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

沈志华:中苏在援越抗美问题上的分歧与冲突
(博讯2003年11月01日)
  
      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初,即社会主义国家支持和援助越南进行反 (博讯boxun.com)

  美、抗美战争之时,[1]正是中苏关系从分裂走向破裂、敌对乃至对抗的时期
  。此期中苏关系的恶化,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毛泽东对苏联军事实力和战略目
  标的再认识。这种认识成为中国观察国际、国内形势和调整对内、对外战略方
  针的基础,其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中苏两国共同援越抗美的行动,在一定程度
  上影响了中国的援越方针,并导致中越关系发生微妙的变化,越南最终与全力
  援助和支持他的中国分手,而与苏联结成了同盟。
  
    应该说,中苏两国携手援越对于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无疑是一件好事
  。但是,从苏联方面来说,要向对其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东南亚地区进行政治
  渗透、实施控制的主要渠道就是越南,在与中国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形势下,苏
  联必须紧紧笼络住越南这个盟友,才能实现对中国的战略全包围态势,以保证
  自己在中美实现和解后不至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就中国方面而言,要让越南
  这个地区性大国始终同中国站在一起,就不能容许苏联取得对越关系的主动权
  ,将越南纳入其战略势力范围,进而填补美国撤离越南后的空白,从南面威胁
  中国,合拢其对华包围圈。[2]而对于越南来说,即便在60年代末即已决定
  与苏联结盟,[3]但为了不失去中国的最直接、最及时的大量援助,还是在中
  苏对峙中一直努力维持表面上的中立态度。
  
    这种种因素,决定了中苏两国在援越问题上不但不可能重新携起手来共同
  行动,而且还注入了相互较劲、争夺越南的利害冲突的成分,从而使中苏双方
  在同时援越的过程中摩擦不断,有时甚至发生激烈的矛盾冲突。此历史过程,
  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一)1961-1964年援越抗美初期;(二)
  1965-1969年援越抗美中期;(三)1970-1972年援越抗美
  后期。本文拟根据有关的档案材料,对中苏两国援越抗美、双方矛盾冲突发生
  、发展和变化的情况,以及越南在中苏两国夹缝中寻求援助的尴尬处境等问题
  ,做一个历史考察。
  
    背景:毛泽东关于外患与内忧的思路
  
    中苏两国在援越抗美时期矛盾斗争的发展,是与毛泽东对外患与内忧问题
  的认识,以及在此基础上的中国对外战略调整的过程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关于
  外患,即外部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问题,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对美国入侵中
  国的估计;二是对苏联进攻中国的可能性的估计。关于内忧,则是从意识形态
  上的防修反修,发展至对中国共产党队伍纯洁与否、无产阶级专政稳固与否的
  关注。而毛泽东表述这种认识,以及开始思考调整中国对外战略问题的关键年
  份,是1964年;特别在1964年6月,这是毛泽东对中国战略防御问题
  进行思考的一个转折点。
  
    一、毛泽东对外患的认识
  
    其一,关于美国侵略中国问题的思考。
  
    尽管毛泽东在60年代初提出了反帝、反修,重点是建立广泛的反帝统一
  战线的外交方针和政策,中国在舆论宣传上也将美帝国主义当作“第一号帝国
  主义”,是中国和世界人民最主要的敌人,但实际上,毛泽东在分析世界政治
  格局时却并不认为美国视中国为自己的首要敌人。面对美国在越南进行“特种
  战争”,中国周边环境明显恶化的局势,他于1963年12月时仍然指出:
  英、美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政策不是武力进攻,而是和平演变。[4]1964年
  1月17日,他又在接见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等人时特意询问:“美国现在
  主要是注意苏联,还是注意中国”?“美国现在是不是在积极准备打第三次世
  界大战”?并同意爱德乐关于当前苏联是美国主要敌人的看法,认为美国现在
  手伸得太长,十个手指按十个跳蚤,一个也抓不住。[5]即便在“东京湾事件
  ”发生,越南战争升级之后,毛泽东在向越南等国领导人分析形势时仍然说:
  看来美国人不想打,你们不想打,我们也不想打,几家都不想打,所以打不起
  来。他认为,美国要打越南北方,打一百年,腿拔不出去,因此他要考虑一下
  。而美国人如果要打中国,他一国不行,得拉日本、南朝鲜,日本不参加,美
  国就不敢打,因为他管的事太多了。[6]周恩来在与范文同谈到中国进行战备
  总动员的情况时也表示:在紧张了一段时间以后,需要适当地放松一下了。[
  7]
  
    毛泽东对美国的这种认识与本文下面要谈到的他对苏联威胁和国内政治形
  势的估计,以及发动一场政治大革命的设想联系到一起,实际上决定了中国对
  美国升级越战的反应,即一方面大张旗鼓地支持和援助越南的反美斗争,一方
  面又向美国发出信号,为实现双方之间的克制寻求某种默契。
  
    1965年2月初美国对北越境内的若干兵营和军事通讯中心实施空袭后
  ,中国通过第三者示意华盛顿:中国人民解放军没有在南部中越边界地区集结
  。[8]而美国则于扩大越战,并不断派遣飞机入侵中国领空,轰炸中越边境等
  地区的同时,在华沙中美大使级会谈中声明说,美国决无意同中国作战。英国
  也得到美国的确认:决不把战争扩大到中国。[9]针对这一情况,周恩来一面
  于是年4月2日请即将访美的阿尤布·汗向约翰逊转达中国方面的几点意见:
  “一、中国不会主动挑起对美国的战争。二、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三、中国
  已经做了准备”;[10]一面在4月12日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
  论《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备战工作的指示》时,主张晚一点提“援越抗美”的口
  号,[11]指出:我们现在是支援越南反美斗争,还是以越南为主;并于5月
  19日向参加中央军委作战会议的全体人员解释“准备大打”问题,说:并不
  是现在就岌岌不可终日了,还是有时间给我们准备的。[12]
  
    为了使给美国的信息切实传递过去,中国方面又在阿尤布·汗访美之行推
  迟之后,另寻途径与美方沟通。1965年5月31日,陈毅约见英国驻华代
  办霍普森,请其向约翰逊转达中国关于越南问题的四点意见,并说明周恩来的
  这个口信原本托阿尤布·汗代为传递,但其未能送达;倘若英国政府能将之转
  告美方,中国方面表示感谢。另据后来霍普森的报告,陈毅同日还会见了苏联
  驻华大使拉宾,告知:“不仅美国政府知道中国不会挑起对美战争,而且中国
  人也知道美国人将不会进攻他们。”[13]
  
    霍普森于当日即将与陈毅会谈的内容电告英国外交部,次日,英外交部便
  把该电文及其复印件分别发送给美驻伦敦大使馆和英驻华盛顿大使馆。6月2
  日英外交官及时将霍普森的电报递交美国务院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威廉·邦迪
  ;翌日,英方又进一步由其驻美大使帕特里克·迪安将中国的口信传达给美国
  国务卿腊斯克。美方分析家认为,周恩来传递过来的几句话“出奇的温和”,
  它是要表明“中共不想直接介入战争”,为此“告诫美国应避免进行反对中国
  的行动”。6月4日,美方告诉英方,他们将通知北京,华盛顿已确切无误地
  收到了中方的口信;并通报说,约翰逊阅电后可能会于次日举行会议,讨论如
  何答复中国人。三天以后(6月7日),霍普森告诉中国外交部西欧司官员,
  英方已将周恩来的口信转交给了腊斯克。[14]与此同时,周恩来为确保中国
  方面的信息通达美国,于6月8日结束访问坦桑尼亚时再托尼雷尔向美国转达
  上述四句话。[15]中美双方紧锣密鼓地互发信号,反映了两国都在谨慎克制
  地行事,竭力避免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而对于美国对中国的态度,中国方面
  实际上也是心中有数的。
  
    此后,美国明知中国在大规模援越,中国支援部队在越作战,也并未做出
  什么反应。约翰逊政府在决定美军卷入越战,对南越进行地面战争,对北越实
  施空中袭击的同时,有一条明确的底线,即不允许美国的战争行动越过中国所
  划出的界限。[16]1966年3月16日,美方在华沙第129次中美会谈
  中突出强调美国对中国没有敌意。说最近中国报刊和领导人关于美国把中国作
  为主要敌人,打算进攻中国大陆的说法,是不正确的;约翰逊早已讲过,战争
  不会由美国引起,如果北京还有理智,战争也不会爆发。并要求王国权大使把
  美国“真诚的保证”转达给北京政府领导人,表示希望改善中美关系,增加双
  边接触等等。美大使还主动与王国权握手寒暄,邀请王吃饭。[17]美国做出
  的种种姿态,无疑进一步影响了毛泽东对国际形势的分析,以及对美国威胁问
  题的判断;而面对中苏关系恶化的现实,这种分析和判断又使他开始不断地权
  衡,究竟是美国还是苏联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更大的威胁。
  
    其二,关于中国受到苏联威胁的忧虑。
  
    中国的西北、东北与苏联接壤,边界线长达7300余公里;北部的邻国
  蒙古作为苏联的盟友,接受其军事保护。苏军从1962年起重新在蒙古布防
  ,并于1963年7月苏蒙签订“关于苏联帮助蒙古加强南部边界的防务协定
  ”后开始大量进驻该国。这种周边环境对中国来说,在中苏友好时期无疑是一
  种安全保障,而当两国关系恶化,边界争端肇始后,即变成了一种无形的军事
  压力。中苏之间,从1960年8月在中国新疆博孜艾格尔山口附近地区发生
  第一次边境事端起,至1964年9月止,两国边境事件已达2792起。[
  18]其中1963年发生的中苏边界事件,据苏方材料记载,计有175起
  。[19]是年3月,《人民日报》社论公开指出:《瑷珲条约》、《北京条约
  》和《伊犁条约》是沙皇俄国政府强迫中国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9月27
  日,中国外交部又照会苏联政府,正式提出了不平等条约问题。这引起苏方的
  密切关注,11月21日苏联外交部复照询问说:为什么现在中国的官方文件
  中又出现了并不存在的“不平等”条约问题?在苏联方面看来,中国是在“觊
  觎苏联的领土,把‘不平等条约’问题作为苏中关系中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
  。[20]此后,1964年6月8日苏共中央做出决议,指责苏联的著作一些
  教科书、学术和历史地理地图对苏中两国之间国境线的确定问题有着不正确的
  阐述,对《尼布楚条约》、《瑷珲条约》、《天津条约》、《北京条约》及其
  他条约和协定的评价不确切,将从来没有属于过中国的领土列入到中国的版图
  里。为此,苏共中央要求对这些出版物进行删除和修改,以正确的立场阐述苏
  中关系和苏中国境线划分的历史。[21]是年,苏联并开始大力加强驻苏中边
  界的部队。[22]
  
    毛泽东则于1964年开始明确提出了苏联攻打中国的问题。是年2月,
  他在会见金日成时指出:苏联在压中国屈服的各种措施都不能奏效之后,“还
  有打仗”这一条。[23]7月10日,毛泽东在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时首次对
  外提出中苏边界问题,说:“大约100年以前,贝加尔湖以东地区才成为俄
  国领土,于是,海参崴、伯力、堪察加等地也就是苏联领土了。这笔账我们还
  没有算。”[24]虽然毛做出这一表示的意图在于“采取攻势,说些空话”,
  以期在当时进行的中苏边界谈判中掌握主动,从而“达到一个合理的边界状态
  、边界条约”,[25]但这个讲话却在国际上引起了重大反响,特别是苏联的
  强烈反应。其后,毛泽东多次在会见外宾时询问:“赫鲁晓夫会不会打我们”
  ?“派兵占领新疆、黑龙江,打进来,甚至内蒙古”,“有可能没有可能”?
  [26]尽管这时毛泽东认为苏联大规模进攻中国还不大可能,但是在他看来,
  与美国的威胁相比,苏联的威胁似乎更为现实,也更加紧迫。因此他明确表示
  ,“我们要准备”。[27]
  
    1966年1月,苏联与蒙古又签订了为期20年的具有军事同盟性质的
  “友好合作互助条约”。[28]这一情况与苏联向苏中边界地区增兵的现实联
  系在一起,使毛泽东进一步感受到了苏联对中国的军事压力。3月28日毛泽
  东在接见宫本显治时,于提到准备美国人从东海岸的上海、广州、青岛、天津
  等地方打进来之后,着重谈了苏联进攻中国的问题。他说,我们要“准备修正
  主义来打,打进满洲,东三省,打进新疆,中央突破,从外蒙古打进北京”。
  指出苏联“在外蒙古设立了原子弹、氢弹阵地,运来了原子弹和氢弹,驻扎了
  两个师。在中亚西亚的新疆那一边的哈萨克斯坦增加兵力。在赤塔以北的伯力
  、海参崴增加兵力”。并表示还要“准备美苏合作,瓜分中国。以淮河,陇海
  铁路为界,苏联占领北边,美国占领南边”。[29]
  
    毛泽东对苏联威胁的这种估计,不仅不断坚定了他关于苏联已经变成资本
  主义国家,苏联的党已经完全成为资产阶级政党、法西斯党的认识,[30]而
  且更重要的是,进一步影响到了他对中国国内形势的判断,使他愈益把国内的
  政治形势和无产阶级政权的巩固与否同苏联修正主义的影响联系到一起,戒备
  苏联向中国渗透,进行里应外合的颠覆活动。这一方面,为他继续强化国内的
  阶级和阶级斗争问题提供了理论的和现实的依据;另一方面,将苏联纳入威胁
  中国国家安全的假想敌之列,也有利于他利用紧张局势的压力,调动国内的一
  切积极因素,掀起一场反对所谓中共党内苏联修正主义代理人的政治运动。
  
    二、毛泽东对内忧,即所谓亡党亡国问题的警惕
  
    毛泽东在1962年1月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中就曾谈到,修正主义要推
  翻我们,如果我们现在不注意,不进行斗争,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
  中国就会变成法西斯专政的国家;[31]1964年1月他还批示解放军总政
  治部和公安部有关负责人,注意“我国军队、公安部队、机关中和社会上是否
  有被苏修布置的人”。[32]不过,据邓力群回忆,毛泽东最早提出国内防修
  反修问题是在1964年的春节,他找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爱泼斯坦等人
  谈话时说:中国有三个部搞修正主义。这三个部是农工部、联络部、统战部。
  [33]
  
    这次谈话实际表明了毛泽东对1962年以来中国国内政治形势的不满,
  特别是对主持中共中央一线工作的刘少奇的不满。紧接着,他就在3月17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表示:近一年我的主要精力花在同赫鲁晓夫的斗争
  中,现在应该再转到国内问题上来,联系国内防修反修问题;[34]并在5月
  27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说到要加强抵抗苏联入侵的准备时指出:赫鲁晓夫
  从苏共二十大以来的行径表明,社会主义国家会产生修正主义,甚至篡夺党和
  国家的领导权。因此,我们必须在我们党内、国内防修反修;在6月8日中央
  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谈到赫鲁晓夫是惯于搞政变的人,提出从中央到省一级
  党委的第一把手要抓军事。[35]6月14日,他又在十三陵水库接见参加中
  共中央工作会议人员时强调提出:“要特别警惕像赫鲁晓夫那样的个人野心家
  和阴谋家,防止这样的坏人篡夺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要求“大区书记要抓
  军队,不能只要钱,不要枪。”[36]
  
    是年末,毛泽东在对当时进行的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性质的评判上与刘
  少奇产生严重分歧,他在12月15-28日中央政治局召开的全国工作会议
  上批评了刘,并指责说北京有两个“独立王国”。[37]其间,陈伯达找王力
  说:毛主席刚才口授要起草一个文件(即后来的二十三条),“主席要整少奇
  同志了”。[38]此后不久,毛泽东在1965年1月接见斯诺时即谈道:中
  央将来怎么办?有可能出修正主义。[39]而由他主持制定、中共中央1月1
  4日发布的《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简称《二十三
  条》)则明确宣布: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40]这实际上已将斗争矛头直接指向中央,指向了刘少奇。
  
    至此,毛泽东基于对上述外患内忧问题的认识,开始准备发动一场文化大
  革命,以解决中国国内的防修反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而进行一场大
  规模的政治运动,需要消除外患,保持一个稳定的国际环境,这对毛泽东而言
  ,就是要解决苏联对中国的威胁问题。于是,他将目光投向军事防御战略,并
  进而开始考虑调整对外战略。
  
    三、毛泽东对中国战略防御问题的思考[41]
  
    中国自50年代以来,采取的一直是针对美国的战略防御方针,其重点防
  御方向一直是东南沿海和西南的中印边界。1962年,林彪又提出了“北顶
  南放”的军事防御设想,即从北面顶住美国联合日本对中国发起的进攻,而放
  其从南面进入中国。这种方针实施的基础在于中苏关系尚未破裂,中苏同盟尚
  且存在,中国的军事防御可以以苏联为依托。在此指导思想下,50年代至6
  0年代初,中国的主要工业企业基本都设在东北和华北地区,华南只有一处,
  上海以南地区属于放弃地带。
  
