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

中国海军和慈禧太后的颐和园(1)

【博讯2003年5月01日消息】    

   唐德刚 (博讯boxun.com)

    在近百余年的中国里,李鸿章实在是最早的、乃至唯一的当国者,曾经领导我国参加过世界军备竞争。自哥伦布发现美洲(1492),到二次大战结束(1945),在白色帝国主义的五霸七雄(后来又加上个日本帝国主义)的操纵之下,我们这个地球,实在是个"土匪世界"。只有强权,没有公理。强权从何而来呢?曰:武装也;军备也。在李鸿章那个时代,人类还没有发明飞机和原子弹。列强要横行世界,就只能靠强大的海军了。同治九年(1870)以后出任北洋大臣的李鸿章,深谙此道。他一再讲,洋人的神气,神气在有"铁甲"。你跟洋人打交道而自己无铁甲,你得闭起乌鸦嘴。

    李鸿章是近百余年来,我国仅有两大外交家之一——另一人是周恩来。笔者曾替顾维钧先生写了几百万字的回忆录。但是翻烂顾氏的公私文件,我总认为顾只是个"技术官僚"、"博士帮首"和"黄面皮的洋员"。他一直只是在替老板干活而已;自己没有真正在外交上作主的政治力量——李鸿章和周恩来就不同了。

    李鸿章也是近代中国搞以夷制夷的祖师爷——搞以夷制夷,连周恩来都未搞好,李鸿章当然也成绩欠佳。李氏未搞好的道理,是他的"铁甲"被日本打沉了。搞以夷制夷而无"铁甲"为后盾,那就变成买空卖空了。"夷"也不是傻瓜嘛!专搞买空卖空,哪里行得通呢?所以甲午之前,李鸿章立志要参加世界军备竞赛。

    老实说,在李鸿章出任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时期(1870-1895)的大清帝国,要参加世界军备竞赛,是绰有余裕的。大清帝国毕竟是个大帝国嘛!它和今日中国大陆上的人民共和国一样,虽然也是一穷二白,但潜力是无限的。甲午之前慢说像上述的日本"吉野号"那样的巡洋舰,就是再买它三五条"定远"、"镇远"那一级的主力舰,也是轻而易举的。

    君不见一项《马关条约》(1895)我们就赔了2万万6千万两,6年之后的《辛丑条约》(l901),我们不又赔了4万万两?合计,7年之内一下便赔掉6万万6千万两!——我们有这么多钱去付"赔款",没钱买船!?甲午战前我们再买5条(定远级主力舰)、10条(吉野级巡洋舰),也游刃有余呢!

    有钱为什么不买船,要等到打了败仗,再去"赔款"呢?!

    朋友,这便是专搞"四化",不槁"五化",则"四化"往往是徒劳的道理所在。

    须知,四化者,科技现代化也。五化者,政治现代化也。"政治现代化"不一定要专指"民主墙",但你至少也该搞个干净而有效率的现代化政府——至少也得像当时德国和日本那样。像我们慈禧老太后治下的那摊烂狗屎,总归是不够资格参加世界军备竞赛的——帝国主义虽然都是"土匪"、"强盗",但是盗亦有道也。

    现在且看看我们李中堂,如何在这场世界军备竞赛中先败下阵来,后来才打败仗,才赔款。

              ◆ 海军衙门是个大"肥缺"

    在北洋舰队成军之初,李鸿章便极力主张三洋(北海、东海、南海)一统、分建合操。中央政府应有个研讨战略、统一指挥,以及筹划预算、部署后勤的总机关。这本是顺理成章之事,任何现代国家,都是少不了的,只是名称不同罢了,例如英国的海军部,德国和日本的"大本营"和"参谋本部";今日美国的"五角大厦",乃至目前北京和台北的"军委","国防部"一类的机构……在清末,就叫做"海军事务衙门"或"海军衙门"了。

    李鸿章本是个好权而又有责任心的干才。在海军衙门的酝酿期间,他本来就当仁不让的。可是这次却由不得他了。在大清国海军成立之初,那些自视为统治阶级的满族亲贵,早已虎视眈眈。本来湘淮军之崛起,他们已感到切身威胁。海军再起,他们就不能再让汉人掌握了。不幸的是,两百多年的荣华富贵和游手好闲的生活,早把这个高踞统治阶层的少数民族,腐烂得无可救药了。然而,海军是多么技术化的现代兵种。这种腐烂的满族亲贵,如何能插手其间呢?

