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美国为何没有在越战中动用核武器
(博讯2004年12月19日)

杰森”小组的绝密报告

      在美国军方看来,核武器就是美国保证胜券在握的“撒手锏”,在朝鲜半岛受挫后,美国军方决定,在没有动用决定性力量(包括核武器)的情况下,不再实施地面战。因此,美国军方针对东亚和东南亚军事行动的作战计划都指望能够使用核武器。但随着1964年中国原子弹的成功爆炸,美国想对中国使用核武器的幻想破灭了。

       1966年春,随着越南战争的逐步升级,美国在越南战场越陷越深,为了及早结束越南战争,有人在五角大楼或国家安全委员会极力鼓动在越南或老挝使用战术核武器。 (博讯 boxun.com)

      与军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多数美国战略家、许多政治领导人和参加过“曼哈顿计划”的科学家都竭力反对使用核武器。

      “杰森”小组是五角大楼的顾问组织,这个小组成立于1959年,由大约40名科学家组成,每年夏季开会讨论与国防有关的问题。普林斯顿大学的弗里曼·戴森、芝加哥大学的罗伯特·戈莫和考特尼·赖特、伯克莱大学的斯蒂文·温伯格都是“杰森”小组的重要成员,当获悉五角大楼有可能在越南战场使用核武器的消息时,他们非常震惊。为阻止美国真的使用核武器,戴森等四位科学家决定起草一份研究报告,系统地阐述在越南战争中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影响以及可能带来的政治后果。

      这份研究报告并非应五角大楼的要求而写,也不是针对特定的核战争计划。直至今日,戴森也没有证据证明美国确实曾认真考虑过在越南使用核武器,但是,戴森说:“不管这是个玩笑还是认真的,我们都别无选择。

      温伯格回忆说:“我认为,如果使用核武器,越南战争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它的破坏性更强。核武器的使用将留下极其严重的后遗症,核武器也将失去威慑作用。使用核武器对战争毫无益处,相反,这将使我们在越南的基地面临核攻击的危险。军方的态度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并没有基于理性的分析。所以,我们决定写一份研究报告,对此进行详细分析。”


军事上障碍重重,得不偿失

      在征得国防部对这个研究课题的同意之后,经过数月的研究论证,一份题为“东南亚的战术核武器”的55页绝密报告终于完成。报告对核武器的“战术运用”进行了严格的定义,限定在仅针对地面战区范围内的军事目标,同时要尽可能地避免平民伤亡。为何要进行这样的定义,报告的起草者称,这样定义的目的是“尽可能地从军事角度进行分析,避免涉及政治或道德标准。”

      戈莫认为,即便是从军事角度,使用核武器的观点也是站不住脚的。越共运用的是游击战术,兵力非常分散,而美军为了便于防御,防线被最大限度地缩小,因而兵力往往集中。因此,最容易受到小型核武器攻击的不是越共的军队,而恰恰是美军。

      研究报告强调了使用战术核武器面临的重重障碍,包括确定目标方位的困难。而且,即使存在适合进行核打击的合适目标,核武器也未必能影响敌人的作战行动。

      研究报告重点阐述了适合实施核打击的敌人目标的类型,以及对敌人地面作战可能造成的影响。报告列举了大量适合使用战术核武器的目标,包括桥梁、机场、导弹发射场等。机场是战术核武器的理想打击目标,因为如果用常规弹药炸毁一个机场,成本极高。如果使用战术核武器,越南北方仅存的10个尚能用于作战的机场将全部报废。其他可能的目标还包括主力部队兵力集结区域、坑道系统和越共在南越的基地。如果掌握了越共基地的准确方位,使用战术核武器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尤其是在突袭的情况下。但研究报告在结论部分中强调调虎离山,在南越使用战术核武器虽有一定积极作用,但决不会对战争结局产生任何决定性影响,其作用也就相当于增强B-52轰炸机的轰炸强度。例如,要想阻断胡志明小道这样的补给线需要每年投入3000枚战术核武器。更为严峻的问题是,美军可能容易受到敌人的反击。对游击队首先使用核武器无异于开了先河,这可能会导致游击队也将使用战术核武器攻击美军目标。