    但是到1964年中,毛泽东的对外战略防御设想开始发生变化。是年6
  月,他在中央军委作战会议和中央工作会议期间,否定了林彪的战略防御方针
  。[42]毛泽东此时认为苏联已经不可倚靠,他在考虑失去这个依托后,北边
  是否还能顶得住。因此他提出:如果南边放,他不进来,而北面又顶不住,怎
  么办?要防止敌人从中间突破,认为美国有可能搞空降兵,占领北京;敌人有
  可能走八国联军的老路,从天津、塘沽进来。[43]而林彪尚未摸清毛泽东的
  思路,依然按原定的方针思考问题。因此,当他听了杨成武汇报的毛泽东关于
  战略防御设想等问题的讲话后,联系到毛关于要警惕赫鲁晓夫式人物的论述,
  内心十分不安。[44]这种分歧表明,毛泽东此时已从战略防御问题上关注苏
  联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影响。
  
    与此同时,5月27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指出,从赫鲁晓
  夫大反华的趋势看,我们要考虑到万一他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竟然把战争强加
  在我们头上。因此我们必须下大力气加强抵抗武装入侵的准备;[45]并提出
  :在原子弹时期,没有后方不行。“三五计划”要考虑解决全国工业布局不平
  衡的问题,要搞一、二、三线的战略布局,加强三线建设,防备敌人的入侵。
  [46]当时“三五”计划中最主要的新建项目钢铁厂的厂址选在甘肃省的酒泉
  ,毛泽东就认为该地距苏联太近,是一条通道,苏军直接就开进来了。[47]
  他特别强调,应该在四川的攀枝花建立钢铁生产基地。[48]正是在这种指导
  思想下,周恩来在解释“三线”地区的划分时指出:“对修正主义,西北、东
  北各省是第一线”。“真正的三线是青海、陕南、甘南、攀枝花”。[49]
  
    此外,60年代中期,毛泽东还特别指出:我们不能只注意东边,不注意
  北边;只注意帝国主义,不注意修正主义,要有两面作战的准备。根据毛的指
  示,主持军委工作的林彪要求全国设防重点转到北面,全军要调2/3的工程
  建筑团到北部设防。参加军委工作的贺龙、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
  等人也分别就国防工业、战略问题、东北在未来反侵略战争作战的指导原则等
  问题进行研究,提出了重要意见。[50]
  
    总之到1964年,毛泽东因开始警惕苏联对中国的外部威胁,而更加忧
  虑于中国的最高领导权被修正主义分子所篡夺;由准备发动文化大革命,而更
  要对外患做出防备,两者相辅相成。由此,中国加强备战,进行对内对外战略
  方针调整的基点实际已不完全是为了防备美国对中国的侵犯;中共中央将三线
  地区作为全国的战略大后方,其出发点也已不仅是针对来自美国的威胁,而且
  还带有了防备苏联的成分。[51]这样,当越南的抗美战争进入高潮时,中国
  军事防御战略的重点实际上却开始了由南向北的转移。[52]
  
    在上述诸项因素的影响下,中国已不可能如越南所希望的那样,与苏联重
  新团结起来,在援越抗美问题上协调行动。60年代中后期,中苏双方在同时
  对越进行援助中,只能是被动的配合,并且矛盾尖锐,冲突不绝。中国不愿苏
  联通过援越提高自己在越南的地位和影响,为苏越走到一起的前景而担忧。进
  入70年代,毛泽东在最后完成对中国对外战略的调整时,谋求尽快结束越战
  ,及早实现联美抗苏的既定战略目标。由此,中国加强援越,中苏之间在援越
  抗美问题上的矛盾也趋向缓和,双方在对越物质援助上基本以配合为主,矛盾
  冲突转而居于了次要地位。
  
    较量:中苏两国同时对越南的援助
  
    越南战争期间,中苏两国对越援助的力度在不同阶段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此间发展变化的情形,于很大程度上同中苏关系的状况,以及由此而引发的苏
  越关系和中越关系演变的因素交叉、纠缠在一起,从而给中苏同时积极援越的
  行动,涂抹上了某种利益冲突的色彩。
  
    一、1961-1964年援越抗美初期
  
    1961年至1964年美国对越南南方进行“特种战争”时期,中苏两
  党关系进一步恶化,两党、两国关系趋向破裂。但是,由于中苏两国对越方针
  的不同——中国积极援助,苏联消极回避,使越南平衡与双方关系的砝码实际
  上向中国一方倾斜,中越关系较苏越关系密切。因此,此期中苏关系因素的影
  响尚不明显。
  
    出于国际主义义务以及对自身安全利益的考虑,中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抵
  抗美国、统一南方的斗争,一开始即采取了坚决支持、积极援助的政策。19
  61年6月,范文同率越南党政代表团访华,毛泽东在接见他时称赞道:你们
  工作做得好,北方好,南方也好。看来南方形势比停战以前好多了,地区也比
  那时大,美国人没办法,是南方人民自己搞起来的,人民要革命,美国人有什
  么办法。[53]1962年夏,中越两国领导人在北京共同分析美国特种部队
  入侵越南南方所造成的严重形势之后,中国决定立即向越南无偿提供可装备2
  30个步兵营的枪炮。[54]是年,毛泽东在会见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时特别
  强调说:我们之间是相互帮助,共同战胜敌人。你们不会丢掉我们,我们也不
  会丢掉你们。[55]翌年3月,总参谋长罗瑞卿率领中国军事代表团赴越,与
  越南领导人研究如果敌人进攻北越,中国如何援越、双方如何配合作战等问题
  ,并就“中越两军协同作战计划”和“中国支援越南主要军事装备和后勤物资
  计划”达成了协议。5月,刘少奇在访越时向胡志明等越南领导人表示:打起
  仗来,你们可以把中国当成你们的后方。[56]
  
    当美国在1964年初开始筹划扩大侵越战争时,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更
  加密切关注越南的形势,频繁会见越南等国领导人,并率先主动提出了向越南
  派遣志愿军的问题。6月24日,毛泽东在接见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长文进勇时
  说:如果美国冒险打到北越,中国军队就应该开过去。我们采用志愿军的形式
  好。[57]7月10日,周恩来在仰光与奈温会谈时指出:如果美国要打一场
  朝鲜式的战争,我们要有准备。[58]7月27日,毛泽东又对越南驻华大使
  陈子平等人谈道:如果美国人轰炸越南北方或在越南北方登陆,我们就要打了
  ,我们的军队想打仗了。他要想想,中国人不是没有腿的,美国人能出兵,中
  国人就不会出吗?我们去你们那里,跨一步就到了。[59]不过,此时毛泽东
  等中国领导人的这种表态,还是基于美国叫嚣进攻北越只是一种威胁,他们不
  能不重视中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反应这样一种认识,[60]而对美国摆出的
  一个威慑姿态。
  
    “东京湾事件”发生后,中国开始充分估计美国扩大战争的可能性,郑重
  声明“美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犯,就是对中国的侵犯,中国人民决不会坐
  视不救”,同时加强了援越力度。毛泽东此时与越南领导人的谈话即反映了中
  国领导人对援越抗美斗争的重视,以及军事援助的具体部署情况。8月13日
  ,毛泽东在会见黎笋时提出,应在云南蒙自地区修一两个大机场,以备援越空
  军的飞机无法在越降落时使用。并表示要增调一个空军师到南宁,半个空军师
  到昆明、思茅,两个高射炮师到南宁、昆明。毛泽东还特意强调对增调空军师
  的事“要公开讲”。关于援越兵力问题,毛泽东指出,第一线要充实,同时第
  二线要准备。并解释说,在那里我们只能使用30万到50万兵力,因为还要
  照顾天津、北京、上海等地。[61]10月5日,毛泽东与范文同等人进一步
  探讨了当美国把战争扩大到北方时越南如何应付的问题。毛泽东建议最好先在
  沿海修建朝鲜式的工事,使他打不进来。倘若打进来,越南也不要用主力跟他
  拼,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62]与此同时,中越之间开始磋商实施一个
  新的军事援助行动,国防部长林彪率团出访河内。12月,中越双方签订军事
  协议,其内容之一为中国将派遣30万军队(5个步兵师和5个高炮师)开赴
  越南北方,以使越人民军可以抽调部分力量前往南方对美作战。[63]随越南
  南方战争的扩大,中国在更大规模上向越南南方无偿提供军事物资援助。据不
  完全统计,从1962年至1966年中国援助越南南方各种枪支27万支、
  火炮540多门、枪弹2亿多发、炮弹90多万发、炸药700多吨、军服2
  0万套、布匹400多万米以及大批蚊帐、胶鞋、副食、交通通讯器材等。[
  64]
  
    与中国积极援越相对照的是,此期苏联对越南的抗美、统一斗争采取的却
  是一种消极回避的“脱身”方针,将对越南的支持尽可能限制在舆论方面,对
  越经济援助,特别是军事援助较少。赫鲁晓夫之所以不愿使苏联卷入印度支那
  半岛的复杂局势中,除为继续实施与西方缓和政策而避免同美国发生直接冲突
  的考虑外,中苏关系不断恶化的现状也是他所顾及的一个重要因素。
  
    苏联的这种对越方针,造成了越南在1964年底以前主要依赖中国援助
  的局面。由此,尽管越南在中苏对立中选择和调整自己的位置时,试图保持联
  华联苏、不偏不倚的方针,却还是与中国维系了更为紧密的关系。越南平衡中
  苏双方关系的法码实际上是向中国一方倾斜的。与此同时,中国与越南的合作
  也掺入了排斥苏联的成份。1960年中越之间达成的一项军事合作协议即规
  定,在未获签字双方中一方同意的情况下,禁止接受来自于第三国的援助。这
  其实是对越南获取苏联援助的一种约束。另据越南方面记述,此期邓小平曾向
  越南领导人表示,中国可以向河内提供1亿元人民币的资助,但交换条件是,
  越南拒绝接受苏联任何形式的援助。[65]
  
    此外,越南领导人在苏联人面前也并不回避对中国一些立场的维护。19
  64年2月,黎笋率越南劳动党代表团访苏,寻求苏联对其在南越发动全面起
  义计划的支持。越苏两党会谈时,黎笋针对苏联与西方和平共处、在中印冲突
  中偏袒印度、拒绝帮助中国试制核武器,较少支持民族解放运动等问题,提出
  批评。苏联领导人对越南劳动党的亲华立场大为不满,赫鲁晓夫表示,除非越
  方改变其立场,否则苏越两国之间不可能有密切合作的前景;并告诫说,苏联
  或许会回击越南的政策。[66]
  
    
  
    苏共中央甚至考虑要与其他兄弟党一起终止发展同越劳党的关系,向其说
  明,鉴于中国的分裂活动,支持中国即是损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暗示苏越合
  作的前景必须建立在河内对苏态度发生令人满意的变化这个基础之上。[67]
  
    为避免与越南南方共产党进行政府级官方接触,1964年7月,苏共责
  成苏联亚非团结会出面邀请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代表团访问莫斯科。由于该
  代表团提出了大量有关经济和军事援助方面的请求,亚非团结会建议苏共中央
  接见之。但苏共中央国际部反对这项提议,理由是如若接见越南南方这些爱国
  人士,苏共中央就须对该团提出的援助问题做出明确答复。苏共领导人采纳了
  此意见。[68]特别是当“东京湾事件”发生时,8月3日苏联《真理报》仅
  刊登了一则简短的报道,而且其消息来源于美军太平洋总司令部。事隔一日,
  苏联方面就此事件发表的声明,也是语调温和。赫鲁晓夫为表白自己与越方的
  行动无关,还特意致函约翰逊,说明他是从华盛顿近日来的声明、给美国军方
  发布的命令和新闻媒体的报道,以及越南人民军最高司令部发言人的声明中才
  获悉该事件的。[69]是月,赫鲁晓夫领导集团还曾“诬蔑越南和中国挑起东
  京湾事件”。[70]莫斯科的种种立场和态度,不能不令越南方面感到遗憾。
  在他们需要自己的社会主义盟友进行物质援手之时,到1964年夏之前,实
  际上却只有中国在向越南北方和南方提供各种武器装备、食品和运输工具等援
  助。
  
    这样,在60年代初,中国对越南的影响不断增强,中越两国之间各种代
  表团频繁往返交流,仅1964年第3季度即达32次,平均每月10次之多
  ,而其间苏越之间的交往却只有3次。[71]苏联在越南北方和南方民族解放
  阵线中的地位大大降低。1964年8月13日黎笋与毛泽东会谈时,于表示
  “中国的帮助与我们祖国的命运有关”的同时,就指责说“苏联拿我们作交易
  ,这是很清楚的”。[72]是年11月,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部通报苏联驻越武
  官说,越南军事力量在东南亚地区的战略策略与苏联的有所不同,为此,越南
  国防部通知苏联武官:鉴于越南已不再需要苏联的军事专家,故而他们的工作
  一经结束就应该离开越南,另外,越南也不要求苏联再派来替换人员。面对这
  种明显的被排斥的状况,苏联人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卷入越战之后,在与受北京
  控制的越共打交道时,越南是否还能成为苏联的支持者。[73]
  
    
  
    面对自己在越南地位和影响的颓势,以及美国扩大对越战争的趋势和越南
  抵抗美国侵略的决心,苏联不得不重新考虑其对越政策。毕竟东南亚地区对于
  苏联来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而苏联要向该地区进行政治渗透、加强其影响
  的主要渠道就是越南。在与美国争夺势力范围、与中国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前景
  下,苏联既不能容许越南被美国吞食掉,也不能听任其彻底投入中国的怀抱。
  由此,勃列日涅夫执政伊始即着手调整苏联的对越方针。1964年11月9
  日范文同率代表团访苏,柯西金与之进行了会谈。这是继赫鲁晓夫下台后苏联
  政府首脑首次会见越南领导人,苏越双方就苏联对越经济、军事援助问题达成
  了共识。[74]是月27日苏方发表声明,第一次对越南做出承诺,向其提供
  一切必要的援助。[75]
  
    这样,至1964年末,苏联的对越政策最终由“脱身”改为“插手”。
  
    二、1965-1969年援越抗美中期
  
    1965至1969年是美国派出地面部队直接进入南越参战,将侵略战
  争不断升级;越南北方和南方解放武装力量与美国进行军事上和政治上全面较
  量的阶段。此期中苏两国同时援越,特别是苏联不断加大对越军事援助的幅度
  ,并且主要提供的是中国当时不能生产或生产不多的先进武器装备,进而使苏
  联在越南的地位大大提高,越南与苏联的关系转而趋向密切。与此同时,中苏
  关系在苏联领导人更迭之时却未能出现转机,苏联新领导集团对中国的对苏政
  策做出了更为强硬的反应,中苏两党关系破裂,国家关系进一步恶化,至19
  69年3月中苏双方在珍宝岛发生较大规模的武装冲突,8月苏联又在中国新
  疆裕民县铁列克提地区采取报复行动,制造了严重的流血事件,中苏关系紧张
  达至顶点,进入敌对状态。在这种状况的影响下,中国援越的方针和态度随之
  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1965年2月初柯西金访问河内,与胡志明等领导人讨论了苏联援越问
  题,并签订了关于加强对越南防御能力援助的协定。鉴于美国飞机对越南民主
  共和国领土的轰炸,苏方在苏越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宣称说:苏联人民将履行其
  对社会主义兄弟国家的国际职责,与盟国一起,采取保护越南民主共和国安全
  和加强其国防力量的措施。4月,黎笋率团访苏。苏越经双方会谈,确定了包
  括军援在内的进一步援助的具体方式和数量。同期,河内的关键性防空区域已
  获得了苏联提供的大量高射武器装备。[76]据美国情报部门估计,是年一年
  内苏联就向越南提供了1亿多美元的军事装备。[77]
  
    此后至1968年,苏联的对越援助稳步增长。虽然在1967年前苏联
  援助的总额还落后于中国,[78]但其中军事援助部分却大大超过了中国。1
  965年下半年经由凭祥铁路运入越南的援越军事物资共计65000吨,其
  中苏联和东欧(主要是苏联)的物资为50000吨,中国的仅为15000
  吨。[79]1966至1967年,莫斯科又承担了向越南提供5亿卢布军事
  装备的任务。[80]在1967年前,苏联对社会主义国家援助中的50%是
  给越南的,其中近60%是军事援助。[81]而到1968年,苏对越军援数
  额已达3.57亿卢布,占是年苏援越总额5.24亿卢布的2/3强。此外
  ,是年苏联的对越援助额也已占到社会主义国家援越总额的50%,在数量上
  超过了中国。1969年初越美和谈开始,越南战争进入边打边谈阶段后,苏
  联对越军援数额虽然有所降低,但总计仍达2亿美元。[82]从1965年到
  1973年,苏联共向越南提供了10亿卢布的经济援助和20多亿美元的军
  事援助。[83]
  
