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中共高级领导人之下台揭秘:高岗的垮台
(博讯2004年6月11日)
温相/高饶事件是一个比较能说明毛泽东权谋术的经典范例,而这起事件虽然发生在建国初期,然而暴露出的矛盾和问题一直延续到多年之后的文革和庐山,它留下的经验教训的总结也是党史研究者异常重视的部分。 (博讯 boxun.com)

高岗和饶漱石本来并不是一个系统上来的,他们因为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分别受到毛泽东的看重,特别是“五马进京”之后,由于工作和毛泽东的统一部署的原因使得他们越走越近,以致于成为所谓的“联盟”。毛泽东进入陕北之后,并没有完全取得中央的最大的控制力,在洛川会议前后表现的尤为明显,所以,其时高岗、康生等人的投靠便显得弥足珍贵,这自然也是他们后来得势的来由之一。毛泽东在陕北积极培养高岗的地方势力,而在中央依靠逐步紧跟的刘少奇、任弼时、康生、陈云、彭真等人终于在延安整风之后取得了最后的决定权,确立了毛泽东作为我党第一代领导集体不可争议的核心。所以,在一九四五年的七届一中全会上,以上诸人都得以当选由十三人组成了.....委员,其中高岗、彭真、康生几个人在五届之前的党内还是知者甚少的远离核心圈的“小人物”(康生比其他二人名气还算大些,因为和王明的关系)。

     抗日战争结束后,毛泽东先后派遣彭真、高岗、陈云、张闻天、李富春、林彪等多人去东北完成战略大转移,张闻天的派出是远窜,而高岗则是亲任,东北后期,高岗任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一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1949年前后,高岗任..中央东北局书记、东北人民政府主席、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全权负责东北地区的工作,成为显赫一时的“东北王”,身边的所谓五虎上将者如张明远、张秀山、马洪、郭峰、赵德尊等人也是特为风光。高岗当时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声气最广,诸侯中,他和彭德怀一直共事,在东野他和林彪的配合又是最好的,而中南局刚刚掌权的陶铸原本就是高岗的间接属下。毛泽东看中高岗并且把他推到前台来也自然不是随便考虑的了。

     毛泽东在任弼时死后,依照惯例递增陈云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实为常委),在毛泽东看来,陈云明显“软”一些,所以,毛泽东有意把高岗提上来排在彭真的前面,稍后也有进一步上升到陈云之前,补上任弼时的缺分。高岗尽管坐拥东北,但是,他在党内的资历比较浅,不要说和周恩来、朱德相比,就是和彭真、陈云、李先念等人相比也有不如的地方,说起来不过是程子华、徐海东一流的人物而已,所以,这也是被毛泽东看好的原因之一。惟其资历尚浅,必须借助于毛泽东这颗大树的照应。特别是对待刘少奇在一九四九年五月间的天津讲话的态度上,毛泽东和高岗产生了思想上的共鸣,毛泽东自始至终不认为资产阶级是可以和平接收的,而且在晋绥土改的问题上毛泽东对刘少奇遗憾未消,高岗从中策应,二人自然一拍即合。

     五马进京于他人都是调任,而于高岗和小平则是重用。高岗进京之后出任中央人民政府计划委员会主席并兼东北行政委员会主席。这里的计划委员会是仿照苏联的模式建立的直接隶属于中央人民政府主席之下的一个极为关键的部门,它和当时的政务院是平级单位,也就是说高岗以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的身份开始分化一部分本来属于周恩来的权力了,这是标志着高大用的开端。

     下面再来看看饶漱石,饶漱石一直以来被视作是刘少奇提拔的亲信,这是一个误传,其实,饶漱石虽然也是工 运干部出身,并且在北满期间和刘少奇有过相识,然而,他的真正见用恰恰是身为东南局副书记时对项英的密告得以上达天听,使得毛泽东对他刮目相看,以后,刘少奇主持华中局和新四军的工作,饶漱石知道刘少奇是毛泽东派到华中的代表,自然曲意逢迎、百依百顺,从而获得了刘少奇很好的观感,刘少奇在给中央发电时专门提到:“小姚(饶漱石化名)亦好。”刘少奇北上之后,按照毛泽东的意思留饶漱石掌管新四军大权,其时,毛泽东通过刘少奇整顿新四军收为中央所用,费尽心力自不足为外人道,何以能够轻易假手于人?刘少奇适时新进,羽翼未丰,何以能够推荐这么大的人选出来?唯一的理由就是饶漱石早已“简在帝心”了,这就是陈毅在黄花塘之所以落败的真正原因,而陈毅在延安时,毛泽东并不说破此事的原委,只说:此事和少奇有关,暂且放一放。予人的印象似乎是刘少奇大力奖掖饶漱石所致,而陈毅多年之后于此还有此类的议论,直到二月逆流时仍作如是想,可见毛的手段之高。不独陈毅,饶漱石被批斗时很多人都提到饶漱石“忘恩负义”即指负于刘少奇,然则毛泽东从未对此发表意见,除少数人如陈云、小平、彭真等知其内里外,即便当事人刘少奇也一直困惑何以饶漱石对他那么“绝情翻脸”呢?而在饶漱石则一贯只知有毛泽东而不知有其他。

