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革”第一个被打死的部长(图)
(博讯2005年1月18日)
     
    
      1966年12月,在“文革”最疯狂的“夺权”浪潮中,自1957年起担任煤炭工业部部长的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张霖之,被江青、戚本禹公开宣布为“彭真的死党”,并鼓动造反派“集中炮火狠狠地打”。张霖之拒不承认强加在自己身上的所谓“罪名”,坚决不为陷害其他同志提 供不实证据,以致1967年1月22日凌晨被一小撮凶手毒打致死,时年59岁。作为“文革”开始后第一个死于直接暴力的政府部长,张霖之的遭遇立即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
    
      周总理得知张霖之惨死的消息,难过得落了泪。他一方面要公安部对张霖之之死组织调查,一方面采取紧急措施保护其他各部委负责人。周恩来以召开生产会议的名义,艰难地将各部部长集中到中南海,并吩咐腾出房间让他们休息。当时周总理还规定,批斗部长须经国务院同意,时间不得超过两小时。周总理采取的措施,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对“当权派”的乱批乱斗,当时的水电部部长刘澜波曾对此发出感叹:“霖之同志的死救了我们大伙。”周总理的关切令张的家人从中得到了极大安慰,也看到了希望。1967年3月,李蕴华致信周总理,报告了张霖之被迫害致死的过程,还提到由于家中几乎所有生活用品都被抄走,孩子们甚至没有换季的衣服,恳请周总理指示归还被抄物品。不久,第一批被抄物品退了回来,以后又分几批退回了大部分物品。
    
      张霖之死后,他家的红机电话有一段时间没有被拆走,一些家里没有了红机的老同志就“溜”进张霖之家使用这部电话。1967年春夏以后,北京及来自天津、山东、河北、四川、贵州各地的因受到冲击需要暂避藏身的张霖之的老战友、老部下,或是他们无家可归的亲属、子女们,纷纷到张家避难。那时,大门门铃一响,人们藏身的藏身,锁门的锁门,犹如地下工作场景再现。他们互相鼓励,互相安慰,一同走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
    
      1970年7月31日,周总理主持国务院业务组会议,作出了《关于张霖之死亡问题》的决定,决定使用了后人难以理解的曲折表述方式:
    
      “大家一致认为,张霖之同志的历史是清楚的。张霖之同志在矿院全校广播中听到戚本禹反革命分子这种威胁和煽动的语言,而身体已受到重伤,自不能不陷入极度紧张的状态,因此,致张在武斗和逼供的混乱中死去。
    
    
“文革”第一个被打死的部长

    
      “兹决定,张霖之同志的死亡,应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张霖之同志的家庭和他的子女不受任何牵连,应按革命干部家属对待。”这是在特殊条件下,用特殊方法解决特殊问题的特殊文件。这份由周总理亲笔拟定的文件是他用自己的政治智慧解决疑难问题的又一范例,正因为如此,这 个决定后来被收入《周恩来选集》。
    
      1973年初,听到邓小平可能重新出山的消息,李蕴华异常高兴。邓小平无论在冀鲁豫、在南京、在重庆、在北京,都是张霖之的上级,对张霖之很了解,有望帮助解决张霖之的彻底平反问题。1973年冬春之交的一个上午,在邓小平家中。李蕴华向邓小平叙述了张霖之被诬陷、迫害、惨死的全过程,邓小平默默地听着。最后李蕴华表示,霖之同志已不明不白死去六七年,还未得到公正结论,担心久拖不决,没有结果。这时,邓小平讲了三句话:“霖之同志是好同志,我们不会忘记他;霖之同志的问题我会管,不会没有结果的;你不要着急,水到渠成嘛”1975年10月8日,煤炭工业部向党中央国务院提出《关于为张霖之同志恢复名誉的报告》。这个报告前后用了4个月的时间。它明确否定了强加给张霖之的三项罪名,为其恢复了政治名誉,在死因上指出了“蓄意杀害”,虽然加上简历部分全文只有500字,但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已是很不易了。邓小平对这个“难产”的报告批了10个字:“同意,照发。我参加追悼会。”1975年10月28日下午,张霖之的骨灰安放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邓小平与张霖之夫人及亲属握手时表情刚毅,目光坚定。他对李蕴华只说了5个字:“请节哀,保重。”这是他到场后仅说的一句话。张霖之的家人和战友们理解到,为张霖之恢复名誉一事并未“水到渠成”,而是邓小平在顶着巨大的政治压力,抓紧时间兑现自己的诺言。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为了给在“文革”中被迫害的已故去的老同志公开恢复名誉,中央决定为张霖之等8位同志举行联合追悼大会。这样的追悼会是没有先例的。1979年1月24日,追悼大会在全国政协礼堂举行,邓小平出席并主持追悼会。
    