    勃列日涅夫以加强对越军事和经济援助作为加强苏联在东南亚地位的巨大
  杠杆,其功效颇为显著。越南领导人曾反复强调说,苏联的军事援助对越南来
  说是十分必要的,其援助的巨大数量和效果也是不容置疑的。越南“深深地、
  真诚地感谢苏联所给予的援助”。1965年3月22日,胡志明、范文同在
  会见访越的苏联军事代表团时指出: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军队基本上装备的是苏
  联的武器和战斗技术设备。苏联新提供的这些军事装备,大大加强了越南的武
  装力量,为他们建成一支现代化的正规军提供了条件和保证。[84]1966
  年3月,日共中央总书记宫本显治在与毛泽东讨论苏共领导人的问题时也曾评
  价说,苏联“提供的高射炮,毕竟是击落美国飞机的重要因素之一。越南同志
  要求他们援助,并且感谢他们”。[85]
  
    此期,虽然就实力而言,中国远远比不上苏联,但是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
  的世界革命思想和国际主义精神,促使他们继续密切关注越南的抗美战况,竭
  尽全力去帮助越南。事实上,对于越南来说,中国的援助也是最直接的和最及
  时的。到1966年3月止,中国在越南北方的支援部队,包括两个高射炮师
  ,总共已有13万人。[86]
  
    是年8月,毛泽东在会见越南党政代表团时谈道:“南越解放军在森林里
  头没有帐子,睡不好觉,雨衣缺少,食品不够,药品不够,我看了那个情报很
  着急。”[87]他曾要求说:“越南南方凡是提出需要,我们有可能办到,就
  一定满足。有些我们有的,也能办到,越方没有想到,我们要主动提出。”并
  亲自交待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在援助越南南方的物资中,增加压缩干粮、肉
  松、猪肉罐头、咸鱼、蛋粉、雨衣、蚊帐和医疗器械。周恩来则提出:“援助
  越南是我们的头等任务。对越南提出的要求都要严肃、认真、积极地对待。”
  他要求:“给南方的装备,要便于使用、便于携带、便于隐蔽和便于运送。”
  [88]1967年10月5日,毛泽东在与越南副总理黎清毅等人谈话时指出
  :“因为你们是在前线,所以首先感谢你们。这不是哪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
  世界人民都看着你们。你们对付的是一个世界第一号的帝国主义”。“最后胜
  利要属于你们的”。“我们的援助只是帮助你们修路,给些武器和物资。”[
  89]
  
    从1965年4月初黎笋率越南党政代表团访华时具体提出中国向越南派
  出支援部队的要求,中越双方签订有关中国向越南北方派出支援部队的协议,
  6月中国以“支援部队”的形式派出第一批军队入越始,至1968年3月止
  ,中国先后入越的防空作战部队、铁道部队、国防工程施工部队、筑路部队等
  共23个支队32万余人。最高年份达17万余人。[90]1964至196
  9年,中国向越南南方提供的各种现汇共计约达1.8亿美元。[91]至于军
  事物资援助方面,中国在1965到1976年期间向越南提供的枪、炮、枪
  弹、炮弹、舰艇、中型坦克和水陆坦克、装甲输送车、汽车、飞机、炸药、有
  线电机、无线电机、军服以及大量油料、被装、药品、卫生器材等军用物品,
  约合人民币42.6亿元,可装备200余万人。[92]
  
    此期,由于越南在借助外力提高自主安全能力时逐渐倒向苏联一边,中越
  之间在政治上的合作趋向冷淡,中国于大方针上仍然全力援越的同时,在某些
  方面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1966年8月,越南方面以保卫铁路、公路运输及中国帮助的筑路工程
  免遭破坏为由,要求中国加强防空力量援助。中国方面婉言予以拒绝。[93]
  1968年中期,李强多次向越方指出:越南的经济建设战线拉的太长,希望
  其“立足于战争”,经济建设应以“急需的、小型的、分散隐蔽的”为主,意
  即减轻要求中国提供经济援助的压力。[94]
  
    1968年10月初,越南为获得台风损失的救济及南方作战的物资援助
  ,要求派代表团来华。周恩来答复范文同:“中国党政负责人在10月因国内
  事忙,不可能接待越南党政代表团”。对越方的需求,“可先在1969年援
  助协议中加以调整”。[95]尽管此时中共领导人确实正在筹备八届十二中全
  会,但是否真的紧张到无暇接待越南代表团呢?且不说1966年8月中共八
  届十一中全会召开时中国领导人曾与范文同举行了会谈,事实上在这次十二中
  全会召开前后及会议期间,毛泽东就会见了几内亚代表团、巴基斯坦外长、意
  共(马列)代表团、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周恩来等其他中国领导人也是外
  事活动频繁。[96]而与范文同的会谈却一直推迟到了11月才举行。
  
    
  
    进入1969年后,中国更加向越南强调不能过分依赖其他国家的军事援
  助,以后应当严格遵循独立自主、自立更生的方针。中国领导人在同越南领导
  人会谈时指出:看来你们有丰富的人力资源,供给部队武器也不困难,而与此
  同时中国却存在一些问题。因此,我们希望你们考虑如何更好地、更适当地使
  用你们自己的人力资源。[97]同期,苏联情报部门报告说:中共九大以后,
  越南试图获得中国更为有效的援助,但未获成功。越中签订的1969年援助
  协议,中国人在半年里仅完成了31.4%。他们还建议越南的船只离开中国
  的港口。这使对越南南方爱国力量的援助形势变得复杂化了。[98]
  
    三、1970-1972年援越抗美后期
  
    1970-1972年越南战争进入最后阶段时,中苏关系也由敌对逐渐
  转入进行政治与军事的对抗。与此相应,越南问题更加紧密地与中苏两国各自
  的战略利益联系到一起,这令中苏双方都开始着手在援越问题上寻找新的机会
  。
  
    此期,尽管苏联为了确保越美和谈的顺利进行而减少对越军援数量,以缩
  减越方的战役行动,但仍然每年与越方签订新的年度援助协议。1969至1
  971年,莫斯科同北越签订了7个援助和经济合作协议,其中两个为197
  1年签订的关于加强越南防务力量的补充协议。[99]1972年,苏联又向
  越南提供了导弹等新的军事援助。[100]
  
    在越南战争期间,苏联不仅向越南提供了飞机、火箭、坦克、炮兵和步兵
  武器等最现代化武器、弹药和物资设备、运输工具,以及石油产品、黑色和有
  色金属、粮食、化肥、药品及其他物品,而且还培训了越南人民军的各类军官
  及大学生和实习生1万多名,派遣了大批苏联军事专家和其他专家赴越工作,
  帮助越方掌握现代化战斗技术,恢复被炸坏的企业和电站;到1970年8月
  止,苏联为90多家越南工业企业和其他项目提供了设备,并且帮助建设了其
  中的一半。苏越双方还经常举行最高级会晤,研究对越援助问题,商定政治方
  面的共同步调。[101]对此,黎笋在苏共二十四大上提出,苏联人民的支持
  是“鼓舞我们全国同胞和战士争取新的更重大胜利的强大动力”。[102]
  
    与此同时,苏联着手与越南建立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援越方针出现新的
  动向。1971年4月苏共二十四大后,苏联方面认为,越南的社会舆论已明
  显地朝着更接近苏联的方向波动。虽然越南劳动党的总路线还保持与苏、中的
  结盟不变,但是出现了发展和巩固同越南关系的新的机遇。而苏联以越南为依
  靠,就具备了在印度支那地区确立自己政策的更大的可能性,这则有可能成为
  苏联通向整个东南亚的一把钥匙。为此,苏联必须最大限度地利用这种对苏联
  有利的情况,将短期(每年)援助向有计划、以长期合作为基础的援助过渡,
  而且不能让对越经济技术援助脱离苏共的政治路线;在军事合作领域内,则应
  继续在接近苏联的、较现代化的基础上重新装备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武装力量。
  [103]
  
    在中苏关系、苏越和中越关系都面临新的转折关头的时候,中国的援越抗
  美进程也发生了新的变化,其突出特点就是,与60年代相比较,对越物质援
  助的力度大大加强。这种变化的基础在于,第一,越南劳动党的领导权在19
  69年9月胡志明去世后,实际已完全为亲苏势力所控制。鉴于此期中苏关系
  的状况,印支地区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来说显得尤为重要。故而,中国对苏越关
  系的发展更加敏感,希望通过加强援越来拉住越南,防止其被纳入苏联的势力
  范围。第二,中越要抢在越战结束、国际监督之前,把更多的武器军火运到越
  南南方去,[104]为随后越南北方进行统一南方的战争做准备。第三,此阶
  段中国着重进行对外战略的调整,即改变面对美苏两面受敌的被动局面,实现
  与美国的和解,联合美国与中美的首要敌人苏联进行对抗。为此,中国要支持
  越南在南方战场上对美展开的战略进攻态势,以取得更大的军事胜利,督促美
  国从速由越战泥潭中拔足;同时劝说越南在和谈问题上做出让步,以求尽快结
  束战争,避免因越战的拖延不决而妨碍中国联美抗苏战略目标的及早实现。[
  105]
  
    
  
    由此,早在1969年9月底以后,广东、广西、云南、湖南四省区即根
  据毛泽东在会见范文同时提出的可以将这几个省区作为援越基地的意见,迅速
  成立了援越领导小组,开始与越南的受援省谈判确定各种援助项目。[106]
  进入70年代后,1970年9月,周恩来向越南领导人表示:中国方面一定
  要基本上满足你们的要求,将尽最大的力量帮助你们。毛泽东更是特意对范文
  同强调说:任何认为我们也有困难而说不要帮助你们的人都是反动派;并且于
  11月批示将援赠越南南方受灾省200万人民币的物资,“增至500万”
  。中国对外贸易部则发出通知,督促各进出口总公司,将所拖欠的尚未执行完
  毕的1967年以来的无偿援越物资,抓紧清理一次,并采取措施设法完成。
  [107]此后1971年3月,中共中央确定了进一步加强援越的方针。[10
  8]1971-1973年成为中国向越南提供援助最多的三年,签订援助协
  定的总额近90亿元人民币,单就军事援助来说,近两年的援助物资即超过以
  往20年的总和。[109]援越的规模十分庞大。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这时也更加积极地鼓励越南向苏联要东西。[
  110]如叶剑英对李班等人说:“你们向他们要武器、吃的、用的,都送来
  ,越多越好。如运不走,就存放在中国。”李强则询问越方:是否要求苏联多
  发运些军火?长征来华时,周恩来也嘱其多向苏联要汽车。等等。[111]中
  国这么做固然有减轻己方负担的目的,但也含有藉此制造越苏矛盾的意图,希
  冀越方在苏满足不了其要求时因不满而生出嫌隙,由此增加对苏联的离心力。
  
    总之,从1965至1976年,中国生产的大型武器装备,许多都供应
  了越南。一些新型装备研制成功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尚未装备,就优先援助给
  越南。当越南提出的要求超出了中国的生产能力,中国人民解放军即使动用库
  存,甚至抽调现役装备也要尽量满足越南的急需。中国对越南的无偿军事援助
  到1975年逐步压缩规模,至1976年方告停止。在整个越南抗美救国战
  争期间,中国对越南的物资援助折价达200多亿美元。[112]
  
    纠葛:中苏在援越抗美问题上的矛盾与冲突[113]
  
    中苏在对越援助问题上的矛盾冲突,开始于1965年苏联大规模援越之
  后。此时中苏关系恶化的现实,已将两国重新合作的道路封死。当苏共中央、
  苏联部长会议于1965年4月致函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举行越、中、苏
  三国最高级会晤,把分歧撇在一边,采取联合行动的建议后,7月,中国方面
  即复函予以拒绝,并指责说:你们所说的“联合行动”,就是要兄弟党服从你
  们老子党的命令,就是要兄弟党、兄弟国家成为你们推行美苏合作主宰世界政
  策的工具。[114]
  
    1966年2月底日共代表团访华,日方同刘少奇等中共领导人讨论通过
  的公报草案不仅在批判修正主义时未点苏联的名,而且还提出了关于建立包括
  苏联在内的反美国际统一战线、与苏联统一行动援助越南的问题。对此,毛泽
  东向日方表示:你们这种态度是受到苏共领导欢迎的,但是我们不欢迎。决定
  不发公报,只发消息。同时,毛泽东还否定了宫本显治所说的:虽然不直接同
  苏共领导采取联合行动,但可以同其领导下的群众团体采取联合行动的意见。
  他认为:国际民主团体的活动用处不大,不可过高地估计它的作用。就是写出
  最好的决议也没有用。[115]对于毛泽东而言,中国决不可以与修正主义苏
  联在援越问题上搞联合,双方只能是分别行动,各援助各的。[116]
  
    只是,中苏两国在援越抗美大目标下各行其是的同时,因所处地理位置的
  不同,又不能不在对越援助的过程中发生接触,进行某种形式的协作,这样,
  矛盾和冲突也即由此而生。特别是,由于越南在其抗美救国战争中力争得到中
  苏双方的最大援助,使得这种纠葛更加突出起来。
  
    一、1965-1969年中苏之间的矛盾冲突
  
    1965至1969年中苏之间在援越抗美问题上不断发生摩擦和冲突,
  有时甚至进行激烈的斗争。这种情况主要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中苏在实现苏联援越军事行动计划上的矛盾冲突
  
    1965年2月柯西金访越结束后,苏联制定了一个新的援越军事行动计
  划。25日,苏共中央、苏联政府根据此计划,通过苏驻华使馆向中国提出口
  头声明,要求1、派一个旅的战斗部队和其他现役武装人员4000人通过中
  国铁路去越南;2、在中越边界地区拨出一到两个机场(如昆明机场),供苏
  的一个米格-21截击机大队使用,并驻扎500名苏现役军人,用以保证机
  场的安全;3、在中国领空开辟空中航线,供苏联运送米格-21飞机和其他
  武器及苏联在越军事人员所需的物资。为了进一步表明此项要求的迫切性,苏
  政府又于2月27日通过其驻华使馆提出:事情很急,他们应越南的要求,要
  用45架安-12飞机空运18门高射炮和75挺高射机枪去越南。[117]
  
    3月10日,中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正式答复苏联政府2月25日的口头
  声明说:苏联提出的军事计划超出了通常的军事援助范围。对于第一条要求,
  中国以越南方面并不赞成苏联的作战部队进驻越南为由加以拒绝。关于第二条
  建立空军作战基地的要求,中国则强调,按照苏联通知的米格-21飞机的飞
  行距离,把昆明作为作战基地,根本起不到保护越南领空的作用,故此也回绝
  了。而对于第三条在中国建立“空中走廊”的要求,此前中方已于2月28日
  回复说,大规模空运不符合苏联主张的绝对保密原则,建议改为陆运。此时再
  次重复说明,苏联给越南这么一点武器和作战物资,却要派苏联飞机长期在中
  国领空飞来飞去,这不仅不能吓退敌人,还会立即暴露给敌人知道。中国的“
  答复”指出,像这样的重大行动,没有经过越、中、苏三方协商,是强加于人
  。因此,中国方面不能同意苏联的这种军事行动计划。“答复”并指责说:苏
  方的要求,实际上就是把中国、苏联、越南三国置于目前就开始对美国公开作
  战的地位,这将使当前越南人民反美斗争的形势复杂化。总之,在中国政府看
  来,苏联的这些要求是另有所图。例如,苏方要求紧急空运高射武器去越南,
  但是却直到3月8日才将这批飞机和高射武器交给中方,中方于当日两天内全
  部起运交付越南。为此,中国方面认为,如果苏联真的那么急于运,何以拖延
  8天才运来呢?[118]苏联的行为令中国疑虑重重,感到在中苏关系目前的
  状况下,苏联提出这些要求,实际是对中国主权的侵犯和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
  胁。
  
    
  
    莫斯科则利用中方的答复进行攻击,大作中国阻止苏联援越的文章。苏联
  领导人于莫斯科三月会议上披露说:由于尽快掩护北越城市免遭美国空军袭击
  至关紧要,我们请求中国当局允许载有军事技术装备和必要数量军事专家的苏
  联运输机穿越中国领空。但中国政府拒绝了这一请求,理由是苏联飞机在中国
  上空飞行可能被敌人发现,从而“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没过几天,中国领导
  人又想出了新的十分可笑的借口。他们把苏联航空兵部队经中国飞往越南的建
  议完全看成了“想控制越南和中国”的企图。他们竟不为这种荒诞的论断害羞
  ,似乎在越南民主共和国边境地区的几百人“可以控制”有6.5亿人口的中
  国。苏方进而责备说:由于中国的这一立场,尽管美国在越南的侵略行为不断
  加剧,我们给越南提供的必要的军事技术装备,主要是防空装备,只有用铁路
  运输,而这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不过经我们的努力,部分苏联装备还是运到了
  越南。[119]
  
