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地富子女「反攻倒算」--大陆涌现众多否定土改事件

白丁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国人开始清理历史旧账,但都从五七年反右算起,而中共建政之初的土改、镇反、抗美援朝这些历史竟无人敢去闯禁区。大陆一位学人说,批反右,否定大跃进文革可以解释成反对中共的错误路线,如果连土改、镇反之类也质疑,就是直接反共,因此无人敢去碰。(打字员:有无人问一声:共产党祸国殃民,直接反共有何不可?)

  理论上是禁区,但现实早已开始否定。随著经济改革深入,中国出现贫富两极,差距并日益扩大,而新兴资本家、庄园主、地主也已诞生,今年甚至要修宪,承认私有财产的合法性。这股走资本主义的潮流实际完全否定了中共建政后的社会主义路线,大陆老百姓有歌谣讽刺说:「革命革了三十年,一觉回到解放前」。

  人们要问,既然现在容许雇工的资本家、庄园主存在,当年为甚么要搞土改,搞公私合营,剥夺地主资本家的财产?一九九四年即有一位在美国康乃尔大学修读社会学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返中国大陆作了半年学术考察,题目是「中国革命如何剥夺人民的私有财产」,其中特别调查了被中共剥夺财产者解放前后生活水平的对比,发现这些被剥夺财产者仍有很大一部份人至今仍生活在社会贫困线下。这位留美学生的调查受到国安局  特务的骚扰。

  据《了望》等大陆报刊报导,近年出现土改时划为地主富农成份的家庭后代和亲属「反攻倒算」,要求索偿还偿的现象。

  报导说,一段时期以来,一些「地富」家庭的后代与亲属理直气壮地到当地政府交涉,要求索回被共产党没收的财产,或徵收的房屋、土地和山林。他们说,现在许多人都靠不正当手段把许多公有资产变成私有资产,而且得到政府的鼓励,那么当年我们的祖上辛辛苦苦创下的家业被平白无故地充公,应该物归原主。有些地方的「地富」份子亲属登门找当年的干部、积极份子算账,还有聚众围攻、殴打土改中的党员、干部积极份子和家属的案件,在一些地区,甚至出现了血腥杀人事件,有人说这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共产党的干部中,有相当一批人当年是与「反动家庭」决裂后出走的,几十年中一直与家庭「划清界限」,如今他们似乎「人性复归」(其实是去掉了「阶级斗争」枷锁),返回家乡大搞祭祖活动,轰轰烈烈,而当年的土改骨干份子则不敢再吭一声。在四川、湖南一些地方,多次出现为当年被共产党政权镇压处决者祭奠的活动,树碑立传、鸣冤叫屈,场面十分壮观。