    但是"海军衙门"可就不同了。它是个高高在上,设于皇城之内,外表上似乎只是个专门管人事、管钱包的大"衙门"!而这衙门所管的海防经费,动辄百万,在他们的眼光里,这衙门是比大清朝廷之内的六部九卿,朝廷之外的督抚司道,任何一个衙门都更要有银子的新衙门。总之,在大清官场中,海军衙门是一个最"肥"的大"肥缺"。亲贵们是绝不能放过的!

    大清王朝发展至此,也可说是"气数己尽"吧!就在这紧要关头,那个比较贤良而识大体的慈安太后,忽于光绪七年(1881)离奇病死。慈安是慈禧所最为敬畏的正宫娘娘。慈安一死,这个姨太太出身,个性又泼辣狠毒的慈禧皇太后,大权独揽,渐渐的便原形毕露了。

    三年之后(1884),她就把恭亲王奕忻赶出总理衙门。奕忻是总理衙门(中国第一个外交部)的创办人。20多年与洋人折冲樽俎,使他颇谙外情,是当时中国少有的开明政治家,同治中兴的名臣之首——没有他,慈禧也做不了皇太后。所以他也一直是慈禧所敬畏而嫉妒(仅次于慈安)的第二号人物。恭王一去,慈禧在朝中便肆元忌惮了。

    在这种政潮中,居心叵测而推波助澜的,还有个举足轻重的洋官僚赫德。赫德是英帝安插在中国官僚体系之中的一个公开的间谍。他掌握了中国的关税,中国政府向外国购买船炮,支票要由赫德签名。他不是袁世凯的古德纳;更不是蒋中正的端纳。他在中国官僚体制中,是有其一言九鼎之权威的。加以他在中国官场厮混数十年,早变成中国政治的老油条。吹牛拍马,纵横捭阖,无一不会,以一个白色帝国主义在中国政治中的代理人,再加上熟谙中国官僚的那一套,这位洋大人也真是"双取骊龙颔下珠",为中外少有的枭雄。在中国海军成立之初,他就设法排斥其他列强(美德法)在中国的影响力,而要把中国海军变成大英海军的附庸。他这项阴谋,慈禧和她的近支"懿亲"像醇亲王奕儇(慈禧的妹婿,光绪的生父)等人,哪里知道呢!可是李鸿章和恭亲王奕忻,就洞若观火了,不幸恭王早就是自身难保,也就顾不得什么海军了,而李鸿章却是慈禧的"周恩来",是个少不了的人物。他一要效忠大清,二要自己抓权。他对赫德的阴谋就要加意防范了。朋友,我们如设想使周恩来和李鸿章,易地而处,他们二人的棋路是不会两样的。

             ◆ 李、赫交恶突出醇亲王

     为防制赫德搞鬼,鸿章乃拿出他那套以夷制夷的看家本领,密遣原任马尾造船厂总教习的法裔洋员日意格和原任天津海关监督的德裔洋员德璀琳暗中加以监视,要他们向他告密。日、德二人得令,那真是忠于职守。因此,来自柏林和巴黎的小报告,把赫德的诡计,一一揭了底(周恩来也会这套嘛)。

     但是赫德又岂是省油灯?你搞以夷制夷,他也会搞以华制华,尤其是以满制汉。他知道太后要以满人掌海军:他也知道和"小六子"恭亲王争权的"七老爷"醇亲王奕儇,早就对"海军衙门"这个大"肥缺"垂涎欲滴;他更知道他自己的话对那无知、擅权和恐洋的慈禧,有一言九鼎之力。他如发动使醇亲王出掌海军,那么他的政敌李鸿章,也要举双手赞成。因此,他就公开建议以醇亲王出任"海军衙门"的总理大臣——此议一出,连哑子吃黄连的李鸿章,也得抢先保举。1884年(光绪十一年)醇亲王奕儇就正式受命为"海军衙门"的总理大臣了。外行而颟顸的醇王当了海军大臣,李鸿章就要靠边站;那手握钱包的赫德也就挤向前排了。

    醇亲王是个什么东西呢?他是:道光皇帝的第七子;咸丰皇帝和恭亲王的胞弟;同治皇帝的胞叔;光绪皇帝的生父;宣统皇帝的祖父;后来当上摄政王载沣的爸爸。但是这些血统关系中最重要的一环,还是他的婚姻:他老婆是慈禧皇太后的妹妹。就因为这一条不平凡的裙带关系,他才当上了皇帝的爸和皇帝的爷;而最糟糕的,却是他凭这条关系挤走了奕忻,当上了海军衙门的总理大臣,作了李鸿章的顶头上司。自此大清政局就是清一色后党的天下了。