    对此,中国外交部虽然提出目前尚不宜公开表态驳斥苏方,但认为,为了
  消除苏方宣传所造成的影响,有必要向有关人士吹吹风,由中方涉外人员在同
  国外左派和中间派人士的谈话中澄清事实,说明:苏联在“莫斯科分裂会议”
  上“掀起了一个所谓中国阻挠苏联援越的谣言攻势,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来
  反对中国”。但谣言的影子只有18门高射炮和75挺高射机枪。中国认为这
  批武器空运不好,也无必要,建议陆运,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对越南需要,
  而且苏联同意给的军事物资,中国无不全力以赴,予以协助。过去如此,现在
  仍然如此。关于这一点,越南同志知道,苏联同志也知道。事实总是推翻不了
  的。而苏联歪曲事实,诬蔑中国阻挠他们援越,是一种预谋的反华行动。[1
  20]
  
    1967年5月,苏联又向中国提出要经中国领空转运米格-17和米格
  -21型飞机各12架。苏联关于空运问题的旧话重提,自然再次遭到中国拒
  绝。中国方面认为,苏联提出空运飞机的建议是在有意识地将军事秘密暴露给
  敌人,是一个阴谋。这样一个大的军事行动,苏联不经协商就要迫使中国接受
  ,无疑是十足的大国沙文主义态度。越南方面在传达苏联的这个要求时,估计
  到中国不会同意,所以同时提出通过铁路运输飞机的方式,为中国所接受。[
  121]
  
    
  
    (二)中国对苏联派志愿军援越问题的反应
  
    1965年3月23日,勃列日涅夫在莫斯科红场为苏联宇航员庆功的群
  众大会上发表讲话,首次提到:目前我们中央机构收到不少苏联公民的呼吁书
  ,表示准备参加越南人民争取自由与独立的斗争。我们很理解苏联人民所表达
  的这种兄弟团结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感情。此后,苏联又在4月17日就黎
  笋率领的越南党政代表团访越成果发表的联合公报中公开宣称:如果美国强化
  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略,苏联政府于必要的情况下,在越南政府请求时同意
  苏联公民前往越南。[122]其实勃列日涅夫的讲话只是对3月22日越南南
  方民族解放阵线向社会主义国家提出的援助请求(包括派志愿军问题)所做的
  一个表态性反应。越南此时并无意向苏联提出派遣志愿军的实质性要求。是年
  3月26日,越南副外长黄文进在与苏驻越大使谢尔巴科夫会见时曾透露说,
  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感谢苏联要派志愿军参战的这种支持,但是目前他们还
  不需要,必要时他们会提出此项请求的。[123]故此,苏联政府的声明不过
  是一种政治姿态,其提出派志愿军问题,主要是作为一种宣传手段向美国施加
  压力。在这里政治意义实际已大于军事意义。
  
    然而,苏联的表态对中国却是一种刺激。当越南方面对苏联派志愿军的承
  诺表示感谢的时候,中国领导人即对此表示了不满的看法。1965年10月
  ,周恩来在与范文同的会谈中提出:我不支持苏联志愿部队赴越的想法。彭真
  、罗瑞卿也同意我的意见。1966年3月,他在同黎笋谈到越南要求社会主
  义国家派出志愿飞行员时,特意提醒说:苏联可能把这个秘密泄露给了敌人。
  你们从苏联飞行员那里得到的还不足以补偿他们给你们所造成的损失。8月,
  周恩来又以中国的支援部队是正规军为由,正式向范文同提出:中国可以拒绝
  其他国家派遣志愿军到越南的要求。[124]
  
    
  
    (三)中苏在援越物资过境问题上的矛盾冲突
  
    由于社会主义国家向越南民主共和国运送物资比较便利和现实的途径是通
  过中国的领土,因此,在整个援越抗美期间,中国铁路成为免费转运苏联和朝
  、蒙、东欧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援越物资至越的一条重要通道。[125]此期,
  中苏双方围绕苏联援越物资经中国铁路过境的问题,展开了尖锐的斗争,其纠
  葛过程复杂,更为突出地表现了中苏之间在援越中的矛盾冲突。
  
    1965年2月,柯西金访越两次途经北京时,向周恩来谈道:美国轰炸
  越南北方以后,苏联可以放手援越了。苏将无偿向越南提供大炮、坦克、地对
  空导弹。周恩来表示:希望苏联快给越南武器,中国铁路可以帮助运输。毛泽
  东在2月11日会见柯西金时也指出,中国将协助把苏联的军事技术装备尽速
  运往越南。此后,中苏两国政府于3月30日达成协议,签订了关于转运苏联
  政府供应越南民主共和国的特种物资过境议定书。中国方面随即把转运苏联援
  越军事物资放在优先地位,成立了专门小组负责此项工作。[126]4月,苏
  联援助越南的首批地空导弹装备,包括13列火车、403个车皮、282名
  专家,及部分旅团指挥器材(大部为旧货),相当与两个火力营、两个技术营
  、1个指挥营,开始经中国过境运往越南。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要求必须及时
  、安全地将这批装备和人员运抵越南,并由副总参谋长李天佑亲往广西凭祥检
  查布署工作。4月14日至5月20日,中越苏三方在凭祥进行了此批物资过
  境的交接手续。6月,范文同等人在莫斯科与苏方达成有关军事援助的意向后
  来华,罗瑞卿在同文进勇会谈时阐明了中国对运送苏联军援物资的立场:你们
  向苏联要装备,理直气壮。但要有重点,逼他海运。要我们运也可以,但不许
  他搞阴谋。什么提供空中走廊、机场、港口等,过去、现在、今后我们都不干
  。罗瑞卿表示:关于苏联援越物资的过境运输,我们还是像过去一样免费运输
  。他们的专家过境,我们也会招待的。此后不久,刘少奇于7月3日与阮维桢
  会谈时指出:苏联和东欧的援越物资,今后应主要从海上运输。中央援越领导
  小组办公室随即提出:苏联援越物资,大部分应要求苏方海上运输。凡过去与
  我达成协议由我负责转运的物资,我们负责。如有少量急需或特种物资要求我
  转运,可适当安排。海上运输遇空袭要求在我港口待避,可视情况临时商定。
  中央领导人批准了这一方案,周恩来、罗瑞卿并指示说:空运物资也可答应,
  因为其不同于开辟空中走廊和拨给机场。[127]7月,中越运输代表团在北
  京举行会谈,并于26日签订了会谈纪要。据中越双方达成的协议,1965
  年下半年苏联及东欧等国过境中国的物资计划为14.85万吨,其中军事物
  资5.5万吨,一般物资7.5万吨。双方商定,优先安排运输军事物资。[
  128]根据中国的材料,1965年3月,中国方面根据苏方提出的货单运
  送了150车皮以上的物资去越南;4-10月,苏方计划有40列车左右的
  军用物资过境。5月26日,苏越双方又在莫斯科达成由苏联向越南提供一批
  补充物资的协议,要求中国转运。从1965—1968年,通过中国铁路转
  运的援越物资共179列火车、5750个车皮。中方认为,中国自始至终都
  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严格按照协议,全部、及时、安全地转运了苏联的
  援越武器。[129]
  
    但是苏共中央于1965年7月初致函中共中央,指责中方没有及时转运
  苏给越的补充物资。对此,中共中央7月14日复函苏共中央予以驳斥。此后
  ,苏联方面继续提出:中国当局违反毛泽东同志的保证,从苏方一开始向越南
  运送军用物资时起就制造困难。在苏联和越南民主共和国之间达成了关于增加
  提供军事技术装备和加速运送这些装备的协议后,中国行政当局的代表阻挠运
  输苏给越的物资。[130]
  
    那么事实究竟如何?这其中的是是非非能否说清呢?
  
    对于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援越物资过境问题的处理,中国历来的做法
  是在援助国提出申请之后,首先征求受援国越南的意见,然后协调好中越两国
  的运输计划,再同援助国达成相应的协议。1965年8月26日,苏联方面
  向中国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递交了一份关于1965-1967年补充供应越
  南的军事技术物资过境的申请。中国方面依照惯例办理,通过中国驻越大使于
  9月2日通知越南外交部苏方申请之事,并在是月17日、27日和10月7
  日连续催请越方答复。同时由中国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的有关人员于9月18
  至10月18日接连5次向苏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代表和驻华武官说明情况,
  表示一俟得到越南的答复,即与苏方商谈签订协议之事。但直至11月初,越
  方仍无回音。中国于是将苏联的申请暂时搁置。对于10月7日苏对外经委代
  理代表请中国对外经委尽快签协议的要求,中方回复说:在搞清苏联的这批军
  事技术物资“哪些是越南方面首先必需的,它希望在什么期限内收到,以及为
  了接受这些技术装备在技术上有哪些可能性”之前,中国方面将不接受苏联给
  越南的军用物资。据此,中方向苏代表声明,拒绝让一系列载有苏军援物资的
  运输车辆从中国过境,其中涉及到10辆军机修理车以及40门高射炮的转运
  。[131]
  
    不过时隔不久,中国方面对于特殊问题还是采取了通融的态度,在征得越
  方同意后于10月12日约见苏驻华武官,正式提出就上述修理车和高射炮两
  项物资的运输问题与苏方单独办理换文,以便尽早将其运往越南,而不必等待
  补充协议的签订。随后,中方又多次催询,苏方却迟迟不复。在中方人员质问
  其用意何在时,苏武官和代理代表也表示不理解莫斯科的意图。10月21日
  ,苏共中央致函中共中央,指责中国有意“拖延签订”协议,并拒绝接受转运
  上述物资。对此,中共中央于11月5日复函澄清说,事实明摆着,这两项物
  资不能及时转运,责任完全在苏方。进而回击苏联是“无事生非,蓄意诽谤”
  ,存心颠倒黑白,目的在于制造口实,作反华文章。[132]
  
    另外,在运送苏联过境物资时,中国方面坚持按协议办事,不愿意迁就苏
  联,改变自己的运输计划。苏联方面则强调非常时期,援越不必完全照章办事
  ,可以作特殊处理。故而苏联常常违反同中国签订的运输协议,或不按时提交
  计划,或不按计划发车,有时甚至既无计划,又不通知,突然将列车开进中国
  边境站。中国方面认为,这种情况不仅打乱了中方的计划,而且使中越两国的
  运输计划无法衔接,是破坏协议的行为,极大地影响了援越物资的正常运输。
  9月2日,中国对外经委副主任李强约见苏对外经委代表,指出:苏联的做法
  就是要造成一种形势:如果我们接运你们违背协议运来的物资,你们就可以任
  意打乱中越两国的运输计划;如果不接运,你们就造谣说中国阻挠苏联援越物
  资过境。李强表示坚决反对苏方的这种做法。苏代表则保证说,今后一定采取
  措施,按协议办事。只是此后情况并未发生变化,仅9月一个月内,苏联方面
  无计划和不按计划发车数即占总批数的72%。为此,中方从9月18日至1
  0月23日,先后10次向苏方提出这一问题,声明此事如不加以解决,误了
  运输时间,一切责任完全由苏联方面承担。苏代表一面感谢中方“由于我们的
  过错而造成的工作障碍所表现的巨大耐心”,表示要找出症结所在,消除己方
  工作中存在的缺点,一面恳请中方“不要把我们看成是不可救药的”。[13
  3]
  
    但遗憾的是,以后此类事情仍有发生。如是年11月25日,一批由中国
  代越储存的苏联、波兰炸药和爆破器材提前到货,给中国对外贸易总公司的工
  作带来困难。1966年4月上旬,一批从波兰发往越南的炸药、雷管由苏联
  方面换票发运时在手续上造成了紊乱,运单与货物名实不符,如未发现即办理
  换装和发运,又会成为中苏之间的一场过节。[134]
  
    1966年4月末,苏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在访问匈牙利期间谈到,由
  于苏联同越南没有共同边界,苏的援越物资非经过中国不可。如果中国不阻挠
  苏联援越物资过境,这种援助会更加有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旋即于5月4日
  发表声明驳斥说:苏联交运的援越军事物资,中国方面均优先、迅速、免费转
  运给了越南。至1965年底,中国已转运苏联援越军用物资4.3万余吨。
  声明指出:苏联援越的军用物资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是同它的国力很不
  相称的。所有武器都是过时的,有些还是破损的。数量也很少。1966年第
  一季度,苏联要求中国准备1730个车皮的运输力量,中国方面予以同意,
  并备好了车辆。但苏联方面实际交运的物资只装了556个车皮。苏联与古巴
  没有共同边界,而且距离遥远,但却可以把火箭核武器运过去又运回来;为什
  么对离得并不那么远的越南,连常规武器都运不过去呢?苏联同印度也没有共
  同边界,但苏联可以由海上把大量物资运去,帮助印度打中国,为什么苏联不
  能由海上把它的物资运到越南,支援越南人民打美帝国主义呢?[135]
  
    7月初,《人民日报》又特别发表评论员文章揭露“苏修制造谣言”,宣
  称:“越南方面同意接受的军援物资,中国方面一律同意协助转运,从未阻挠
  ;苏联援越军事物资到达中国边境,中国铁路都立即以特快的军运办法予以转
  运,从未拖延,也根本没有发生过积压的现象;中国铁路对所有军援物资的转
  运都是免费的,我们从来没有向苏联政府收取过一个卢布、一块美元、半个格
  兰姆黄金,更不用说什么地对空导弹之类的实物了。”[136]
  
    中苏之间在苏联援越物资经中国铁路过境问题上的唇枪舌剑,频频交锋,
  令急于获得大量援助物资的越南左右为难。为保证军事物资优先过境抵越,越
  南政府一方面于1966年初正式通知中国:他们已同苏联和东欧国家达成协
  议,今后援越经济物资大部分安排直接海运越南港口;[137]一方面在不得
  罪苏联的前提下对中国进行维护,于6月19日授权越通社发表声明,将批驳
  的矛头直指西方说:“中国对苏联等国援助越南的军事物资都尽力帮助按计划
  转运过境,西方通讯机构散布的所谓‘过境援越物资受阻’完全是捏造和极为
  卑鄙的挑拨阴谋。”并在1967年2月28日再次声明指出:中国“把苏联
  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援越物资妥善地并且按照预定的时间运到越南。”[138]
  
    由于苏联的军援物资继续主要经中国铁路运送,因此,1968年2月1
  0日,中苏双方又就通过中国铁路转运苏联援越军备物资问题达成一项新的协
  议。只是,这项协议的执行过程依然存在问题。1969年初,苏联方面指责
  中国拒绝运送苏方交付越南使用的军用车辆,迫使苏联在1到3月期间几次推
  迟发出援越导弹技术物资列车。根据苏方材料记述,500余辆装载导弹武器
  的汽车被定期重新装货发往中苏边境,而后又不得不返还原处。苏联外交部声
  明说,3月初,苏对外经委代表为通告据1968年2月苏中协议而发出的一
  列军车事,多次求见中国对外经委有关部门。中方起初以“忙”为借口推托,
  旋即又在会见时以消息传递太迟为由断然拒绝接受此项通知;而且中方代表语
  调粗暴,带有一股反苏激情。声明指责中国违反苏中双方达成的新协议,重新
  开始为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援越军事物资过境运输设置障碍。越南方面
  此时对越中之间就1969年将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援助物资转运至越
  问题进行磋商的结果,极为关注,曾对苏方强调指出:中国要使越南脱离苏联
  ,因此他们给援越物资的运输制造困难。这样,军援物资的运送也将变得非常
  艰难。是年,由于中苏之间战争气氛的日趋浓重,中国方面停止了苏联援越物
  资的过境运输。[139]苏联一度只能依靠海路向越南输送援助物品。同年,
  苏越另行开通了经老挝、缅甸、印度的空中运输航线。
  
    
  
    另外,除铁路运送援越物资过境外,中国的港口也承担有转运苏联援越物
  资的任务。但中苏之间在苏援物资经中国铁路过境及推动越美和谈等问题上的
  矛盾冲突,实际上影响了从中国港口转运苏东援越物资任务的具体落实,苏联
  的大部分物资是直接海运去越的。
  
