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博讯2004年4月16日)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五,轴心时代的启蒙造就世界国家5. "Enlightenment" of the Axis Period giving rise to Global State (博讯 boxun.com)

    “启蒙”,顾名思义,是打破某种蒙昧状态。听到这个语词,人们常会首先想到法国十八世纪“百科全书派的启蒙运动”。但谁想到在古代神话(尤其是集大成的体系神话)中,竟也会包含着丰富的启蒙意识呢。人类的历史显示出:蒙昧状态,是相对的、层进的;启蒙,则是文明发展的节奏。蒙昧和启蒙既是相对的,又是相依相关、未曾间断的不断历程。人类就是在不断克服、打破自身蒙昧状态、开发新的精神天地。

    文明史所提供的思想标本表明,各民族最初的意识形态是宗教和神话,而所谓哲学(Phylosothy)则脱胎于宗教神话世界观。任何民族都有宗教和神话,但不是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哲学。在诸多古代文明中,只有中国、印度和希腊创造了专门意义的哲学,即拥有或曰创造过本体论(Ontology)的思想。而这三个民族的哲学虽然具有不同的倾向,即希腊哲学倾向于科学哲学,印度哲学倾向于思辨哲学,中国哲学倾向于政治哲学。奇妙的是,这些不同的哲学又是在同一历史时期诞生的,即公元前八世纪到公元前二世纪之间,其核心时代约在公元前五百年左右。德国哲学史家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1883-1969)根据这一现象把人类意识形态的这一时期称为“轴心时代”(the Axial Period)。而在我们看来,轴心时代的哲学其实是来源于宗教神话,这一点在波斯的查拉图斯特拉所创立的拜火教(Zoroastrianism)对其东部的印度和中国以及对其西部的犹太和欧洲的思想影响,可以得到印证。查拉图斯特拉(Zarathustra)欧洲人称为琐罗亚斯德(Zoroaster)在世的时间并不确定,从公元前十一世纪到公元前六世纪的各种说法都有。相传他住在波斯东北部,其教义保存在十七首名叫《迦泰》(Gathas)的赞美诗中,这些诗歌收录于《耶斯那》(Yasna),构成《阿维斯塔》(Avesta)经文的一部分。他深信至上善神阿胡拉.马兹达(Ahura Mazda)亲自面授这些经典给他,并命他依此开导世人。其最早版本在公元前六至四世纪编成,大约与《圣经旧约》时代相近。有的学者认为,琐罗亚德斯及其教义与神话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十一世纪。后世学者称此书的语言为“阿维斯塔语”,此书的巴列维语(Pahlavi)的注释称为《赞德》(Zent),因此《阿维斯塔》也被称为《赞德-阿维斯塔》(Zent-Avesta)。但毕竟拜火教不是哲学而是宗教。

    中世纪(Middle Ages)欧洲的神学体系,则是一种特殊的哲学,而并不单单来源于《新旧约全书》(the Bible)的宗教训诲,相反是融汇了希腊、罗马古典世界诸多文明与宗教的复合结构。比如,新柏拉图主义者(如Philon、Plotinus)、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前384-322)的体系,以及希腊化东方的诸多宗教观念如摩尼教(Manichean)--都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希腊神话与宗教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也是无从忽略的。科学知识的系统化、哲学思考的系统化,对于人的文明即使物质文明的建设,无疑重要,但如果将之绝对化,奉为目的本身,反倒把人的生活变成了验证这些知识系统的实验材料,则是物极必反。近代欧洲人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1788-1860)被认为“带来某种哲学气质的变化”,这就是从希腊哲学的知识论传统,转向纯粹的印度式的思辨和内省。

