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要求广州西郊村协力股份有限公和协力商贸中心归还土地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2月07日 来稿)
    首发
    
     合同可以单方面随便修改的吗?

     厂卅市、荔湾区、西郊村的高官,为了保护抡劫社员土地、股份和财产的两个公司——西郊村协力股份有限公和协力商贸中心,真是费尽心机。
     先是两个公司违法强行流转社员土地,我和社员不肯簽订土地流转合同和两个协力公司的贪官因要把抢劫社员的土地、大楼等财产以及股份世代留存给他们的子孙后代,蓄意违法没有依法同西郊村签订土地流转期限,起止日期等,由于这原因,所以无条件领合法的营业执照。而贪官以权违法用西郊村泮圹三社纸箱厂的集体企业营业执照转名为私人集资的协力商贸中心的营业执照······这两个公司是违法公司。
     现在两个协力公司又以权单方面修改合同。因为国家规定:西郊村同两个协力公司签的合同规定村集体要占股份50%以上。因此村贪官由原来的25万元一亩改为58万元一亩,才使西郊村才能占50%的股份(因黑箱作业,账务社员无法查看。)这是小孩子玩游戏吗?为什么可以单方面修改合同呢?因为中国有关法律规定:私人企业流转(折价入股)西郊村的土地同村签订的合同,村集体要占50%以上的股份才能成立公司。但是西郊村前书记蔡集用前村长李成就等贪官以权强行用25万元一亩由以上两违法公司变相买断村集体的价值280万元一亩的900多亩的土地,並己经写在这两个公司的章程之中了。但是这25万元一亩是微不足道,加起来西郊村的股份不夠50%,差远了,村集体股份占不了50%。这就是村的股份占不夠50℅,就要增加村的股份占有量,改到村集体占50%为止······村干部可以以权决定,以权压价村土地折价入股把原价值280多万一亩压价为25万一亩后来又以权私自改为58万元一亩,这是违法的抢劫行为,但广州市政府、荔湾区政府的高官支持西郊村贪官抢劫社员的土地和财产,蚁民奈何?
     西郊村两个违法的协力公司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章:一般规定:第六条:当事人行驶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
     违反第七条: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遵重社会公德,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违反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违反第二章:合同的订立:第四十二条(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的情况。
     (三)有其他违背诚信、信用原则的行为。
     违反第三章合同效力:
     违反第五十二条:有下到情形之一者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集体或者第三人的利益。
     (三)以合法的形式掩盖非法的目的。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违反中国、广东省、广州市的全部土地流转法规——“要签订土地流转期限,起止日期”。的强制性规定。
     根椐以上各种违法和违反合同法的合同无効的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章合同效力:第五拾八条规定:合同无効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
     我强烈要求西郊村协力股份有限公司和协力商贸中心是违法公司和合同无効公司,这两个公司非法取得的财产返还给我们。
     习主席您知道吗?西郊村90%的社员因无钱买村干部自定的天价股份,而失去协力商贸中心的社员失去90%的协力商贸中心的股份在暗地哭泣了,而广州市、荔湾区、西郊村的贪官利益共同体在举杯相庆“单方面修改合同成功。协力商贸中心抢劫20多亿元的征地款加上抢劫的比金子还贵的土地和村7亿多元的财产以及股份保住了。贪官门可以举杯相庆了”。
     西郊村民的每人200多或者300多股份和土地世世代代永久失去了。蔡集用、李成就每人由300多股扩股成功,一夜通过扩股变成一万多股並且可以世世代代留给它们的子孙后代继承了。使他们的子孙后代也世世代代抡劫广大村民的子孙后代的土地和财产以及股份。
     我呼天抢地:两协力公司流转西郊村集体土地,要依法要有流转期限,起止日期。不能变成永久买断该土地。
     习主席您应该知道呀!这样中国不是成了強盗王国了吗?我们请求习主席制止西郊村干部抡劫呵?西郊村村民民期望着您的指示。
    