    1965年7月中越两国运输代表团签订的会谈纪要中关于“海路运输”
  一项规定:对于其他国家过境中国铁路运输的援越物资及一般贸易物资,如遇
  越南铁路接运能力不足时,越方将与有关用货部门协商安排改为海运。海运物
  资的运力由中方尽力安排,及时发运。[140]不过,此协议签署时间不长,
  中国方面即在驳斥苏方关于“中国阻挠苏联援越物资过境”的言论时质问说:
  你们为什么不用你们为数众多的远洋船舶,运送你们援越的军事物资呢?你们
  今年2月份答应给越南同志的海军舰艇,又为什么至今还不直接开往越南的军
  港,而要运到中国的港口转交给越南同志呢?你们辩解说,美国封锁了越南,
  苏联与越南不接壤,通过中国领土运输是“唯一现实的途径”。事实果真是这
  样吗?谁都知道,到目前为止,各国的船只仍然能够进出越南港口,中国船经
  常去,苏联船也不是不去。你们就是不敢用你们的船只装运军事物资去支援越
  南人民。你们是害怕美帝国主义。[141]
  
    现在看来,中国方面的指责有些牵强。因为军用物资通过铁路运输,确实
  比海运省时、安全,而且优先、迅速转运援越军事物资也是越南方面的迫切愿
  望,所以,苏联才提出用中国铁路运送其军援物品。此外,苏联亦并非完全依
  赖中国的陆路和海运能力,除军用物资外,1965年下半年苏联、东欧计划
  运往越南的一般物资总量为52.29万吨,其中未经中国港口直接海运越南
  量为44.79万吨,分别约是此期计划铁路过境中国的一般援助物资(7.
  5万吨)及军事物资(5.5万吨)的6倍和8倍,其比重不可谓不大。[1
  42]其实,如果中苏之间没有矛盾,无论铁路还是海路运送苏联的援越物资
  ,本来都是不成问题的。
  
    至1966年,苏联方面未曾中断过从苏联港口派遣装载货物的船只开往
  越南,约20余艘船连续不断地从事向越南的运输活动。截至是年7月18日
  ,准备运、正在运和已运达的物资计11万余吨。只是苏方海运部报告说,越
  南海军当局人为地拖延苏联船只卸货,认为在海防港地区苏联船只越多,该港
  口就越安全。而且越方引水员引导中国船只绕过危险水域,却有意识地让苏联
  的轮船通过危险水域,以检查是否有深水水雷。[143]为此,苏联方面希望
  中国承担更多的海运任务。1967年4月,范文同在与周恩来会谈时向中方
  转达了苏联的建议:1、中国增加苏援越物资的船运量,从每月1万吨增至3
  万吨;2、中国开辟2或3个港口装卸苏联的物资。对于前者,中国方面表示
  ,中国不能在情况不明的条件下答复此项提议。而对后者则明确回复说,目前
  越南的海防港并未遭到轰炸,因此还没有必要使用中国的港口。并且怀疑苏联
  要求使用中国的港口不仅只是为了运送援越物资,而且还有其他的目的。[1
  44]
  
    二、1970-1972年中苏之间的矛盾冲突
  
    在越南战争的最后阶段,中国于加大对越援助力度的同时,对苏联加强援
  越、特别是对苏联援越物资过境的态度和方针也发生了变化,中苏两国在大规
  模援越行动上的矛盾和冲突趋向缓和。尤其是越南南方解放武装力量1972
  年3月开始发动全面军事攻势以后,这种变化表现得更为明显。
  
    其一,此阶段中国不仅同意苏联大批援越军事物资过境,而且还主动让越
  南催促苏方尽速发运货物过来。1972年1月和3-4月,中国分别与苏、
  德、保、罗等国签订了关于1972年转运特种物资的议定书。[145]此后
  不久,周恩来在5月20日晚会见李班和越南驻华大使吴船时即提出:“对苏
  联和东欧国家已答应通过铁路提供的物资,凡得用的,越方应催他们快点运来
  。中国给予免费过境运输。”8月下旬,中国方面又要越方催促苏联将原定在
  该月海运但仍未见到货的5万吨面粉,赶快通过铁路运来。[146]另外,中
  国还为加速运送苏东援越物资事积极出谋划策,向越方建议增辟公路运输,开
  辟新的线路,中国援越导弹与过境军事物资分走不同的公路;一些物资也可通
  过铁路联运的办法运来等等。[147]
  
    其二,中国方面同意苏方押运特种物资人员随车从中国过境,并且在不到
  半年的时间里,将允许的数额从不超过46名,增加到不超过60名,直至由
  周恩来批准,苏400名军事人员不带武器随物资过境。[148]
  
    其三,1972年6月18日周恩来向黎德寿表示同意苏联、古巴及东欧
  各国的过境物资船在中国港口卸货后,中国方面重新对苏联打开了由海运转送
  援越物资之门。对此,越劳党中央政治局非常感谢,认为这是对越南抗美救国
  战争极其巨大的援助。其后,中越双方于7月10日就此事达成协议,确定通
  过陆路或海路转运苏方海运至中国港口的粮、钢、油、糖及袋装化肥等几种物
  资。[149]8月初,李强旋即又对越方表示,苏东物资除个别品种如黄铁矿
  、土豆种、鲜活商品外,中国方面同意都接卸,即便是孵小鸡的机器设备也不
  例外。[150]而这种东西实际上已不是战争所急需的了。此时,中国不只是
  准许苏联利用中国的港口卸货,甚至还同意苏供越的“米-6”直升飞机海运
  到湛江港后,在湛江机场安装并试飞。[151]1965年时的“空中走廊”
  之虞,至此似已大大减弱。
  
    其四,恢复代越储存苏联等国援越物资。[152]1972年6月,黎清
  毅担心因美国4月份开始轰炸越南北方,5月布雷封锁越港口,苏东各国有可
  能以1972年援越协议尚未执行为由而不同越方进行1973年援助的谈判
  ,特指示李班与李强商量,并报李先念批准,请中国同意将越南非常急需的苏
  东国家援助物资运来并寄存在中国。同时表示,这些物资(主要是粮、钢、油
  )可请中方先使用,到越南有能力接运时,用中国的物资运交越南。另外,越
  方还要求中国恢复1966-1967年的做法,提供仓库寄存苏联运来的军
  用物资。对此,中国方面均予以同意,并向越方提交了储存物资换文的草案,
  获其首肯。[153]
  
    
  
    关于越南让中国先使用海运至中储存的援越经济物资问题,主要出于对苏
  联方面能否及时供货一事的担忧,如越方希望苏提供的26万吨粮食在三个月
  (9-11月)内全部运抵中国,但是倘若这些物资不能尽早运来,苏方便有
  可能因适逢粮食歉收而交不了货,故而请中国帮助将其无力接运的部分消费掉
  ;认为1972年苏联援越物资共100多万吨,而半年过去了,仍有100
  万吨尚未交付。这些东西“放在他们那里,还是他们的,运来放在中国,才是
  越南的”。[154]另也含有顾虑中国不愿储存苏联物资,由此为达目的而以
  优惠条件促中国接受的因素。这样,中国方面用掉了不少粮、油、化肥等苏供
  越物资,表示将来以相同的或他种物资归还。[155]不久,中国又决定将越
  方不急需而中国用得着、将来能归还的苏东各国援助物资,先用掉,中国不用
  或无法返还的存入在华中、东北的仓库,不再征求越方的意见。[156]
  
    上述状况尽管表明此阶段苏联援越物资从中国过境之事发展比较顺利,但
  是中苏双方在此问题上的矛盾冲突依然存在,只是程度有所降低罢了。下面,
  略举数例:
  
    1、中国对苏联在援越问题上的一些宣传举措十分反感,认为这是向美国
  作姿态、向中国施压力,既而做出强烈的回应。例如,1972年5月上旬柯
  西金致函周恩来,要求在中国港口卸货,然后通过中国铁路运越;出席巴黎和
  谈的越政府代表团团长春水和河内也就此事向中国传话或作了通报,希望中苏
  之间能达成这个协议。此意向原本可以经过协商妥善解决,但是由于塔斯社报
  道了中国驻苏大使到机场送春水由莫斯科前往北京的消息,周恩来在5月14
  日会见春水时即尖锐地指出,苏联是想制造一种空气,使人觉得此协议可能已
  经达成,苏的援越物资可以避开美国的水雷进入越南了。目的到底是什么?如
  果真有这么回事,你不就是要美国人来轰炸铁路吗?如果是假的,你不就是要
  压中国同意吗?到底是要认真商量事情还是放空气呢?为此拒绝重新向苏联开
  放港口。5月20日周恩来又继续对李班强调说:“苏联船我们仍不同意进来
  。”[157]只是在越方的一再请求下,中国才答应让苏船驶入自己的港湾。
  
    此外,1972年6月苏联援越的导弹运至中国,由于盖的是油毛毡而未
  如以往那样用篷布遮蔽,到中国境内时都破了,苏方为此提出要中方以篷布加
  盖。中国方面认为,凭祥铁路越忙,苏联就越要增加过境运输,而且还放风说
  给越南新的军援,要运导弹过境;且不蒙结实的篷布,这不仅是想让中国人看
  到他们过境的是什么东西,更是“让美国人看的,美国的地球卫星可以看到”
  。从而质问苏方:为什么发运时不盖篷布?![158]
  
    2、中国不愿意苏联介入接运援越物资的商谈和安排等项活动。当197
  2年7月27日苏联海运部副部长要求由河内乘机来京商谈有关问题时,李强
  断然表示:“归根到底一句话,我们只同越方谈。我们代替越方在港口收货。
  至于说货到中国境内如何运,他不能管。”并且告知李班:“今后转运物资都
  在北京谈,我使馆不办理。”[159]以此将该项谈判权力牢牢控制在中国,
  避免苏越之间私下达成什么协议。
  
    中国还提议与越南采取联运的办法处理苏东等有关国家经海运从中国过境
  的援越物资,即这些国家的船只到中国港口后就无须再管他们的货物,余事均
  由中越双方解决,运抵哪个港口由中方决定。越方表示明白并赞同说,船到港
  后“这些国家的事情就结束了,他们别再问货物到越南了没有,到了多少等等
  。他们的货物交到中国港口后所发生的费用、损耗、运输等问题,由越南方面
  负责”。“这个问题只有我们双方知道,不对他们说”。[160]这样,中国
  通过此种防范措施严格地将苏联排斥在该项事务之外,有关转运的时间、地点
  等诸般细节苏方皆无权过问。
  
    
  
    3、苏联对中国也是小心提防。1972年8月越方通知中国:在中方同
  意接运的苏供越4条小船问题上,苏方不愿意按军事物资过境办理手续,建议
  越方派人到海参崴接货,然后由苏方负责与越方人员一起用三艘大船将小船运
  到中国南方港口,并在大船上安装完毕,请中方将之吊下水由越方接运,苏船
  随即办理离港手续,人员不上岸。反映了苏联对中国的防范心理。对此,中方
  答复说:“须研究一下。他那么怕中国人,连上岸都不上了,以后运导弹怎么
  办!?”[161]
  
    4、中国极力反对苏联政府官员插手援越物资过境问题。1972年11
  月中国批准转运苏供越反干扰设备及苏400名人员过境后,苏联提出拟准备
  6个专列运送,列车上武装警卫的吃、住全部由苏方负责,而且苏驻华使馆将
  派代表上车。为便于联系,也请越、中干部上车。对此,中国方面认为此项要
  求不合理。“苏联妄图整个武装专列不受监督、不受检查地通过我领土是不能
  允许的”。并且拒绝让苏驻华使馆派代表随行。对于苏驻华使馆派代表去湛江
  港参与接运苏供越导弹艇的要求,中国告诉越方准备在快艇被接走后再答复苏
  方:“不同意他们派人去。”[162]
  
    5、中国在重新启用海路转运援越物资之初,对海运物资的种类进行严格
  的限制,坚持规定只运送粮食、钢材、油料、糖四种。1972年6月27日
  越方提出,除安排运来60万吨粮钢油糖之外,考虑再增加包括黄铁矿、石棉
  瓦等在内的30万吨物资;中方当即回绝说:周总理同黎德寿同志讲可以多运
  一些来,指的是越方急需的(四种)物资,其他的以后再具体谈。[163]对
  于海运来的四种之外的货物品种,中国还坚持须经越方提出处理意见后再卸。
  这种做法耗时很长,致使波、捷、匈三国抵黄埔港的船只迟迟未能卸货,招致
  苏东方面的指责。对此,中国一方面指出这是造谣生事,一方面只得打破四种
  物资的限制,决定不论苏东国家运来什么物资,越方急需与否,全都接下来。
  [164]造成这种矛盾冲突的原因可能有几点,一是越方要货多多益善,故没
  有向苏东方面强调海运过境只限四种物资;二是中方不愿让非越方急需物品长
  期积压在中国,造成存储困难;三则为苏东国家有意不按中方的意思办。这里
  前两者的成分更多一些。
  
    结果:越南的天平开始向苏联倾斜
  
    中越之间从1965年美国扩大侵越战争以来,在供需方针方面一直存在
  着优先军事与经济军事并重的分歧。根据越方在要求中援问题上求多、规模大
  、时间急、经济和国防齐头并进以及分散多头等特点,1965年下半年,中
  共中央确定了中国的援越方针、策略:1.主要援助越南在战时的紧急需要;
  2.鼓励越方向苏欧要;3.援助统一归口;4.说明中方情况和困难,取得
  越方谅解。具体做法是,在内定给予10亿元援助的范围内,提出一个初步盘
  子;先后提出一部分成套项目和物资清单,请越方转向苏欧提出,等等。在同
  越方会谈时,首先进行摸底,摸清越方的要求与其在战和、对苏关系问题上的
  态度,而后贯彻中央集中力量确保战争需要,推迟一般经济建设的原则,留有
  余地,分清缓急,坚持一切从战争出发,先军事后经济;针对越方对苏修的幻
  想和掩盖矛盾的做法,坚持鼓励其向苏欧要的策略,以揭露苏修假支持,真出
  卖的面目。此外,在谈判中要划清界限与责任,对越方依赖中国包揽其经济建
  设项目的要求,不经请示,不要松口。[165]
  
    1968年4月至1969年1月,美国从急剧缩小轰炸北越的范围到最
  后完全停止轰炸;从同北越代表进行持续的预备性会谈直至美越开始正式谈判
  ,其对越战争政策发生了显著变化。此时越南方面对用于经济建设的成套项目
  援助的需求也随之加大。对此,中国方面与越方会谈时,坚持要以1968年
  4月间周恩来与范文同有关经援方面会谈的原则为双方研究成套项目问题的共
  同依据,强调要准备战争扩大,要集中精力打败美帝,和平建设不能多搞,要
  搞也是搞最急需最可靠的。[166]
  
    进入70年代后,这种矛盾依然存在。中国于继续主张优先援助越方急需
  物资的同时,还一度将海运物资的种类限定为粮、钢、油、糖四种。越南方面
  经常抱怨货源不足,而其实却有大量车皮积压,越方不接。[167]特别是到
  越美和平协定签字前夕,越方还出现了先接运经济物资,致使军事物资积压的
  情况。[168]当然,此类现象的发生同越南急于修复战争创伤,而中国则更
  热心于帮助越南准备下一步的统一战争有关。
  
    不过,中越之间的这种矛盾尚属于正常的工作分歧,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
  苏越之间,它还不足以使越南为此而与中国离心离德。导致中越走向反目的原
  因,除历史、民族等基础问题之外,还有另外几个因素。
  
    第一,中国反帝必反修外交路线的影响。
  
    中越两国自60年代初中苏两党关系紧张以来,就在对苏认识问题上存在
  着分歧。中国方面认为,越南劳动党某些领导人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两条路
  线的斗争,采取不分是非、只讲团结、不讲原则的错误态度,并且对当时国际
  上的某些重大问题持有错误的看法。而这些错误集中反映在“胡志明和诺沃提
  尼联合声明”等文件中。这些错误已经对国际反修斗争起了不好的作用。19
  63年3月12日《人民日报》集中发表了越劳党的几个文件,实际就含有批
  评之意。虽然中共方面此时仍将越南领导人的错误定性为国际共运内部同志所
  犯的错误,还不能与现代修正主义者等同起来,故而尚不准备进行公开批评;
  [169]但其不满之意,已令越方心存芥蒂。
  
