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富农男毛泽东与地主女贺子珍的婚恋由来
(博讯2004年6月17日)
    毛泽东更多文章请看毛泽东专栏

     中华儿女/罗霄山脉东翼的江西永新县南部万洋山区,有个村庄名黄竹岭。贺子珍祖籍就在这个村子里。 (博讯 boxun.com)

      据说,贺家的祖辈是几代不衰的望族,拥有许多田产、山林和房屋。贺子珍的父亲贺焕文,自小读书,因为家中有钱,清末捐了个举人,当上了临近的安福县县长。贺焕文老实忠厚,耿直清廉,不谙官道,结果丢了官帽。他便在永新县城南门附近租了一爿店面,开了家“海天春”茶馆,兼带接待客商住宿,并卖小杂货,日子倒也马马虎虎过得下去。

      贺焕文妻子温吐秀(亦写作文杜秀),是广东梅县人,识文断字,又长得秀丽,道地的大家闺秀,很有人缘。

      家道中落的贺焕文,财气不旺人气旺,一连生了5个孩子:大儿子贺敏学,大女儿贺子珍,二女儿贺怡,二儿子贺敏仁,小女儿贺先圆。

      贺敏学生于1904年。焕文给儿子取名“敏学”,希望儿子好好念书,为贺家延续书香。谁知贺敏学生来顽皮好动,读书长进不大,却拜师习武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养成了豪爽耿直、嫉恶如仇的性格。他在学校读书时带头闹学潮,曾被学校开除过。他与后来成为井冈山“山大王”之一的袁文才是同窗,两人结成了好友。

      贺子珍生于1909年,比大哥贺敏学小5岁。因生于9月桂花飘香,花好月圆之时,母亲给她取名为“桂圆”。漂亮母亲的基因遗传到她的身上,加上青山秀水的滋养,桂圆越长越俊俏,成了“永新一枝花”。

      贺怡比贺子珍小两岁,生于1911年,母亲给她取名“银圆”。银圆也同样出落得非常水灵,人见人爱。

      贺焕文重男轻女,不让桂圆和银圆读书。老夫子请了一位私塾先生到家来给宝贝儿子教书。贺敏学调皮捣蛋,不认真听讲,桂圆和银圆躲在门外偷听,却学到了不少知识。“五四”运动以后,永新县和其他地方一样,开始兴办新学。贺焕文把桂圆和银圆送到教会开办的学校女部插班读书。桂圆在校给自己起了一个学名贺自珍,勉励自己自珍自爱,银圆也为自己取了个学名贺懿。后来,她们又分别把名字改为贺子珍和贺怡,为的是简便好写。她们的兄长贺敏学,也上了县城的学校,贺子珍读到了中学,积极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十分活跃,引人注目。

      这时,在省城读书的一批进步青年回到永新,传播马列主义。贺氏三兄妹都积极与这些进步青年接触,参加他们组织的各种活动,成为积极分子。1927年3月,贺氏三兄妹都被批准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5月,在永新县城成立中共永新临时县委,贺氏三兄妹都是临时县委委员。贺子珍担任了临时县委妇女部长,贺怡担任妇女部副部长,贺敏学担任临时县委青年部长。一个月后,贺子珍又调任中共吉安地委妇委主任兼任永新县委妇女部长。

      1927年6月中旬,永新县城的国民党右派头子周继颐勾结地主和土匪,对革命组织进行疯狂反扑,将县城80多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关进监狱,还杀害了一批共产党人。贺子珍的哥哥贺敏学也被抓入狱。贺怡和父母一起躲在柴堆里,才避过这一难。第二天,他们混在人群中逃出永新城,到吉安附近的清源山一位出家的亲戚处隐蔽。贺焕文在庙里当了斋公。

