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吳稼祥:《六四:權力舞台的大玩家》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1月11日)
    【开放杂志一月号文章】
    
     ● 編者按:本社出版的 世紀中國叢書《沉重的回首:一九八九天 (博讯 boxun.com)

    安門運動十五週年紀念文集》,十二月下旬已在香港上市。文集收集
    了二十四篇關於一九八九年北京民運的重要評論與研究文章,有些是
    初次發表,包括若干具重大爭議的題目,本刊現特轉載二十一世紀中
    國基金會幹事長宋永毅為該書寫的「新版說明」及書中專題部份吳稼
    祥的文章《六四:權力舞台的大玩家》( 頁)。吳稼祥在八十年代後
    期曾任中共中央書記處研究室秘書,參與中辦許多內務工作,文章根
    據他二○○一年六月在加州的兩次演講摘要而成。提供對中共高層權
    力鬥爭的一位目擊者的內幕分析,非常可讀。
    
    一、六四的起源
    
    如果沒有四月十五日胡耀邦的去世,會不會有六四天安門事件?一九
    八七年初,胡被罷免以後,我親眼目睹他的臉就像過冬的桃子一樣一
    天一天乾癟下去||他內心的平衡失去了。如果沒有胡耀邦的八七下
    台,他就不會死,也不會有六四。 因為如果沒有一九八六年的學潮,
    他的反對者就不可能在一九八七年初把他整下去,他就有可能堅持到
    「十三大」,擔任中央顧委主任,然後接過鄧小平的職位||當軍委
    主席。那樣,事情就可能是另外一種局面。再則,如果沒有一九八五
    年鄧小平在北戴河借祝壽之際宣佈退休,八六年學潮也不太可能導致
    胡下台。當時,楊尚昆非常著急,他是軍委副主席,而且是靠鄧小平
    當上的軍委副主席。如果鄧小平一退,胡耀邦一旦當上軍委主席,首
    先免掉的就是他。所以他決不可能順順利利讓胡耀邦當上軍委主席。
    
    從這一天起,中國政治舞台上就形成三大集團:改革派,保守派,陰
    謀家派。陰謀家派就是以楊尚昆為首的一個幫派。在挽留鄧小平(不
    要讓他退休)阻止胡耀邦接班的問題上,楊尚昆和保守派結成同盟。
    表面上他不斷和趙紫陽胡耀邦握手,給他們講好話,實際上已經和李
    鵬進行了很多陰謀交易。我記得在一九八六年十月,中共十二屆六中
    全會上,李鵬剛從門那裡出去,楊尚昆就追了出去。他們在走廊裡咬
    耳朵,竊竊私語,然後拉到另外一個地方去了。因為平常這些人很難
    見面,每個人的電話實際上都不安全,在裡面要跟人談一點事情,通
    常會到中南海邊去「散步」。我們知道裡面的竊聽設備多麼先進,很
    遠的地方都能聽見。所以,他們聯絡,只有通過這些會議。
    
    我認為,從鄧小平宣佈退休開始,六四事件實際上就已經開始了。
    
    在十三大的時候,薄一波和楊尚昆在主席團會議上,我當時是主席團
    會議秘書,工作是作記錄。他們兩個有一段對話,已經把他們的心理
    揭示的非常清楚。在鄧小平一九八五年宣佈要退休以後,中共之間的
    改革與不改革的事情已經退居其次,首要的問題成為誰能保住自己的
    權力。而且,這個鬥爭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因為一九八五年
    距離「十三大」召開還有兩年的時間,鄧小平這個時候宣佈,大家都
    知道不是最後的決定。他是一個試探。如果是最後的決定,他就不會
    在一九八五宣佈。他可能在一九八六年,不給你任何時間。這個裡面
    就有一個很大的解釋空間:鄧小平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他不在決
    定好了之後宣佈?他為什麼要借壽辰的機會進行試探?
    
