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国共产党对柬埔寨人民犯下的罪恶(图)
(博讯2004年1月27日)
    博讯编者按:以下文字由读者提供。其实,这些内容是由“野夫”写作和制作的。野夫在开始制作此内容时,曾透露计算机被黑客攻击,并受到其它威胁。之后长期失去音讯。我们借机发表读者提供的文章,希望野夫看到后能和博讯联系。如果野夫真的有难,希望有关人士透露他的情况,也希望有关方面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有关文章出自:野夫文集 (博讯 boxun.com)

    [发稿者按:] 我们在谴责60、70年前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的暴行的同时,对于自己制造的暴行是如何看待的?红军时期的江西瑞金万人坑事件、1947年围困长春饿死万人事件、建国后镇反、反右扩大化大批无辜百姓被错误枪决、文革期间内蒙“内人党”(内蒙人民革命党)事件、北京郊区大兴屠杀事件、湖南道县屠杀事件、广西的吃人狂潮等,我们要求别人反省,我们自己反省了吗?

    站在罪恶馆前 罪恶馆图片展

    

    利用假期去了一趟吴哥窟,顺便也去了金边早听说在这个国家曾发生过惨绝人环的大屠杀,但真正站在罪恶馆前,我感觉到空气中有无数的灵魂在骚动与哭注…更令我震惊的是我的祖国,我亲爱的母亲,竟为这场屠杀提供了策划与人员培训!连许多令人毛骨耸然的酷刑:割喉、钻脑、活摔婴儿等,也传自中国援柬的“专家与技术人员”!连专拍摄临刑囚犯的照片以供存档与欣赏的摄影师,也是中国培训的。我拍下了许多照片.....我忘不了眼前一张张惊恐、绝望或麻木的面孔,更怕面对那些无辜儿童的眼睛…

    罪恶馆图片展(1)

     今天的柬埔寨人面对种种贫困与苦难时,他们很乐观,他们已经从恶魔的手中解放了自己的身体与灵魂,只需要努力工作,发展经济就会有好日子过。金边一位僧人对我讲:“我们历经了世间最恐怖的赤柬政权,不会再有任何困难不能被克服了。只要人民想到没有了柬共,柬埔寨又获得了新生,就会快乐与幸福。”

     对他的这种说法,我完全理解,想信这也是每一个从暴政中脱身的人的共同心声,因为还有明天。

     柬埔寨人的欢乐建立在有一个美好明天的基础上,我们的“自豪与欢乐”维系在哪根画梁蛛网?

    善良的人们不会知道她后面那架机器的用场,连死囚们坐上拍照时,依然懵懂不晓,当头发被绞紧,冰冷的钻头旋入后脑时,惊恐和凄厉的呼号,便会又一次回荡在堆斯陵的夜空。刽子手们为党的利益紧闭着嘴,受刑者已永远魂消魄散了,没有人能讲述这种恐怖的经历。只有当年看守者的日记和那架依然发亮的恐怖机器和无声的死囚照片向后人昭示着柬共的凶残本性。

     但柬共暴行的败露,却为世人了解摧残人民的事实提供了一面镜子。在柬共设立的集中营里,这些刽子手们却无须受害者签名,不是他们略具人性,而是他们认定这些被任意残害的同类,决不会活着出去,也永远没有昭雪那一天,他们的共产主义江山可以传承到永远。

     这些供柬共玩赏的施暴照片,如同纳粹集中营的档案一样,再一次把反人类的罪犯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虽然那些主使者在中中的庇护下,至今没有被交付国际审判,但他们的罪恶却已永远暴露在世人的目光中。

    罪恶之 酷刑篇

     我不知是否还有比这种酷刑更恶毒的刑罚,但眼前的情景已令我永生难忘:囚犯被迫坐在高椅上,一架特制的钻机从她的后脑钻进,并将头发与头皮绞紧,以达到固定头颅的目的…

     在金边罪恶馆的展柜前,这架齿轮还闪着磨擦光亮的恐怖刑具是那么平凡与不起眼,它静静地呆在行刑室的角落里,只有钻头上那些分辩不清的褐色还保留着往日的痕迹。如果不是讲解员说明,谁都不会将它与撕心裂肺的哀嚎与人类的脑汁相联系,连一些即将被行刑的人也不知道它的真正用途,以致坐上刑具被拍照时,依然一脸的麻木与凄然。柬共首长们的保健医生相信:从人后脑钻开0.8×2公分的孔洞,再从头顶钻眼,即可取出完整的人脑,经中国专家加工,即是最佳的补脑品,可保证首长精力充沛地为人民服务。这种医疗术是否有效?无从查考。但已发现的几千枚钻孔人头骨却铭刻下一段柬共统治时期的真实历史。