      研究报告还指出,在现实战争中,几乎很难找到真正特别适合使用战术核武器的目标。只有当敌人的大规模兵力被阻击在某一集中地域内时,使用战术核武器才可能产生效果。只要敌人以分散的小股兵力依靠森林的掩护实施运动战,战术核武器就无用武之地。在开阔地段,使用常规弹药的费效比要优于使用战术核武器。使用战术核武器的确可以摧毁越共在南越的基地,但这将依赖地面侦察部队获取敌人基地的准确方位以及大量的弹药。战术核武器当然能通过炸断树木来切断补给线,但清除道路上的断木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最后,利用地面发射的战术核武器所造成的放射性微尘来切断敌人交通线的效果也不尽如人意,因为这种方式只能在短期内阻断敌人的通行,并且可能危及300公里外的平民的安全。此外,美国军方以及其他一些研究机构的研究结果也表明,要想准确地获得敌人兵力的方位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研究报告的后半部分分析了美军在对付敌人实施的战术核打击时的脆弱性。当然,前提是美军对敌人首先使用了战术核武器,而苏联或中国决定向越共提供类似的战术核武器。美军在南越的基地、港口和活动区域都很容易受到苏联轰炸机的轰炸和越共游击队的渗透,这些目标将很可能成为实施报复性核打击的对象。实际上,越共的部队规模小,灵活机动,营地又极其隐蔽难以发现,相比之下,如果受到战术核打击,美军的损失将更为惨重。另外,报告还强调要考虑到使用战术核武器的长远影响,一旦开了先例,局面很难收拾,世界各地的游击队都将有可能使用战术核武器。

      总之,报告认为,在东南亚单方面使用战术核武器并不能使美国获得任何军事上的决定性优势,相反,如果敌人使用战术核武器进行反击的话,这将使美军在军事上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


政治后果严峻,影响恶劣

      研究报告在一开始就本报告是一份纯技术性分析报告。尽管如此,报告还是对使用核武器可能导致的政治后果进行了分析。报告认为,使用战术核武器可能导致的政治后果就是战争进一步升级。报告的作者称:“使用战术核武器的最终结果无法预料,我们认为可能会引发全面战争。”更为重要的是,即使敌人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报复性还击,美国在越南首先使用战术核武器的事实将导致影响深远的严重后果:“最重要的后果可能就是跨越了核门槛。正如逐步升级理论家赫尔曼·康恩所指出的,避免使用核武器一般被认为是政治上和心理上的门槛,一旦跨越了这个门槛,限制核武器的扩散与滥用的屏障将受到严重破坏。即使使用战术核武器没有增加爆发战略性全面战争的可能性,这种做法也将最终对美国不利。”

      不管越南民族解放阵线或它的幕后支持者是否会使用战术核武器,从世界舆论的角度,尤其是从美国盟友的角度,首先使用战术核武器将造成极端不利的局面。在亚洲,除泰国和老挝外,各国必将谴责美国使用战术核武器,甚至可能导致美日同盟条约的废除。美国也无法向国内舆论交代。

      简而言之,美国首先使用战术核武器的政治影响将是极其恶劣的,也将极具灾难性。因此,单纯从军事角度考虑,即便获得敌人方位的问题得到解决,要想发挥战术核武器的效能就必须频繁使用大量的核武器,而此举导致的政治成本将超过军事上所取得的优势。一旦首先使用战术核武器,就得考虑到游击队可能实施报复性核打击,而全球的核武器也有可能落到游击队手中,到那时,谁还会坚决支持首先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做法呢?


绝密报告还有现实意义吗?

      在当今形势下,研究报告在对付像基地组织这样的恐怖组织方面还有现实意义吗?戴森认为,“我们的报告对未来美国可能参加的任何一场战争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我们报告的一个主要结论就是,我们的目标要比敌人的目标更适合实施战术核打击,尤其是在对付恐怖组织时尤为如此。”

      越战期间“杰森”小组的研究报告在两个方面对当今形势仍有积极的借鉴意义:首先,伊拉克与朝鲜问题与当年的越南问题有相似之处,美国必须考虑到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可能会向愿意对美国实施全国性恐怖活动的非国家组织提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其次,“杰森”小组承认,如果美国首先使用核武器,一些支持反美组织的国家将毫无顾忌地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国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做法将激怒一些反美国家或组织,也将导致它们竭力寻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了对抗美国或显示其核力量,一些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将有可能向一些反美国家或组织提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旦反美国家或组织获得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它们就取得了对美国的军事优势,因为美国在全球的军事存在要比反美国家或组织的目标更适合实施核打击。

      当年“杰森”小组是为了论证在越南战场实施战术核打击的可行性而起草了这份报告,时至今日,报告的观点依然有其积极意义——对反美国家或组织及其支持国家使用核武器是一个极其糟糕的想法。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将会导致使用核武器的合法化,最终将对战场上的美军构成真正的威胁。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