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公民记者、河北访民丁灵杰自6月3日至今无音信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7月05日 来稿)
    
    
    公民记者、河北访民丁灵杰自6月3日至今无音信
    公民记者、河北访民丁灵杰自6月3日至今无音信


    公民记者、河北访民丁灵杰自6月3日至今无音信


    公民记者、河北访民丁灵杰自6月3日至今无音信


    公民记者、河北访民丁灵杰自6月3日至今无音信


    据媒体报道,5月15日丁灵杰在暂住地河北省固安县被户籍地河北省定州市政府人员强制带回原籍软禁,5月28日政府人员将她送回固安,6月3日丁电话告知江苏访民吴继新定州市公安局来抓她,随后失联。丁灵杰的微博显示,由于软禁期间耽误治疗导致她的腰疾加重,经常不能直立行走,回到固安后一直在治疗,还在服用中药,未做其他事情。
    
    其好友告诉本网,丁是因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太华路派出所逼良为娼、钓鱼执法、私放强奸抢劫犯等犯罪行为得不到依法处理于2006年开始上访。
    
    上访时一直用陕西的身份证登记,公安部、陕西省公安厅都以她陕西身份证上的名字出具了登记回执。2008年,定州方面把她从陕西强制带回原籍,时任子位镇党委书记没收了她的证人证言等重要证据,子位镇派出所没收了她陕西的身份证,在原户籍地给她办了身份证。之后,又以她到天安门、中南海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拘留、劳教她多次。
    
    她反映的事情至今没有解决。2004年,她因不能忍受家庭暴力到法院起诉离婚后没了住处,也没有能力抚养没成年的孩子,只好外出打工。在陕西打工时救助流落街头的两母女认识了几个太华路派出所的人,这些人欺骗她让她帮助破案,实际是钓嫖客,丁识破骗局后被威胁、恐吓,总之用尽手段逼丁就范,丁多次想离开,派出所的人到她家里看着她,不久丁被两人刀架在脖子上强奸抢劫。当时丁抓住了一个人,但警方说是自己人就又放了。2008年定州插手后,丁多次要求给她发放宅基地,给生活救助,劳教释放后又要求落实《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政策,但子位镇政府人员说不能给她钱让她上访,还说再嫁人了就有住处了,甚至有一次子位镇政府人员要把她绑架到她前夫家去,丁踹破车窗才逃脱。
    
    这次软禁期间,看着丁的人要带她到石家庄看病或者去旅游,丁在固安已经交过医疗费了,劳教时落下的腰病也经不起劳累,丁提出回固安看病,政府人员可以一起去,丁还提出给她解决点生活困难。但是给的太少不够这回的损失,丁没有要。正常情况下丁每个星期都去治疗3次,政府看了她14天就让她治疗了两次。
    
    她还多次提出解决她的住房,生活,落实扶贫政策等问题,并承诺事情解决后给政府人员送锦旗,可政府的人给她的答复是“给共产党做对什么事都解决不了”“想解决事首先得是顺民”。丁不知道她反映的哪件事是在和共产党做对,难道她告的人代表共产党?她相信政府相信党,相信国家的政策、法律早晚会还她公道她才坚持上访了十几年,难道不上访了才算是顺民?本来看着她的人说上边说了让好好招待她,她不知道上边是谁,就想给镇长打个电话表示下感谢,可是镇长一直不接她电话,还把她拉进了黑名单,丁说看来她谢错了人,可能是市政府找她谈话的人交代的。市政府的人找丁了解过“厦门会议”和李文亮的事,并表示相信丁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解决信访问题,还让丁说了她的诉求。
    
    这次软禁还耽误了丁向民政厅申请复查的实效,负责软禁丁的子位镇政府不肯出具耽误实效的原因证明,丁无奈当着他们的面向纪委电话投诉了。和看管她的子位镇政府人员刘艳卿发生过冲突,她们乘坐出租车时丁在出租车上捡到了一个手机,出租车司机让把手机交给他,丁为了监督司机归还失主,拍照有出租车司机姓名和联系方式的监督卡被刘艳卿怒气冲冲的斥责“多事”,出租车司机劝说不要为这事吵,可以拍照,刘艳卿仍然不依不饶,直到丁也发了脾气刘艳卿才怒气冲冲地离开。
    
    其好友认为,急于抓捕丁灵杰是镇政府怕丁把他们以维稳为名行贪污之实的事说出去。丁被强制抓回去什么都没带,几次要求,政府出钱给她买了一身换洗的衣服,但看着她的刘艳卿也买,买了就以丁花费的名义报销了,有一回东内堡村书记嫌丁花的钱多给她算帐,刘艳卿才收敛了些。以前看着她的人还经常挑衅、辱骂她。为了避开他们(政府的人)每到敏感时期丁就自动离京。可他们还是不肯放过她,把她当成摇钱树,她拿到证据的有子位镇民政所贾江涛虚报救助款的事,子位镇政府从来没给过她钱,却上报给了她300元救助金。丁为这事反映到定州市民政局、河北省民政厅。民政局偏袒民政所的人完全把民政所的说法照搬给了民政厅,丁申请复查后民政厅发回民政局让重新答复,丁高兴地不得了说遇到清官了,没想到民政局还是照搬了民政所的说法,丁还没来得及向民政厅再申请复查就被从固安抓回去看了起来,让她没办法再申请复查,本来有望解决的事又解决不了了。给她办低保的程序更奇葩,民政所的梁海鹏坚持要入户调查,丁说了无数次自己没房子,没办法让他们入户调查,梁海鹏让她借房子,只要能入户调查就行,就这样还说是丁要求不按程序办低保。贾江涛的要求也很另类,要丁写下家庭状况保证书,丁没办法保证家庭状况不变,只写了财产保证。
    