      贺子珍此时正在吉安。在商议对策的会议上,这位见识不凡的姑娘勇敢地提出,临近的宁冈县农民自卫军头领、共产党员袁文才是贺敏学的同窗好友。茨坪还有王佐的农民自卫军。他们的力量都很大,只要去和他们联络,再联络莲花、安福两县的农军,他们不会见死不救。4县农军共同攻打永新县城,一定能攻进城内,打开监狱,救出被捕的同志。大家都认为这个办法好,当即作了布置,分头行动。1927年7月18日,永新、宁冈、莲花、安福4县农军汇合在一起,果然一举攻下永新城,所有被捕的同志都被救出。大家听说这次胜利是贺子珍出的好主意,无不称赞她有智谋。贺敏学得知此事,也对妹妹刮目相看。

      永新的反动派不甘失败,纠集临近几县的反动势力对农军进行反扑。为保存力量,农军决定退出县城,撤回各县。贺敏学本来就与袁文才是好友,他干脆带领永新一部分农军跟着袁文才、王佐退往宁冈。贺子珍也就跟着大哥上了井冈山。

      “让毛泽东做井冈山的女婿”

      1927年9月9日,毛泽东领导发动了湘赣边界农军起义。起义失败后,毛泽东率领起义军沿湘赣边界向湘南进军。行至江西莲花,毛泽东得知罗霄山脉中段的永新、宁冈两县有共产党领导的农民自卫军,便率队直奔永新三湾,希望能在那里找到落脚点。

      袁文才、贺敏学搞不清这支部队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不敢贸然行事,却又急于摸清情况。贺子珍自告奋勇前往三湾侦察。她化装成回娘家的小媳妇,进入三湾村,问清了村里来的军队就是毛委员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还撕回了两张起义军张贴的标语。袁文才、贺敏学喜出望外,决定立即派人前往三湾联系,迎接起义队伍上山。

      毛泽东正在四处打听农民自卫军的消息,想不到农民自卫军的联络代表却找上门来,带来了袁文才欢迎起义军到茅坪去的口信。第二天,毛泽东便带着起义队伍来到了茅坪,受到袁文才、贺敏学等人的热烈欢迎。起义军终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立足点。

      经过一番考察,毛泽东决定就在以宁冈为中心的罗霄山脉中段建立根据地,并决心将袁文才、王佐领导的农民自卫军改造成真正的工农革命军。

      袁文才早就是共产党员。他欢迎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命军上山,就是希望能得到共产党和毛泽东的领导,发展农民自卫军。听到毛泽东要派人帮助改造自卫军,他当然非常高兴。以井冈山茨坪为大本营的王佐则不同了。他这个农民自卫军首领虽然专与土豪劣绅们作对,也同情革命,但他还不是共产党员。听说毛泽东要派人前来改造他的队伍,担心工农革命军要吃掉他,还担心工农革命军在井冈山呆不长久,将来自己吃亏。这天,他特意来到宁冈茅坪,找自己的老庚袁文才商量主意。

      袁文才对王佐作了一番开导,使王佐的顾虑消除了许多。说到毛泽东的队伍能不能在井冈山久留,两人谁也没有把握。袁文才毕竟久居江湖,深沉老练,思谋良久,开口说道:“要让老毛久居井冈,只有把他拴住。”

      王佐一听,连忙问道:“怎么个拴法?”

      袁文才道:“设法让他做我们井冈山的女婿。”

      王佐听了,一拍大腿:“老庚,你这个主意好!”可转眼一想,他又顾虑道:“听说老毛在湖南已有妻小,这事使得么?”袁文才说这有什么使不得,这年头出门在外,多讨一个婆娘有什么关系?王佐想想也是,问:“那你说叫谁嫁给他好?”

      袁文才哈哈一笑:“贺敏学的妹妹贺子珍不是顶般配吗?”

      王佐想想眼睛一亮:“对呀!让他们结成一对,郎才女貌,蛮好的嘛!”

