。1850年,俄国侵占了中国领土──位于黑龙江口的庙街。

      1853-1856年,俄国与英国、法国、土耳其等国为争夺近东霸权,爆发了克里米亚战争。1854年,俄国以防英法海军进攻为借口,出动七十余艘舰船武装航行黑龙江,横穿中国领土两千多公里,占领黑龙江下游地区。俄国在克里米亚战争中遭到惨重失败,1856年通过的《巴黎和约》,使俄国在巴尔干和黑海方向长期侵略、扩张的成果全部丧失,封死了俄国从黑海出入地中海「两海峡」的大门。当俄国从欧洲大陆霸权顶峰上被推下来后,俄国立即把侵略、扩张的矛头转向中亚和远东。1857年底,俄国非法在中国领土黑龙江流域设立以庙街为中心的「滨海省」。1858年,俄国用武力恫吓中国清政府,签订了《中俄瑷珲条约》。条约规定,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中国6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割给俄国,但居住在黑龙江北「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人照旧「永远居住」,仍由中国管辖,俄国「不得侵犯」。条约还把乌苏里江以东直至海边的中国领土,划为中俄共管之地。

      俄国早期是一个像阿富汗一样的「内陆国」,为了夺取出海口,可以说是不顾一切。为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在第一次失败后,等待160多年再次用武力夺取,终于如愿以偿。为了实现南出地中海的宿愿,在长达二个世纪的时间内,一次又一次发动战争。海参崴一带(包括纳霍德卡)是中国北部海岸唯一不冻港区域,1860年夏,俄国人却强行侵占,并把海参崴改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即「统治东方」。这一年,在英法联军攻到北京时,俄国又用武力威胁,迫使清政府签订又一个「不平等条约」──《中俄北京条约》。《中俄瑷珲条约》签订后,当时清政府并未批准,到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确认了《瑷珲条约》,同时,把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强行划归俄国。在划分边界时,俄国把中国的图们江和图们江以北的数千公里海岸线全部划归俄国,完全封死了中国通向日本海的出海口。

      《中俄北京条约》还涉及中俄西段疆界。1864年,沙俄又迫使中国清政府签订条约,割去中国西北44万平方公里的国土。

      十九世纪下半叶,俄国与中国签订的多个边界条约,都是不平等条约,俄国割去了中国14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相当于今天两个法国与一个波兰面积的总和。

    第四个事实:十月革命后俄国曾宣布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苏联政府多次宣布废除沙皇政府强加给中国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宣布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

      1919年7月25日,苏俄政府发表了《至中国国民及南北政府宣言》。宣言表示「废除沙俄与中国、沙俄与第三国所缔结的旨在奴役中国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和密约。」

      1920年10月,苏俄政府发出《致北京政府外交部备忘录》,提出「八点建议」,其中一点是「苏俄政府废除俄国各前政府与中国所缔结的一切条约,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与租界」。苏俄政府希望以这些建议,作为缔结中俄新条约和建立正常关系的基础。

      1924年5月21日中苏两国正式签订的《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中规定,协定签字后一个月内,双方举行会议,商订解决所有悬案的详细办法。两国政府同意在上述会议中,将中国政府与前帝俄政府所订一切条约概行废止,根据相互平等原则及苏俄两次对华宣言的精神,重新订约6。这里所说的「两次对华宣言」,就是1919年7月25日的「宣言」和1920年10月的「备忘录」。

      这里要指出的是,苏俄政府先是提「废除不平等条约」,后来提「废除一切条约」,但苏俄政府在这样说时,都没有改变「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与租界」的说法。

    第五个事实:北洋军阀政府没有放弃索回被帝俄侵占领土的权利

      在中华民国历史上,1912年到1928年,北洋军阀的各个派系先后控制着北京政府。这一时期,中国政局极端混乱,北京政府内阁总理更迭频繁,1916年至1928年间就有三十八届内阁。《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是在「贿选总统」曹锟时期的北京政府与苏联政府签订的。苏联谈判代表是代理外交人民委员卡拉汉(Leo Karakham),中国的谈判代表是中俄交涉督办王正廷。王正廷主张先解决中苏两国间的「悬案」,然后承认苏联。卡拉汉则表示,在中国未承认苏联前,不能正式谈判。1924年2月,王正廷与卡拉汉进行「非正式谈判」。谈判中,苏方同意先签订一项「草约」,其中详细规定日后商订「正约」的原则,并规定中国立即承认苏联。1924年3月16日,王正廷以北京政府「全权代表」的身份会同苏联代表,签订了《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十五条等草案。王正廷签字后,遭到当时担任外交总长的顾维钧的强烈反对。顾维钧认为,草案未声明取消苏俄与外蒙所订条约,指责王正廷未经政府同意擅自在草案上签字,拒绝承认草案有效,要求惩办王正廷。1924年3月16日后,北京政府撤销了王正廷职务和「中俄交涉督办公署」,由外交总长顾维钧直接与卡拉汉交涉和会谈,1924年5月21日正式签署了《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

