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人间地狱「劳改营」

何继雄

  民国叁十八年九月,中共伪政权成立前夕,在北平召开一次「政治协商会议」,通过了所谓「共同纲领」;其中第七条规定:「对於一般反动分子、封建地主、官僚资本家在解除武装,消灭其特殊势力後,仍须依法在必要期内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利;但同时给以生活出路,并强迫他们在劳动中改造自己。」

●自始就是驱役民命工具

  由此可知,所谓「劳改」,乃是中共政权为了整肃异己,消除阶级敌人,以巩固其极权统治的一种手段。这种手段发展到後来,就成为中共奴役人民的「奴隶制度」。

  周匪恩来在伪「政协」全国委员会第叁次会议上,曾说:「对於那些该处死,但没有血债,民愤不大,和虽然严重的损害国家利益,但尚未达到最严重程度的罪犯,则采取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强迫劳动以观後效政策。」又说:「集中力量进行积案的清理,组织犯人的劳动改造。」

  伪「公安部长」罗匪瑞卿,在伪「北平市人民代表扩大联席会议」中也说:「对於这些暂不杀掉的反革命罪犯,也是一批劳动,我们把他们组织起来,强迫他们为国家服务。」

  依上述「共同纲领」第七条以观,中共实行「劳改」,本来是要对阶级敌人透过「劳动」而「改造」他们;换句话说,劳动是一种方法,改造才是目的。可是,中共政权成立後,多年来在大陆所执行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抗美援朝运动」、「思想改造运动」、「叁反、五反」,乃至所谓的「号召基本建设」、「加强劳动纪律」,以及「第一次五年计画」等等,都直接间接关联到强迫劳动。

  这就充分说明了中共的基本政策,旨在驱役民命,把人民当作机器,当作牛马一样加以奴役。「劳动」不再是一种方法,而实实在在地是一种目的。基於此一残暴统治底本质,在大陆上,不仅所谓反动派、阶级敌人需要劳动,就是一般善良的老百姓,甚至中共口口声声称他们是「国家领导阶级」的工人,也都成了此一制度下的奴隶。

  中共实施「劳改」暴政,在伪政权还没有正式成立之前,就已开始。根据逃亡至香港而於民国四十年一月被暗杀的前中共特务陈寒波生前透露,中共进入北平之後,造成广大的失业群众,当时光是乞丐就有十万多人。中共出动军警特工全面搜捕,把他们编成许多个「劳动大队」,老弱者送往边塞地区牧牛羊,其他则分别押去整修黄河或在关内关外的各矿场工作。他们没有工资,连通信及行动的自由都没有。

●经常有叁亿人被驱迫劳改

  这里面提到的「劳动大队」,实则就是「劳改营」的滥觞。中共为了掩饰其暴行,欺瞒世人,对於「劳改营」的设置及其数量讳莫如深.多数巧立名目,打着「国营农场」、「垦区」、「新人村」、「难民收容所」、「印刷厂」、「看守所」等的招牌,而从事压榨、箝制与奴役人民之实。

  「劳改营」的数量究竟有多少?在里面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的奴隶又是多少?实在难作精确的核算。不过,据研究中共奴工制度的专家指出,大陆上的劳改场所,最保守的估计亦应在两万处以上;其面积,自数万亩乃至数百万亩,绵延千里,规模庞大者比比皆是。

  至於被奴役的人数,在历年的「垦荒运动」中,除各省荒地的大小劳改场所外,边远如东北、内蒙、青海、甘肃、西康、新疆、西藏及川西等地区,被流放前往作农奴的动辄数以百万计。多年以来,中共大规模执行这种流放政策的结果,使得受害人数急剧增加;据估计,目前在大陆上备受驱迫劳改者,经常维持在叁亿左右。这个数目,不能谓不惊人!

