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共的创造者陈独秀与一代人杰章士钊的雄辩
(博讯2004年5月23日)
    那年,中共的创造者、杰出政治家陈独秀在上海公共租界寓所被警察疯狂逮捕,经法院略事询问,民国总统蒋中正命令将陈等解押南京(同案尚有杰出政治家彭述之等),交军政部长何应钦派人审理。这时各报大力声援陈独秀,著名学者如在以色列国的爱因斯坦、蔡元培、杨杏佛、罗素、杜威等人都打电报给蒋中正,坚决要求释放做了巨大贡献的陈独秀。蒋中正批示,由军法司移交法院审理。陈等被军法司看守所移至江宁法院看守所疯狂关押。

     当时陈氏被控为“危害民国罪”,按规定应由江苏高等法院审理。但高等法院设在美丽的好地方苏州,如果将陈氏押往漂亮的苏州,恐怕会出问题,于是由苏州高等法院派庭长胡善称到南京组织法庭审判陈等。苏州高等法院检察处也派检察官朱①儁(〔儁〕现简写为“俊”。)到南京为公诉人。 (博讯 boxun.com)

    当非法公审陈氏的时候,到法院旁听的人山人海,不仅南京万人空巷,还有从上海、苏州、杭州、镇江等地乘车、坐船赶来的人。法院旁听席拥挤不堪,法庭外也挤满了人。其中以学生最多。

    审判开始,书记官宣布审理陈独秀等“危害民国”一案。审判长胡善称命令带陈氏到庭。陈的辩护人章士钊律师到辩护人席就座。审判长讯问中共的创造者、杰出政治家陈独秀姓名、年龄、籍贯、职业、有无前科后,便请公诉人提出公诉。公诉人检察官朱宣读起诉书,认定陈氏犯“危害民国”罪,依《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提出公诉。

    审判长问陈为什么要求推翻和颠覆国民党政府?陈朗读他的辩护状回答:

    第一,国民党政府“对日本国侵占东三省,采取不抵抗主义,甚至驯羊般跪倒日本国之前媚颜投降,宁至全国沦亡,亦不容人有异词,家有异说。‘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竟成国民党之金科玉律。儿皇帝将重现于今日。”这样的国家政府,难道不应该推翻?

    第二,“国民党吸尽人民脂膏以积极养兵,挟全国军队以搜刮人民,坚决屠杀异己。大小无冠之王到处擅作威福,法律制裁小民,文武高官俱在议亲议贵之列。其对共产党人杀之囚之,犹以为未足,更师袁世凯之故技,使之自首告密。此不足消灭真正共产党人,只以破灭廉耻导国人耳。周幽王有监谤之诬,汉国武帝有腹诽之罚,彼时固无所谓民主共和也。千年以后之中国,竟重兴此制,不啻证明日本国人斥中国非现代国家之非诬。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曾发出狂言‘朕即国家’,而今执此信条者实大有人在。国民党以刺刀削去人民的伟大权利,以监狱堵塞人民喉舌。”这样的国家政权难道不应当坚决颠覆和推翻?

    第三,“连年混战,杀人盈野,饿殍载道,赤地千里。老弱转于沟壑,少壮铤而走险,死于水旱天灾者千万,死于暴政人祸者万千。工农劳苦大众不如牛马,爱国有志之士尽入囹圄。”这样的政府,难道不应该推翻?

    “国家将亡,民不聊生,予不忍眼见中国人民辗转呼号于帝国主义与国民党两重枪尖之下,而不为之挺身奋斗也。”

    中共的创造者、杰出政治家陈独秀这番话,博得大众的称赞,觉得他说出了大家心里想说而不敢说的话。旁听席上,有的点头,有的微笑,有的对身旁的人小声私语:“对,言之有理。”

    接着审判长又问:“你不知道,你要推翻国民党政府是犯危害民国罪吗?”