      《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是中俄、中苏两国间在十九世纪后半叶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后的一个「平等条约」。协定规定在签字后一个月内,双方举行会议,并在这一会议中「将中国政府与前帝俄政府所订一切条约概行废止,根据相互平等原则及苏俄两次对华宣言的精神,重新订约」。协定规定,「苏联废除帝俄政府与第三国订立的妨碍中国主权及利益的一切条约与协定,双方声明以后任何一方均不订立有损对方主权和利益的协定。」

      《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签订后,苏联不仅没有遵守,而且作出协定禁止的行为。1925年5月20日,苏联日本签订建交协定时,违背《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承认日俄双方践踏中国主权的1905年日俄和约(《朴茨茅斯和约》)仍然有效。中苏为解决悬案的会议也没有按规定准时召开,会议拖到1925年8月16日才召开,在开幕后第二天,苏联代表卡拉汉即离开会场并离开北京。1926年3月,一度重开为解决悬案的会议,但无结果。《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许多条款事实上遭到苏联方面破坏,可以认定,该协定所说「将中国政府与前帝俄政府所订一切条约概行废止」并未发生实际效力。中俄之间在平等基础上签订的《中俄尼布楚条约》并未因《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而废止,而根据国际法原则,《中俄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等依靠武力或武力威胁强加中国的,并因此侵占了中国150万平方公里的条约,中国有权不承认,有权要求废除。

      1924年《中苏解决县案大纲协定》签订后几个月,「贿选总统」曹锟在军阀混战中倒台,接着,段祺瑞任「临时执政」,一年半后,北伐战争爆发。中苏两国边界的「悬案」实际上并未解决,这不仅与苏联不遵守《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有关,而且,与中国局势不断变动有关。1949年后,就是在毛泽东作出「一边倒」决策,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时,毛泽东也没有承认沙皇俄国侵占中国领土的合法性。冈察洛夫等人引述毛泽东1964年几次有关中俄边界问题的谈话,不能证明毛泽东不再坚持「不平等条约」的说法,毛泽东只是从现实政治考虑说他并没有要求苏联归还150万平方公里土地,但毛始终认为沙皇俄国把「不平等条约」强加中国、割去中国大片国土是不合法的。连「贿选总统」曹锟和北洋政府都坚持认为十九世纪后半叶中俄边界条约是「不平等条约」,毛泽东始终认定中俄之间的割土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第六个事实:蒙古从中国分裂出去是斯大林一手促成的

      蒙古曾经是中国的一部分,正如乌克兰曾经是苏联的一部分一样,这些都是历史事实。乌克兰独立是苏联解体的自然结果。中国不会对他国乘火打劫,从来没有去策动俄国、苏联哪一部分独立,而蒙古的独立,与俄国与苏联策动和对中国要挟分不开。

      中国已承认蒙古独立。分析蒙古独立的过程可以看到,斯大林和沙皇一样,对中国不存好心,在把蒙古从中国分裂出去的过程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1911年,在沙俄策动下,蒙古脱离中国清朝中央政府管辖。在辛亥革命后,袁世凯时期,在中俄谈判时,俄国承认蒙古是中国领土,条件是中国容许蒙古(指外蒙地区)自治。1921年,苏联红军进入蒙古,蒙古人民党与蒙古上层王公共同建立了「蒙古人民革命政府」。在俄国怂恿下,中国的外蒙地区宣布独立。接着,苏俄不断增加驻蒙军队规模,竭力阻挠中国收回外蒙主权的行为,1921年11月5日,签订了《俄蒙友好条约》。

      1924年5月21日正式签订的《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中,苏联政府承认外蒙是中国的一部分,尊重在该领土内中国的主权。协定规定,在商定撤兵期限和保障边界安宁的办法后,苏联在外蒙的军队全部撤回。

      《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的外蒙条款也未得到执行,1924年11月26日,蒙古人民共和国宣布成立。在二、三十年代,直至四十年代,由于军阀混战、日本入侵和国共内战,中国一次又一次丧失了收复外蒙领土的机会。然而,直到1945年,中国并没有放弃收复外蒙领土的权利,中国没有承认外蒙独立。

