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抗美援朝」的背後

余思宙

  民国卅九年六月廿五日,韩战爆发。

  当时大韩民国尚在和平建设中,仓促应战,幸赖联合国各维护正义、爱好和平的国家,以美国为首,采取坚定迅速的军事行动,组织联军,阻遏共军南下。

  中共在苏俄的主使下,先是以「四野」的李红光支队(原系韩籍共党所组成),由安东渡过鸭绿江进入韩境。後来又以「志愿军」名义正式投入韩战。

  匪军以大量人员、物资投入战场,然以匪共素质低劣、装备落伍,屡战屡败,损失严重,而这些都是从「抗美援朝」运动中;搜刮人民血汗得来的,将中国人民带入痛苦的深渊。

◎策动反美先搞假宣传

  所谓「抗美援朝」运动的发展情形是这样的:

  中共在公开参加韩战後,将原有的两个反美团体──「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和「中国人民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委员会」,合并为「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简称「抗援会」),为扩大策动反美运动的总机构。「总会」设於北平,在各省、市、县普设分会,由各机关、团体、学校推派代表合组而成,与工、农、青、妇及「中苏友协」等同列为匪区六大民运组织系统之一。

  「抗援会」的主要活动,便是由上而下展开全面性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时事教育,内容以「抗美援朝」为主,再配合中共当时所要推行的政令。

  这种「时事教育」,是树立亲苏反美思想,彻底改换人民脑筋的主要方式,中共十分重视。为了全面地、经常地进行,需要为数极巨的宣传员,因此决定建立一个「宣传网」,指使全党在短期内要普遍建立「宣传员制度」。

  宣传员不限由匪党党员担任,群众中「政治上纯洁」的「积极分子」也可担任。再由匪党区委级的宣教干部担任「报告员」领导工作,每月或每半月向宣传员作集体的时事报告一次,再由宣传员向群众传播。

  中共的任何运动,开始时总是大吹大擂,声势浩大,待风头一过,就逐渐冷淡下来,时事教育也是如此。自卅九年十月中共参战後的叁个月,是最紧张阶段。当时匪区的人心,普遍的惶恐和动摇,各地谣言蜂起,连一部分匪干也产生「变天」思想。因此中共不得不配合镇压屠杀,同时全力展开一个宣传运动,进行歪曲解释。

  由於一般匪干普遍存在着轻视宣传工作的思想倾向,虽然到了四十一年九月,共有宣传员二百九十二万馀人,报告员六万八千馀人,并非人人都能起作用。宣传网的发展,无论量与质均不合中共的理想。

◎匪干对「抗援」感恐惧

  有鉴於此,「抗援会」曾发出通告,提出「普及和深入抗美援朝运动的实际工作和宣传工作标准,要做到全大陆每一处、每一人都受到这种教育,参加这个行动」。匪党也指示各地匪干「努力消灭空白区」,提出「美帝国主义不倒,运动不停」的口号。有的更硬性规定匪干,按处按人实行「包乾制」,逐街逐巷、逐家逐户地进行宣传。

  虽然如此,匪干和群众的反应,问题相当多。一般都是对中共的宣传不敢轻信,而对「抗援」的前途感到恐惧。时事教育收效并不好。

◎导演大规模反美示成

  四十年叁月以後,韩战的军事局势逐渐对匪不利。面对国际间不利於共产集团因素接二连叁的出现,国际共党的最高决策者立即采取二项对抗行动,嗾使各国共党分别执行:(1)普遍发动拥护缔结五大国「和平公约运动」,以分化民主集团的团结。(2)举行五一劳动节国际总示成,向自由世界炫示它的侵略力量。

  中共接受命令後,於四月下旬开始,同时发动两个运动,一是拥护缔结五大国和平公约签名;一是反对美国武装日本投票。

  或由於局势的紧急,这两项运动进行得非常积极。根据中共发表的数字,到七月中旬,签名人数已达叁亿四千叁百八十万人,占当时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二点四;投票人数有叁亿叁千九百六十五万人,占当时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二。当然都是在强迫之下完成的。

  四十年的五一劳动节,中共发动一个规模广大的全匪区人民大示威游行。伪「总工会」於叁月八日即发出通告,中共的党、团和抗援总会分别通令所属,一体参加发动。四月中旬又普遍进行检查。结果到了「五一」那天,全匪区参加示威游行的民众,据说约两亿人。