    醇亲王这个大清帝国中的首席大贵族,头号纨挎子,懂得啥海军呢?因此,海军衙门抓在他手里,就不成其什么"参谋本部"、"神经中枢"和"五角大厦"了……可是反过来说,这个"大肥缺"对他的服务,那可就说不尽了。

    奕儇当时是北京城中生活最豪华、最糜烂的亲王。真是所谓把银子当水一样的去花掉。但是除掉他爸爸和哥哥所给的有限的赏赐之外,他哪有那么多的银子,去经常地维持他那奢靡的生活呢?那就靠以不同的方式去贪污了。因此,所谓"醇邸"是其时中外咸知的最大的一个贪官污吏。但是当贪官污吏,也总得有个地盘。所以海军衙门一旦落人这一个大贪官之手,那就不堪想像了。

    不特此也。醇邸既然掌握了这样一个大"肥缺",满族亲贵中的饿鬼,也跟着一哄而来。更不只此也。那时开支浩繁的皇族帐房内务府也在闹穷,那生活日趋奢靡的半老的太后,却舍不得花私房钱。醇王等为着奉承太后,把她许多大小的费用也都开销在海军项目之中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醇邸既然抓到海军衙门这个大肥缺,亲贵无不欢喜——老太后也觉心满意足。李鸿章原也是"后党"中的一个"周恩来",对老太后奉承之不暇,何敢"忤旨"?!如此上下交征利,军备竞争管他娘,中国海军的发展就不可复问矣!

               ◆ 清皇室房地产巡礼

    读者如不惮烦,我们不妨再把这个腐烂的帝后生活清查清查。看看他们究竟拥有多少房地产,以及如何管理这些财产,再及其他。且从故宫开始:

    在紫禁城内,他们拥有9999间雕梁画栋的宫阙。这些都是木结构的建筑。三年不维修,就难免坍塌。余游故宫,遇一洋老太婆惊奇地告诉我:"They are running down!"(这些房屋都在倒塌呢!)我安慰她说:10000间只少一间嘛!要全部维修,你们的布什总统也花不起这笔钱呢!

    禁城宫殿之外,还有数不尽楼台亭阁的"三海"(中海、南海。北海)。今日除那由李连杰当"保镖"的"中南海"之外,其他也都running down了。这儿让我们查一查档案:在海军衙门成立之后,李鸿章为着购买快速巡洋舰,向海军大臣醇亲王奕儇签请拨款。醇亲王不但未拨款,反而批复说:"三海"快running down了,老太后无处乘凉,还要请李中堂自海军购舰项下,稍助微款,以表对圣母皇太后之忠尊。李鸿章果然是忠臣,就拨了30万两,"助修三海"。

    "三海"之外,北京东西郊区,还各有纵深百里的东西皇陵各一座。甲午前后,慈禧正在"东陵"建造她自己的陵墓"普陀塔"——这便是后来孙殿英盗墓的地方。余与何炳棣兄一次同访普陀塔,见其"享堂"斑驳不堪,询之故老,才知这享堂梁柱和天篷,原由黄金数千两涂饰而成。其后涂金为军阀士兵"刮"去,故显其残破也。

    再说"避暑山庄"和它的"外八庙"。山庄之内的塞外江南,固无论矣。单是外八庙中某一屋顶的金饰,便用掉黄金15000两!——不睹帝后之居,焉知帝后之奢靡。至于"奉天"之陵寝,江南之行宫,毋须多赘矣。

    以上那大宗房地产(恕我大不敬用个市场经济的名词来形容皇帝),都属于皇帝一人。请注意一人二字,天无二日。民无二王。皇帝只许有一个。谁当上皇帝,这财产就属于他一人,他的父子、叔伯、兄弟、姊妹全无份——雍正爷当了皇帝,他的亲兄弟阿其那、塞思黑等人,只能做做奴才,和奴才的奴才。这大宗房地产中,他们半片瓦也分不到。分不到足够的皇产,但他们都无钱而有"势,就都变成吸血吮髓的无所不为的亲贵饿鬼了,至于和"皇帝"一齐来的荣耀、权威和美女,那就不必多谈了。所以四海之内的华裔同胞谁不想"做皇帝"?为着做皇帝,英雄好汉们不借弑父杀兄,不惜一切手段而达其目的。做上皇帝的人,最怕的则是别人也想做皇帝。谁再想做皇帝,那就是十恶之首,大逆不道,被抓到了就要"寸磔",就要"凌迟处死"。