     广州市西郊村十六社社员黄启平、电话:13265923823谢谢2020年2月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915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村书记蓄意抢劫我们的土地、村财产、社员股份。
·广州市西郊村强占土地行为
·广州市彩虹街任意绑架、拘捕无罪公民,达到抢劫公民土地、财产、股份的目的。
·广州市西郊村干部用两只白手套把流转村集体土地变成买断和征用村集体土地
·广州市多个政府部门怂恿彩虹街西郊村干部抢夺村民土地财产股份不敢开听证会
·浙江永康受害者潘玉贞为生存土地问题坚持维护生活保障讨说法
·国企侵权,非法侵占个人租赁土地,强买强卖 (图)
·血泪控诉广州市西郊村书记干部怎样抢我们的土地
·跟习近平学圈占土地!李克强叫把碍事的赶跑!
·有图为证:山东单县贪官污吏霸占土地喝民血,强拆民房谋暴利 (图)
·青岛被强抢的土地财产受害人周迪先,李瑞珍遭疯狂打击报复
·土地说没就没:前天镇政府,昨天区政府,今天市政府 (图)
·陕西城固河坎村黑社会强占村民土地,殴打村民 (图)
·向国务院大督察公开举报倒卖土地买全国人大代表 (图)
·南通胡遂祥夫妇誓死保卫土地和家园(十一) (图)
·南通胡遂祥夫妇誓死保卫家园和土地之(十) (图)
·南通胡遂祥夫妇誓死保卫家园和土地至(九) (图)
·南通胡遂祥夫妇誓死保卫土地和家园(八) (图)
·江苏南通胡遂祥夫妇誓死保卫家园和土地(七)
·南通胡遂祥夫妇誓死保卫自己土地和家园(六) (图)
·河南土地乱象:征地程序"先斩后奏" 多占村民土地 (图)
·不服河南安阳北关区法院判决,土地承包者高保珍提起上诉
·河南商城黄乃庆土地被抢:北京高法如此认定土地违法 (图)
·判决16年未执行 老人20年诉讼40余次仍未讨回土地 (图)
·北京高级法院认定土地违法和农民没关系 (图)
·广西男子因土地纠纷持刀行凶致1死1伤 被执行死刑 (图)
·中共中央国务院就保持农村土地承包关系长久不变提出多项意见
·涉嫌受贿3.38亿厅官被公诉 掌管企业有千万亩土地 (图)
·将国有土地白给商人,山东正厅级官员受贿五千万获刑15年 (图)
·北京蔡奇新规遭指驱赶“中端人口” 或有再卖土地大略 (图)
·陆惠平一家不服土地征收补偿方案及行政复议案发回重审,9月18日狱中开庭
·土地管理法修订改变供地格局
·地方政府不能强迫农民退出宅基地 修改后的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
·中国修改土地管理法:明确界定了国家征收土地权
·莆田亿万富翁涉黑史:占寺院土地 监视和尚 (图)
·国内首例!广西北海惊现官员夫妻因土地维权被判刑 (图)
·雄安新区开始征收土地每坪2700元
·雄安新区征迁安置补偿标准公布:集体土地每亩12万
·江苏拆6000土地庙 文革后最大规模 (图)
·广州土地交易疑涉贪 酿警民冲突 (图)
·谭松:中共的“土地财政”,享乐天下的盛宴
·宁波鄞县华山乡的土地改革 有4地主被判死刑
·坦赞铁路:非洲土地上的中国印记 (图)
·亲历者揭日开拓团真相 占中国土地后变地主 (图)
·城市土地私有产权是何时消失的/章立凡(图)
·震惊:中国是世界上丢失土地最多的国家
·鲜为人知的明朝历史:朝鲜窃取中国东北土地
·铁流:土地改革记实(三)
·出乎意料:民国之后我们究竟丢失了多少土地?
·历史专家:日本人想要的 不仅是土地和财富
·话说土地改革/姚国祥
·越南土地上的中国烈士陵园
·我国为何把九万平方公里肥沃的土地让给印度
·琉球---中国的土地
·霍南林:狗熊掰棒子现代版!为了500多亩贫瘠的土地
·抢我土地,野蛮关押!广州市西郊村两个协力公司还我土地、财产、股份。
·请求中央领导制止广州市西郊村干部流转西郊村的土地
·中華民國在韓國價值不菲的土地
·郭岩华:中国经济出路在于新土地改革
·论中国经济危机大爆发的根源:土地公有制!/谢燕益
·国营企业白用土地也是正常市场行为?请国资委回答
·格隆: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流浪 (图)
·农民有土地也没付保险费为什么习近平还应给养老金?
·罕见:俄愿意提供中国100万公顷土地 (图)
·查建国:强化土地集体所有制
·高洪明:土地公有制是产生强拆恶政暴政的温床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 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贵州农民人均有14亩土地吗?扶贫靠臆想 /汉评
·拆除违建之后 要动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 (图)
·阿行:解决中印土地争端问题并不是很难
·谢选骏:土地改革运动为何如此残暴
·在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博的希望/王玲 (图)
·老虎咬人的那块土地/王才亮律师 (图)
·高洪明:农民无土地权农会权,三农永远是个问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