    這是中國傳統謀略一個經典案例。鄧小平那個時候宣佈他要退休,實
    際上也是給大家一個相互商量的時間,實際是說你們考慮一下,我這
    樣做怎麼樣。從此以後,各個派別的活動極為頻繁,鬥爭日趨激烈。
    
    第一個回合,作為六四起源,一個非常重大的權力鬥爭的回合是在胡
    耀邦下台以前。這一次決戰就是在前述中共十二屆六中全會上。在這
    個會議之前,圍繞著六中全會的決定,中央已經分成了兩派,並且開
    始了非常明顯的權力鬥爭。
    
    在什麼問題上開始的爭奪呢?主要是在六中全會的決定上要不要寫
    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是不是要寫繼續「清除精神污染」這兩
    個提法。胡耀邦堅持認為這個文件不要用這兩個提法。每次把這兩個
    文件起草好送上去,小平同志都批示:很好。鄧力群一定要批兩三頁,
    要闡述一下,強調黨的文件要有連續性,一定要把兩個提法寫進去,
    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如何如何重要,給人家寫兩頁以上的紙。陳雲很
    曖昧,根本不批示。一九八六年,圍繞這件事情大概雙方爭奪了半年
    多時間。
    
    到開會之前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把鄧力群修改稿的全部刪掉以
    後,胡耀邦又把決議送到小平同志那裡去,說這一稿可能是最後一稿,
    這件事情沒有結束,可能在六中全會上要攤牌。鄧小平批示說:攤牌
    就攤牌。
    
    在這次會議通過之前,在北戴河開會的時候,有人給薄一波做了工作。
    這個工作,我現在懷疑,那就是讓楊尚昆給他做的。薄一波說:沒有
    必要做這樣一個決定。這是薄一波的說法。中央已經通知第二天上午
    要開中央書記處會議,臨到開會之前,胡喬木打來一個電話,也說這
    次中央書記處會議沒有必要開。結果他自己缺席了這次會議。這個過
    程就看出當時的這種權力角逐的緊張和激烈。
    
    在六中全會最後一天開會的時候,這個決議經過各小組討論||因為
    鄧力群當時幾乎控制著整個意識形態,在鄧力群幫派的堅決要求
    下||留了一句話,大概就是要繼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當時有幾
    個人知道耀邦同志對此不滿意,至少在會議上有兩個人知道,一個是
    陸定一,一個是萬里。在會上,陸定一首先站起來發言 ......
    
    因為耀邦同志記住了鄧小平的一句話,攤牌就攤牌。他認為這次會議
    是攤牌的時機。我認為,作為政治家,他這個判斷是完全錯誤的。攤
    牌,是你去攤牌,不能當著老同志的面攤牌。你當著這麼多老人的面
    攤牌,就等於把鄧小平逼上梁山了。他當時還要問大家:大家還有什
    麼問題儘管提呀。那時還能有什麼意見?都已經改好了。這時候陸定
    一首先發言:說我還有點意見。他建議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從
    文件中刪去,為什麼要留這一句話呢?他講完之後全場楞住了,沒有
    任何人吭聲,大家面面相覷。大概靜止了足有幾十秒鐘,突然有一個
    非常洪亮的聲音從前排響起來了,這個人是萬里。他說:我贊成陸定
    一同志的意見。應當把這句話從這個決定裡刪去。為什麼要反對資產
    階級自由化呢?難道有無產階級的自由化嗎?話音未落,全場掌聲雷
    動。哪兒呢?中央委員席位上掌聲雷動。中共黨內的鬥爭已經表面到
    會場上了。停頓了一會,首先發言的是彭真,接著是楊尚昆。彭真說,
    我不同意刪去這句話,這句話要保留。後來,鄧小平就說,反對資產
    階級自由化是我提出來的。這時,已經注定了胡耀邦的敗局。
    