  「五一」示威刚过去,抗援会於六月一日又发出一个通告,要实行叁件事:一、普遍展开「爱国公约运动」;二、展开「捐献飞机大炮运动」;叁、做好「优抚」工作。

  中共在参加韩战的同时,就向匪区人民提出订立「爱国公约」的号召,作为压榨人力物力的积极行动。办法是以一个工厂、一个农村、一个学校、一个机关、一个街道,一个车间、一个生产组、一个互助组、一个学习组、一个院子为单位,按照各人的实际情况分别订立。内容有叁方面:一是政治的,如支援「抗美援朝」斗争和参军,协助除「奸」反「特」,迅速交粮纳税,爱护公共财产;一是生产的或工作的,如按期完成生产计画,节省材料,做好各自冈位上的工作等;一是学习的,如学习政治、文化、技术,提倡科学,反对迷信等。

  四十年十月廿四日,匪「人民日报」检讨一年来推行「爱国公约」运动的结果说:各省区已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口订立了「爱国公约」,各大中城市订约的人数已占人口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九十。全国工人已有二百廿叁万以上订立了「爱国公约」。

◎参加订约均虚应故事

  但实际上订约的人大半流於形式,虚应故事。以上海各产业工人为例,检查九百五十个「爱国公约」的结果,内容空洞的占了六百个;又如旅大检查十六个单位的公约,发现十叁个单位是空洞的。至於农村中所订的公约,一般地都是家庭琐事。匪归咎於干部的忽视政治工作,「忽视抗美援朝的神圣的政治任务」。

  中共做的最起劲的「捐献运动」於六月初开始。预定到年底结束,实际展延到四十一年叁月。搜刮对象仍以工商界为主,在开始认捐的时候,强迫工商界人士彼此「挑战」。据中共最後公布的总数,共聚□伪币五亿零二百四十六万馀元,约合美金二亿二千五百六十万元。

  至於「优抚」工作未见经常提及,只在每年的农历春节和「八一」建军节,照例鼓吹一番。

◎迫使妇女到前线劳军

  中共的「抗援」运动,另一重点是发动青年工人和学生参加军事干部学校受训,前後两次,被骗青年约有廿五万人。又发动各地的医生、护士组织医疗队到前线服务,发动铁路工人和运输工人到前线去抢修铁路和担架伤兵、输送给养。这些都是公开进行的,还有不公开的,如迫使妇女去前方慰劳。

  当「抗援运动」发展到订立「爱国公约」的阶段,它的主要内容不再局限於宣传,而与一切实际工作配合进行。如在农村中结合「土改」,在工厂中结合生产竞赛,结合「镇压反革命」,结合宗教改革。

  总之,凡中共要推进的一切工作。都戴上了「抗援」的帽子,到了这个阶段,「抗援运动」就成了中共搜刮一切工作的「政治动力」了。这使运动本身起了质的变化。

  周恩来在四十一年伪「政协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的报告中,夸耀伪政权叁年来的成就时曾指出:「这些成就,主要地是在抗美援朝的伟大斗争进行的过程中获得的。这个抗美援朝的伟大斗争,对我们国家多方面改造和恢复的工作,起了伟大的推动作用。抗援运动实际上保证并促进了我们社会改造,和经济恢复的事业的早日胜利完成。」足证「抗援运动」已经离开本题,成了中共的叛乱和奴役技术中的策略运用。

◎造成大陆普遍的饥馑

  中共藉着「抗美援朝运动」强迫工人、农民、学生等参军参干,实行人海战术,直接间接参战之非壮年人员达二千万左右。它更要求人民节衣缩食、支援前线,并课以重税、搜刮战费,以致造成广大地区的饥馑。

  据美国国防部的统计资料,在「抗美援朝」运动中,中共投入韩国战场死亡者一百零二万人,另因反「参军、参干」及「支前」而被斗争屠杀者,约为五十二万人,合计为一百五十四万人。除在人命损失惨重之外,财力的消耗更是不计其数。

  中共以「五大运动」为主所展开的政治镇压与发动对外侵略战争,表面上是消弭了公开的敌对,实际上是使人民有了更深的仇恨,直接後果是人民群起抗暴,而间接後果则为以後的匪俄冲突。

摘自中央日报编印《中共祸国殃民叁十年》,民国六十八年十月再版。(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