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博讯匿名访问器,上网方便通达世界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广东土改村村见血----陶铸推行残暴土改政策

朱执中(美国)

[按:文革后陶铸的女儿陶斯亮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回忆文革给她的家人所带来的磨难。文章还编入中学语文课本,影响很广。岂知,这个陶铸也决不是什么大善人。他手上蘸满了无辜广东人的鲜血。广东土改原由叶剑英和方方领导实行温和路线,但毛泽东与中南局不满其右倾,调陶铸执行极左土改政策,滥斗滥杀,村村见血,地主被杀自杀者数十万计。--智叟]

  至今,中共仍然把“土改”、“镇反”两个运动列为舆论禁区,绝不准许公开探讨和批判。香港《开放》杂志出於对历史真实的负责,在今年三月号「中共建国五十年回顾系列」中,对这两个运动作出历史回顾及评述,对教育年轻人,认识中共残暴本质,很有必要亦很有意义。

  在这期杂志上,岳赛先生的文章谈到陶铸在广东搞土改“村村流血,户户斗争”,每县平均死五千人,决不是夸大。

  纽约不少广东籍华人,每谈起陶铸主持广东土改时这一苛政,到今天还谈虎色变。当年这苛政遗下的一宗宗惨案,亲见亲闻和亲爱的人,到今仍记得清楚。近两三年,辗转传到纽约,曾在大陆公开发行的名叫《带刺的红玫瑰古大存沉冤录》一书,作者杨立(前广东省副省长)有部份章节涉及到五十年代初广东土改的血腥真相,值得一读。

  从缓和政策到陶铸的乱捕乱杀

  广东土地改革运动试点工作,从一九五零年秋到五一年三月结束。由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书记叶剑英任总指挥,副书记方方具体领导。他们较为温和,决定广东土改采取缓和政策,不学中共在北方推行的所谓「暴风骤雨」式土改。

  但当时中共中央中南局(管粤、桂、湘、鄂、豫)对华南分局(管粤、桂)这一做法持批判态度。指责担负土改试点工作的广东土改工作团团长李坚真犯了「和平土改」错误,给予撤职处分。五一年四月,中南局农业部部长李雪峰从武汉到广州,召开土改试点工作会议,对广东早期土改作了多方批评,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对敌不够狠,对群众不够热」。为了扭转这一右倾」错误,中南局於五一年四月将赵紫阳从河南省调来广东,代替李坚真具体领导全省土改。同时,又决定由不了解广东实情的南下干部、大军干部去县、区、乡领导土改。

  很快,中共中南局“对地主要狠”的方针,在广东开展大规模土改後得到落实。自此,广东土改运动便朝“极左”方向上渐行渐远。地主被杀、或不甘受辱而自杀的现象陆续出现。

  依据中南局的汇报,毛泽东对华南分局领导土改的「右倾」很不满,於是在五一年十一月,把在广西主持剿匪有功,杀人四万(其中三分一届可杀可不杀之间)的陶铸调到广东,接替方方主管广东土改运动。其人更“左”更狠,来粤後以反「右倾」的口号整顿土改队伍。一大批对地主不够狠,或较为公正,或被认为历史有问题的土改干部受到迫害或受到处分,一些被开除公职,有些更被杀害。如中山县有几十个这类土改干部被处死刑。广东全省约百分之五.二土改队队员遭清洗或处死。

  自此以後,对地主越狠越革命的「极左」思潮便在全省土改队伍中蔓延。滥斗滥杀处处开放绿灯。原来到广州市抓地主、「敌人」回乡斗争,市土改委员会认为条件不符便不批准,这时已可以随意拉人回村斗争,甚至杀害。原来不准没收华侨房产,这时也准许大量没收了。从文革後到九一年,广东光退回的土改没收侨居高达一千七百万平方米,动用国库几亿元。

  毛亲批土改右倾造成村村见血

  为了处理广东问题,一九五二年六月,毛泽东亲自主持中央书记处会议。会上,他当面对方方说:「你犯了两条错误。一是土改右倾:二是干部问题犯地方主义错误。」他又说,广东土改「迷失方向。我要打快板,方方打慢板」。他还宣布,由陶铸取代方方主持广东土改。

  毛泽东亲口批判广东土改犯「右倾」错误,好似火上加油。广东土改对地主和敌人斗得更狠,杀得更多。据一位定居美国、广东土改时曾担任一个乡土改队副队长的侨胞回忆,五二年荔枝大熟时节,上头突然对土改作了大转变的部署,过去杀地主没有限定数额,现在每个乡要定出多少个村杀多少个地主的计划:过去审批判处地主死刑的权限由县的中共县委书记、县长、公安局长三巨头共同掌握,现在下放区一级领导:过去对被判死刑的地主所犯罪行,还要作点诘查核实,看是否真的「罪大恶极,查有实据」。後来只要肯靠拢土改队的穷苦农民(不论良劣)敢於「揭发」,不需查证,便可用以作为判处死刑的「证据」了。这位侨胞说:“那时,上头一层层开放杀地主的绿灯,各乡、各村的土改队长、组长,便都照看去做,生怕完不成杀人定额,犯右倾的,被处分。”以下是一些血案案例:

  ●以中农充地主。紧靠东江的马嘶村,一位陈姓农民,为自耕农,他管「公尝田」(族人共有)时曾与本房某兄弟发生磨擦。这人当上土改积极份子诬告他为「地主」,他就被枪毙了。

  ●名中医被斗被杀。东莞县万岗新村一个卢姓中医,几十年来主要靠诊金为生,对村人友好。曾置下少量田产以防老。土改时因而被杀。

  ●归侨教师被戴上「地主」帽子惨死。潮讪归侨李某,是乡中小学教师,一家主要靠薪金度日。但多年前靠侨汇购下多亩田地,土改时因而获罪被杀。

  ●农民称好人的乡长被杀。圆洲乡曾任小学教师、校长的朱文光。中共统治前受村民拥戴任过乡长。常为民众排难解纷,被称为好人。土改时他也被杀。

  粤西一月自杀者八百馀人

  ●受诬告枉死的前国民政府低级公务员。东莞县上南村朱伟光,曾任前国府低层公务员。五一年初广州「镇反」开始不久,他主动向广州公安局坦白交代,被判公开管制。五二年夏,本村土改队再派人进城捉他回乡,不受阻拦。他只有土产三、四亩,不是地主,过去也曾为村中做过一些公益事。回乡後,竟把他杀了。

  《带刺的红玟瑰》一书透露,据统计,一九五三年春季,广东土改粤西地区有一千一百六十五人自杀。其中,二月三日到三月六日,只一个月出头,自杀者竟高达八百零五人。全省各区、乡土改队乱杀、滥杀地主,其中没有一个居於「罪大恶极,不杀不能平民偾」的份子。广东全省在土改运动中,因「村村见血」的方针而滥杀无辜究竟有多少?估计在数十万之间。

  中共的暴力土改既违反国际人权法则,也违反了中共一九五零年公布的土地改革法。今天中共声称依法治国,好极了,则请中共为暴力土改的受害者平反昭雪,并允许遗后上诉要求国家赔偿。把这些历史的血案清理清楚,中国才有希望走上民主大道。

摘自《开放》杂志8月号(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