    在我的印象中,除了一九八二年胡耀邦過多干預了趙紫陽主管的經濟
    工作以外,趙紫陽對胡耀邦的支持是一貫的。在處理八六年學潮的書
    記處會議上耀邦提出,現在學生在鬧事,這也並不可怕,進行現代化
    建設怎麼可能是風平浪靜的呢?怎麼可能沒有一點事件呢?怎麼可
    能沒有動亂?有點動亂不要緊,這完全是要考我們的、鍛煉我們的領
    導才能的時候。然後,趙紫陽接著講。他說,我完全同意耀邦同志的
    意見。我們要學會在中小動亂中管理國家。這是我聽到的中央領導講
    得最明確的一次!就是說:不要怕動亂;我們要學會在中小動亂中管
    理國家。當時我看到這個會議記錄,我感到中國有望,應該說為中國
    慶幸。但是第三天,風雲突變。我事後才知道這件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聽說當時(告訴我這個情節的人不是一般人,至少是出席會議的人)
    楊尚昆跑去對某人耳語了幾句。這個會臨到結束時,耀邦同志說:散
    會。這個人突然站起來說:等一等,我有幾句話要說。他說,到目前
    為止,我認為書記處對學潮這個事情還沒有深刻反省。我認為這一次
    學潮事件的發生不是偶然的,是中央長期以來不抓政治思想工作,放
    鬆了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導致的結果。
    
    大家原來以為這些話是不是鄧力群說的?或者是薄一波說的?都不
    是。是胡啟立!這就是為什麼胡啟立後來在耀邦去世以後感到那麼愧
    疚,跪在他的靈前;最後在戒嚴問題上棄權,投反對票。這是所有人
    都想不到的事情。
    
    過了幾天就在小平家裡開生活會,要免去胡耀邦的總書記職務。但是
    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捏估的?仍然是個謎。將來只有中共文件完全解
    密,我們才可能知道這背後的秘密。但是有一條,旨意是楊尚昆轉達
    的。楊尚昆在鄧小平面前說了什麼?怎麼去運作的,我們現在根本不
    清楚。
    
    當時事情事實上已經過去,學潮已經平息,而且中央書記處已經有這
    樣一個共識:要在中小動亂下管理國家。事情都過去了,為什麼還一
    定要免去總書記職務呢?就是不要讓他平安地兼任中央軍委主席,這
    一定是楊尚昆最需要看到的事情。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要在兩年內
    再發生一次這樣大的事情,可能很難。這個事情如果平安過去,胡耀
    邦還可能兼中央軍委主席和中顧委主任。這件事情,我估計可能陳雲
    也不願意看到。
    
    在胡啟立發言之後,鄧力群乘勝追擊,說不僅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這
    件事情,耀邦同志不堅持,紫陽同志也是不堅持的。紫陽同志保護了
    很多資產階級自由化份子,比如像嚴家其這樣的人,居然在他的政治
    改革辦公室裡還當了一個小組的副組長。小平同志就問紫陽:紫陽同
    志有這件事情嗎?紫陽同志說:我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是非常努力
    的,我堅持改革開放,也堅持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至於嚴家其同志,
    他是個非常好的同志,他絕對不是什麼資產階級自由化份子,他對黨
    忠心耿耿,在政治改革方面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堅持改革開放的,
    他沒有任何問題。如果說這是交鋒,這就是第一次的交鋒。小平同志
    說:那好,就這麼辦吧。
    
    在一個不民主的社會,躁動性的學潮不可能導致中央政權有多大的變
    動。如果要變動的話,他就要利用學生。毛澤東利用紅衛兵就是這個
    意思。他早就想幹掉劉少奇,只是找不到一個藉口。六四事件的起源,
    其中是兩個問題,一個必然中的偶然;第二個問題就是三個集團之間
    的互動和對抗。
    
    二、六四前的政治格局
    
    「十三大」過後,改革派與保守派和楊尚昆聯盟勝負各半。改革派勝
    了一半,是鄧小平終於半退了,沒有全退,軍委主席的職務還在鄧小
    平手裡,楊尚昆還有可能控制軍權。這也是楊尚昆和保守派勝的一半。
    而且這個會議上,中央顧問委員會保住了,因為鄧小平如果全退的話,
    中央顧問委員會可能馬上就撤銷了。因此,保守派還有一個發言的陣
    地和權力運作的空間。保守派負的一半,是他們在中央第一線的領導
    崗位上全線挫敗。因為當時內定的保守派人物胡喬木要兼任中央顧問
    委員會副主任,鄧力群要做中央政治局委員,但是在「十三大」會議
    上,中央委員他都沒被選上,差額選舉把他「差」掉了。又選舉一次,
    他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原內定他做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可是在顧
    問委員會選舉時他又被選掉了。所以說保守派在一線決策崗位上受到
    了挫敗。
    