●各阶层人士都遭压榨

  中共窃据大陆的头几年,曾在伪「公安部」之下设「劳动改造管理局」,各大行政区设「区局」,省、市及专区设「管理处」,执行管制劳改犯的任务。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六日更制订了伪「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改造条例」,经伪「政务院」第二百二十二次「政务会议」通过公布施行,全文计九章七十七条。

  该「劳动改造条例」第一条称:「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第七条的规定,为了惩罚一切反革命犯和其他刑事犯,并且强迫他们在劳动中改造自己,成为新人,特制订本条例。」而第二条则规定,实施惩罚的劳动改造机关,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具之一。

  凡此种种,显然系根据毛匪泽东的独裁思想而来。毛酋在一九四九年七月「论人民民主专政」说,要取缔制裁「反动派」,除大肆屠杀外,就是强迫劳动。

  可是,中共实行「劳动改造」的对象,仅仅限於是「地主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及其「帮凶」麽?不然!曾在北平「苦工营」待过後来又逃出来的难胞说,在那里面关着的人,什麽成分都有;小偷、强盗、乞丐而外,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宗教人士、文化人、学生、有「反动嫌疑」的工人,乃至逃兵与犯罪的共干,都混杂在一起。

  劳改犯的工作,各形各式,缝纫、铁工、修路、挖石、采煤、开荒……什麽样的工作都有,视劳改场所所在地区不同而各异;总之,只要是中共认为「对国家经济建设有益的」,劳改犯就毫无选择的馀地。

●每天工作长达十四小时

  通常劳改犯每天劳动的时间是十小时至十二小时,有些则长达十四小时。而这种劳动是「义务」的,没有代价的,在食衣住行方面,甚至连最起码的水准也谈不上;饥寒交困,死亡率极高。

  从历年自大陆逃出的难胞所述,我们可以对中共「劳改营」获得概括了解。一名受害者说:他曾因「反动罪」被拘送四川新都「西南军区」「军政大学川西分校」去劳改,每天清晨六时至下午八时劳动,工作是运石头铺路。中共没有机械工具,「人力」是最好的工具;他们每八人负责拖一辆大车,搬运石头,叁公里的途程每天要来回十馀趟。每餐只有一小碗糙米饭,没有蔬菜,也不供给被褥服装,睡的是乱草铺。

  新近经中共基於「政治理由」释放出来的美国人丹厄尔凯利,曾在大陆上几处劳改营被劳改廿一年,亲历其中惨痛;他说,那一年他们又有一千八百人被送到青康藏高原修筑公路,天气酷寒,他们未获配发御寒衣物,住的也只是单薄的帐篷;有些人夜间检拾枯枝生火取暖,结果却在睡梦中被活活烧死。

  荒瘠边疆,又碰到「叁年自然灾害」,连吃的东西都没有。饥饿与奴役,使他们连人性最後的一点尊严都丧失殆尽,有些人竟从狗屎堆里找看有没有吃的。这真是廿世纪中对人类最讽刺的悲剧!

●对劳改犯施以酷刑

  中共除了不把劳改犯当人看以外,并施以各种非刑。用棍棒、皮鞭毒打已算是平常事了,此外如灌屎灌尿、反吊、带镣工作、囚铁笼、水牢等,也是屡见不鲜;至於还有些劳改犯所受的「麻绳吊指」、「竹刺插指」,以及所谓金、木、水、火、土等酷刑,更是惨不忍闻。

  熬不住苦役与虐待的劳改犯,除了消极反抗、怠工而外,再就是结夥逃亡。中共对这些逃亡者,抓到都是枪毙。但是,人类争自由的决心,毕竟不是任何暴政非刑所能压制的。

  物理学上「压力越大,反抗力越大」的原理,同样适用於人类的心理。中共叁十年来倒行逆施,祸国殃民,把中国大陆变成了人间的地狱,大陆同胞奋起抗暴,挣脱牢笼,现在是时候了。

摘自《中共祸国殃民叁十年》,中央日报编印,民国六十八年十月再版。(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