    另外,中国在所参加的一些国际组织的活动中,首要考虑的也是反苏斗争
  ,并且要求越南的配合。中国在社会主义国家铁路合作组织中集中力量打击苏
  联的活动,即是一个例子。关于该组织,越南方面一直认为其在过去一段时间
  内,对越南的铁路发展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认为铁组活动如果中断,势必对
  整个国际客协和货协联运,尤其是对目前抗美战争时期的运输带来不良后果。
  但是,1967年初铁组第十二届部长会议筹备期间,中国计划提出压缩定员
  、精简机构、减少经费等会议无法接受的提案,以达到揭露打击苏修,把铁组
  搞得松松垮垮的目的。5月21日,对外经委在给国务院的请示报告中提出:
  退出铁组不能出自我口。首先要坚决把苏修斗倒、斗垮、斗臭,使铁组处于瘫
  痪,什么事情也解决不了,失去作用。迫使铁组不得不解散,以达到我退出铁
  组的目的,而责任要落在苏修身上。5月29日,周恩来批示:照办。由于事
  关切身利益,越南方面自然无法在中苏这场针锋相对的斗争中配合中国。结果
  在讨论中国提案时,越南代表不是一言不发,就是在争论紧张时离开会场。对
  于越南方面的反应,中国方面表示不满,认为其对铁组抱有幻想,不希望铁组
  垮台,也不希望中国退出铁组,因怕影响援越运输,常取折衷调和态度。在这
  场斗争中,尽管中方表示退出铁组后,仍可与越签订铁路客货运双边协定,不
  会影响援越物资的运输,越南方面从援越的大局着眼,对中方的不满还是显而
  易见的。[170]
  
    1965年初苏联大规模援越以来,越南在中苏交恶之中如履薄冰。当中
  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根据中越关于中国部队于1965年5月份进入越南的
  规定,向越人民军总参谋部正式提出中国方面已做好准备时,越方的副总参谋
  长起初表示经研究后再答复,既而又将此事推托至交通部决定。待中方询问交
  通部时,对方表示正在加紧准备,完毕后再通知中国部队开进;并说为保密起
  见,不同意中国部队沿公路乘车或徒步开进,也不同意乘坐敞篷车,而要求全
  部乘客车。对此,中国总参谋长罗瑞卿批示说:对方一定要坚持,只好同意。
  看来他们又想又怕,既怕帝,又怕修。[171]是年7月,中国对外经委和对
  外贸易部在与越南政府经济代表团会谈中,建议越方转向苏欧提出17个成套
  设备项目和2.3亿元的物资,越方顾虑重重,迟迟不愿向苏欧提出,只是反
  复要求由中方承担。中国方面认为,这反映了越南在越苏关系和反修斗争问题
  上回避矛盾的态度。[172]1969年4月中共九大以后,在毛泽东与黎笋
  、林彪与范文同和长征分别进行的三次会谈中,中国领导人都指责说越南劳动
  党支持了修正主义路线。[173]
  
    中国领导人在某种程度上要求越南服从自己反帝必反修外交路线的做法,
  无疑加重了越南对中国的离异倾向。中国领导人曾提出:我们坚持反帝必反修
  ,这两件事不能分开。对此越南领导人表示:我们之间的判断有所不同,主要
  是如何评定苏联问题,你们说苏联正在出卖越南,我们不这么说。其他一切问
  题都植根于这种评判之中。越南领导人认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对另一个社会
  主义国家的评判,所依据的应该是国际主义原则,而不是其他。[174]以此
  曲折地表达了对中国的不满。
  
    第二,中国对越南强硬态度的影响。
  
    从1965年起,中国开始十分关注苏联大规模援越对苏越关系及中越关
  系的潜在性影响。中国领导人认为,赫鲁晓夫当政时,苏联不能把中越分开,
  因为苏联对越援助不大,而现在苏联加强了对越南的援助,显然是醉翁之意不
  在酒。即如周恩来对越南领导人所说:“我们总担心站在我们中间的修正主义
  者。”为此,中国领导人反复告诫越方:苏联的援助不真诚,他们的目的一是
  孤立中国;二是进一步控制越南,改善苏美关系;三是进行颠覆破坏活动,给
  中国制造麻烦,也可能给越南制造麻烦。苏联就是要在中越关系中投下阴影,
  分裂越南和中国。可见没有苏联的帮助更好一些。[175]
  
    在越南逐步转向依靠苏联,疏远中国的情况下,中国方面于处理对越关系
  问题上也采取了某些强硬态度。如1966年4月中越代表团会谈时,周恩来
  和邓小平向越方声明:你们将苏联的援助与中国的援助相提并论,这对我们是
  个污辱。因此从现在起,在你们提苏联的援助的时候,不应提中国的援助。[
  176]另据邓小平回忆,周恩来和邓小平在1965年与胡志明的一次会谈
  中,针对越南方面有人提出的来自北方的威胁问题表示:如果胡主席也认为中
  国威胁越南,中国就把部署在广东、广西的几万驻军撤走,放到北方去。苏联
  正在威胁我们。[177]1966年4月,邓小平又向黎笋、阮维桢提出:越
  南同志对我们的援助方式有一些其他的想法。这使我记起毛泽东同志曾批评我
  们对越南的问题“过分热心”了。现在看来他是有远见的。这种“过分热心”
  是不是引起了你们的猜疑?怀疑中国的援助有自己的目的,是要控制越南。因
  为我们有13万人在你们国家,还向边界地区派出了1万军队。不过这个问题
  很容易解决。我们将立即撤走我们的军队。沿边界部署的军队也将受命返回内
  地。[178]
  
    在越南抗美战争形势紧迫之时,中国的这种表态,已带有了明显的施加压
  力的性质。对此,越南领导人在极力表白自己并不担心中国控制的同时,离异
  心理事实上也加强了。可以认为,中国的强硬态度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将越南
  推向了苏联一边。
  
    第三,苏联离间中越关系的影响。
  
    当中国要求重视苏援的越南在反修问题上同自己保持步调一致的时候,苏
  联则加紧了拉拢越南,打击中国的步伐。此期,苏联不仅在对越援助,特别是
  军事援助方面与中国一争高低,努力提高自己在越南的地位;而且还密切关注
  将越南纳入苏联轨道,使其对外方针政策的倾向由北京转向莫斯科,以及增强
  河内对东南亚地区影响的前景。[179]尤其在中美开始寻求接触之后,苏联
  方面对越工作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充分利用所谓“印支事务中苏联路线的一
  贯性和国际主义原则与北京政策自私自利特征两者之间的鲜明对比”,挑拨越
  南认为中国调整外交战略是对越南的“出卖”和“背弃”,激化中越矛盾;并
  对越南独立自主倾向的增强予以支持和鼓励,使之依靠苏联顶住中国的压力。
  [180]
  
    这样,中越之间的裂痕不断增大。此期,越南的报刊杂志开始发表影射历
  史的文章,宣传中国封建统治者对越南的“侵略”,制造反华舆论。越南政府
  开始向中国入越军队封锁越军内部情况、兵力数字、战况等军事情报,以及与
  美接触、探讨和谈可能性等外交行动的消息。中国支援人员与越军指挥机构和
  地方政府之间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如越港口以维护主权为由,禁止一
  艘执行贸易协定任务的中国船只进港;越以主权问题要求中国支援部队的高炮
  部队在名义上受越人民军防空指挥部指挥,并派其联络组进驻等等。[181]
  
    此外,1966年3月毛泽东在与宫本显治谈中国不派军队去南越的原因
  时说:是北越不要我们去。因为他们自己能打,不需要外国援助。[182]此
  情就中国方面而言,与同美国达成战争界限的默契有关;而对越南方面来说,
  事实上则已带有了某种戒备的成分。到1971年,中国为排斥苏联插手解决
  印度支那问题,提出了建立中国、朝鲜、越南、老挝和柬埔寨五国人民斗争统
  一战线的构想,越南未予接受;[183]次年,当中国提出派两个师的军队去
  越南帮助抢修铁路和桥梁时,又遭越方婉拒。[184]这种反应表明,越南其
  时对中国的戒心更为加重。
  
    随着苏联对越南事务的“插手”,中国对越南的最大援助已由物质转为精
  神,即“毛泽东军事思想和人民战争理论”,而越南对中国援越意义的评价也
  发生了变化:过去是对越南取得胜利的“可靠保证”,现在则只是“基本因素
  之一”了。[185]即如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司法部长张如磉所回忆的
  :党早已决定同苏联结盟。向这个方向移动,早在1969年就开始了。而胡
  志明的逝世,为正式做出这项决定铺平了道路。之所以没有发表什么公开的宣
  言,就是因为还需要中国的援助。[186]
  
    越南在其进行的抗美救国战争中,既需要中国方面最直接、最及时的大量
  支援,又不愿放弃争取苏联方面的最大援助,结果是夹在中苏之间,常常陷入
  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由此,中越之间的不信任感增强,矛盾冲突给双方都造
  成了一些伤害。[187]两国关系渐渐蒙上了一层阴影,为以后的兵戎相见埋
  下了伏笔。
  
    简要的结语
  
    在1961-1973年1月整个越南战争期间,中苏两国援越抗美的进
  程是在中苏分裂,两国关系不断恶化,直至走到敌对,进而转入全面对抗的背
  景下展开的,加之中越、苏越关系的发展变化交织其间,致使这一进程呈现出
  一种复杂的局面。考察其中的是非恩怨,可以得出几点认识:
  
    其一,60年代中后期中苏两国在援越问题上是被动的配合,双方矛盾尖
  锐,纷争不断。中国强调援越物资运输的计划性,苏联则强调非常时期特殊情
  况应特殊处理,中苏之间无法良好地进行沟通。中方强烈的反苏情绪,苏方官
  僚主义、办事效率不高和对中国的不满,以及苏联争取越南,而中国要防止越
  南向苏联倾斜等种种因素汇集在一起,导致双方各执己见,矛盾冲突由此而生
  。苏联的一些做法对中国的运输通盘规划确有负面影响,但是这种情况如果在
  两国关系友好时期是不会成为什么大问题的,只是在关系恶化后才构成了严重
  的事端。这其中,无论中苏双方是无意而为,还是有意为之,都有通过此事项
  做反苏或反华文章的成分在内。不过尽管如此,这种状况却并未严重地影响和
  阻碍两国援越抗美进程的发展。
  
    其二,70年代初,在中国对外战略方针调整逐步完成;中国随越南战争
  形势的变化与发展加强援越,帮助越南抢运物资到南方,促进战争及早结束,
  以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中国顾及到苏越关系的发展将使自己在中苏越三角关
  系中处于不利的一角,故而注意避免引起越方的过度反感;以及中苏开始边界
  谈判,两国边境形势趋向平稳等诸多因素的作用下,中国与苏联在援越抗美问
  题上矛盾的尖锐程度较之60年代中后期有所减低,中苏双方在对越物质援助
  上基本以配合为主,矛盾冲突虽依旧存在,但已居于次要地位。
  
    其三,此期尽管中苏双方在对越物质援助问题上矛盾根深蒂固,冲突接连
  不断,但是两国的援助量都是相当大的,其成效也是十分显著的。而且,无论
  中苏之间有什么矛盾,冲突到何种程度,最后的受益者却是越南。
  
    其四,苏联加强援越后,越南得到了从赫鲁晓夫那里得不到的东西。对苏
  式先进武器的依赖,使越南与苏联的关系日趋密切。而对中国来说,苏联这时
  却是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越苏走到一起,必然令中国戒心倍增,在中国领导
  人看来,越南这个地区性大国如果能始终同中国站在一起,就可以打破苏联对
  华实行全包围的企图。[188]由此,中苏两国围绕援越抗美问题进行的激烈
  争执和斗争,即带有了与苏联争夺越南的成分。中国援越的主旨已不仅是发扬
  国际主义精神,支援世界革命的问题。中国不能容许苏联取得对越关系的主动
  权,将越南纳入其战略势力范围,进而填补美国撤离越南后的空白,从南面威
  胁中国,合拢其对华包围圈。而当中国要求越南在一定程度上服从自己重点反
  对苏联修正主义、霸权主义的战略构想时,在地缘政治影响,历史积淀,领土
  主权归属、边界、华侨问题等因素的作用下,中越之间的矛盾也带有了更多的
  利害冲突的性质。
  
    总之,在国际冷战格局发展变化的大背景中,在越南战争这个舞台上,中
  苏既受到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以及国际共运中的形象等问题的束缚,又要权衡
  各自的利害得失,并以此为准绳确定自己的方针和行动。故此,中苏援越抗美
  的斗争才得以顺利发展。只是从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及地缘政治利益的角度看
  ,中国强硬的反苏倾向和方针政策也从某种程度上使苏联感到了潜在的威胁,
  进而下定了介入越战的决心。从此,苏越关系趋向密切,中越关系逐渐走入低
  谷,苏联最终填补了美国撤离越南后的空白,使中国实际上处在了一种新的不
  安全的周边环境之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李丹慧
  
    
  
    --------------------------------
  ----------------------------------
  --------------
  
    [1]“援越抗美”的口号是在1965年5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
  为加强社会主义建设和援越抗美而斗争》中首次提出的。此前,周恩来在4月
  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言时,主张晚一点提“援越抗美”的口号
  ,说:我们现在是支援越南反美斗争,还是以越南为主。参见中共中央文献研
  究室编:《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
  年版,第724页。
  
    [2]1968年4月29日周恩来说:现在苏联也在包围中国。除了越南
  这部分外,正在形成对华的全包围。见1968年4月29日周恩来与范文同
  的谈话。凡本文未注出处的中国领导人与外宾会谈记录等材料,主要来自美国
  方面提供的俄国和越南新解密的档案文献,见WoodrowWilsonI
  nternationalCenterforScholarsed.,C
  oldWarInternationalHistoryProjectW
  orkingPaper,No.22,May1998,Washingt
  onD.C.以下不另注。
  
    [3]据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司法部长张如磉回忆:“我知道党早已
  决定同苏联结盟。向这个方向移动,早在1969年就开始了。而胡志明的逝
  世,为正式做出这项决定铺平了道路。然而没有发表什么公开的宣言,因为仍
  然需要中国的援助。”张如磉:《与河内分道扬镳》,世界知识出版社198
  9年中文版,第229页。
  
    [4]1963年12月12日毛泽东与秘共左派代表何塞·索托马约等人
  的谈话。
  
    [5]外交部、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4年版,第513、514页。
  
    [6]1964年8月13日毛泽东与黎笋,10月5日与范文同、黄文欢
  等人,10月7日与崔庸健等人的谈话。
  
    [7]1964年10月6日周恩来与范文同的谈话,转引自《周恩来年谱
  》中卷,第673、674页。
  
    [8]CIADirectorateofIntelligenceSt
  udy,“TheSino-VietnameseEfforttoLim
  itAmericanActionsintheVietnamWar(P
  OLOXX)”,9June1965,RSSNo.0008/65,Na
  tionalSecurityFiles-CountryFiles(N
  SF-CO),box19,folderVietnamMemos(D)
  Vol.XXXV6/16-30/65,LyndonB.Johnson
  Library(LBJL),Austin,TX.转引自JimHers
  hbergandChenJian:“InformingtheEnem
  y:Sino-American‘Signaling’andtheVi
  etnamWar,1965”,提交2000年1月香港“关于中国、东南
  亚与印度支那战争的新证据”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关于“第三者”,该文作
  者注释说:中情局报告中未予指明,但它使人联想到了是年2月北京当局组织
  外国记者赴中国东南地区参观考察,以示中越边境附近并无任何中国军队集结
  一事。
  
    [9]参见1965年4月2日周恩来与阿尤布·汗的谈话,转引自中央文
  献研究室编:《周恩来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年版,第439
  页。
  
    [10]《周恩来外交文选》,第440-444页;《周恩来年谱》中卷
  ,第723页。
  
    [11]1965年4月4日《人民日报》在第5版的一则报道:“朝鲜人
  民热烈要求抗美援越”中,首次使用“抗美援越”一词;此后,4月6日和7
  日又在第4版接连报道说:“亚洲人民掀起志愿抗美援越浪潮”,“朝鲜、印
  度尼西亚人民踊跃要求志愿抗美援越”。关于“援越抗美”的口号,则是在5
  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中首次公开提出。见1965年5月1日《人民日报
  》头版社论:“为加强社会主义建设和援越抗美而斗争”。
  
    [12]《周恩来年谱》中卷,第724、731页。
  
    [13]关于四点意见,其内容除上述周恩来归纳的三句话外,第四点为他
  所说的:如果美国对中国进行全面轰炸,那就是战争,而战争是没有界限的。
  另,1965年6月2日当英国外交官将霍普森给英外交部的电报交给约翰逊
  政府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威廉·邦迪时,得知华盛顿已从巴基斯坦方面收到了
  内容基本相同的口信,只是没有英国方面转达的清楚和详细。参见Pekin
  g(Mr.Hopson)toFO(英国外交部),No.720,Pri
  ority/Confidential,31May1965;Washi
  ngton(SirP.Dean)toFO,No.1466,4June
  1965;Peking(Mr.Hopson)toFO,No.750,
  Confidential,8June1965,FO371/18099
  6,PRO(英国伦敦档案局).转引自前引JimHershbergan
  dChenJian文;另见《周恩来年谱》中卷,第723页。
  
