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王洪文是怎样当上副主席的
(博讯2004年1月14日)
    1971年,林彪的自我爆炸,陈伯达的下台,使排在野心家张春桥前面的两个名字勾销了,张春桥成了仅次于毛泽东、周恩来、康生、江青的第五号人物。

     林彪是当时中共中央惟一副主席。他摔死在温都尔汗后,副主席空缺了。张春桥的眼睛盯着那个空了的位置。特别是毛泽东指示筹备中共“十大”后,张春桥以为机会来了,开始谋算着怎样才能当上副主席。 (博讯 boxun.com)

    一天,在中南海,谈完工作后,毛泽东忽然问张春桥:“王洪文会不会写文章?”

    毛泽东的话,使张春桥感到意外。他答道:“王洪文也能写写。当然,比起姚文元来,要差得远。”

    回到钓鱼台,张春桥琢磨着毛泽东为什么问起王洪文。他意识到,毛泽东正在考虑中共“十大”的人事安排。毛泽东突然问起王洪文,莫非他看中了王洪文?他当然无法启齿问毛泽东,于是求助于江青。

    江青与张春桥有着多年的“战斗友谊”,无话不谈。她告诉张春桥一个重要的动向:“前几天,康老跟主席谈话。康老说,他过去一直是搞工人运动的,所以很留心‘文革’中涌出的各地‘工人领袖’。他对主席说,上海的工人运动搞得很不错,王洪文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人……”

    张春桥一听,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明白,康生在背后耍弄着伎俩,想方设法限制他的权力的进一步膨胀。果然,几天之后,毛泽东更详细地向张春桥询问王洪文的情况。但是,毛泽东没有说明意图。不久,毛泽东提出,让王洪文到北京来。

    调入北京

    1972年9月7日,王洪文来到了北京。毛泽东的召见,使王洪文深感意外。在书房里,毛泽东紧紧地握着这个37岁的年轻人的手。

    79 岁的毛泽东,自从林彪自取灭亡后,他的心灵蒙受了很大的打击,老态明显地增加了。召见之际,张春桥在侧,看得清清楚楚。毛泽东问王洪文念过几年书,当过几年兵,称赞了王洪文集“工农兵于一身”———当过兵,务过农,做过工。毛泽东犹如考官一般,提出了一个又一个问题,要王洪文看点马列的书,多听听各种会议的意见……

    毛泽东没有说明调王洪文来京的原因,张春桥又不便点明,王洪文在北京住了下来,闷得发慌。

    寂寞的北京生活

    厚厚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列宁全集》,王洪文翻了几页,就感到索然无味。没有小兄弟可以吹牛,他觉得寂寞极了,于是打电话到上海解闷。

    马天水的笔记本上,有一段当时王洪文的电话记录稿:“到北京以后,太寂寞了!有时,一整天开会,又累得很!这几天,一连出席七机部的会、河南的会、湖南的会。下午3时出去,夜里3时回来。我看不进书。调到上面来,真不习惯,巴不得早一点回上海……”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春桥向毛泽东反映了王洪文想回上海的念头。

    “他怎么能回上海去呢?”毛泽东笑了,“我想提议他当副主席呢!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还没有经过政治局讨论,你不要传出去,也不要告诉王洪文。”张春桥终于巧妙地从毛泽东嘴里得知了调王洪文来北京的意图。

    张春桥的心情是矛盾的:王洪文这个上海国棉十七厂保卫科干部,是他在“安亭事件”中一手扶植起来的,成了上海市“革委会”副主席,成了中共九届中央委员。如今,王洪文坐上了“火箭”,从他的部下跃为他的上司,抢走了原注定属于他的副主席的位子,这使他大为不快。当然,也有使他宽慰的,因为王洪文毕竟是他的人,王洪文来到中央,增强了他的势力。王洪文无论怎样翻跟头,也翻不出他的手……

    进入中南海

    经过一段“见习”,王洪文在北京崭露头角了。1973年5月的中央工作会议,经毛泽东提议,决定王洪文、华国锋、吴德3人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参加中央工作。另外,决定由王洪文负责党章修改小组,张春桥和姚文元负责起草中共“十大”的政治报告。

    1973年8月20日,中共“十大”筹备委员会在北京成立,王洪文显赫地出任主任,而周恩来、康生、叶剑英、江青、张春桥、李德生为副主任。这个名单,是毛泽东建议的。

    1973年8月24日至2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作政治报告的是周恩来,这是人们预料之中的。当梳着小分头的王洪文走上主席台,作修改党章的报告时,国内外为之震惊了。外国记者发表评论:“毛泽东选定了年轻的上海工人首领王洪文作为接班人。”

    8月30日,中共十届一中全会公布了选举结果: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王洪文、康生、叶剑英、李德生。

    就这样,一个工厂的保卫科长,乘着荒唐岁月的火箭,一下子窜到了党的最高领导层。

    文章来源: 《共和国秘闻录》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