    改革派也是勝負參半。趙紫陽仍然是個「兒皇帝」,他上面仍然有中
    央軍委主席鄧小平,還有中央顧問委員會、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就
    像古羅馬還有元老院一樣。而他在這次大會上想通過關於政治體制改
    革的決定,沒有通過,只在「十三大」報告裡寫了一些條款。這是改
    革派負的這一半。因此,「十三大」實際上並沒有終結這場權力鬥爭,
    只不過是給這場權力鬥爭做了一個幕間休息||由鄧小平退休開始
    發動的、到六四事件的兩幕戲的幕間休息,而且是下半場,接近高潮
    了。
    
    幕間休息以後,到了一九八八年春天,一些老同志到珠海去過春節,
    在那裡形成了一個反趙紫陽的「指揮部」。一九八八年的夏季,鄧小
    平同志再三強調要進行價格改革,當時中央政治局決定進行加強改
    革,發了政治局會議公報。此事導致了一場搶購。這件事情後,保守
    派和野心家們想爭取最高權力的這些人蠢蠢欲動,開始對趙紫陽全線
    反攻。反攻的第一個信號是李瑞環發動的。他在政治局會議上向趙紫
    陽首先發難,說現在就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價格改革是完全錯誤的。
    而且要批評、批判趙紫陽的「外向型經濟」的思想,批判兩個「大循
    環」的思想。接著王震(他當時是列席書記處會議)提出《河殤》的
    問題,因為當時趙紫陽當「代總書記」以後,《河殤》播放在電視上,
    他們就認為《河殤》是趙紫陽要和鄧小平爭奪天下,分庭抗禮。他們
    提出「到底誰是我們黨的領袖」的問題。王震的背後是鄧力群。他是
    「創作者」,王震是「表演者」。王震說:誰敢反對鄧小平?誰反對鄧
    小平,我就要他的狗頭。
    
    實際上從那時開始,他們的鬥爭策略已經改變了。他們開始挑撥趙紫
    陽和鄧小平之間的關係。因為大家知道鄧小平退休時提出了一個條
    件,說我半退是可以的,但是我推薦一個人來做中央軍委第一常務副
    主席,楊尚昆做常務副主席,我隨時把這個職務讓給他。那意思是說
    楊尚昆一定要隨時幹掉趙紫陽。有了鄧小平這句話,他們就等不到「十
    四大」了。因為鄧小平可能在「十四大」以前就把他的職務讓出來。
    
    一般這個權力鬥爭都是五年代表大會一次。因為有鄧小平這句話,這
    個權力鬥爭被提前了。一九八八年的春節,這些老人們,包括王震、
    薄一波這些老人在珠海具體商量怎麼搞掉趙紫陽的方案。這件事是日
    本記者先探聽到的。
    
    總之,在胡耀邦去世前,形勢可以歸納為三條:
    1、受到重創的保守派在重整旗鼓,並在尋找反攻的新的契機。
    2、趙紫陽和鄧小平之間已經出現嫌隙,主要是因為《河殤》的出現,
    
    加上一些人的挑撥離間。改革派之間最高領導層,出現分裂。就是實
    際的最高領導人和民意領導人||鄧小平是實際權力的掌握者,趙紫
    陽是民意權力的掌握者,這兩個人中出現縫隙,出現問題了。
    、楊尚昆成為鄧小平與中央之間的溝通和聯繫。
    