    刑具和囚徒

     罪恶馆图片展(2)--母与子

     当我询问一位中国援柬专家:那些资产阶级小姐、太太们为了避免被送进集中营,“自愿”参加柬共组织的歌唱团来慰问中国专家的传闻之真伪时,他一脸愠怒地坚决否认,对我出示的囚徒照片,竟荒诞地认定为中国文革中被关押的“牛鬼蛇神”!但一接触到他的具体工作和工作地点时,他竟然完全忘却了!我们可以回忆一下身边那些从中国派到柬共中支援革命的“专家和学者”,有几个人写出了回忆录?是没有可写的么?还是不敢面对他们在柬埔寨犯下的累累罪行?

     他们“援助”给柬埔寨的究竟是所宣传的友谊还是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方案和酷刑技巧?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当中国人大肆篡改自己的历史,不承认支持柬埔寨大屠杀的事实,@#$%^&*(),这种抹煞历史、卑怯善忘的中中,有什么资格去要求日本人赔偿和道歉?

     s1-4孩子和他们的归宿

    小小政治犯

    她让我想起那位在大兴抱着小孙儿一起被活埋的老奶奶。孙子说:“奶奶,眯眼”!她安慰孙子说“别怕,一会就不眯了”!对婴儿和老人下毒手的人,请你们来看看这个面对你们的学生紧抿双唇的老人吧!

    4要杀头了吗?

    最后的母爱

    女人总是爱美的,既便面对世界上最凶残的刽子手,她们还是尽量让自己伤残的躯体坐得好看些。

     我不知道这些美丽的女囚们是否与波尔布特办公室中那八百罐女人的乳房和外阴有关,但她们娴静的仪态,一定曾映照出刽子手们的凶陋面目。

    我在囚室间穿行时,可以感觉到空气中灵魂的颤抖和哀鸣。没有人能知道每个囚室曾经关押过多少死囚,只知道囚徒在堆斯陵的周转期为七天左右,根据现有的资料,在这里至少屠杀了一万七千人以上,虽然没有北京大兴屠杀三天杀死一千多的效率,但能将大屠杀持续了三年直至垮台才被外界揭露,其高度的保密技巧与娴熟的掌控手段,一举达成屠杀几百万人口的壮举,都不禁令人对这支丛林游击队伍刮目相看。

     其实这种成功的背后,中国政府的支持与援助居功厥伟,不仅派出了庞大的军事、情报专家队伍来坐镇指挥,连给死囚拍照的摄影师都是中国代培的。在堆陵斯集中营,到处可以看见中国的影子,从电线、铁丝网到审讯笔录,甚至囚歌都是中国的。

    t9这位囚犯在入狱时很健康,到他被处决前,虽然不到一个星期,已经憔悴不堪。在他身后的背景,就是当年的人间地狱-罪恶馆。

    t17出身贫寒的任恩,被人称为“死亡摄影师”,他和同在中国受训的同事,专门给死囚拍照,供柬共首长欣赏或存档。

    t18任恩因为工作努力而保全了自己和家庭成员,但他的内心极为痛苦:有时我的朋友、亲戚被送进来,我们彼此都知道进入堆斯陵的人无法活出去,我却一句话都不能说,还要为他们拍照留念”。

    t8这些密密麻麻的被害人照片,附满了含恨的灵魂。他们大睁着双眼,向后人控诉着柬共的暴行。

    t14六大间展厅,依然无法展示全部受害者的照片。

    t11在各地的佛塔下、仓库中,堆满了被斩下、钻孔的头颅,据介绍柬共用脑髓制造长寿药。这些恶魔筵席上吃剩的头颅,在无声地嘶吼。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