     高饶事件出来之后,毛泽东反问陈毅:“饶漱石说你不好,华东局的事情还是他自己兼着好一些。”照例大军区司令员兼任大区军政委员会主席,饶漱石以华东局同志不同意陈毅出来主持华东军政委员会为由,请自行兼任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毛泽东批准,此刻,毛泽东问及陈毅,陈毅只说是退让,毛泽东就此还发了一番议论:“谦逊固然很好,可也要分清对象,而且也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好的。野心家就不让。让给他就使党受损失。”至于是否是饶漱石欺骗了毛泽东至今也已然无从稽考了。不过,在陈毅看来则是饶漱石背着毛泽东和中央再次搞的小动作。而在毛泽东则再次搬当年整理新四军以陈毅对抗项英的故智只不过对象换成了饶漱石而已。其后,毛泽东嘱咐陈毅找剑英、富春、董老等人谈谈,把饶漱石的问题谈开来。陈毅此后还衔命找了彭德怀表达毛泽东的意见,借以“挽救彭德怀”其效果自然再好有。毛泽东的政治手腕的炉火纯青自不作第二人想。

     饶漱石进京所接替的中央组织部部长的职务原本是彭真的“禁脔”也是刘少奇系统的关键所在,如果不是毛泽东亲自点名彭真何以能够顺利让出位置来?而毛之所以调任饶漱石来,其目的也很明显那就是对着刘少奇的,只不过刘少奇一直还以为饶漱石是当年小姚亦好的华中局副书记呢。殊不知,这些都已经被毛泽东暗中牢牢的控制了。

     刘少奇在建国之后,随着时间的积累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半独立的系统,和高岗五虎上将相对应的,刘少奇也有“四大金刚”,那就是彭真、薄一波、安子文、林枫。(“四大金刚”一说是饶漱石叫出来的,一时传诵)彭真、林枫、安子文都是顺直省委的老人,薄一波在1947年就作为刘少奇新组建的扩大了的华北局的副手,这就是后来被四人帮称之为“华北山头”的开始。其中,彭真一直主管中组部和中央党校,主抓干部和训练,是当初刘少奇之于毛泽东那样的重要角色,而薄一波以中财委副主任兼财长等于半个陈云,安子文居中联络,以中组部常务副部长身份兼任人事部部长,是刘少奇的“管家”一流的人物。江青后来说安子文是刘少奇的“二掌柜”的,安子文在顺直省委期间就开始追随刘少奇,1943年在延安任..中央党校第二部副主任,1945年即被提升为中组部副部长,主持部务工作,兼任..中央党校教育长,1947年3月撤出延安后去华北任..中央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中央工委书记为刘少奇)。再者,安子文和刘少奇的私人关系是其他人比不了的,后来刘少奇和毛泽东冲突,安子文从中调停,深为毛泽东不满,用江青的话说:“安子文算老几?也敢做主席的‘和事老’”由此可见,安子文之于刘少奇的作用。林枫在高岗调任北京工作前夕任..中央东北局第一副书记。1953年1月任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后兼东北军区副政委,被高岗视作刘少奇安在他身边的“定时炸弹”,从后来高饶事件发生后,林枫很快的在1954年4月调任..中央副秘书长、国务院文教办公室主任,成为小平的副手。而东北局其他主要负责人如张秀山等人接连被黜,相形之下,不言而喻。