    這三條也可以概括為三句話:改革派試圖捲土重來;鄧趙之間出現縫
    隙;楊尚昆掌握了中央權力的主動權,掌握了槓杆。
    
    三、六四的性質
    
    我把「六四」定義為趙紫陽為代表的改革派與保守派聯盟之間的一場
    決戰。它的結果是全部都是失敗者,沒有一個勝利者。
    
    胡耀邦去世以後,對胡耀邦去世感到最內疚的是一九八九鬧過事的在
    校大學生。他們隱隱約約地感到,胡耀邦的去世與他們的鬧事有著某
    種說不清楚的連帶關係。胡耀邦去世以後他們受良心的呼喚,開始表
    達對鄧小平的不滿,同時表達對胡耀邦的哀悼和愧疚之心。他們大概
    只能看到鄧小平,因為鄧小平在最高位置上面,他們並不瞭解鄧小平
    是在什麼情況下做了這個動作||揮淚斬馬謖;他為了向保守派妥
    協||保守派的進攻非常強大,自己把他提起來又自己把他幹掉了,
    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學生們不知道這些事情 ...... 街上的標
    語越來越多,都是反鄧小平的。這正是楊尚昆燒三年高香都燒不來的
    局面。那恰好可以製造趙紫陽和鄧小平之間的進一步衝突。要不你進
    一步鎮壓,你如果不堅決鎮壓,就表示你趙紫陽有野心,也就是想搞
    倒鄧小平。因此,對待學生的態度,就成了一個對待鄧小平的態度問
    題。
    
    其實,學生「見好就收」最符合趙紫陽的利益,因為趙紫陽一直不主
    張鎮壓學生,他主張對學生懷柔。學生越鬧得兇,保守派就越高興。
    他坐山觀虎鬥。當時的利益結構就是這樣的。所以最不想讓學生退的
    就是楊尚昆,就是陳雲、薄一波、鄧穎超這一大批老人們。
    
    那麼怎麼樣讓學生們不退呢?很簡單的一個辦法,就是我告訴你,我
    要秋後算帳!因為一秋後算帳學生的分配就沒有去路了,所以他們一
    定要鬧。你要秋後算帳我能回去嗎?參加過這個活動的都知道,就是
    這個心理。而保守派決不可能說你這個運動是愛國的,我一定要把它
    定性為「動亂」;只要是「動亂」,我秋後就算你的帳。只要你定性為
    「動亂」,學生就不會善罷甘休。就這麼一個簡單的邏輯。當時的形
    式和利害關係就是這樣的。保守派是想坐山觀虎鬥,他們希望學生不
    要退場,希望鄧小平和趙紫陽鬥的越劇烈越好,那麼他就可能讓趙紫
    陽在「十四大」之前下台。
    
    保守派利用了學生,楊尚昆利用了保守派和學生、趙紫陽和鄧小平之
    間的衝突。他處於最有利的位置||既能溝通鄧小平、趙紫陽,還能
    溝通保守派。他有一個大家都有求於他的「身份」,他可以跟所有人
    說話,沒有人認為他是兩面三刀,因為他要扮演鄧小平的傳話人。他
    的位置使他可以做到一箭三雕:讓趙和鄧和保守派同歸於盡,自己做
    「太上皇」,控制軍權,找一個「兒皇帝」,他想重演鄧小平的故事。
    而且,他確實辦到了這一點,在其後的兩年內,他就是「太上皇」。
    
    但是趙紫陽畢竟在中國共產黨裡滾了這麼多年,他有他的政治謀略。
    他的謀略是什麼呢?以退為進,隔岸觀火。在學生鬧得最兇的時候,
    他去北朝鮮訪問。他效法的是一九六六年的毛澤東,學生開始鬧事的
    時候,毛澤東躲到杭州去了,讓鄧小平和劉少奇在北京處理事情,處
    理完了,八月份,他回來便把他們打翻在地。趙紫陽現在重演這樣一
    個故事。他臨走之前交代三條:第一,我走了以後不能召開中央常委
    會;第二,重大事情向我匯報;第三,由李鵬主持中央工作||他想
    把這個「禍水」重新引向李鵬。但是,楊尚昆比他還高明。趙紫陽前
    腳剛剛走,楊尚昆後腳立刻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常委會他沒開,
    他開的是政治局擴大會議!這個會議當晚結束後,楊尚昆就帶著李鵬、
    李錫銘和陳希同去見鄧小平,把這場運動描繪為一場瘋狂的反對鄧小
    平的運動。於是鄧發表了一篇殺氣騰騰的講話。這篇講話大家都知道,
    當時就在黨內公開傳達了。鄧小平的中心就是三句話:不怕流血;不
    怕罵娘;不怕制裁。對學生要採取最強硬的手段。根據鄧小平這個講
    話的調子,當天晚上胡啟立奉命主持起草了四月二十六日的《人民日
    報》社論,把這場學生運動,定義為反革命動亂。
    