摘自【开放】杂志一九九九年三月号海生植字

~~~~~~~~~~~~~~~~~~~~~~~~~~~~~~~~中共土改内部材料

【开放】资料室

      编者按:这两份文件,虽是反映局部问题,已可见      血腥暴力之严重。据报导河南土改一个月内三十余      条人命仅属中农以下成份,未包括地主。

    河南土改运动中干部强迫命令作风严重    一个多月即发生逼死人命案件三十余起

(本社五月二十八日讯)特派记者穆青报导:河南土改运动中干部官僚主义、强迫命令作风很严重,虽经领导上再批评,但仍未能停止。四月下旬以来此种现象又有增多的趋势。一个多月时间中,仅打死、逼死人命案件即达三十余起,具其中大部为中农以下成份。如兰封县瓜营区在二十天内即接连逼死七人,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区干部手抢打死农会主任的母亲。事情的经过是:区干部到村上召开群众大会时,有一家文姓的中农,兄弟三人去了两个,其中一人在家装麦,准备次日上集卖粮买布。恰被区干部看见,一口咬定他是地主,说他想趁此机会偷偷地隐藏麦子。当这位中农稍加分辩时,就挨了两个耳光。这时,一些妇女小孩围上来说:「不要打了,原谅吧!」但结果仍被带到会场。当时区长正在讲话,听见这事后就走过去不分青红皂白的给该中农一记耳光,并拿手枪吓唬说:「你为啥这么硬,你孬我枪毙你!」接著七八个区干部都下手打起来,有的甚至拿枪托捣。顿时会场秩序大乱,小孩也吓哭了。恰在这时,一个区干部的手枪突然走火,子弹打中农会主任母亲的腹部,立即毙命。一时群众大哗,一哄而上,夺下了区干部的枪并将区干部捆了起来。群众对此事极为不满,说:「这和日本人、国民党有甚么分别呢?」

  又如在潢川罗店乡土改中,错误的采取四追:追亲戚、朋友、佃户、狗腿;五挖:挖夹墙、地洞、粪坑、竹园、稻垛的斗争方法。且轻信坏分子诬告,逼死好人。如考城城关区未营村佃户宋二尼父子二人,平日积极生产,努力工作,父亲又是农民代表,在灭租斗争时很卖力气,后被人诬告地地主走狗。该区副区长不调查明白就在群人会上指名大骂。其子要求为父亲申辩,该副区长即大发雷霆地让叫:「你父亲被地主收买,你当狗腿,没有你说话的资格。你捣乱会场。」宋经此打击后,灰心失望,回家即闭门自杀。剩下六十五岁的老父终日叹息,声言活不下去了。

  群众对这种乱打乱扣的强迫命令作风,十分厌恶,常常拒绝开会以示抗议。我们的干部不仅不好好的反省这种错误作风,反变本加厉采取更严重的惩办手段,如对不来开会的群众,兰封有所谓「见缸满」(即罚将全村水缸都要挑满)的惩罚。

(选自一九五○年六月二日中共(内部参考)

        华北局关于顺义县几个土改实验村中        所犯左倾错误问题给河北省委的指示            (一九四九年十月)

  乱扣、乱打、乱杀及对地主、富农一律采取扫地出门的办法,已在华北过去土改中,完全证明了是严重的左倾错误。为了纠正这一错误,中央和华北局亦有多次指示,全党并进行过将近两年的教育,但据河北省顺义县委九月综合报告中,提到今年八月该县五区、十区七个村土改实验中,有四个村依然坚持著乱扣、乱打、乱斗的错误,其作法是:干部进村,首先将地主、富农扣押起来,并封锁全村,不得自由出入与生产,然后强迫群众去斗,「不斗则已,斗则扫地出门、净户出身。」五区干部陈立权,十区农会主任李连有,不但自己动手扣押地主,而且还亲自去打,甚至打了村农会干部(据顺义县委报告,是因为落后),这是一种严重的带政策性的错误,是极为恶劣的无政府、无纪律行为。特别是在该四村发生了如此严重的左倾偏向后,并未见顺义县委及时反映,也未见当时冀东区党委的报告,而顺义县委九月纵合报告中,也只将左倾错误的情况轻描淡写的反映了一下,至于错误已否纠正与如何纠正的,并未提及,除把责任推到干部「经验主义」外,仅认为是「方式不够妥当」,「今后注意防止」,并且认为这种办法之所以不妥当,是因为「今天不是搞土改」。这似乎说若搞土改,就应该采取乱扣、乱打、乱斗了。该县委思想中残存著的左倾毒素,仍然是很深的,有引起你们严重注意的必要。这同时证明你们对下级土改政策的教育,还是不普遍、不深刻的,对下情了解是很不够的。为了彻底纠正与防止乱扣、乱打、乱斗及扫地出门的左倾错误,并保证正确完成新区土地改革,特作如下规定:

  ①河北省委应协同通县地委,派专人赴顺义五区和十区认真进行检查,找出此次犯错误的体原因,定出有效的纠正办法,并应给犯错误的主要干部以严厉批评,抓住这一典型例子,以教育所属。

  ②各地在今冬新区土改动手之前,务必以华北局关于新区土改决定,一九三三年划阶级文件,与任弼时同志关于土改中几个问题的报告为原则依据,将所有参加土改的干部(包括地、县、区、村的党员,非党员干部),用各种形式(党代表会、各界代表会议、干部会、党校、训练班等),普遍的进行一次短期学习和训练,必须弄清政策,不犯原则错误,并应召开检查会议,彻底检查准备工作是否做好,如准备不足,宁可迟点动手,切勿草率开始。

  ③你们应将此指示,转发各地委、县委、传达到全党中去,并在省委党刊上刊登,在各种党内会议中,再三举出此例,以警惕大家,务使华北今冬明春在一千五百万人口地区中,完全正确的完成土地改革。

(选自国防大学出版社《中国土地改革史料选编》)(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