    据了解,丁没有住房,也没有工作,几次牢狱之灾弄的疾病缠身,一直在治疗,她的日常全靠朋友们接济和借钱生活。她失联后朋友们非常担心她的身体、生活及她的安全,并希望定州市公安局不要沦为别人情绪的晴雨表,做到依法治事,不要“依法”治人。
    
    ` _(博讯记者:WIN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811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重庆访民邹群被诬陷为精神病人
·黑龙江访民马波以身说法指最高检察院“成就”造假 (图)
·广州市信访局、荔湾区信访局、彩虹街信访部门联合迫害访民黄启平。
·重庆访民陈长海、易建军遭绑架 (图)
·伍丽娟: 2020年维权访民在疫情中艰难维权的路在哪里? (图)
·访民在疫情中艰难维权的路
·访民送精神病院囚禁事件续:妹妹向公安部长赵克志请求解救引福州公安到单位骚扰
·陕西访民遭强力维稳斥习近平回乡视察意在护龙脉 (图)
·上海访民吴慧群被打投诉无果 (图)
·重庆女访民邹茂淑出狱后仍被限制自由 (图)
·苛政酷刑猛于虎 女访民孟宪奎的维权历程 (图)
·陕西访民向中央巡视组递交《因案致贫联署信》被拒绝接收和转交
·访民周志银:因获名人关注,遭派出所长威胁
·中国访民生活在人间地狱之中。
·上访民众呼吁将安康医院等精神病院负责人及家属列入制裁名单
·中国访民黄启平向2019年12月9日在广州召开的“世界律師大会”求助。
·彩虹街成立“关押无罪访民学院”?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9·11·14) (图)
·截访者私闯访民住所被杀 (图)
·关注上海访民 (图)
·从小粉红到访民海归女硕士受迫害家破人亡 (图)
·山东访民王玉杨蒙冤系狱刑满,却要继续“隔离” (图)
·江西萍乡访民代表集体上访又遭萍乡市信访局作假 (图)
·江苏访民蒋湛春弟兄已经抓7个月并遭酷刑
·无锡数十访民联名向市委书记伸冤
·疫情缓和后重庆访民维权“集结号” (图)
·各行业开始复工 访民在行动 (图)
·中国“两会”尚无定期 江苏访民已遭监控 (图)
·土地维权被判三年刑满获释 重庆访民为刘林庆生
·江苏老访民17年上访维权案或“出现转机” (图)
·江西萍乡访民集体起诉萍乡市信访局和萍乡日报制造虚假政绩宣传 (图)
·访民天安门“寻衅滋事”?孙洪琴怒告上海市长 (图)
·安徽维权前村主任王凤云、举报腐败访民刘宁刑满释放、盛习芝获缓刑 (图)
·上海两会访民多人被抓 九旬老妇“寻滋”遭刑拘 (图)
·安徽人大会议召开 部分访民被维稳人员暴力阻止进人大会议信访接待点 (图)
·调查:四成中国受访民众担心人脸数据泄露
·刘晓原律师: 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11年的女访民 经4年4个月重审 改判3缓4年 (图)
·福州访民"围观鞭炮罪"开审 范燕琼旁听受阻
·福建访民拘留期间突然死亡 政府人员制止家属追究责任 (图)
·圣爱团契教会为因“十一”稳控而失去自由的维权访民祈祷 (图)
·资深访民章冬翆访谈录之二:告状见到胡耀邦 (图)
·图 有大陆访民怀念国军和国民党 (图)
·苏联解体前的调查:85%访民称苏共代表公务员利益
·疫情来了一些访民基督徒生活艰难请为他们祷告 (图)
·为什么中国访民这么多?
·上海访民因维稳而遭非法关押 (图)
·山东访民赵作媛姊妹被抓我们来为她祈祷 (图)
·我抗议中国领事馆拒绝接待访民 (图)
·张智斌:从中国访民在美拦截国家领导人看维稳的困境和出路 (图)
·访民医生国俪堃徐永海给访民患者咨询看病 (图)
·我和访民李玉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徐永海 (图)
·北京媳妇辽宁访民王素娥刚刚被抓并要押回辽宁 /徐永海 (图)
·中国访民国内国外艰难的申冤之路令人动容 (图)
·辽宁访民宁先华:习近平反腐败运动为何越反越腐?
·江苏访民吴小燕遭维稳人员暴打住院
·“7位访民集体喝农药”击穿社会正义最后一道防綫
·牟传珩:访民之歌
·徐永海:为遭刑拘的基督徒访民叶国柱、叶国强祈祷
·茉莉: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图)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图)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袁建斌
·写给访民
·国内访民给郭文贵的公开信/刘红霞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