      1945年2月,在雅尔塔会议上,苏美英三国首脑在关于日本的协定中,秘密规定,将「外蒙古(蒙古人民共和国)现状须予维持」,作为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的第一项条件。

      1945年6月30日起,中国外交部长宋子文在莫斯科同斯大林、莫洛托夫举行谈判。宋子文说,《雅尔塔协定》中规定「外蒙古现状须予维持」,应该是维持1924年《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斯大林说,《雅尔塔协定》在「外蒙古」后有一括弧,内有「蒙古人民共和国」,这意味着独立。宋子文坚持认为外蒙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斯大林说,中国与外蒙古已有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中国不可能失掉它本来没有的东西。最后,宋子文根据蒋介石指示,提出战后在外蒙进行公民投票7。

      1945年8月14日,中国新任外交部长王世杰与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在莫斯科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这正是日本宣布投降前一天,王世杰声明在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公投证实蒙古人民独立之愿望,中国政府承认外蒙独立。1945年10月,外蒙古举行公投。1946年1月,根据投票结果,中国政府承认了外蒙独立。由于1950年2月14日,中国的共产党政府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中国的国民党政府在1945年8月与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因当事方苏联一方违约而终止,所以后来退居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仍然坚持「外蒙古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1961年10月,蒙古加入了联合国。1962年12月26日,中蒙两国签订了边界条约。2000年12月3日,外电报道说,蒙古国的大呼拉尔日前讨论了一项提议,提出把蒙古并入中国,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以及蒙古与中国建立联邦国家。在二十一世纪,蒙古是否会与中国合并或组成联邦国家,完全取决于中蒙两国人民的意愿,从国际法上说,中国已无权要求收复外蒙的土地。

    第七个事实:《五·一六协定》主动放弃「索回国土权利」

      毛泽东时代,中国有一个《五·一六通知》,江泽民当政时,中国有一个《五·一六协定》。《五·一六通知》引发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五·一六协定》丧权辱国,使中国失去索回北方10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的权利。

      在蒙古以东的中国北方领土有三大块,一块是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外兴地区」,另一块是乌苏里江以东的「乌东地区」,有40万平方公里,还有一块就是库页岛。这些领土虽然被俄国侵占,但历届中国政府没有放弃索回权利,就是毛泽东说不要收回沙皇占领的土地,但也只是毛泽东自己说的「讲空话」、「放空炮」,毛泽东非要苏联承认沙皇俄国据以侵占中国领土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毛泽东自始至终没有主动与苏联人签约放弃索回国土的权利,他嘴上讲讲,并未签约。然而,江泽民一上台,第一条大事就是跑到莫斯科,在1991年5月16日签订了主动弃权的《五·一六协定》,即《中苏国界东段协定》。

      《五·一六协定》第一条说,「缔约双方同意,以有关目前中苏边界的条约为基础,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本着平等协商、互谅互让的精神,并根据中苏边界谈判过程中达成的协议,公正合理地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中苏边界问题并明确和确定两国间的边界线走向。」

      《五·一六协定》第二条列出了三十三个界点,规定了中苏之间国界东段边界的走向。第三条则指明,第七界点至第八界点之间、第十界点至第十一界点之间的走向未定。这未定边界,就是黑瞎子岛少数地段,不到全部东段边界的3%。

      《五·一六协定》第二条划定的97%的中苏国界东段边界,与1858年《中俄瑷珲条约》、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两个不平等条约沙俄政府强加在中国头上的边界一致。《五·一六协定》完全不分历史是非,没有指出上述两个条约是不平等条约,却以这两个条约为基础,「明确和确定两国间的边界线走向」。冈察洛夫的文章中也指出,这一协定中「没有关于『不平等条约』的字样」。

      《五·一六协定》第一条所指「以有关目前中苏边界的条约为基础」,在一个独立自主的中国政府心目中,这些条约,不应当是以往历届政府不承认的「不平等条约」,而应当是中俄两国间、中苏两国间有关边界问题的平等条约。宋子文在1945年在莫斯科与斯大林讨论蒙古问题时,他首先想到的还是1924年《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这一平等条约。从字面上讲,《五·一六协定》第一条所指「中苏边界条约」应是在平等基础上签定的《中俄尼布楚条约》和《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