     众所周知,高饶事件的开场戏是1952年底的《新税法》的公布,刘少奇从来就有和平建国的思想,一度被毛泽东视为“右倾”而周恩来也主张发展经济,本来延安整风的对头如今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变得相近,在毛泽东看来大有“合而谋我”的感觉,特别是刘少奇的渐渐坐大更为毛泽东所担心,因而借口新税法是“有利于资本主义,不利于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思想的总暴露”也是政务院脱离党组织领导下出现的错误思想的“一种倾向”,对周恩来的分工做了进一步的削弱,以薄一波为切入口,开始布置对刘少奇的打击。毛泽东曾经对高岗说过:“中国革命大而言之全国,小而言之陕北,都有一个圈圈,井冈山是红军的圈圈,陕北是八路军的圈圈,我们靠着这两个圈圈赢得了革命的胜利,现在有人又说还有一个圈圈,那就是白区的圈圈,是红区和白区两个圈圈,制造思想上的混乱,不可不察。”这段著名的讲话成为当时打击刘少奇和周恩来的主基调,被高岗多次引用,他指责刘少奇搞白区圈圈压红区圈圈,说周恩来搞政府摊摊压党中央的摊摊。左手打刘少奇,右手打周恩来,高岗如此的肆无忌惮的同时打击党内第二号、第三号人物,如果没有最高的允许是很难想象的。杨尚昆和薄一波晚年的回忆录中一律回避毛泽东那个圈圈的讲话多次说不是毛泽东说的,是高岗的造谣,一再的否认反而给人以更多的猜想。

     毛泽东曾经在1953年说过建议把中央的工作分为一二线,以四年之后毛泽东反右、大跃进的“乘风破浪”的雄浑气魄可见毛泽东并无归隐的意图,用他自己的活说:“中央一线不要就那么几个同志,土地太板结了就不好,要参点沙子进来。”目的就是换马,只不过他分别找了刘少奇和高岗两个人谈了,刘少奇自然不得要领,所以才有安子文拟就的中央“组阁名单事件”的出现,而这一事件出现后,彭德怀、林彪、陶铸等人出于各自不同的目的都和高岗有所联络,并且一度都非常赞同高的意见,显然,高所传达的意思一定是大有来头的,否则以林彪的取巧和精明怎么会轻易堕入觳中呢?

     高岗异常得意,一面布置饶漱石在中组部开会批判安子文,借以打击刘少奇,一面请人出面调查安子文、刘澜涛、薄一波、彭真出狱自首的历史问题,一面开始暗中窜联彭德怀、陈正人、李富春、陶铸、林彪等人,给他们灌输刘少奇不行了,主席看不上他了的言论,根据后来李富春、陈正人的揭发,高岗说:“少奇在1947年就开始犯了错误,主席一直容忍他,他在一线主持中央工作不行,太右了,将来中央开会,你们都要说话,少奇打击排挤你们这些人啊,富春早就是副秘书长了吗,现在还只是部长,正人同志也是井冈山下来的嘛,还不如叛变的(指的是彭真等人),不平则鸣嘛。”高岗后来专门找到养病的陈云和邓小平谈及中央副主席的人选,明确说周恩来不行,总理也要换人,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指的是陈云一个,高岗一个),陈云立刻给毛泽东打电话汇报此事,小平则把此事形成材料交给毛泽东,有当时的记录为证。此刻因为财经会议上薄一波两次检讨不过关,被迫出面去找毛泽东请辞,周恩来主动检讨新税法的错误的报告也送到了毛泽东那里,而康生在病中揭发饶漱石背着中央调查安子文等人的历史问题是别有用心的。毛泽东发现高岗、饶漱石已经背离了他的指示,表示震惊。

     高岗还不知道这时的形势,他在中央会议上说:“军队是党的命根子,没有人民的军队就没有人民的一切,这是毛主席说的,党是领导军队的党,不是在城市做老爷的党,那个白区的小圈圈是不可能夺取革命的胜利的,还是要依靠人民解放军嘛,中南和西北的同志也是这么看的。”彭德怀和林彪还做了附和的讲话。毛泽东知道以后,把陈云和邓小平找来,谈了几大要点,这也就是后来七届四中全会上《增强党的团结》的主要内容所在。毛泽东之所以找陈云、小平,目的在于培植小平的势力,然则以陈云这个中间人物作陪衬以陈云的资历和位置益显小平的力度所在。

