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陈独秀至死不去延安
(博讯2005年2月21日)
    陈独秀不愿被别人牵鼻子 直至去世坚决不回延安
    
     (博讯 boxun.com)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陈独秀在上海被捕,一时间,“陈案”震动全国。一些极右分子呼吁国民党中央“立即处决”,他被押赴南京,如同押赴刑场,可是,他在沪宁车上,还呼呼酣睡,一时传为佳话。还有一些人感念他对新文化运动的贡献,或钦敬他在学术上的成就,或尊重他的人格,纷纷进行营救工作。这是完全抛开党派之见的了。如蔡元培、柳亚子、翁文灏、林语堂、胡适、蒋梦麟、杨杏佛……以不同的形式争取公开审理,反对暗箱操作,军法从事。宋庆龄还专程从上海到南京,对蒋介石施加压力。
    
    在开庭时,陈发表了义薄云天、气壮山河的演说,他丝毫没有争取从宽处理的打算,而是抓紧机会进行一次政治斗争。他居然为自己建立共产党、要解放工农、要推翻反动政府的正义性作辩解。章士钊大律师义务为之辩护,多少有争取从轻的语言。陈立即说:“这话不代表我。”他以刚烈的性格,演出了法庭史上罕见的一幕。
    
    陈被判刑13年。后减为8年。来狱中看望陈独秀的人很多,胡适和他政见不一,时有争论,但感情深厚,多次从北京来,送来吃的、用的和书籍。一次,胡适路过南京,来信说:“不及看望。”陈大发脾气,大有绝交的样子。后来胡关怀甚多,他又非常内疚。
    
    陈托胡适设法把《资本论》译成中文,胡适认真操作,不久来信报告进展情况,叫他放心。在押期间,出版了《独秀文存》第九版。蔡元培居然为这个在押的共党要犯写序。整个出版工作都是汪原放(原中共中央出版部部长)帮助进行的。其实陈早被开除了党籍。陈在狱中最大的快乐是读书,朋友送来一批小说,他没有兴趣,而是认真研读马恩、托洛茨基和经济学、历史、文字学等书籍。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机经常轰炸南京,陈独秀那间牢房的房顶被炸塌了,他躲在桌下,幸免于难。后来日寇兵临城下,蒋介石想放陈出去,要求其写一书面检查。陈坚决拒绝。蒋很尴尬。胡适出使美国,临行时致函蒋氏,吁请释放陈独秀。这给蒋一个台阶,送胡一个人情,还不仅如此———
    
    陈出狱,陈果夫、陈立夫立即宴请。他们传达蒋介石的意见:聘请陈出任劳动部部长之职。陈独秀即席发言:“……他叫我当部长是假,叫我点缀门面是真。他杀了我们多少同志,包括我的两个儿子,把我关了许多年……这不是异想天开吗!但是,今天国共合作抗日,在抗日的工作上,我可以和蒋先生合作。”  
    
    胡适邀请陈独秀赴美,进行著书立说。他认为此时前去是不光彩的,对胡的从政也很不快。
    
    南京沦陷前,陈独秀来到武汉,董必武前来拜访,并对他说:“鄙人受中共中央之托,专程而来,欢迎你回党工作。”要求他写个书面检讨。陈说:“回党工作是我所愿,惟书面检讨,碍难从命。”又说:“时至今日,谁有过,谁无过,在未定之数,有什么好写呢!”
    
    当时,他演说、撰文,大声疾呼团结抗日,强调“国家利益高于党派利益!”康生忽在《团结》周刊上,说陈是日本特务。武汉大学校长王星拱等九位知名人士在三家报上撰文,为他辩诬。沈钧儒先生在《大公报》上发表文章,为陈不平。一些居心不良之徒起哄,破坏团结抗日的局面。周恩来多次托人请陈独秀以大局为重,进行克制。徐特立老还从长沙来武汉“调解”。陈很感动。徐宣称:“问题解决了。”陈尊重周恩来和徐老,但说:“我看永无解决之一日。”
    
    陈独秀树大招风,各色人等不断来访,还有国民党特务监视,深感武汉是是非之地。加以日机不断轰炸,他们在友人的帮助下,西去重庆。又上溯90公里到达江津县。后来,陈独秀又离开江津县城这个大量难民涌入的嘈杂之地,到了山村鹤山坪,这是一个四周高山林立,人迹罕到的地方。
    
    没有想到,陈独秀到了哪里,哪里就成了国人注目的去处。许多北大校友来看望老师,一些人要资助生活费用,如罗家伦、朱家骅等等,陈独秀对所有在国民党政府任职者,分文不收,尽管他们说这是学生对恩师的心意。陈说:“你们的心意我理解,但我收了之后,话就说不清楚了。”
    
    周恩来也曾前来拜访。他说:“你这儿太苦了,还是到延安去吧。”陈说:“回党工作是我所愿。但是,我不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何必以后再搞得不欢而散呢。”周只说:“我驻重庆,到重庆有什么事,我负责安排。”陈和周相处已久,对周善于处理问题,待人宽厚,从来欣赏和感谢。
    
    陈独秀做得认真,所以晚景凄苦,常常无米下锅。看到一些农家贫困,更为不安,总是说:“建设共产党,就是为了他们,可是现在……”
    
    由于贫病交加,陈独秀亡故于1942年5月27日,享年63岁。(张庆冬摘自《人物》第11期作者丁弘)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独秀:寂寞向晚石墙院
  • 惊人巧合:85年前陈独秀的“教授嫖娼案”
  • 陈独秀晚年的清贫生活
  • 陈独秀是被斯大林打倒的
  • 陈独秀被审判和判刑的内幕
  • 中共“路线斗争”揭密: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
  • 中国共产党成立过程中陈独秀李大钊的作用
  • 杰出的革命家陈独秀是当家做不了主的总书记
  • 中共的创造者陈独秀与一代人杰章士钊的雄辩
  • 张国焘成功逃出中共统治区后与陈独秀见面
  • 陈独秀的第五次被捕
  • 陈独秀先生的死因揭密
  • 陈独秀:“恶国家甚于无国家”
  • 陈独秀临终实录——罗学蓬(上)
  • 陈独秀临终实录——罗学蓬(中)
  • 陈独秀临终实录——罗学蓬(下)
  • 陈独秀的汉奸历史大揭密
  • 陈独秀的子女下场悲惨
  • 陈独秀的几个儿女情况揭密
  • 自由是最好的:胡耀邦对陈独秀的评价
  • 曾节明:陈独秀名字之奥妙
  • 陈独秀的重要功绩和高风亮节,现在受到人们越来越深的尊敬
  • 陈独秀一案有了新说法
  • 瞻仰伟大的政治家、杰出的革命家陈独秀之陵园
  • 陈独秀晚年的优秀民主理论
  • 台湾也有个“陈独秀”
  • 丘立才:中国共产党第一领袖陈独秀的冤屈
  • 丘岳首:从胡适论陈独秀想到李慎之——李慎之现象沉思之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