    读者贤达,这就是在下不厌其烦,所说的"转型"的问题了。皇帝是我国历史上, 2000年未变的一个"定型"。这个定型在鸦片战后,搞不下去了,它就开始"转型"。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辛亥之后,又已"转"了半个世纪,继起者如有历史眼光,像蒋经国那样,顺水推舟,另一个百世可知、千年不变的新"定型",可能很快就会出现了。笔者这项乐观的推测,自以政治制度为限。至于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另一定型,如何出现?机运如何?自当别论。得机再细研之。

             ◆ 四万两银子一天的宫廷生活

    现在言归正传,把时间再推回一百年,看看"甲午战争"前后的晚清宫廷的生活实况。

    俗语说:"一双象牙筷配穷人家。"因为你既然有一项奢侈品,你得拿另项奢侈品去"配"呀!这样连环"配"下去,就没个止境了。皇室正是如此,你已有九千间华丽的宫殿,你还得有对等的金玉珠宝、绫罗绸缎、山珍海味、宫娥采女和千万个大小太监去"配"呀!这也就没个止境了!

    康熙皇帝曾说过,他宫廷一年的用度,还抵不上明朝皇宫一日之费也。他老人家所说的只是他自己啊!他如从棺材里爬出来,看看他那五世孙媳叶赫那拉氏的排场,他就不能夸口了,据李莲英的接班人,满清王朝最后一任总管大监小德张的回忆:慈禧皇太后当年一天的生活费,大致是纹银40000两!

    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呢?试把它折成实物就知道了,那就是宫廷半月之费,就可买吉野级巡洋舰一艘。两月之费,可购一超级主力舰。一年之费,至少可以装备一支高踞全球六七位的海军舰队。

    再反过来说,为维持这位老太婆的奢靡生活,一年之中我们每半个月要卖掉一条巡洋舰;一年要卖掉一支海军,才可马虎应付!

    或问:这个老太婆哪能用掉这许多钱呢?曰:她老人家场面大嘛!不信且从那9千间大宫殿再算一下。40000两一天也不算多嘛!再者,办事的官员还要贪污中饱呢!——傅仪不是说过,他5岁的时候,一个月要吃掉810斤猪肉,和240只鸡鸭吗(见傅仪著《我的前半生》)。他的鸡鸭可比我们吃的昂贵得多呢!

    据康有为的调查,清宫中一切的用费都是三七开。那就是报销十成之中,三成是实际用费;七成是层层经手人的分润,这是例规。至于那三成是否是真的用费,还要待考。例如西太后在颐和园赏王公大臣看戏。怕露天有阴雨,要搭个"凉棚"。这凉棚搭掉30万两,三七开,则凉棚实际用费是9万两。一个凉棚要9万两银子?那就天晓得了。

    总之,那时宫廷中的贪污是没命的;也不是常理可以推测的。例如左宗棠在新疆立了大功,返京两宫召见。太监们要左氏出陛见关节费3000两。左宗棠这个"彭德怀"不出。可是李鸿章这位"周总理"为顾全大局,就代他出了,后来左宗棠将军奏对称旨,慈安太后大为感动,乃赐以先帝(咸丰)墨晶眼镜一副,以奖有功。谁知太监公公捧旨颁赐时,按例又要索礼金数千两。可是这位"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一气之下,"先帝眼镜"也就不要了。又是我们和稀泥的"周总理",为顾全大局,替大将军出了半价买下了事。(见《李鸿章年(日)谱》)

    朋友,人总归是人。人类的武器已从石斧、弓箭进化到原子弹。但是人类的"社会行为"(social behavior)则变化不多也。周恩来做了20多年的终身"宰相"。李鸿章也做了20多年的终身"国务总理"。同为历史家、政治家讥为无行的不倒翁。但是没个周总理,哪有今日的小平中兴和唐树备访台?没个李宰相,八国联军期间,大清帝国没那个好下场啊!周恩来说,他当了20多年总理,无时无刻,不是临深履薄!俾斯麦曾暗喻李鸿章只会打内战。鸿章向老铁血唱然叹日:"与妇人孺子共事,亦不得已也。"历史家臧否"古大臣",可不慎哉?!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