    從此以後,趙紫陽和鄧小平就注定了失敗的命運。因為鄧小平講話傳
    達時,一點也沒有介紹背景資料。這篇講話是在什麼背景下說的?誰
    去匯報的?一句話都沒有。他同時也促進了楊家的滅亡的命運。因為
    他這樣做實際就是把鄧小平逼到了牆根,火山口,就把鄧小平變成了
    一個暴君。就是這場運動將來不論以什麼方式發展,其罪過都在鄧小
    平身上,因為有這篇講話。這叫一箭雙雕。趙紫陽回來以後,你要是
    講懷柔,就是直接與鄧小平的講話對抗,鄧小平已定性為反革命暴亂,
    你這不是與鄧小平對著幹嗎?趙紫陽不知道,以他的背景和功力,是
    不能跟毛澤東相比的,所以他不能玩那個謀略。他本來是想你們鎮壓
    完了之後,我來收拾。如果你們鎮壓了或你們非常嚴肅地處理了,我
    回來進行懷柔的處理,就我一個人對。但是,趙紫陽出的這個招,被
    楊尚昆以一個小小的動作就徹底的毀滅了。楊尚昆已經看穿了他的用
    意。
    
    鄧小平的講話以後,包括李鵬、楊尚昆這些人,唯一的擔心是學生堅
    持不住,會撤退。結果他們擔心的局面終於出現了。紫陽同志回來以
    後,在五月三日發表了講話,學生覺得這個講話很舒服,就回去了。
    但五月十三日中午,學生「絕食」出台了。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抉擇。
    思想是不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學生無法理解中共所做的事情,他
    們上街是因為何東昌在各大學演講:趙紫陽的講話只代表他個人。這
    個講話把學生刺激得坐不下來,沒辦法在學校裡讀書,他們要討個說
    法,要求承認他們不是動亂。
    
    從學潮開始,到學生上街絕食,所有的的事情都按照楊尚昆的意圖在
    發展。那時侯他已經成立了戒嚴指揮部。戒嚴指揮部剛成立的時候在
    中南海辦公,幾天以後搬走了。
    
    大家知道,一但動了軍事行動,對改革派無論怎麼進行清洗都不為過,
    因為已經流血了。如果不流血,那什麼事都好說。在這之前||鄧小
    平時代,他們沒抓多少人,最高的處罰就是開除黨籍,像方勵之、劉
    賓雁、王若望等,他們並沒有被投進監獄。投進監獄就是在「六四」,
    動了軍隊以後才開始的。衝突已經升級到軍事衝突,他們無論做出什
    麼人們都不會驚訝。現在老抓人,就是六四抓慣了,抓起來已經沒什
    麼了,那麼多的人我都抓了,現在我還不能抓嗎?
    
    但是,楊尚昆想當「太上皇」,也就為自己的滅亡種下了禍根。因為
    他做的這些都瞞不過鄧小平,只是鄧小平當時不敢和他動手。一方面,
    鄧小平不可能既打趙紫陽,又打楊尚昆,這樣的話他馬上會滅亡。楊
    尚昆不管倒向哪一邊,哪一邊的力量一定加強,所以鄧小平一定要穩
    住他。另一方面,楊尚昆軍權在手,對他動手必須小心謹慎。就像一
    個公司經理,你的衛隊長如果對你不忠心,你可能還要安撫他,因為
    他們隨時可能把你軟禁起來,一個電話就行了:小平同志,你不安全,
    我給你重新派一個警衛連,讓那些反革命不要進入你的家裡。從此以
    後你連電話也打不出去||你無法聯絡,他只要一個動作就足夠了。
    
    當然,鄧小平並不好「玩」。中共「十四大」前,楊尚昆兄弟莫名其
    妙地下台,可以被看成是他那次「玩」性發作的代價。他的失敗,只
    是比那次保守派與改革派「同歸於盡」的大火遲到兩年而已。
    
