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一个在文革中被毁灭的北大天才
(博讯2005年4月27日)
    中国青年报   文/徐百柯

      吴兴华(1921-1966)原籍浙江杭州,诗人、学者、翻译家,一个天才,一个悲剧人物。

       张芝联老人以手掩面,声音哽咽着。此刻,这位北京大学历史系的名教授,沉浸在对亡友的怀念中:“兴华比我小3岁……如果他还活着,可以写出多少好东西……如果他还活着……这只是我们的幻想,谁知道这个翻译过但丁、莎士比亚的天才自己会怎么想?” (博讯 boxun.com)

      4月17日,“吴兴华诗歌朗诵会暨《吴兴华诗文集》首发式”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四季庭院”举行。在被湮没了数十年后,诗人的名字在朗诵声中熠熠生辉。当年曾受教于吴兴华的学生感慨:“今天,他的名字又在北大响亮起来!”

      上世纪30年代,在今日北大所在之地的燕京大学校园内,吴兴华便享有“才子”之誉。他到图书馆借书,一次要借10本,管理员不准,按照规定,限借3本。他说我不带走,就坐在书库里面看。不到闭馆时间,10本书的主要内容都已纳入他的脑中,于是,他从容把书交还管理员,出馆找人打桥牌去了。

      他打桥牌的做派更是朋友圈中的美谈,十足“谈笑风生,睥睨一切”:他一边出牌,一边讲笑话,手里还拿着一本清代文人的诗集,乘别人苦思对策的间隙,扭过头去看他的书。

      吴兴华精通英、法、德文,熟悉拉丁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等多种语言,于中国传统典籍也浸润极深,被认为学养堪与陈寅恪、钱钟书相提并论。他的夫人谢蔚英回忆,他曾说过自己的治学计划是40岁之前苦读,奠定根基,40岁以后开始一一兑现自己的雄心壮志。

      1948年,年仅27岁的吴兴华被聘为燕京大学副教授,踌躇满志。一年后,这个年轻的“旧知识分子”开始极力改造自己,力争尽快适应新社会。在他和弟弟吴言的通信中,谈的主要就是这个话题。吴言告诉记者:“当时《光明日报》上登知识分子的座谈,引用他很多话,可见他是极力想跟上这个形势的。”

      1952年后,他进入北京大学西语系。在随后的“反右”运动中,他因直言反对苏联专家的英语教学方法而被扣上右派帽子,剥夺了教学和写作的权利。1962年“摘帽”后,他开始着手自己的两项“雄心壮志”:一是根据意大利原文,严格按照但丁诗的音韵、节拍翻译《神曲》;二是创作历史小说《他死在柳州》,以柳宗元为主角,力图包容唐代中外政治、经济、文化交往的全貌。据谢蔚英回忆,他还打算翻译《荷马史诗》和古希腊悲剧。

      这个阶段本该是令人向往的。吴兴华自己曾说过:“闭上眼睛,仿佛就到了唐朝,衣着打扮,人来人往,宛如自己置身其中。”然而命运总是嘲弄天才,随即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使吴兴华感到深刻的恐惧。为了怕人说“含沙射影、恶毒攻击”,他亲手烧毁了书稿。

      谢蔚英当年偷偷保留了一小章节吴兴华翻译的《神曲》,如今被收入诗文集。“白昼正渐渐消逝,昏暗的影子/解除了大地上面一切生物/辛劳的感觉;只有我一个人,独自/准备着应付双重战斗的任务/……我随着他走的方向/踏上一条艰涩荒凉的小道。”

      “文革”初期的暴虐,张芝联称“以下的悲剧不忍着笔”,他宁愿借吴兴华翻译过的《神曲》,视之为“炼狱”和“解脱”。这是对亡友的凭吊,也是对自己的慰藉,而事实却惊心动魄。