     陈云、邓小平被毛泽东嘱咐不要以毛泽东的口吻说话,而代之以他们自己,而小平一旦讲完党目前还是要以团结为主、消除分裂,陈云一旦讲完张国焘式的人物出现的背景之后,毛泽东立刻予以响应,批示:“盼照陈云、小平同志的意见为主,另请少奇、老总、恩来酌定。”小平的声望就此而起。1953年12.24日.....召开扩大会议,毛泽东再度重复了陈云和邓小平的意见是正确的以外,开始对高饶定了调子,他说:“我现在感觉,北京城里有两个司令部:一个司令部就是我们这些人的,包括少奇、恩来、老总、陈云、小平等人在内的这个司令部刮阳风、烧阳火;第二个司令部呢,就是那么几个人组织的,就叫地下司令部,也刮一种风,烧一种火,叫刮阴风,烧阴火。这两个司令部现在是颐年堂门可罗雀,东交民巷车水马龙。我在北京,还没死,饶漱石有事不找我,找其他人,有事不请示中央,请示有的人,什么圈圈、摊摊的,什么自首叛变的,乱了阵脚,唯恐天下不乱,唯恐乱的不彻底,想乱中夺权,想浑水摸鱼。”(引自《毛泽东在.....讲话摘要-(1951年-1955年)》第13页)虽然没有点高岗的名字,但是,大家都知道了是说他,形势急转直下,高饶开始走下坡路了。

     随后毛泽东表示:“要按照七大的路线来,不要单独搞一个路线出来,要团结,不要分裂,少奇还是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这点不能动摇,他有错误要检讨,但是不能动辄就要人下台,有事不找中央,不找我,就那么几个人叽叽喳喳的,不好嘛。”他让刘少奇主持开一个会把问题谈清楚,而他自己则南下杭州休假。1954年2月,中央召开七届四中全会,通过《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毛泽东并没有参加,刘少奇做了检讨的同时开始整顿旗鼓指责高饶了,高岗给毛泽东去信要求到杭州见面,毛泽东不同意并把高的信发给政治局。邓小平在会议上指出高饶有野心,少奇同志的天津讲话并不见得都是错的,左的东西要遏制,这在当时于刘少奇大有“深获我心”的感觉,这也是刘邓合作的开端。陈云重复了张国焘事件,暗指高岗就是分裂中央的阴谋家。周恩来则声色俱厉的说:“高岗同志至今没有对自己的错误有足够、清醒的认识,把主席的讲话,政治局的意见都当作耳边风,我认为他这样做只会越滑越远。”中央根据几位领导人的讲话整理之后请示毛泽东同意给高饶展开“同志式的帮助和批评”。1954年2月15日开始到25日截止,周恩来主持高岗问题座谈会,邓小平、陈毅、谭震林主持饶漱石问题座谈会,会前中央书记处通知一律不称呼高岗、饶漱石为同志,展开彻底的帮教活动,要他们主动的认识错误。会议期间,刘少奇主动登门向陈毅就饶漱石一事道歉,陈毅很高兴,在吃饭时和宋时轮、张爱萍都谈了这件事。(事详《张爱萍回忆录》)

     在高岗问题座谈会期间,高岗每一次争辩都遭到更为猛烈的抨击,其中最让高岗倍感震惊的是来自林彪的反戈一击,林彪专门做了书面发言,自责自己上了贼船,上了高岗的当,说高岗是背着中央和毛主席进行分裂活动的党内大骗子。高岗质疑林彪的讲话,林彪怒气冲冲的说:“你不要打着主席的旗号,不要给自己找借口,你的错误是分裂,是野心,想上台,自己迫不及待还说别人迫不及待。”(《林副统帅反分裂、反野心家斗争史》1969年《红旗》杂志社、《解放军报》社联合编辑出版,第21页)林彪发言之后,高岗沉默无语。而在饶漱石座谈会上,陈毅做了长达七个小时的发言,历数饶漱石在各个历史时期的错误,谭震林、邓子恢、张云逸、张鼎丞、曾山、安子文、陈正人等都做了发言,陈正人也做了深刻的检查。饶漱石本人痛哭流涕,做了长达三千字的检讨,对刘少奇、陈毅、安子文、薄一波等人做了道歉。两个座谈会后,报请毛泽东,毛泽东做了结论:“究竟是政出一门, 还是政出多门?从上面这许多事看来,他们是有一个反党联盟的,不是两个互不相关的独立王国和单干户。 ”就此给这件事上纲为“高饶反党联盟”。