    四、六四的教訓和價值
    
    六四的第一個教訓,我認為是權力被「不規則壟斷」。
    
    在中國,不進行經濟和政治改革,社會會衰退,甚至會野蠻化。但如
    果只進行經濟改革不進行政治改革,社會就會動亂。社會動亂的根源
    不是民眾要求政治參與,而是少數人對社會政治權力的不規則壟斷。
    少數人壟斷權力,社會可以不動亂,比如中國的王朝時期,唐代可以
    繁榮四百年,權力是被壟斷。但是權力被少數人不規則的壟斷,權力
    的更換沒有程式,是通過權力鬥爭和陰謀的方式來解決,它就成了社
    會動亂的根源。我在《頭對著牆||大國的民主化》(台灣聯經出版
    公司出版)一書對中國的體制有一個分析,對中國民主化為什麼一百
    年沒有搞成也有一個分析。六四的教訓告訴我們,這種少數人不規則
    的壟斷不解除,中國的動亂就會永遠持續下去。對於政治參與的小鎮
    壓,會帶來小的反抗;大的鎮壓就會帶來大的反抗。在一九七八年的
    北京,一開始只是很小的思想方向座談會,然後才有北京大學的競選;
    你再鎮壓一下||清除精神污染,又批了十個人,如于光遠、胡績偉、
    郭羅基,結果就出現一九八六年的學潮;一九八六年的學潮被壓下去
    了,一九八九年又有了更大的學潮。這一次壓得更深,時間更長,反
    彈其結果難以預料。也可能比一九八九年更大,也只能更大,因為它
    壓得更久,積蓄得更深。而且不規則、當局的這種不理性超過鄧小平
    時代。
    
    第二個教訓是:僅僅是學生運動,不可能完成政治民主化的過程。學
    生是一種不穩定的、不自主的中間的政治組織。它是一種潛在的組織
    力量,但不構成一種完整的組織勢力。學生運動只是激發政治衝突的
    導火索,如果沒有中共政治力量的分化,沒有社會中間組織的發育,
    無論多少次學生運動都不可能把中國導向民主化。因為在世界上沒有
    一個國家是靠學生運動實現民主化的,即使是蘇聯,它靠的也不是學
    生運動,而是蘇共中央的分裂,是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的對抗、靠的
    是政治力量的分解,最後靠的是工人。在南韓,學生運動也非常多,
    但導致南韓實現民主化的決定力量,是社會自主力量的發展和南韓內
    部政治力量的衝突。
    
    在中國歷史上有一種對學生運動崇拜的心結。我認為對學生運動不應
    該崇拜。學生運動永遠都是一個催化劑和導火索。而且,它在黑暗的
    政治下容易被人利用,在一個有希望的政治下則可能成為政治民主運
    動的催化劑。我認為,對學生運動過度的崇拜和把學生運動看成是中
    國民主化的母親,是一個值得總結的教訓,不是經驗。第三個,「六
    四」的價值到底在什麼地方?我認為「六四」仍然是一場偉大的民主
    運動。其民眾的參與程度是有人類歷史上罕見的。它的偉大程度我有
    一比:它是東方的法國大革命。不能認為這個運動它一開始是學生發
    動的,就認為這個運動有任何被玷污的地方、它不是一個獨立的力量,
    它是非常純潔的。不能因為這個運動被這些陰謀家野心家所利用,就
    損害了這場運動的價值。這場運動可以看成是中國民眾第一次採取的
    一個集體行動,不在官方發動的採取的一個集體行動,它跟文化大革
    命完全不同(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發動的),而且宣佈了中國統治的
    不合法,終結了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它用街頭呼喊的形式,比投票要
    強烈得多。它用呼喊、用標語那個選票是非常巨大的,人人都能看得
    見,連衛星都能看得見那個選票,宣佈了中共統治的不合法性。
    
    這場運動的價值,可以與法國大革命等量齊觀。法國大革命宣佈了君
    主制度的滅亡;而「六四」則宣佈了共產主義僭主制度的滅亡。法國
    大革命以後,君主一個一個的倒台。而君主的統治比僭主的統治要文
    明的多,所以結束僭主制度比君主制度更加困難。這兩者之間的區別
    是:法國大革命首先砍掉了自己君主的腦袋,然後去砍別國君主的腦
    袋;中國的「六四」是別國君主腦袋先砍掉了,最後砍本國君主的腦
    袋。
    
    ············(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