      《五·一六协定》第二条中三十三个界点所明确的边界,正是中国满清政府与沙皇俄国在签订不平等条约时定下的边界。当时,沙俄夺去中国北方领土时,绝不给中国留下一点「出海口」,使中国失去了海参崴和俄国今日为日本建输油管道的纳霍德卡等不冻港,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与俄国谈判和签订《五·一六协定》、正式确定两国国界时,仍然对「出海口」无动于衷。《五·一六协定》第九条只是争到中国船只在「第三十三个界点以下的图们江通海往返航行」的权利。

      1991年的《五·一六协定》放弃了索回中国「外兴地区」和「乌东地区」等大片国土的权利,这与1945年中苏两国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时放弃「外蒙地区」主权一样,不同的是,1991年苏联没有逼迫中国,1945年时苏联逼迫、要挟中国,中国还以外蒙公投作为条件。按照国际法,条约可以因当事方共同同意而终止,也可以如1945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那样因一方违约失效,条约也可以因出现当事方意志以外的事件而终止。

    第八个事实:江东六十四屯在苏联解体前夕正式划归苏联

      「江东六十四屯」位于黑龙江北面、黑河(旧称瑷珲)对面。1858年《中俄瑷珲条约》把黑龙江以北的大片土地割让给俄国,但同时规定「江东六十四屯」仍属中国,「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人「永远居住」,由中国官员管辖,俄国「不得侵犯」。江东六十四屯附近的一个城市叫「海兰泡」,一半以上住着中国人。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过程中,俄军对海兰泡、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人进行了一场大屠杀,接着俄军又焚烧瑷珲城,数千中国居民被烧死。在这样的情况下,俄国占领了「江东六十四屯」。

      「江东六十四屯」有3,600平方公里大,相当于三个香港大。俄国占领后,历届中国政府,从清政府到北洋军阀政府、国民党政府都不承认这种占领的合法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直也未正式承认这种占领的合法性。1991年5月,江泽民访问苏联时,在到莫斯科第二天签订的《五·一六协定》第二条中,按照第八至第十界点之间的边界线走向,正式把《瑷珲条约》所指的中国领土──「江东六十四屯」划归了俄国。这正是在苏联解体前七个月发生的事。   

    第九个事实:历史上俄国对邻国从来不做「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

      中国向俄国提出,中俄两国要「永做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8。历史事实是,俄国不仅对中国,而且对其他邻国几乎都不做「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

      俄国为追求自己的利益,可以不顾自己签署的条约、协议和自己的承诺,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对外政策,一处失败了,立即到其他地方寻找好处以获得补偿。1700年7月14日,土耳其与俄国签订为期三十年的和平条约,当签订条约的消息传到莫斯科的第二天,俄国为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立即向邻国瑞典宣战。1772年、1793年、1795年,俄国又与普鲁士、奥地利三次瓜分邻国波兰。俄国为了向黑海、巴尔干方向扩张,与奥斯曼土耳其断断续续进行了十次战争,历时二百年。十九世纪后半期,竭力向中亚扩张,侵占、吞并了一个又一个国家。当俄国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战败后,立即调过头来在远东威胁逼迫中国,强迫中国政府签订了多个不平等条约,割去了中国北部、西北部大片国土。

      当中国签署了《五·一六协定》、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条约》,主动放弃了索回10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的权利后,中国的领导人向俄国表示要永做「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后,中国满以为俄国会答应签订《五·一六协定》后从1996年以来的承诺,会从俄国的安加尔斯克修建一条长达2,400公里的油管,通往中国的大庆(即「安大线」),但在日本游说下,俄国决定从泰舍特修建一条通往海参崴附近的纳霍德卡的石油运输管道(即泰纳线)。2004年12月31日,俄罗斯总理弗拉德科夫(Mikhail Fradkov)签署了修建泰纳线的文件,该管道建成后,每年的输油能力为8,000万吨。为了安抚「好邻居」中国,在作出不修建安大线的同时,决定在泰纳线的中间段修一条通向中国的支线。查一下海参崴附近的地图可以看到,纳霍德卡在海参崴东边,如果还没有签订《五·一六协定》,如果中俄对海参崴、纳霍德卡的主权归属仍有争执,俄国在「能源合作」上,是难以不顾中国这个「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的要求,作出不利于中国,而有利日本的决定的。

    第十个事实:俄国至今未洗除侵占中国北方领土的不法性

      《联合国宪章》规定:各会员国在其国际关系中不得使用威胁或武力,侵害任何会员国之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按照这一原则,一国使用威胁或武力取得他国领土不得承认为合法。然而,现代国际法承认为恢复国家的历史性权利或收复因不平等条约割去的土地,是合法的。