      1992年12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向张霖之家属颁发《革命烈士证书》。李蕴华在接受烈士证书时表示:“我们全家所以长期坚持为霖之同志争取烈士荣誉,是为了使他的牺牲得到全面的正确的评价,是为了告慰霖之同志的在天之灵。我已离休,自有国家照顾,我的子女自食其力,各得其所,无须国家照顾。因此,我们只领取烈士证书,不要烈士抚恤金。”沈寅标摘自《纵横》第7期作者俞虎
    
    来源:解放日报报业集团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女儿回忆--浦熙修在文革期间(图)
  • 原罗瑞卿秘书回忆:文革中我怎样离开公安部的(图)
  • 记文革上海高校“暗杀毛主席小集团”案
  • 张洁华:记文革上海高校“暗杀毛主席小集团”案
  • 回忆“文革”清理阶级队伍运动 (图)
  • 文革期间名人自杀档案
  • 文革著名小学生黄帅 荒诞日记被江青利用 (图)
  • 一个在文革被迫害致死的无主冤魂
  • 中共“党内斗争”揭密:瞿秋白文革期间被挖坟鞭尸
  • 文革的「世界之最」:杀人入党等
  • 普通人的文革真实记录(5):那死去的脸(图)
  • 文革中的中小学生是这么学习文化的(图)
  • 文革期间哪些名人自杀了
  • 文革图片:清华大学红卫兵批斗“反动学术权威”(图)
  • 文革前后中国援外耗费多少钱财
  • 邓小平刘少奇彭真等众生像——文革初期著名的《百丑图》(图)
  • 文革死亡名单--北京大学
  • 熊向晖《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所写的文革密闻(转载)
  • 也说文革的起源——另一个“官方”版本的解读
  • 文革时期中小学教科书摘选
  • 文革中十大尚不清楚真实内幕的高层人事谜案
  • 文革初期香港出版 鲜为人知的《刘主席语录》
  • 《晚年周恩来》第五章-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谁说文革时期没假货?谁说的?!
  • 沈福祥著《我的文革岁月》在博讯文坛连载
  • 林彪长女林晓霖自爆文革中的父女恩仇
  • 全国首座文革博物馆在四川动工 设汉奸厅战俘厅
  • 泰州为总书记父亲修坟 披露胡静之文革怨死
  • 市民收藏万件文革期间实物(图)
  • 博讯文坛的“文革”栏目下增加文革时期样板戏剧本
  • 眼底吴钩看不休──叶剑英与「文革」(图)
  • 历史回顾:毛泽东和林彪在文革中的较量(图)
  • 学者:文革的恶果将在未来五十年中显现
  • 捕捉真实的文化大革命——记李振盛和他的文革摄影作品展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 两代人关于"文革"的对话
  • 第七章 试图扭转文革困局的挫败
  • 第五章 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第二章 文革之初的“保持晚节”心态
  • 雅科夫:谁说文革时期没假货?
  • 文革中自愿的行刑者和自愿的受刑者
  • 晚年周恩来5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第二章 文革之初的“保持晚节”心态
  • 歐洲導報: 仲维光读王友琴《文革受难者》的宏文
  • 回忆赵忠祥在“文革”中
  • 余英时:《文革受难者》-挽救记忆的伟大工程
  • 兴中华:从文革的阴影中彻底摆脱出来!
  • 从“无知者无畏”到“无知者无耻”--评用谎言填满了的温相“文革研究”之一
  • 温相关于庐山会议和文革的所谓历史文章让人惨不忍睹
  • 贺小馨:六四来了,你会开枪吗?文革来了,你会打老师吗?
  • 绝了!文革简史图解(图)
  • 张林:无可救药的文革一代
  • 郑贻春:颇有文革遗风的百万签名
  • 余汝信:文革旋涡中的38军(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