    [14]Peking(Mr.Hopson)toFO,No.720,
  Priority/Confidential,31May1965;FO
  toWashington,No.4546,Priority/Conf
  idential,1June1965(d.0240,2June196
  5);Washington(SirP.Dean)toFO,No.14
  66,4June1965,FO371/180996,PRO.ACA-
  LindseyGranttoFE-Mr.(WilliamP.)Bun
  dy,“Subject:TheChenYi-HopsonInterv
  iewofMay31-INFORMATIONMEMORANDUM”,
  3June1965,NSF-CO,Box238,LBJL.Pekin
  g(Mr.Hopson)toFO,No.750,Confidenti
  al,8June1965,FO371/180996,PRO.参见前引
  JimHershbergandChenJian文。
  
    [15]《周恩来年谱》中卷,第736页。
  
    [16]参见前引JimHershbergandChenJian文。
  
    [17]1966年4月6日外交部抄发第129次中美会谈情况的通报,
  吉林省档案馆,全宗77,目录12,卷号1,第129-132页。
  
    [18]1969年5月24日中国政府关于中苏边界问题的声明指出:从
  1964年10月至1969年3月,由苏方挑起的边境事件达4189起,
  比1960年至1964年期间增加了一倍半。见1969年5月25日《人
  民日报》。
  
    [19]1963年7月10日苏共代表团团长苏斯洛夫在苏中两党会谈第
  四次会议上的发言,SD08109。笔者曾与沈志华在俄国和美国收集到不
  少有关的俄国解密档案,由于辗转复印,原档馆藏编号多有脱漏,此处标注的
  是自存档案编号,下同。
  
    [20]1963年3月8日《人民日报》社论:《评美国共产党声明》;
  (苏)普罗霍罗夫著:《关于苏中边界问题》,商务印书馆1977年中文版
  ,第210、211页。
  
    [21]1964年6月8日苏共中央《关于苏联教科书和学术著作,以及
  绘制的地图中不正确阐述苏联与中国边界确定的历史决议》,俄国档案SD1
  0399。
  
    [22]美国中央情报局研究报告:《苏联国防开支估计:趋势和前景》,
  转引自《苏联问题译丛》第二辑,三联书店1979年中文版,第294页。
  
    [23]1964年2月27日毛泽东与金日成的谈话。
  
    [24]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与佐佐木更三等人的谈话。
  
    [25]1964年10月7日毛泽东与崔庸健,10月9日与巴卢库,9
  月10日与乔治·皮科等人的谈话。
  
    [26]1964年10月7日毛泽东与崔庸健,10月9日与巴卢库的谈
  话。
  
    [27]1964年10月9日毛泽东与巴卢库的谈话。关于中苏边界问题
  的重新提出、中苏边界冲突升级的缘起等问题,详见笔者《1969年中苏边
  界冲突:缘起和结果》一文,载《当代中国史研究》1996年第3期。
  
    [28]该条约规定:缔约双方将“在保证两国的防御力量方面互相提供援
  助”;“为保证两国的安全、独立和领土完整起见,共同采取包括军事方面的
  措施在内的一切必要措施”。参见《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对外扩张》编写组编
  著:《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对外扩张》,上海人民出版社1973年版,第5
  0页。
  
    [29]1966年3月28日毛泽东与日共代表团宫本显治等人的谈话。
  
    [30]1966年3月28日毛泽东与日共代表团宫本显治等人的谈话。
  
    [31]参见1967年2月3日毛泽东与卡博、巴卢库的谈话。
  
    [32]1964年1月17日总参情报部印发《阿破获一叛国案简况》说
  :据悉,该叛国集团的任务是为苏联提供情报,暗杀领袖。1月28日毛泽东
  在此件上做出关于“注意我内部是否有苏联和蒋帮布置的人”的批语。参见中
  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一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
  996年版,第14-15页。
  
    [33]1999年11月邓力群关于文化大革命的若干问题谈话记录。毛
  泽东发此议论所针对的问题是,邓子恢支持包产到户,王稼祥提出三和一少,
  以及李维汉在提出统一战线有两个层次、两个同盟,即工人与农民的社会主义
  劳动者同盟和社会主义劳动者与社会主义爱国者同盟时,没有讲明无产阶级与
  民族资产阶级、民主党派既有统一战线的同盟关系,又有阶级斗争关系。
  
    [34]吴冷西:《十年论战——1956-1966中苏关系回忆录》,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733页。
  
    [35]《十年论战》,第778、779页。
  
    [36]参见总参《罗瑞卿传》编写组编著:《罗瑞卿传》,当代中国出版
  社1996年版,第471-472页;马齐彬、陈文斌、林蕴晖等编:《中
  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1949-1989)》,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
  9年版,第248、250页。
  
    [37]毛泽东批评刘少奇关于社教运动的性质是“四清”和“四不清”的
  矛盾、党内外矛盾的交叉、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交叉等提法,提出运动
  的性质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批评邓小平和中央书记处、李富春和国
  家计委是两个“独立王国”。参见《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第254页。
  
    [38]王力著:《文化大革命纪事》,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
  ,第147页。
  
    [39]1965年1月9日毛泽东与斯诺的谈话。
  
    [40]参见《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第255页。
  
    [41]1999年9-10月,笔者曾与徐焰等军方学者探讨过毛泽东的
  军事防御战略设想,对此问题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并受到很大启发。谨在此
  表示谢意。
  
    [42]参见《罗瑞卿传》,第472页。
  
    [43]参见1998年6月军方学者的谈话记录。
  
    [44]参见《罗瑞卿传》,第476-477页。
  
    [45]《十年论战》,第778页。
  
    [46]1964年5月27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期间的讲话记录,转
  引自金冲及主编:《周恩来传》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第17
  68页。
  
    [47]1999年9-10月笔者对军方学者访谈记录。
  
    [48]1964年5月27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期间的讲话记录,转
  引自《周恩来传》下卷,第1768-1769页。
  
    [49]1964年8月4日、5日周恩来在听取关于国防工业和计划工作
  汇报时的插话。除上述引文外,其他的解释为,“除了攀枝花以外,我国周围
  各省都是第一线。东南沿海,舟山是最前边,东南几省是第一线。对东南亚来
  说,南边几省是第一线。对印度来说,西藏是第一线”。“但是各省相互来说
  又都是二线三线。比如,西藏有事,内地都是三线。”转引自《周恩来传》下
  卷,第1769页。
  
    [50]参见刘志男采访有关人士记录。转引自刘志男:《1969年,中
  国战备与对美苏关系的研究和调整》,《当代中国史研究》1999年第3期
  ,第41、42页。
  
    [51]有学者根据有关的档案文献材料指出:毛泽东提出战备与三线建设
  的意见,同当时的越战战况之间无明显的因果关系。与其说从南方来的战争压
  力要大一些,不如说当时人们还是更多地把目光投向了北方。1964年提出
  战备问题,更改“三五计划”的指导原则,是国际反帝反修和国内阶级斗争所
  造成的空前紧张的综合性产物。参见李向前提交2000年1月香港“关于中
  国、东南亚与印度支那战争的新证据”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1964:越
  战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国内经济政治的变动?》。
  
    [52]关于此问题,详见笔者《中苏关系与中国的援越抗美》一文,载《
  当代中国史研究》1998年第3期。
  
    [53]1961年6月15日毛泽东与范文同的谈话。
  
    [54]韩念龙主编:《当代中国外交》,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
  版,第159页。
  
    [55]1962年毛泽东与武元甲的谈话。
  
    [56]王泰平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第二卷,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8年版,第34页。
  
    [57]1964年6月24日毛泽东与文进勇的谈话。
  
    [58]《周恩来年谱》中卷,第655页。
  
    [59]1964年7月27日毛泽东与陈子平等人的谈话。
  
    [60]1964年7月27日毛泽东接见越南客人时,越方陈辉燎说美国
  进攻北越只是威胁性的,主要是想摆脱他在南越的败局,是在失败中的挣扎。
  毛泽东表示赞同说:为什么他过去不讲,现在讲呢?就是他没有把握,打了三
  年了。见1964年7月27日毛泽东接见越南客人时的谈话;另见1964
  年6月24日毛泽东会见文进勇等人时刘少奇的插话。
  
    [61]1964年8月13日毛泽东与黎笋的谈话。
  
    [62]1964年10月5日毛泽东与范文同的谈话。
  
    [63]Memorandum of the Main Intell
  igence Directorate (Glavnoye Razve
  dyvatel‘noye Upravleniye(GRU)for t
  he CPSU Central Committee,July 14,
  1967.SCCD(俄当代文献保管中心),f.5,op.59,d.4
  16,pp.119-122.转引自IlyaV.Gaiduk,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C
  hicago1996,p.16.
  
    [64]《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第二卷,第35页。
  
    [65]Minister-Counselor of the Sov
  iet Embassy in Hanoi Mitrophan Pod
  olski to Moscow,December 17,1966.S
  CCD,f.5,op.59,d.327,p.7;TruthAbout
  Vietnam-China Relations,p.40.转引自Th
  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
  ,p.16.这两份材料,尚未见有中方档案材料予以支持,特别是后者出自
  中越关系极度恶化时越方出版的小册子,其观点和材料应具有相当大的局限性
  ,故二者均只能作为参考。
  
    [66]Telegram to the Soviet Ambass
  ador to France.SCCD,f.4,op.18,d.58
  2,p.5.转引自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p.9.
  
    [67]Telegram to the Soviet Ambass
  ador to France.SCCD,f.4,op.18,d.58
  2,p.5.转引自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pp.9-10.
  
    [68]International Department to t
  he Central Committee,Secret,July25
  ,1964.SCCD,f.5,op.50,d.631,pp.163-
  164.转引自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
  etnam War,p.11.
  
    [69]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
  ed States,1964-1968,Vol.1 Vietnam,
  1964,Washington,1992,p.637.
  
    [70]1965年4月1日外交部“请审批辟’中国阻苏援越‘谈话提纲
  的报告”,吉林档案馆,全宗77,目录11,卷号7。关于东京湾事件,黎
  笋1964年8月13日在北京与毛泽东会谈时证实说,第一次事件(8月2
  日)是由越南司令官现场决定的结果。毛泽东告诉黎笋,据北京方面得到的情
  报,8月4日的第二次事件不是美国“故意的进攻”,而是由其“基于错误消
  息的错误判断”引起的;另据有些西方学者调查研究论证,这起事件是由美方
  蓄意的、挑衅性的行为引发的。详细材料见时殷弘:《美国在越南的干涉和战
  争》,世界知识出版社1993年版,第172-174页。
  
    [71]USIA Report,April 1965.Nation
  al Security Archive,V-16,Vietnam,G
  .McT.KahinDonation,box4.转引自The Sov
  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War,p.16.
  
    [72]1964年8月13日毛泽东与黎笋的谈话。
  
    [73]Top secret letter of the Sovi
  et embassy in Hanoi to Moscow,“On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in South V
  ietnam and the Position of the DRV
  ”,November 19,1964.SCCD,f.5,op.50,
  d.631,p.253.转引自The Soviet Union an
  d the Vietnam War,pp.16-17.
  
    [74]Pravda,November 10,1964.转引自Th
  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
  ,pp.19-20.
  
    [75]USSR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
  irs,The Soviet Union-Vietnam:Thirt
  y Years of the Relationship,1950-1
  980,Moscow,1982,p.85.转引自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p.20.
  
    [76]Intelligence Memorandum,“Situ
  ation in South Vietnam”,February 3
  ,1965.NSA,V-16,box3;Executive Sess
  ions of the Senate Foreign Relatio
  ns Committee,1965,p.275.转引自TheSovi
  etUnionandtheVietnamWar,p.24;另见196
  5年2月9日《真理报》,转引自葛罗米柯主编:《苏联对外政策史》下卷,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9年中文版,第437-438页。
  
    [77]Memorandum,“Value of Soviet M
  ilitary Aid to North Vietnam”,Octo
  ber 26,1965.Harriman Papers,Specia
  l Files,SubjectFile:Vietnam.Genera
  l Box 520.转引自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p.59.
  
    [78]至1967年,全体社会主义国家对越援助总额约为10.5亿卢
  布,其中苏联的援助额为5.473亿卢布,占援越总额的36.8%;中国
  为6.662亿卢布,占44.8%。见Report,“Socialis
  t Countries’ Economic Aid to the D
  emocratic Republic of Vietnam”,Res
  earch Institute of the USSR Minist
  ry of Foreign Trade,November 1967.
  SCCD,f.5,op.59,d.329,pp.125-126.转引
  自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pp.58,264(note4).
  
    [79]1965年7月26日中国对外贸易部“中国运输代表团和越南运
  输代表团会谈纪要”,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物资局1965年,卷号409
  ,第7页。
  
    [80]Political Report of the Sovie
  t Embassy in Hanoifor 1966.SCCD,f.
  5,op.58,d.263,p.148.转引自The Soviet 
  Unionand the Vietnam War,p.59.
  
    [81]Memorandum,“Value of Soviet M
  ilitary Aid toNorth Vietnam”,Octob
  er 26,1965.Harriman Papers,Special 
  Files,Subject File:Vietnam,General 
  Box520.转引自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p.59.
  
    [82]Political Report of theSoviet 
  Embassy in Hanoifor 1968,1967and19
  69.SCCD,f.5,op.60,d.375,p.48;f.5,o
  p.59,d.332,p.26;f.5,op.61,d.459,p.
  126.转引自The Soviet Union andthe Vie
  tnam War,pp.59,58,215.
  
    [83]郭明主编:《中越关系演变四十年》,广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
  版,第103页。
  
    [84]1965年3月26日苏斯洛夫关于共产党和工人党协商会晤的总
  结报告,俄国档案SD08116。
  
    [85]1966年3月29日毛泽东与宫本显治的谈话。
  
    [86]1966年3月29日毛泽东与宫本显治的谈话。
  
    [87]1966年8月26日毛泽东与越南党政代表团的谈话。
  
    [88]张爱萍主编:《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当代中国出版社199
  4年版,第273页。
  
    [89]1967年10月5日毛泽东与越南党政代表团和越南南方民族解
  放阵线代表团的谈话。
  
    [90]韩怀智等主编:《当代中国军队的军事工作》(下),中国社会科
  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514页;军事科学院历史研究部编:《中国人民
  解放军六十年大事记》,军事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616页。
  
    [91]《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第二卷,第35页。
  
    [92]《中国人民解放军》(上),第272、273页。笔者目前尚未
  查到1965-1969年中国援越量的统计数字,但在上述援越数额中,后
  一阶段,即70年代初的援助所占的比重应更大。具体数字,可见下文。
  
    [93]1966年8月23日周恩来与范文同的谈话。
  
    [94]1968年8月1日李强与李班关于援越成套设备问题会谈纪要,
  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国际联运局1968年,卷号379,第31页;另见
  1968年8月14日李强与李班关于援越成套设备问题会谈纪要,5月22
  日李强、李班四月二十三日会谈纪要,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国际联运局19
  68年,卷号379,第29、15页。
  
    [95]《周恩来年谱》下卷,第262页。
  
    [96]外交部外交史研究室编:《周恩来外交活动大事记1949-19
  75》,世界知识出版社1993年3月版,第502、528-531页。
  
    [97]1969年4月12日周恩来、康生与范文同的谈话。另见《周恩
  来外交活动大事记1949-1975》,第535页。
  
    [98]1969年8月15日苏军总参谋部侦察总局给康·维·鲁萨科夫
  的报告,SD01840。
  
    [99]Political Report of the Sovie
  t Embassy in Hanoifor 1969.SCCD,f.
  5,op.61,d.459,p.126;List of Princi
  pal Agreements Between the USSR an
  d the DRV,undated.SCCD,f.5,op.66,d
  .71,pp.120-122;“Basic Agreements B
  etween the USSR and the DRV”.SCCD,
  f.5,op.66,d.71,pp.121-122.转引自TheSo
  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pp.
  215,231;另见1971年7月1日苏驻越大使谢尔巴科夫与越南副外
  长阮基石会谈纪要,俄国档案SD01826。
  
    [100]1972年6月16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01]参见《苏联对外政策史》下卷,第440、437页;另见19
  70年8月28日谢尔巴科夫与范文同谈话记录,俄国档案SD06765。
  
    [102]1971年4月1日《真理报》。转引自《苏联对外政策史》,
  第379页。
  
    [103]参见1971年5月21日谢尔巴科夫“关于越南劳动党解决印
  度支那问题的政策与苏联根据苏共二十四大决议所面临的任务”的政治信函,
  俄国档案SD01829。
  
    [104]1972年10月16日李强在答复越外贸部副部长李班关于越
  方请中国发运军事物资的要求时提出:属于南方要的,尽快运去,不是南方要
  的,是否可以慢一步。11月13日李班向李强转达越副总理黎清毅的意见:
  希望中国发运重武器。因重武器的生产需要时间,故建议中方先从各单位借来
  交付越方,待供越重武器生产出来后再予归还。如不这样办,一旦停战,国际
  监督一实行,运送重武器到南方去就有困难。现在未实行国际监督,又是旱季
  ,要抢运重武器到南方去。李强在指出越方有货接不过去,压车的军事物资很
  多等情之后表示:建议还是想法多运些军火,正如李班同志说的在实行国际监
  督之前,抢运军火到南方去。参见1972年10月16日、11月13日李
  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05]参见1972年7月12日周恩来与黎德寿的谈话,12月19
  日毛泽东与阮氏萍的谈话。
  
    [106]云水著:《出使七国纪实——将军大使王幼平》,世界知识出版
  社1996年版,第127-128页。
  
    [107]1970年9月17日周恩来与范文同的谈话,9月23日毛泽
  东与范文同的谈话,毛泽东对1970年11月外交部《关于对越南南方五省
  受灾的慰问和赠款问题的请示报告》的批示,1971年11月14日外贸部
  关于下达1971年对越南无偿援助物资清单的通知。
  
    [108]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周恩来年谱(1949-1976)
  》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年版,第441页。
  
    [109]《当代中国外交》,第162页;1972年5月19日余秋里
  在援越任务动员会上的讲话,国家计委档案,20-0149。上述问题详见
  笔者《中苏关系与中国的援越抗美》一文。另据苏联方面估计,1972年中
  国对越援助额约为50万美元。参见USSRForeignMinistr
  yMemorandum,“Vietnam-ChinaRelation
  s”,July4,1973.SCCD,f.5,op.66,d.71,
  p.88.转引自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V
  ietnam War,p.231.
  