      1966年8月的一天,吴兴华和西语系其他被勒令“劳改”的教授一起清理校园里的杂草。劳动中他体力不支,又被红卫兵灌下从化工厂污水沟里排出的污水,当场昏迷。红卫兵说他是“装死”,仍对他又踢又打,不准送学校医务室。等到晚上,看他还不能起来,才送医院。次日凌晨,壮志未酬的天才离开人世,年仅45岁。

      从此,吴兴华的名字不见于文学史、学术史、翻译史……在几乎整个当代史中,他被彻底地遗忘了。偶尔,只是很偶尔地,一些人会发现他的名字。参加朗诵会的一位英语系大三学生说,自己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是在大二,从图书馆借的一本古旧的《古希腊修辞学》后面,借书卡上的最后一个名字,写着“吴兴华”。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文革纪念馆(图)
  • “文革五大学生领袖”现身在何处(图)
  • 史学:从陈伯达的申诉档案,解读“文革”中的林彪
  • “文革”第一个被打死的部长(图)
  • 女儿回忆--浦熙修在文革期间(图)
  • 原罗瑞卿秘书回忆:文革中我怎样离开公安部的(图)
  • 记文革上海高校“暗杀毛主席小集团”案
  • 张洁华:记文革上海高校“暗杀毛主席小集团”案
  • 回忆“文革”清理阶级队伍运动 (图)
  • 文革期间名人自杀档案
  • 文革著名小学生黄帅 荒诞日记被江青利用 (图)
  • 一个在文革被迫害致死的无主冤魂
  • 中共“党内斗争”揭密:瞿秋白文革期间被挖坟鞭尸
  • 文革的「世界之最」:杀人入党等
  • 普通人的文革真实记录(5):那死去的脸(图)
  • 文革中的中小学生是这么学习文化的(图)
  • 文革期间哪些名人自杀了
  • 文革图片:清华大学红卫兵批斗“反动学术权威”(图)
  • 文革前后中国援外耗费多少钱财
  • 凤凰周刊对文革纪念馆的报道
  • 中国文革纪念馆的有关报道
  • 中国首家民间文革纪念馆图片3(图)
  • 中国第一家文革纪念馆更多图片(图)
  • 文革纪念馆由民间出资在汕头建成(图)
  • 文革时期中小学教科书摘选
  • 文革中十大尚不清楚真实内幕的高层人事谜案
  • 文革初期香港出版 鲜为人知的《刘主席语录》
  • 《晚年周恩来》第五章-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谁说文革时期没假货?谁说的?!
  • 沈福祥著《我的文革岁月》在博讯文坛连载
  • 林彪长女林晓霖自爆文革中的父女恩仇
  • 全国首座文革博物馆在四川动工 设汉奸厅战俘厅
  • 泰州为总书记父亲修坟 披露胡静之文革怨死
  • 市民收藏万件文革期间实物(图)
  • 博讯文坛的“文革”栏目下增加文革时期样板戏剧本
  • 眼底吴钩看不休──叶剑英与「文革」(图)
  • 历史回顾:毛泽东和林彪在文革中的较量(图)
  • 学者:文革的恶果将在未来五十年中显现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 高智晟:广州大学城与文革
  • 古远清:余秋雨“文革”年谱
  • 当今世风日下 论文革的后遗症
  • 两代人关于"文革"的对话
  • 第七章 试图扭转文革困局的挫败
  • 第五章 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第二章 文革之初的“保持晚节”心态
  • 雅科夫:谁说文革时期没假货?
  • 文革中自愿的行刑者和自愿的受刑者
  • 晚年周恩来5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第二章 文革之初的“保持晚节”心态
  • 歐洲導報: 仲维光读王友琴《文革受难者》的宏文
  • 回忆赵忠祥在“文革”中
  • 余英时:《文革受难者》-挽救记忆的伟大工程
  • 兴中华:从文革的阴影中彻底摆脱出来!
  • 从“无知者无畏”到“无知者无耻”--评用谎言填满了的温相“文革研究”之一
  • 温相关于庐山会议和文革的所谓历史文章让人惨不忍睹
  • 贺小馨:六四来了,你会开枪吗?文革来了,你会打老师吗?
  • 绝了!文革简史图解(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