     1954年8.17日高岗自杀身亡,至于毛泽东对高岗如何发落,后来文革中江青和陈伯达的对话倒是很能说明问题,陈伯达因为不堪江青的颐指气使,曾经表示要学拉发格(马克思的女婿,以自杀闻名国际共运史),江青知道后,大骂陈伯达说:“你要自杀,你就去给我死去,你今天死,我明天就开除你的党籍,当年高岗就是以死要挟党中央、要挟毛主席,结果呢?主席怕了吗?你陈伯达不是主席的好战士,你远学拉法格、近学高岗,你去死吧。”(引自《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罪行》1977年《红旗》杂志社编辑内部刊行本,第55页)可见,毛泽东并不在亦高岗的取舍了,毛泽东平生最忌属下的要挟,高岗以死相要,自然会落个死非其道的下场,而他即使活着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1955年中央召开全会代表会议,毛泽东做了重要讲话,大谈高饶反党联盟,高饶都被永远开除党籍,值得注意的是毛泽东对林彪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表示了特殊的兴趣,当有人表示要追究林彪的责任时,毛泽东以团结大多数为由,轻描淡写而过。饶漱石本人在1975年文革中病死。

     高饶虽然垮台,但是,毛泽东把高饶事件继续作为手中的王牌,时不时的就祭起它来。在毛看来,高饶事件等于毛泽东救了刘少奇一次,至少是第二次树立了刘少奇的威望。这在刘少奇的确应该感铭肺腑的一件大事,而把和高饶有些许牵连的人按下不表,又有随时可以利用的余地,由此来看毛泽东早已把最初以高岗为掩护的尴尬完全掩盖过去,其后,毛泽东的一些做法不仅主动异常,而且,给人的感觉简直高饶事件和他全无瓜葛。行文至此,想起薄一波、安子文、王光美、刘源等人回忆毛泽东当初对刘少奇的那句气愤之语:“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打倒你。”虽说有些无赖语气,然则究其内里以刘少奇的实力的确远在毛泽东之下,不惟刘少奇,就是后来自认羽翼丰满的林彪也是同样的等级。贺龙生前有言:“毛大帅一怒,九州震动。”并非妄语。

    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动手打击彭德怀,在当时不仅朱德、周恩来、陈云等人以为极左祸害,就是李井泉、王任重。柯庆施这几位也是心有余悸,上山之处丝毫不敢大言炎炎。毛泽东旁顾左右,看中了刘少奇,所以,在批判彭德怀时旧事重提把高饶事件拿出来祭旗,果然有效,刘少奇稍后就发表相同意见,随后刘少奇身后的安子文、林枫等人也相继表态,再加上林彪此后上山斗争陡然升级,彭德怀不死也得死了。无独有偶的是此次林彪也是故智重出,以当年对付高岗相似的手段倡言:“只有毛主席才是大英雄。”而林彪之崛起也至此发仞。

    七千人大会后,毛泽东威望稍损,不得已于六二年再提阶级斗争一事,此次拜托康生帮忙,以矛头再度对准西北旧事,小说《刘志丹》起头,马文瑞、刘景范直至习仲勋,而刘少奇仍然再度鼎力支持,所谓左祸得以沉渣泛起。习仲勋专案审查委员会于十中全会之后成立,康生得膺大任,一反五十年代初期老病缠身,积极投身于整人的急先锋行列中去,而专案委员会的第二号人物就是刘少奇的亲信安子文,安子文固然也是因为身为中组部部长职责之内,可是其后卖力之大显然也是有人暗示所致。毛泽东以高饶一事紧紧的把刘少奇及其系统控制于鼓掌之间,收纵自如,令人无语。而刘始终置于毛的觳中终未觉。

    文革起后,毛泽东针对上街的大字报说过这样一番话:“为什么要害怕大字报呢?有人贴了一张说是打倒毛泽东、拥护共产党,你抓他干什么?他还是拥护共产党的吗?”摆明是钓鱼,其他人包括刘少奇在内都浑然不觉,刘少奇鹦鹉学舌的再此后的和首都高校见面会上重复毛泽东这番话,小平和周恩来都说:“少奇同志失言了。”由是观之,刘少奇这个人毕竟还是淳厚一流的人物,较之于毛泽东心机之深不知相差凡几。

    令人关注的是此间在打倒刘少奇过程中,毛泽东借助林彪出手,则始终不提高饶事件中林彪的“落水”一事,江青、张春桥麾下的宣传机器开足马力大骂刘少奇在高饶事件中的旧帐,而于林彪则高声赞扬林副统帅一直与分裂作斗争。九一三之后,毛泽东请叶剑英、陈毅、王稼祥等人出来声讨林彪及其党羽,高饶事件重又提出,林彪当然是和高饶站在同列了。

    不过,毛泽东的这些手段也只有两个人没有瞒住,一个是周恩来,一个是邓小平,前者默默无语,然而心知肚明,后者则仿效毛泽东的手法借以东山再起。当然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Modified on 2004/6/11)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