    [110]1965年中共中央确定的援越方针、策略中即有“鼓励越方向
  苏欧要”一条。对外经委指示各有关部,要坚持此项策略,“以揭露苏修假支
  持,真出卖的面目”。参见1965年9月24日对外经委关于中越经济会谈
  初步总结和今后执行的部署函,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国际联络局1965年
  ,卷号293,第51-53页。
  
    [111]1972年6月28日叶剑英、李先念与李班等谈话记录,11
  月13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12月25日李强与吴船、李班会谈纪要。
  
    [112]《中国人民解放军》(上),第273页;《中国人民解放军六
  十年大事记》,第617页。
  
    [113]援越抗美时期,中苏之间在越美和谈问题上也存在着尖锐的矛盾
  和冲突。对此,笔者将另文论析;这里着重论说的是对越物质援助中的中苏关
  系。
  
    [114]《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一册,第394-395页。
  
    [115]1966年3月28、29日毛泽东与宫本显治的谈话。
  
    [116]1966年11月8日毛泽东与越南劳动党代表团的谈话。毛泽
  东说:我们虽然不赞成他们那个联合行动,但是分别行动嘛,各援助各的嘛!
  
    [117]1965年4月1日外交部“请审批辟‘中国阻苏援越’谈话提
  纲的报告”,吉林档案馆,全宗77,目录11,卷号7,第38页;《中华
  人民共和国外交史》第2卷,第265、267页。
  
    [118]参见1965年4月1日外交部“请审批辟‘中国阻苏援越’谈
  话提纲的报告”,吉林档案馆,全宗77,目录11,卷号7,第38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第2卷,第265、267页。
  
    [119]1965年3月26日苏斯洛夫关于共产党和工人党协商会晤的
  总结报告,俄国档案SD08116。
  
    [120]1965年4月1日外交部“请审批辟‘中国阻苏援越’谈话提
  纲的报告”,吉林档案馆,全宗77,目录11,卷号7。
  
    [121]1967年5月13日乔冠华与越南驻华大使吴明鸾的谈话。
  
    [122]1966年7月苏联外交部东南亚司关于向越南派遣志愿人员问
  题的资料,俄国档案SD06764。
  
    [123]Memorandum of Conversation,S
  hcherbakov-HoangVanLoi,March26,196
  5.SCCD,f.5,op.50,d.721,p.117.转引自Th
  e Soviet Union and the Vietnam War
  ,p.38.
  
    [124]1965年10月9日周恩来与范文同的谈话,1966年3月
  23日与黎笋的谈话,8月23日与范文同的谈话。
  
    [125]中国方面规定,这些国家经由中国运送的援越物资,均免收运杂
  费,对内由铁路向外交部结算。参见1965年9月30日铁道部关于“苏联
  、东欧和朝鲜各国经我国铁路运送援越物资的运送手续和计费结算办法”,铁
  道部办公厅档案处,国际联络局1965年,卷号665(无页码)。
  
    [126]1965年4月1日外交部“请审批辟‘中国阻苏援越’谈话提
  纲的报告”,吉林档案馆,全宗77,目录11,卷号7,第37-38页;
  1965年10月21日苏共中央给中共中央的信,见1965年11月9日
  中共中央关于印发我党中央关于苏联援越物资过境问题给苏共中央的复信的通
  知,吉林档案馆,全宗1,目录1-21,卷号135,第7页;《中华人民
  共和国外交史》第2卷,第265、267页。
  
    [127]据2000年1月笔者采访有关人士记录。
  
    [128]此批过境物资中另有越南的贸易进口物资1.85万吨。196
  5年7月26日对外贸易部《中国运输代表团和越南运输代表团会谈纪要》,
  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物资局1965年,卷号409,第2、7、3页。
  
    [129]《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第2卷,第265-268页;韩怀
  智等主编:《当代中国军队的军事工作》(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
  9年版,第540页;石林主编:《当代中国的对外经济合作》,中国社会科
  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50页;1965年11月5日中共中央给苏共中
  央的复信,见1965年11月9日中共中央关于印发我党中央关于苏联援越
  物资过境问题给苏共中央的复信的通知,吉林档案馆,全宗1,目录1-21
  ,卷号135,第2页。
  
    [130]1965年7月初苏共中央致中共中央函,见《中华人民共和国
  外交史》第2卷,第268页;10月21日苏共中央给中共中央的信,见1
  965年11月9日中共中央关于印发我党中央关于苏联援越物资过境问题给
  苏共中央的复信的通知,吉林档案馆,全宗1,目录1-21,卷号135,
  第2页。
  
    [131]1965年10月21日苏共中央给中共中央的信,11月5日
  中共中央的复信,见1965年11月9日中共中央关于印发我党中央关于苏
  联援越物资过境问题给苏共中央的复信的通知,吉林档案馆,全宗1,目录1
  -21,卷号135,第6、3、2页。
  
    [132]1965年10月21日苏共中央给中共中央的信,11月5日
  中共中央的复信,见1965年11月9日中共中央关于印发我党中央关于苏
  联援越物资过境问题给苏共中央的复信的通知,吉林档案馆,全宗1,目录1
  -21,卷号135,第3、6页。
  
    [133]1965年11月5日中共中央给苏共中央的复信,见1965
  年11月9日中共中央关于印发我党中央关于苏联援越物资过境问题给苏共中
  央的复信的通知,吉林档案馆,全宗1,目录1-21,卷号135,第4页
  。
  
    [134]1965年11月25日外贸运输总公司关于代越储存炸药和爆
  破器材收货人到货站的通知,1966年5月3日外贸运输总公司对越储运工
  作的情况反映,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国际联络局1965、1966年,卷
  号664,第33页;卷号680(无页码)。
  
    [135]《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第2卷,第268、269页;另参
  见1965年11月9日中共中央关于印发我党中央关于苏联援越物资过境问
  题给苏共中央的复信的通知,吉林档案馆,全宗1,目录1-21,卷号13
  5,第2、4、5页。
  
    [136]1966年7月7日《人民日报》。关于中国是否向苏联索要过
  转运费及军火,及苏联是否散布过此类言论,笔者目前尚未见有中苏两方面的
  材料予以支持。
  
    [137]1966年3月24日对外贸易部等四部“关于越南退回借用四
  处‘869’仓库和撤走派驻有关口岸和仓库的人员的通知”,铁道部办公厅
  档案处,国际联络局1966年,卷号680(无页码)。
  
    [138]转引自《中越关系四十年》,第76页。
  
    [139]Christian Ostermann,The Sino
  -Soviet Border Clashes of 1969:New 
  Evidence from the SED Archives,App
  endix:Document No.1,2.Prepared for 
  the Conference“New Evidence on the 
  Cold Warin Asia”,Hong Kong,January
  ,1996.
  
    [140]1965年7月26日对外贸易部《中国运输代表团和越南运输
  代表团会谈纪要》,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物资局1965年,卷号409,
  第3页。
  
    [141]1965年11月5日中共中央给苏共中央的复信,见1965
  年11月9日中共中央关于印发我党中央关于苏联援越物资过境问题给苏共中
  央的复信的通知,吉林档案馆,全宗1,目录1-21,卷号135,第4、
  5页。
  
    [142]1965年7月26日对外贸易部《中国运输代表团和越南运输
  代表团会谈纪要》,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物资局1965年,卷号409,
  第7页。
  
    [143]1966年7月18日苏联海运部给苏共中央的报告,俄国档案
  SD06763。
  
    [144]1967年4月7日、10日周恩来与范文同的谈话。
  
    [145]所谓“特种物资”即军需品。1972年6月6日、5月27日
  、6月2日、6月10日中方致该四国的议定书确认函。
  
    [146]1972年5月22日交通部《外交活动简报》特第10期;1
  972年8月22日李强与李班、吴船会谈纪要,8月26日与吴船会谈纪要
  。
  
    [147]1972年6月25日、8月16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8月
  22日与李班、吴船会谈纪要。
  
    [148]1972年6月6日中国外经部致苏外经委关于确认中苏双方协
  议函,7月29日李强致苏驻华临时代办萨福隆关于确认中苏双方协议函,1
  1月28、29日援越小组关于苏供越反干扰设备及苏四百名人员过境运输问
  题的请示及周恩来批示。
  
    [149]1972年6月18日周恩来与黎德寿的谈话,6月28日叶剑
  英、李先念与李班等谈话记录,7月10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50]中国此时做法改变的目的一是为了不至影响港口卸货;二则是由
  于可以自己使用这些物品。如李强对李班所说的:“你们运不回去我可先使用
  。我们希望越方能多运,快运回去,运不过去的,我们就使用掉,当然我使用
  的物资是以后能够归还的。”参见1972年8月2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51]1972年10月16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52]60年代代越储存援助物资的情况为,1965年6月,李先念
  批准了越方关于由中方代为储存苏东各国援越物资的要求。7月,中越运输代
  表团会谈,商定了关于在华设仓库四处、物资编号“869”、仓库代号“8
  69-1”……、运输、仓储手续及结算办法等具体事项。1966年3月,
  越方向中方正式提出,他们已同苏东达成协议,以后援越经济物资大部分安排
  直接海运越港口,加之越铁路改轨后接运能力增大,今后暂不再在中国储存“
  869物资”。此后至1967年,中国只代越寄存苏联的援越军用物资。参
  见1965年6月21、22日外贸部关于越南要求我国代为储存苏联和东欧
  国家援助物资问题的请示及李先念批示;1965年7月26日中越运输代表
  团会谈纪要;1966年3月24日外贸部等四部关于越南退回借用四处“8
  69”仓库和撤走派驻有关口岸和仓库的人员的通知,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
  国际联络局1965年,卷号664,第41-42、45页;物资局196
  5年,卷号409,第4-5页;国际联络局1966年,卷号680(无页
  码);1972年6月16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53]1972年6月16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6月18日周恩来
  与黎德寿的谈话,8月16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54]1972年8月16日、6月16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55]1972年6月25日、7月1日、7月6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
  要。
  
    [156]1972年7月24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57]1972年5月14日周恩来与春水的谈话,1972年5月2
  2日交通部《外交活动简报》特第10期。
  
    [158]1972年6月16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59]1972年7月27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60]1972年7月1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61]1972年8月20日晚李强与李班、吴船会谈纪要。
  
    [162]1972年11月28、29日援越小组关于苏供越反干扰设备
  及苏四百名人员过境运输问题的请示及周恩来批示,11月30日李强与李班
  会谈纪要。
  
    [163]1972年7月6日、7月1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64]1972年7月24日下午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
  
    [165]1965年9月24日对外经委关于中越经济会谈初步总结和今
  后执行的部署函,1965年7月10日对外经委、对外贸易部关于同越南政
  府经济代表团谈判结束的报告,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国际联络局1965年
  ,卷号293,第51-54、5页。
  
    [166]1968年8月14日李强与李班关于援越成套设备问题会谈纪
  要,5月22日李强、李班四月二十三日会谈纪要,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国
  际联络局1968年,卷号379,第29、15页。
  
    [167]1972年7月6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李强对李班所说的凭
  祥货源不足一事表示不满,指出:目前柳州铁路局管内压着1600多个车皮
  ,越方每天只接30多车;7月27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李强说:这几天
  中越境内压车3700辆,因此不能说没有货可接。
  
    [168]1972年11月13日李强与李班会谈纪要。会谈中,越南方
  面提出,铁路各线运输量下降,其原因在于到货不足。李强指出:实际情况是
  有货越方接不过去。从11月的接运情况看,压车的军事物资很多。为此他建
  议说,还是想法多运些军火,大米、布匹、药品等国际监督实行后也能运,可
  以先放慢一步。
  
    [169]1963年3月19日中央关于在对外接触中有关越南问题以及
  其他问题应注意事项的通知,吉林档案馆,全宗1,目录1-19,卷号24
  4,第9、10页。
  
    [170]1967年11月8日越南交通运输部长潘仲慧致保加利亚运输
  部长函,1967年5月30日关于对外经委有关铁路合作组织第十二届部长
  会议请示报告的批示,1967年3月1日中国驻铁组代表李参关于时十二届
  部长会议准备工作的报告,1968年4月14日铁道部军管会关于对苏修策
  划召开铁路合作组织部长会议斗争对策的请示报告,1967年6月10日铁
  道部关于我对铁路合作组织方针及斗争步骤的请示报告,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
  ,全宗1.1,卷号7402,第175页;卷号7289,第54、53页
  ;卷号7289,第32页;卷号7403,第43页;卷号7289,第6
  9页。
  
    [171]1965年6月16日杨成武就援越存在的主要问题给罗瑞卿并
  报周恩来、邓小平的报告,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全宗1.1,卷号6940
  ,第2、5页。
  
    [172]1965年7月10日中国对外经委、对外贸易部关于同越南政
  府经济代表团谈判结束的报告,铁道部办公厅档案处,国际联络局1965年
  ,卷号293,第4页。
  
    [173]1969年8月15日苏军总参谋部侦察总局给康·维·鲁萨科
  夫的报告,俄国档案SD01840。
  
    [174]1966年3月23日、4月13日黎笋与周恩来会谈记录。
  
    [175]1965年10月9日周恩来与范文同的谈话,11月8日与胡
  志明的谈话,1966年3月23日与黎笋的谈话。
  
    [176]1966年4月13日越中代表团会谈记录。
  
    [177]1975年9月29日邓小平与黎笋的谈话。
  
    [178]1966年4月13日黎笋、阮维桢与周恩来、邓小平、康生会
  谈记录。
  
    [179]Political Letter of the Sovi
  et Embassy in the DRV,“On Possibil
  ities and Specifics of Coordinatio
  n of the DRV Foreign Policy with t
  he Soviet Union and Oher Socialist 
  Countries”,June 25,1970.SCCD,f.5,o
  p.62,d.492,p.149.转引自The Soviet Uni
  on and the Vietnam War,pp.216-217.
  
    [180]1971年5月21日谢尔巴科夫“关于越南劳动党解决印度支
  那问题的政策与苏联根据苏共二十四大决议所面临的任务”的政治信函,俄国
  档案SD01829。
  
    [181]1966年4月13日黎笋、阮维桢与周恩来、邓小平、康生会
  谈记录。
  
    [182]1966年3月28日毛泽东与宫本显治的谈话。
  
    [183]1971年5月21日谢尔巴科夫“关于越南劳动党解决印度支
  那问题的政策与苏联根据苏共二十四大决议所面临的任务”的政治信函,俄国
  档案SD01829。
  
    [184]1972年6月18日周恩来与黎德寿的谈话。
  
    [185]1966年8月26日毛泽东与范文同、武元甲、黎笋的谈话,
  1964年8月13日与黎笋的谈话,1966年11月8日与黎笋的谈话。
  
    [186]《与河内分道扬镳》,第229页。
  
    [187]邓小平在1966年时就曾向黎笋指出:我们的关系不仅是蒙上
  了阴影,而且已经造成了一些伤害。这不只是由于我们对苏联援助的评判问题
  ,你们是在怀疑中国帮助越南有自己的企图。参见1966年4月13日黎笋
  、阮维桢与周恩来、邓小平、康生会谈记录。
  
    [188]参见1968年4月29日周恩来与范文同的谈话。
  ****************************
  浴火凤凰:http://people.freenet.de/chinatown/index.htm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