    在公元前八至二世纪左右,各个古代文化民族发生的那次大规模的古典启蒙运动,号称“轴心时代”(the Axial Period),产生了像中国的老聃、孔丘、墨翟;希腊的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泰勒斯(Thales)、苏格拉底(Socrates);希伯莱的以赛亚(Isaiah)、耶利米(Jeremiah)、以西结(Ezekiel);印度的悉达多(佛教创始人,姓瞿昙[Gautama],名悉达多[Siddhartha],前565年-483年,死后被弟子尊称为“释迦牟尼”[Sakyamuni],即“释迦族[Sakya]的智者”,他的父亲是印度和尼泊尔边境的一个国王[King of Suddhodhana of Kapilavastu],属于属刹帝利种姓[Kshatria])、筏驮摩那(Vardhamana,前599-527或540-467年,耆那教[Jainism ]始祖,死后被弟子尊称为“Mahavira”,意思是“伟大的英雄”,中文简称“大雄”);波斯的琐罗亚斯特(Zoroaster,前522年--前486年)等……而且这些“轴心人物”无一不在当时的“轴心地点”活动,也可以认为,正是“轴心时代”的“轴心地点”产生了“轴心人物”。例如,悉达多主要传教地点鹿野苑(Sarmath)所在的王舍城(Rajagrha,音译为“罗阅揭梨”),就属于当时印度最强大的摩揭陀(Magadha)王国。而中国、希腊、波斯、以色列的智者,也都生活在当时的文化中心。

    同时,这些“轴心人物”又都是一些极不安分的漫游者,故能广采博纳天地英气。以耆那教(Jainism)始祖大雄(Mahavira)为例,他于公元前599年生在印度东北地区比哈尔北部(north Bihar)距离吠舍离(Vaishali)四十五公里的一个村落“Kundagrama”,与瞿昙(Gautama)·释迦牟尼(Sakyamuni)同生在一个地区,其父母也是属刹帝利种姓(Kshatria),是个小王国的君主。大雄婚后生有一女,父亲死后,他大约三十岁时便出家苦行(tapas),裸体行乞,寻找解脱。他曾多次被当作密探、盗贼而受到诬陷,他每年除四个月的雨季外,其余时间都到各地漫游,苦行修炼长达十二年之久,当他苦修到十三年时,终于在一棵树下觉悟成道,时年四十二岁。成道后组织教团,宣传教义,三十多年后,于公元前527年死于巴瓦(Pavapuri),享年七十二岁。而中国、希腊、波斯、以色列的智者,也都是行云流水的人物,是“国际浪人”。这些世界性的精神群星不是突然出现的,在有关他们的历史记录产生之前,各有关民族都经历了一次迄今被人忽略的启蒙过程--其结晶就是形态各异的“体系神话”。各个古代民族的“圣典”,在古典精神大师们手中或受扬弃或被完善,它表明,各个古代文化民族的精神创造,是以神话为出发点的,然后才循着自己的道路--摆脱了精神桎梏、视野局限、习俗非议,踏上了世界性的、超越部落主义的征途。

    这些世界主义而非部落主义的人,带动了古老的启蒙运动即所谓轴心时代,他们虽然未能完全脱离神话意识,但却如一切初生的文明那样,利用并革新了旧的观念意识,而开发出新的内涵。落实在神界故事上,是序列性、内在一致性(The One)的增长,表现在神话造型和神祗性格方面,则为人形、人性要素的不断增强。神话形象造型中“人的要素”的增长 无疑意味着古代神抵的逐步人性化,文明的内容注入神话。其实,轴心时代的启蒙,不是抽象的精神玩物,而是为即将来到的世界国家做准备的。例如,查拉图斯特拉是为波斯帝国做准备的;释迦牟尼和佛教是为印度孔雀王朝做准备的,孔子和儒教是为中国汉朝做准备的,希伯莱先知和苏格拉底则是为罗马帝国做准备的。

    世界国家无一例外地打破了部落界限和民族界限,当然需要某种类似《圣经旧约以赛亚书》和《新约路加福音》所说的“外邦人的光”,来照亮重新结成一体的人类:

    “在耶路撒冷有一个人名叫西面,这人又公义又虔诚,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来到,又有圣灵在他身上。他得了圣灵的启示,知道自己未死以前,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他受了圣灵的感动,进入圣殿。正遇见耶稣的父母抱着孩子进来,要照律法的规矩办理。西面就用手接过他来,称颂神说,如今可以照你的话,释放仆人安然去世。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就是你在万民面前所预备的。是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荣耀。孩子的父母,因这论耶稣的话就希奇。西面给他们祝福,又对孩子的母亲马利亚说,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许多人跌倒,许多人兴起。又要作毁谤的话柄。叫许多人心里的意念显露出来。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路加福音第二章)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