      两人当即商定,先和贺敏学、贺子珍商量,如果他们兄妹同意,就和老毛挑明这件事。

      贺敏学是个爽快人,知道这件婚事对大家都有好处,再说毛泽东确实不凡,于是满口答应做妹妹的工作。

      贺子珍在一年前就读过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知道毛泽东是我们党内有名的“农运王”,崇敬已久。前些时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来到茅坪,她也在欢迎的人群之列,袁文才还特意将她向毛泽东作了介绍。毛泽东看到她时,表现出十分惊讶的样子,笑道:“哎呀,我还以为是哪个大王的压寨夫人呢。想不到在这深山里还有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共产党员。不简单!”说得她满脸绯红,很不好意思。她也下意识地看了看毛泽东,见他虽然衣衫破旧,脸庞瘦削,满头长发乱蓬蓬的,两眼却炯炯有神,谈笑和蔼可亲,不失青春风采,崇敬之外又增添了几分亲近之感。可她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提亲要自己嫁给他,现在袁文才、王佐大哥和自己的亲兄长都极力主张这门婚事,她不禁怦然心动,却又默不作声,报以少女特有的羞涩。

      几天后,袁文才果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向毛泽东讲了这件事。毛泽东以为袁文才只是说说而已,没把它放在心上。过了大概半个多月,袁文才又向他提起这件事。毛泽东这才认真起来,连忙推辞,说自己在湖南早有妻子儿女,这事使不得。袁文才劝说道,这有什么关系?还说贺子珍已经去了茨坪王佐处,估计王佐已经给贺子珍说了这件事。当真,不久后毛泽东去茨坪了解王佐的农民自卫军整编情况,王佐热情邀请他和何长工去家中吃饭。席间,王佐果然又说到这事,毛泽东还是婉言拒绝。与袁文才一样,王佐又劝说了一番,态度热情坚决,看样子是非成全此事不可。

      这可给毛泽东出了一道难题。他明白,袁、王一再提及此事,其用意不言自明。要是自己不答应,那一定会使袁、王对自己、对共产党和工农革命军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信任产生动摇,这将对建立革命根据地十分不利;要是答应吧,自己怎么对得起远在家乡的开慧母子啊!对贺子珍这个姑娘他是没什么挑剔的,虽然接触还不多,但凭直觉,他已发现她品貌出众,性格活泼。他为工农革命军中能有这样一位巾帼女杰而感到高兴。至于别的想法,他倒一点也没有。现在袁、王突兀提出婚姻一事,倒是挑动了他那根敏感的神经。

      毛泽东左右为难,袁文才、王佐却在等待着毛泽东表态,毛泽东决定先拖一拖再说。

      1927年11月下旬,毛泽东主持召开宁冈、永新、莲花3县党的联席会议,讨论建立根据地的问题。会后,他考虑到前委工作量增大,很需要有个人帮帮忙。他听说贺子珍上过中学,写得一手好看的毛笔字,便点名要她到前委来工作。

      贺子珍就这样来到了毛泽东身边。

      不久,毛泽东为找个僻静的地方整理所作的宁冈调查和永新调查,带着贺子珍和几名警卫战士,来到茅坪东面的象山古庵,住了10多天时间。接触得多了,相互间了解自然加深。毛泽东开始觉得面前的这位姑娘确实可爱,贺子珍也除却了原有的羞涩,对毛泽东由崇敬到亲近到爱慕,向毛泽东敞开了她那少女的心扉。随着接触增多,了解不断加深,爱情的火焰燃烧得越来越旺,加上袁文才、王佐两位大媒的催促,1928年5月下旬,毛泽东终于做了井冈山的女婿。他和贺子珍请来袁文才、王佐、龙超清等10余人,在象山古庵举行了简朴的婚礼。

      这就是毛泽东和贺子珍婚姻的由来。过去有些人,特别是国外有些人对毛泽东与贺子珍的结合说三道四。其实,在当年那种特定历史环境下,这种结合有什么可指责的?要说,毛泽东和贺子珍共同作出这种选择,是他们为顾全革命大局作出的一种伟大牺牲。这是值得崇敬的。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