      在人类历史上,因战争、武力、武力威胁造成了无数次国界变动。在传统国际法里,割让、征服、先占、时效等都是国家取得领土的方式。当一个国家长期并安稳地占有他国领土一部分,当有关国家的政府和人民都承认占领者对领土的权利时,占领者国家占领他国领土的不法行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是可以洗除的。例如,1848年,墨西哥在美墨战争中失败后,与美国签订了《瓜达卢普·伊达尔戈条约》,墨西哥正式把得克萨斯、新墨西哥、加利福尼亚割让给美国。这一割土条约是不平等条约。美国占有墨西哥大片国土的这一「不法行为」,因多种因素起作用,经历了一个半世纪已经洗除。

      然而,尽管中国与解体前夕的苏联签订了放弃索土权利的《五·一六协定》,尽管2001年的《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第六条肯定了《五·一六协定》,尽管根据这一第六条又签订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沙俄侵占中国国土的「不法性」依然存在,至少表现在下述三个方面:

      第一,十月革命后,苏俄政府多次宣布废除沙皇政府强加给中国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宣布「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与租界」。

      第二,对鸦片战争后中俄两国间签订的割让15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的条约,中国历届政府,包括北洋军阀政府,「贿选总统」曹锟、国民党政府和毛泽东,都认为是不平等条约,冈察洛夫的文章引用了毛泽东1964年多次谈话,却没有指出,毛泽东自始至终要求苏联承认历史上的割土条约是不平等条约。《五·一六协定》虽然未提到历史上中俄之间有那些边界条约,但不能根据《五·一六协定》来否认一个基本事实,即《中俄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第三,在中苏两国签订丧权辱国、主动放弃索土权利的《五·一六协定》后,海内外大批中国人在报刊、广播、电视、电脑网络上发表大量文章、讲话和声明,仍然不承认俄国侵占中国北方大片国土的合法性。中国人无法在自己头脑中清除海参崴、伯力、尼布楚、庙街、外兴安岭、库页岛这些中国地名。2004年8月22日从北京出发、穿越俄罗斯前往巴黎去的中国车队,在行驶上黑龙江以北的一些地方时,车队上的人说:「我真希望它还是属于我们的地方」,另一人说:「当年俄罗斯从清朝夺走的土地面积相当于三个法国。」9

      沙俄侵占中国国土的「不法性」在一些原属中国的城市中,在俄国人的心理上也有所表现,对中国商贩、中国企业和中国文化采取了种种有意排斥的做法。伯力市(哈巴罗夫斯克市)离黑瞎子岛很近,有许多中国人在这里居住,这个城市中使用英文、日文、韩文,在所有店铺的招牌上一处中文都不许使用,尽量抹掉中国的痕迹。   2004年10月14日,中俄两国外长签署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说,俄中两国四十年来关于边界问题的谈判和努力,今天终于写上圆满句号。以上事实表明,只要沙俄侵占中国国土的「不法性」没有洗除,中俄两国的边界问题就不能像俄罗斯外长说的那样「写上圆满句号」。我相信,中俄两国在二十一世纪一定会有办法、有能力来纠正《五·一六协定》给中国带来的损害。

      (写于2004年12月31日至2005年1月4日,纽约)

    注释

      1 严家祺:〈中俄边界和不平等条约〉,美国洛杉矶《新闻自由导报》,2001年6月29日,第3版。

      2 严家祺:〈中俄边界:退让三百年〉,《动向》,2001年7月号,页30-33。

      3 冈察洛夫、李丹慧:〈俄中关系中的「领土要求」和「不平等条约」〉,《二十一世纪》双月刊,2004年10月号,页110-11。

      4 转引自注3,页113。

      5 斯塔夫里阿诺斯(Leften S. Stavrianos):《全球通史:1500年以后的世界》(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1992),页204。

      6 参见王绳祖主编:《国际关系史》第四卷(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页331-38。  

      7 参见朱瑞真、单令魁:〈1945年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苏联东欧问题》,1984年第2期;吴景平:〈美国与1945年的中苏会谈〉,《历史研究》,1990年第1期;王绳祖主编:《国际关系史》第六卷,页556-57。

      8 江泽民在莫斯科大学的演讲:〈共创中俄关系的美好未来〉(2001年7月17日),纽约《明报》2001年7月18日论坛版。

      9 《在这里失去的生活》,纽约《星期天侨报》,2004年10月10日,A5版。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