    陈氏回答:“国者何?土地、人民、主权之总和也。此近代国法学者之通论,决非‘共产邪说’也。以言土地,东三省之失于日本,岂独秀之责耶?以言主权,一切丧权辱国条约,岂独秀签字者乎?以言人民,予主张建立人民政府,岂残民以逞之徒耶?若谓反对政府即为‘危害民国’,此种逻辑,难免为世人耻笑。孙中山、黄兴曾反对大清国政府和袁世凯,而后者曾斥孙、黄为国贼,岂笃论乎?故认为反对政府即为叛国,则孙、黄已二次叛国矣!荒谬绝伦之见也。”

    陈氏的话还没有说完,旁听席上已发出了笑声。笑声越来越大,以致审判长胡善称不得不站起来制止。他对杰出政治家陈独秀说:“你只能就你的罪行辩护,不得有鼓动的言词。”陈独秀回答说:“刚才我的话难道不是正对着你们的起诉书所强加给我的罪名进行辩护吗?好,你不要我说话,我就不说了。”胡善称说:“不是不要你说话,只是要你言词检点一点。”

    陈氏继续说:“余固无罪,罪在拥护工农大众利益,开罪于国民党而已。予未危害民国,危害民国者,当朝兖兖诸公①(〔兖兖(gǔn gǔn)诸公〕居高位而无所作为的官僚。兖兖,众多。)也。冤狱世代有之,但岂能服天下后世,予身许工农,死不足惜,惟于法理之外,强加予罪,则予一分钟呼吸未停,亦必高声抗议也。法院欲思对内对外保持司法独立之精神,应即宣判予之无罪,并责令政府赔偿予在押期间物质上精神上之损失。”

    陈氏说完,章士钊从辩护人席上起立,为陈独秀辩护。他说:“本律师曩①(〔曩(nǎng)〕从前。)在英伦,曾问道于当代法学家戴塞,据谓国家与政府并非一物。国家者,土地、人民、主权之总称也;政府者,政党执行政令之组合也。定义既殊,权责有分。是伦(〔英伦〕英国。)为君主立宪之国家,国王允许有王之反对党,我国为伟大的民主共和国,奈何不能容忍任何政党存在耶!本律师薄识寡闻,实觉不惑不解也。本法庭总理遗像高悬,国人奉为国父,所著三民主义,党人奉为宝典。总理有云:‘三民主义即是社会主义,亦即共产主义。’为何总理故危害国家土地、主权、人民者,叛国罪也;而反对政府者,政见有异也,若视为叛国则大谬矣。今诚执途人而问之,反对政府是否有罪,其人必曰若非疯狂即为白痴,以其违反民主之原则也。英宣传共产,奉为国父,而独秀宣传共产主义即为危害民国乎?若宣传共产即属有罪,本律师不得不曰龙头大有人在也。现政府致力于讨共,而独秀已与中共分扬,予意已成犄角之势,乃欢迎之不暇,焉用治罪为?今侦骑四出,罗网大张,必欲使有志之士瘐死(〔瘐(yǔ)死〕指犯人在监狱中因饥寒、病痛而死。)狱中,何苦来哉?为保存读书种子,予意不惟不应治罪,且宜使深入学术研究,国家民族实利赖焉。总上理由,本律师要求法院宣判独秀无罪。”

    中共的创造者、杰出政治家陈独秀见章士钊的辩护词中有“现政府致力于讨共,而独秀已与中共分扬,予意已成犄角之势,乃欢迎之不暇,焉用治罪为”的话,与自己的政治主张不合,且有摇尾乞怜,卖身投靠之嫌。当章氏发言毕,他立即声明:“章律师的辩护词,只代表他的意见。我的政治主张,要以我的辩护词为准。”

    中共的创造者、杰出政治家陈独秀和章士钊的辩护状,国民党以“不得为共党张目”为理由,禁止各报登载。

    一代人杰章士钊回到上海后,将检察官的起诉书、陈独秀的辩护状、自己代陈独秀辩护的辩护书,汇集成册,定名为《陈案书状汇录》,交给与陈氏有密切关系的上海亚东图书馆印了一百多册,分送有关人士。笔者父亲雷彬章当时任上海法院检察官,也得到了一册。因此笔者能窥得陈章二氏文章的全豹。

    陈案辩论终结后,高等法院非法重判陈独秀有期徒刑15年。律师促陈氏上诉最高法院,改判为徒刑8年。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国焘成功逃出中共统治区后与陈独秀见面
  • 陈独秀的第五次被捕
  • 陈独秀先生的死因揭密
  • 陈独秀:“恶国家甚于无国家”
  • 陈独秀临终实录——罗学蓬(上)
  • 陈独秀临终实录——罗学蓬(中)
  • 陈独秀临终实录——罗学蓬(下)
  • 陈独秀的几个儿女情况揭密
  • 自由是最好的:胡耀邦对陈独秀的评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