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缚来宾:蒯大富沉浮录
(博讯2005年4月27日)
    一提起蒯大富的名字,对于从文革过来的人或了解文革的人来说,都能耳熟能详。文革前,蒯大富只是清华大学的一名普通学生。文革,让他成为一时的叱咤风云人物。蒯大富是随着文革政治斗争形势的跌宕而兴而衰的。

    不过,当亲历过文革的人想到威震全国的“清华井冈山”和声名赫赫的“蒯司令”时,一定不想用“愤青”这个意象。对于这个出自农家的孩子来讲,对维护既得利益者的政策相当不满,在他的潜意识里追求的是无条件公平与平等( 李方语)。这些恰好是愤青的显著标志。

     说起蒯大富,据他的同学讲,蒯大富平时待人待物都很随和,看不到蒯大富与常人有什么不同,但俗话说得好“乱世出英雄”。随着1966年6月2日毛泽东对聂元梓的“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发表的肯定,蒯大富凭着自己那灵敏的嗅觉,感觉到施展他才能和实现政治抱负的时机到了,逐用他能言善辩的本事煽动起了一群不明事理的红卫兵小愤青发起了对所谓“黑线专政”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全面攻击。 (博讯 boxun.com)

    但是好日子不长,没有几天,中央工作组进驻清华圆,清华大学借助工作组多次对他进行了斗争,直至开除了他的团籍。树倒猴狲散,跟着他跑的那群红卫兵小愤青一看工作组动真格的了,也都撒丫子没影了。蒯大富这时感觉气数已尽,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但不过一个月,形势就急转之下。毛泽东在与刘少奇权力的周旋中最终站了上风,毛泽东的一句“不要工作组,要革命师生自己来搞。”令蒯大富情绪再度激奋起来。当康生从清华大学接他参加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北京市文革积极分子”大会并受到了毛老人家的亲自接见时,蒯大富一夜之间产生的狂乱使他飘飘然了:吗吗的,老子的想咋地就咋地,看谁还敢打倒偶?

    很快,一度受到压制的蒯大富又重新活跃了起来。蒯大富和他几个党羽迅速在清华大学宣布联合成立了“井岗山兵团”,并自任为“井冈山”的头目,不久人们戏称他为“蒯司令”。“清华井冈山”是“中央文革小组”的王牌军,这个“司令”分量并不轻。

    为寻找造反的理论根据,红卫兵小愤青们很快找到了毛在延安时说的“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迅即宣传开来,震撼了蒯大富和千万红卫兵小愤青们的心灵。于是乎,他领着他的党羽和一群小愤青们四处散发传单、张贴大字报,冲击寺院、庙宇、教堂,砸毁文物,破坏古迹,焚烧书籍、字画,后来又逐渐开始抄家、殴打、虐待一批守旧的老学者、知识份子。 好不酣畅,好不威风!

    12月18日,蒯大富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请他立即赶到中南海,有领导要接见。蒯大富当时兴奋得鼻涕眼泪撒了一地,心想中南海啊中南海,您是我的梦寐,没想到我活了爱西多岁终于可以到您那里去徜徉。

    他乘着一辆“大红旗”威风凛凛地迅速赶到了中南海。当蒯大富走进一个屋子里,里面闪出一个戴着一副白色胶框眼镜、身着军大衣的人,蒯大富定睛一瞧,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文革小组副组长张春桥。

    “春桥同志好。”蒯大富伸出了他颤悠悠的手道。

    “你好,蒯大富同学。”张春桥伸手用力地和蒯大富摇了摇手。

    片刻嘘寒问暖后,张春桥神秘地说:“从全国来讲,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必然相当猖獗,现在还要深入批判,中央那一两个提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至今仍不投降,你们革命小将应该联合起来,发扬彻底革命精神,痛打落水狗,把他们搞臭,不要半途而废。”

    蒯大富的大脑袋没白张,他对张春桥的话是心领神会的。“一两个提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欲把他置于死地打成右派反革命的刘邓。蒯大富暗自思忖:复仇的机会来了。

    一个星期以后,在一个寒风凛凛的清晨。蒯大富率领“井岗山兵团”五千余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率先喊出了“打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和刘邓血战到底!”等口号,震动了整个北京城,继而也震动了全国。那阵势,正是所谓的一犬吠影,百犬吠声,也算壮观的紧。

    “好戏”还没完。转过年,既1967年1月6日,蒯大富组织“井冈山兵团”演出了轰动全国的“智擒王光美”的闹剧。他们诈称刘少奇的女儿刘平平在路上被汽车压断了腿,需要截肢,把刘少奇和王光美骗到医院,然后将王光美绑架到清华大学。4月,在蒯大富的主持下,清华大学召开了批斗王光美的大会,彭真等人也被押来陪斗。

    到了1967年秋,以刘少奇为核心的等一大批党内 “走资派”基本被彻底批倒批“臭”了。这可以说文革的最终目的基本达到了。中国陷入毛泽东称之为“全面内战”的险境已有不少时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恐怕连毛本人也要被焚烧干净,于是毛开始警惕。

    1968年夏季,毛泽东其实已经开始了有步骤的组织与思想清理。从组织上,他开始重新启用“老干部”;从思想上,他开始反对“阶级关系变动论”和“彻底砸烂旧国家机器论”等激进的造反派思潮。

    但毛泽东仍感到局面难于控制而适时地说一句:“现在是轮到小将犯错误的时候了”。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立即浩浩荡荡开进了校园,从而希望结束他曾寄予过厚望的红卫兵运动。但正在为“捍卫革命路线”而浴血奋战,残酷厮杀的红卫兵小愤青们虽然听到这么一句“最高指示”,并没有给予过多理睬。热昏之中的红卫兵小愤青们在经历了文革初期的“蜜月期”后,终于显露出桀傲不驯的一面,不再满足于仅仅被当作工具,而是要服从运动本身。在蒯大富领导下,清华大学武斗一直没有停息,这就是著名的“清华百日大武斗”。

    老毛终于震怒了。1968年7月28日,这一天,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召见了红卫兵五大领袖。“我再说一遍,谁如果不听劝告,再破坏交通、放火、打解放军,谁就是国民党、土匪,就歼灭之!” 毛泽东的话一锤定音。毛泽东为了巩固政权开始把红卫兵全部赶下了历史舞台。

    为什么要用我们就说“革命小将的斗争大方向始终正确”,不用我们就说“小将犯错误”?为什么一会儿说“路线斗争没有调和的余地”,一会儿又说“不实行大联合就是闹派性”?这不是先利用,再烹狗,所谓“兔死狗烹”么?蒯大富顿时的眼眶红润,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把衣襟也浸湿了一片。“完了,完了,红卫兵完了……”他反复默念着这么几个字。

    完了,从此后他的确完了。

    1968年12月,蒯大富被分配到宁夏青铜峡铝厂当了一名电解工。 1970年,清查“5·16分子”,蒯大富是重点清查对象。11月初,他被押回清华受审。1973年被安排到北京东风化工厂参加劳动改造。1978年4月19日,蒯大富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1983年3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蒯大富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2005.4.25 缚来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